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热文

援疆路上,他背着病重的妻子来到第二故乡…

援疆路上,他背着病重的妻子来到第二故乡…


援疆路上,他背着病重的妻子来到第二故乡…


于有年援疆路上,他背着病重的妻子来到第二故乡…

男,1965年出生,中共党员,大学本科学历,1984年入伍,2000年军队正营职干部转业入警,现任锦州市公安局凌河分局巡特警大队大队长,一级警督。从警16年来,他先后荣立个人三等功5次;优秀公务员6次;先后被锦州市政法委评为人民满意民警和政法系统办案标兵;2008年获奥运会安保先进个人和2009年国庆安保先进个人。2011年7月至2014年1月参加了辽宁省公安系统第一轮援疆工作,任新疆塔城地区裕民县公安局副局长;2012年被裕民县委组织部评为优秀共产党员;2015年获辽宁省公安厅最美警察提名奖。2013年其援疆工作事迹先后刊登在《人民公安报》和新疆《塔城日报》以及新疆塔城地区人民广播电台。


援疆路上,他背着病重的妻子来到第二故乡…


援疆路上,他背着病重的妻子来到第二故乡…


越是困难和艰苦越要尝试和体验,不怕苦不服输。


2011年7月,援疆工作的通知下达后,有近20名符合条件的人纷纷摇头,只有于有年不听战友、同事和家人的反对,自己主动找到市局领导,坚决参加援疆工作。到达新疆后,水土不服、生活习惯不同、倒时差、加之常年喝雪水、洗澡就像洗温泉一样身上始终滑巴叽溜,手机信号时断时续,雨雪天气出城要徒步,上百里无人烟,杂草丛生,野兽时常出没……。面对这些困难于有年不退缩不惧怕,致使在高烧39度的情况下仍然坚持与民警在一线训练巡逻执勤,整天与同事和人民群众打成一片,很快地把自己融入到了裕民县人民群众之中,用老百姓的话讲:新来的局长“接地气”,慢慢地大家愿意跟他交流,喜欢看到他,有事也就自然想到他。


2011年 “全国清网行动”开始时,裕民县一个盗窃牲畜外逃十年的犯罪嫌疑人李玉华,一直困于对组织的不信服,害怕严加处理,始终不敢与其家属联系,都是通过其舅舅“听风报信”。于有年得知这个情况后,多次找到其舅舅,讲“清网行动”党的相关政策法规,还在其舅舅家住了两个夜晚,最终其舅舅和李本人深受感动,第8天的晚上李玉华投案自首,这是于有年到达新疆后处理的第一起案件,受到了县委书记和县长的好评。那年12月,于有年又带领一名干警到甘肃、宁夏一带,16天时间往返5000多公里追查杀人网逃,最终落网,回到裕民县时他整整瘦了10斤。


2012年6月底,塔城地区组织警务技能“大比武”活动,于有年主动请缨,即当指挥员又当战斗员,面对繁重的工作任务和缺少训练场地、装备以及队员的身体素质等等诸多困难,他积极协调当地相关部门,租用学校操场和体育器材解决硬件问题,借用政府食堂办伙解决吃饭问题,利用在边界开车、骑马巡逻守边改为带着帐篷徒步巡逻的方式进行体能拉炼,“大比武”活动中,裕民县公安局取得了单项3公里武装越野第一名,局团体总分第二名的好成绩,于有年在“大比武”活动总结表彰会上做了大会交流。


援疆路上,他背着病重的妻子来到第二故乡…


援疆任务结束后,于有年工作仍然雷厉风行,急群众之所急,2014年7月,1984年出生的张家口一男子王玮,在锦州南京路众鑫汽车出租赁行,租用一台价值30余万元的奥迪Q5,套牌成辽GW3859后,以15万元的价格抵押给张家口一小额贷款公司,对王玮合同诈骗案进行了立案侦查,并多次往返锦州、张家口之间取证,现车辆已归还原主。2015年2月22日,于有年在渤海警务工作站设卡执勤,发现一台没有悬挂机动车号牌,速度又很快的车辆,及时组织人员进行拦截盘查:在该车驾驶人张庆身上缴获冰毒物品8包7.58克。


“群众的事再小也是大事”,心中有党一心为民。


2011年10月,于有年刚到新疆工作两个月,根据自己在摸查中的所见所闻和牧民反映:当地游戏机赌博已悄然成风,参赌的牧民经常在一夜之间就输光了几十头牛羊。因为赌博,夫妻反目、妻离子散甚至倾家荡产的现象时有发生。于有年意识到,如果放任不管,这个问题迟早会引发更大的社会矛盾。“必须打掉这个毒瘤!”经请示和缜密侦查,带领70名民警和辅警,对8个游戏厅同时展开围剿,一举打掉了所有赌博窝点,收缴涉赌游戏机450余台,进行集中销毁,当晚塔城地区电视台进行了播放。


牧民家属们敲锣打鼓为公安局送锦旗,赞扬公安机关做了一件大好事。裕民县哈拉布拉镇的马福义2010年因丢失5头牛到公安机关报案,刑警队接案后两个月未立案,马福义多次到刑警队讨要说法、到县公安局、地区公安局、自治区信访部门信访未果,后又给公安部写信。


2012年9月,马福义在没有信心和精神疲惫的情况下,找到了时任主管信访工作的副局长于有年,请局长帮忙协调解决。接到马福义这个诉求后,于有年调阅了当年底案,从法制大队抽调两名干警,并准许马福义参与调查全过程。期间,为了重新取证于有年就带上米油等多次到巴尔鲁克山牧场一边调查一边安慰马福义,最终通过与当事人促膝谈心,耐心疏导,成功化解了这起公安部督办的信访案件。


