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热文

第七十九个名字

北宋嘉祐年间,一场庄严肃穆的殿试正在进行。主考官庞籍大声读出了前三甲的名字。可是,当宋仁宗和文武百官都把目光投向殿外等待新科状元范镇出列时,却迟迟不见人影。

第七十九个名字


原来,北宋科的殿试的次序不是按照成绩高低来安排,而是按照生源所在地来排序的。不过,考中进士第一名的考生在主考官报出前三甲名字后,可以越过次序直接向皇帝毛遂自荐。然后,皇帝会亲点这个人为新科状元,直接给这个人很高的职位。这种机会十分珍贵。


不过,范镇对这种科举考试中的特权非常反感,他认为所有进士都应该一视同仁地接受皇帝面试。庞籍等了好一会儿,见范镇没有动静,只好按照次序开始进行面试。直到庞籍念到第七十九个名字,范镇才出列应答,并且应答后迅速入列,没有多说一句话。范镇这种低调做人之风,让宋仁宗和所有大臣肃然起敬。自此,这种殿试歪风就被彻底取消了。

第七十九个名字


淡泊名利,低调做人,这一直是范镇的为人之道。在一次朝廷官职调整中,范镇本应该得到馆阁校理之职,但负责此事的官员却给他安排了一个较低的职务。许多人都为范镇鸣不平,而范镇却一笑了之,欣然接受。四年后,朝廷再次调整官员。宰相庞籍了解到范镇情况后,向宋仁宗上奏道:“范镇这个人有杰出才能,却又为人低调,真是难得的人才呀。”于是,宋仁宗便听从庞籍意见,直接越级提拔范镇为直秘阁、判吏部南曹、开封府推官。


范镇对自己个人名利看得很轻,而对国家大事看得很重。在工作中,他常常在别人争相说话的时候沉默不语,而在别人都不敢说话的时候第一个站出来说话。宋仁宗在立太子事儿上犹豫不决。因为涉及皇帝的敏感问题,一般大臣们都不敢进言。可是,范镇却接连上书,请求宋仁宗设立太子,避免大宋之乱。宋仁宗一直没有答应。为此,有人向宋仁宗弹劾范镇。范镇道:“我这样几乎是求死,怎么会有求名声、图晋升的嫌疑呢?”不过,在范镇上了第十九次奏折后,宋仁宗终于答应从宗室中册立太子,完成了稳定大宋江山社稷的大事儿。


范镇因为反对王安石的《青苗法》而被迫辞官。不过,事情果然像范镇预料到的一样,《青苗法》实施不久,农民的负担更重了,官员更腐败了。于是,天下的百姓都开始怀念和赞颂范镇的美德。范镇慨叹说:“真正的君子是在祸患尚未形成时加以消除,让天下人受到好处,而我却做不到。现在,天下老百姓还在因此而受罪,我哪有什么美德呀!”


公元1087年,范镇无病而终,终年82岁。他一生经历了五任皇帝。他那种低调做人高调做事的品格名垂青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