每日热文

【洞见】监察机关构建职务犯罪案件证据体系中需要注意的几个问题|286

【洞见】监察机关构建职务犯罪案件证据体系中需要注意的几个问题|286

来源:微信公号我们都是纪检人,文:南阳市纪委监委案件审理室 范胜。欢迎原创稿件,采用就有奖励,邮箱:wesword@qq.com。【2018年度原创作品286】未经授权,禁止将原创文章进行任何形式的改编转发,违者按侵权处理。

《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以下简称《监察法》)的颁布施行和全国各级监察委员会的成立,标志着新的权威高效的监察体系已在全国范围内全面建立。监察机关调查职务犯罪案件作为纪检监察机关监督执纪“四种形态”中的“极少数”,虽然数量较少,但却最能彰显坚定不移反对腐败的决心和意志,尤其受到社会关注。职务犯罪案件能否顺利起诉、审判,取得良好效果,关键在于构建完善有效的职务犯罪案件证据体系。

一、监察机关构建职务犯罪案件证据体系,首先要防止收集、调取证据中的主体不适格。

监察体制改革后,纪委和监委合署办公,但是监察机关调查职务犯罪案件仍应当依照《监察法》的相关规定,以监委的名义、以监委工作人员的身份讯问被调查人、收集、调取相关证据。

实践中,除了非党公职人员外,大多数情况下,纪委、监委审查调查的对象主要是党员领导干部,审查、调查的内容也涵盖了违纪、违法或者涉嫌犯罪的内容。由于纪委、监委工作人员的身份重合和惯性思维,往往会出现纪委、监委身份不分、取证文书混用、形成的笔录或者收集的证据不符合法定的形式和主体不适格等问题而导致证据瑕疵。

在工作中,应当根据审查、调查的不同内容和调查工作的进展情况,适时依法以监委的名义开展调查活动,运用调查措施,收集、调取涉嫌职务犯罪的相关证据。

如,以决定立案调查为标志,可以以监委名义展开对职务违法犯罪的调查活动,采取调取、查封、扣押、勘验检查、委托鉴定等措施、要求被调查人就涉嫌违法行为作出陈述;对涉嫌严重职务违法或者职务犯罪的,可以采取查询、冻结、留置措施;对涉嫌贪污贿赂、失职渎职等职务犯罪的,可以对被调查人进行讯问和采取搜查措施等;对涉嫌重大贪污贿赂犯罪的可以依法采取技术调查措施。对于给予党纪政务处分和涉嫌职务犯罪移送司法机关的内容应当根据不同的特点和要求分别形成材料,组成卷宗。

二、监察机关构建职务犯罪案件证据体系,应当做到“三个法定”、“三个查清”。

《监察法》第四十条规定,“监察机关对职务违法和职务犯罪案件,应当进行调查,收集被调查人有无违法犯罪以及情节轻重的证据,查明违法犯罪事实,形成相互印证、完整稳定的证据链。”

具体而言,就是监察机关依法调查职务犯罪案件,要确保认定案件事实的证据依法取得,收集、固定的证据要符合法定的形式和要求,形成相互印证、完整稳定的证据链,排除证据之间的矛盾,确保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达到“三个法定”、“三个查清”。

“三个法定”即“证据形式法定”、“取证程序法定(合法)”、“证明标准法定”。

“证据形式法定”即监察机关调查收集的证据应当在监察法、刑事诉讼法等法律规定的证据种类范围以内。“取证程序法定”即取证程序合法,监察机关调查收集证据应当依照法律规定的程序和要求进行,非法收集的证据应当予以排除。“证明标准法定”即监察机关调查收集的证据应当符合刑事诉讼法第五十三条规定的证明标准,达到证据确实、充分的程度:一是定罪量刑的事实都有证据证明;二是据以定案的证据均经法定程序查证属实;三是综合全案证据,对所认定事实已排除合理怀疑。

“三个查清”是指被调查人身份事实查清、犯罪事实查清和犯罪情节查清。

被调查人身份事实查清,是指关于被调查人的主体身份、职务职责、所在单位性质、受委派情况等的事实查清;犯罪事实查清,是指关于被调查人实施犯罪的时间、地点、手段、过程、后果以及其涉嫌职务犯罪相关构成要件的事实查清;犯罪情节查清,是指关于被调查人的从重、从轻、减轻等犯罪情节以及是否有漏罪和免除刑事责任追究等情形查清。

三、监察机关构建职务犯罪案件证据体系,应当与刑事审判关于证据的标准和要求相一致

《监察法》第三十三条规定:“监察机关在收集、固定、审查、运用证据时,应当与刑事审判关于证据的要求和标准相一致。”中纪委审理室主任陈国猛指出,监察机关调查职务犯罪案件,要聚焦‘纪法贯通、法法衔接’,对接以审判为中心的司法体制改革方向,严格按照刑事审判的证据标准审核处理案件,确保案件经得起公诉机关和审判机关的审查。”

做到“与刑事审判关于证据的标准和要求相一致”,具体应把握以下几点:

一是要按照刑事诉讼法和相关司法解释规定中确立的证据形式、取证程序和证明标准收集、固定、甄别和运用证据。

二是按照刑法关于各具体职务犯罪的构成要件和标准收集相关证据,证明职务犯罪主体身份、主客观要件方面的证据要依法分别收集。

三是调查结束时,要对整个案件的证据进行综合分析判断,严格按照刑事审判即刑事诉讼的标准审查、甄别和运用证据,所收集的证据达到“确实、充分”的程度,能够形成相互印证、完整稳定的证据链,经得起后续公诉机关和审判机关的审查。

四、监察机关构建职务犯罪案件证据体系,应当强化证据意识和程序意识,依法排除非法证据

《监察法》第四十条规定,“严禁以威胁、引诱、欺骗及其他非法方式收集证据,严禁侮辱、打骂、虐待、体罚或者变相体罚被调查人和涉案人员。”

第三十三条规定,“以非法方法收集的证据应当依法予以排除,不得作为案件处置的依据。”

国家监察委员会在“国监办发【2018】1号文件”中明确:“排除非法证据后,对于认定被调查人构成犯罪证据不足的,不得移送审查起诉”。

监察机关的调查人员一定要强化证据意识和程序意识,严格按照《监察法》《刑事诉讼法》《非法证据排除规定》等相关规定的要求,文明规范地运用各项监察调查措施,依法讯(询)问相关人员、收集、调取证据材料,杜绝非法证据的产生。

要有依法讯(询)问、收集证据和证明取证合法性的制度设计和相应证明材料,能够经得起检察机关、审判机关的审查和辩护律师的质证,能有效应对被调查人可能出现的翻供和各方对证据合法性提出的质疑。

【洞见】监察机关构建职务犯罪案件证据体系中需要注意的几个问题|2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