2013年11月26日,正在裕民县公安局值班的于有年接山区一被困群众报警称:4人在小白杨哨所以北30公里处的巴尔鲁克山脚下迷路,这里常年大雪封山,沟壑连连,是一处无人区。于有年带领8名队员和4名当地“向导”历经40多小时近100余平方公里的大范围艰苦搜寻后,最终将4名被困群众找到。2014年7月15日,阜新市一辆大货车在锦州东高速口加油站加油,司机遭到马蜂攻击,几分钟昏迷。一位好心出租车司机将该人拉倒大岭公安检查站就走了,于有年正带领5名民警在执勤,他第一时间与另一名民警将口吐白沫、昏迷不醒患者架到警车上,迅速送到锦州市中医院救治,患者得以及时救治,很快脱离危险。


“自己的事再大也是小事”,不能给组织添乱子。


2012年8月17日,正在新疆开展“亚欧博览会”安保工作的于有年,接到家乡的电话,说母亲身体情况不太乐观,让他抽时间回去看看,他说:“我这有安保任务,9月初结束就回去!”可是,好像老天注定要给他留下遗憾,8月28日,母亲走了。9月2日,“亚欧博览会”圆满结束,而这一天,也是母亲出殡的日子,任务结束后,于有年来到巴尔鲁克山脚下,对着家乡长跪不起,涕泪滂沱。然而命运总是颠沛流离,于有年的人生注定要在这边疆留下浓重的一笔。2013年初,妻子岳建红在例行体检中,突然被查出患有遗传性原发性肝硬化,而且已到晚期,生命瞬间就进入了倒计时!当在北京读书的儿子把这个噩耗告诉于有年时,这个铜浇铁铸的汉子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妻子刚刚45岁啊!回到家中,看着面如黄纸,骨瘦如柴的妻子,于有年心如刀割。回想与妻子聚少离多的24年,当兵时两地分居,从警后披星戴月,一次逛街,一次晚餐,一次散步都成了他们难得的奢求。原来总想以后有的是机会,可现在,他们却马上要面临生死离别!


援疆路上,他背着病重的妻子来到第二故乡…


于有年对自己说:“不能再留遗憾了,我要带着她一起到我工作的地方,我要和她一起走过生命最后一公里!”2013年3月15日,于有年背着20多公斤的药品,搀扶着妻子,来到了裕民县这个第二故乡。裕民的乡亲们感动了,他们流泪了,纷纷自发地带着酥油茶和骆驼奶看望“局长”夫人,当地政府还组织了捐款仪式。然而2013年8月6日,妻子像一朵圣洁的雪莲,随着清澈的巴山泉水飘走了,永远的留在了巴山脚下。原来,2011年正值于有年到新疆工作的第54天,自家二哥因病去世,因为刚刚到达新疆且路途遥远工作忙,于有年默默地咽下了那颗苦果。援疆三年,于有年失去了三位亲人,这是常人难以想像和承受的事实,在他身上真的发生了。面对如此的打击,于有年坚韧地说:我不后悔,因为援疆是我一生的梦想。2014年8月19日,于有年儿子读研后放假从北京回到锦州,因功课紧张,只有11天的假期,此时正赶上于有年带大队民警到黑山县八道壕工作,无奈之下,孩子与父亲一道在黑山县八道壕参加协助工作,9天后,于有年眼含泪水把在家只呆了不到2个整天的儿子送上了开往北京的列车。


名利淡如水,事业重如山。


2013年5月,省委组织部得知于有年援疆工作纪实事件后,直接派人对其进行了3天的采访和拍摄工作,省委专题发了一份援疆工作专报,可是这件事至今于有年也没有向公安部门汇报过,用他的话讲,我只是做了我该做的,没必要小题大做。


2014年1月,于有年援疆工作回来后,好多人对于有年说:老于啊!你找找组织,不能去的时候当教导员回来还是教导员。于有年想,我援疆只是为了完成个人的一个梦想,不是为了当官而去的,何况比我工作出色的人还很多,干好自己的工作就是了。


2015年9月于有年被跨部门调整到凌河区公安分局巡特警大队任大队长,负责11个派出所的夜间武装巡逻和锦州火车站的封控查缉排查等工作以及辖区内的维稳工作。近一年多来,他始终坚守在一线与民警一道先后化解各类矛盾上百起,劝解上访人员近千人,两次在劝访过程中被上访群众抓伤面部,同时也为上百名上访群众解决实际问题,帮助他们挽回经济损失达百万元,他也先后七次拒绝收受各种礼金达三万余元,大队收到锦旗4面,表扬电话6个。


于有年做为一名援疆干部,心系哈族,情洒边疆,承载着民族的团结和友谊。回来后更是默默无闻、踏实工作,在平凡的岗位上践行着人民警察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


一周要览


1、中国警察执法环境及从身上掏出液体擦到车上的“基本群众”

2、“善心汇”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模式?为什么依然有人认为“善心汇”是帮助穷人的慈善机构?

3、公安部、央视紧急曝光:这个传销组织洗脑太厉害!百万人恐血本无归

4、警察霸气执法视频,获无数网友点赞!这才是执法!

5、一瓶可乐能救全家人的命?更多真相你应该知道!

6、记分清零和驾照“年审”傻傻分不清,还好意思说自己是老司机?

7、你需要警察吗?街头随机采访市民是这样回答......


援疆路上,他背着病重的妻子来到第二故乡…

援疆路上,他背着病重的妻子来到第二故乡…

援疆路上,他背着病重的妻子来到第二故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