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热文

试错:这本应该是一个成功的创业故事(13)|Xtecher连载

试错:这本应该是一个成功的创业故事(13)|Xtecher连载


点击文末往期标题阅读相关连载


作者|枪泥

编辑|甲小姐、陈光

网址|www.xtecher.com

微信公众号ID|Xtecher



试错:这本应该是一个成功的创业故事(13)|Xtecher连载

VC


试错:这本应该是一个成功的创业故事(13)|Xtecher连载 

    雄关漫道真如铁


很多人总结CEO的作用,就是三条,找人找钱找方向。方向我们不用找,人找差不多了,接下来就剩下找钱了。


前后见了38家VC,很多见了好几轮,见到了合伙人,最后总是棋差一招,总是感觉就差一口气,死活就没有人扔TS出来。


当时Gtec全球创业大赛获奖后,下台一堆VC的投资经理涌上来发名片,求约。我都气定神闲的装逼:“对不起,我们不缺钱。”两个月不到,风水轮流转,我再去找VC的时候,一夜之间,地位互换了。当然,基金经理还是很愿意聊项目的,他们的KPI就是聊项目嘛。只不过基金经理只是个敲门砖,基金经理想聊,聊完说反馈不错,很看好这个项目,想尽快推进什么的其实都没有什么卵用。


苏穆棠说:“TS or No。”意思就是如果一个项目聊完对方没有给TS,说的不管是“我们讨论一下”,“我们消化一下”,还是“我们很感兴趣,会密切观察一段时间,有任何情况都随时沟通”意思本质上都是“我们完全不看好你这个SB项目,赶紧滚蛋!”


试错:这本应该是一个成功的创业故事(13)|Xtecher连载 

    第一轮


要拉投资首先需要自己做一个估值,我已经习惯去找苏穆棠商量所有的事。于是我去问他,达普数据估值报多少合适。苏穆棠当时正在座位上看Paper,听到我的问题,歪着头想了一下,然后脱口而出:“Two亿”。


我一听就打个机灵,好像感觉自己的银行账户里哗啦哗啦打进去两亿现金。屁颠屁颠的跑回去了。心里开始盘算两亿出让15%就是3千万。这么多钱怎么花啊,可以狂招些人来了。


理想总是美好的,现实总是骨感的。我第一次在一家美元基金爆出这个数字后,我明显感觉到屋里气氛不对了,对面坐的俩人嘴巴张大,我观察口型,感觉一个“SB”快要呼之欲出了。还好对方还是比较斯文的人,也就直白的说:“你出去转一圈看看行情吧,你这个估值,算了,你走走走吧。。。”然后就有被轰出来的感觉。


然后我回来找苏穆棠,“不行啊,被轰出来了。”


“why?”


“估计是估值听起来太不靠谱,现在是资本寒冬啊。”


“你自己看着定吧。不过,actually估值并不重要,拿到钱才是重要的,我们融A轮其实是主动降了估值融的。当时对方想让估值高一些,多占些share,多给些money,被我拒绝了。我和岳风说,我们要那么money没用,干嘛要那么多money呢?我们只需要有一年可以烧的钱就够了,我们每年都应该去市场上融一次,探探行情。So,钱只要够就行,不要贪心。而且估值太高肯定不是好事,下一轮就会很吃力。因为万一今年没做好,估值太高就可能down round,这个时候所有之前投资人就会给你施加极大的压力了。”


“哦,好吧。。你说的真他妈有道理”,我心里想。


于是,我打了个五折,压了一半的估值,一个亿,出去市场上转了一个月。又过了一个月,我又压了一半的估值,五千万。


从五月中旬决定独立开始,大概用了三周搞定了团队。然后六月第二周开始认真找投资,到转完第一轮VC已经是七月第一周结束了。


为啥用了一个月,是这样的,一个月差不多是一轮融资周期。第一周接触投资经理,投资经理们说好的,我听懂了,我回去上会吧,一般会是下周一上会。上完会后说我们会上一致看好,这样,你们下周某天过来和合伙人聊一下。到现在为止,半个月过去了,约的是下周,那么见完合伙人,三周过去了。合伙人会说,我有兴趣,但是我需要和其它几个合伙人商量一下,下周给你答复。等到下周说:“我们有两个重要的LP在美国出差或者我们需要再观望一些时间看一下数据或者我们很看好这个项目但是。。。”的时候,一个月已经到了。到这里这个流程才算走完,你也才正式的走完从试试看到期待到强烈期望到焦急等待到瞬间打落地狱的完整心理过程,从而知道这家VC没戏了。当然,也可以同时聊很多家VC,实际上,所有找钱的也都是这么做的,所以,最后那周就是不停的接受打击,堪称死亡之周。一个CEO朋友说,就像黑暗中几个小火苗,一会儿来一个电话扑灭一个,一会儿来一个电话扑灭一个。。。等最后一个火苗别扑灭,整个世界忽的一下黑暗下来。


成功的融资或许不是这样的,我们整天看到新闻上说的10分钟搞定千万投资,轻鼎智能天使轮也是大概半个下午就搞定的。不幸的是,我所见过的VC基本都是这个套路,走的这种流程也全是失败的经验,以至于到后来这种流程走到一半我心里直接就觉得这个投资可以判死刑了。


第一轮走完以后我被判了一大堆的死刑,这个时候已经到了七月第一周了,我找苏穆棠商量说,我需要再找一轮,我还是很有信心,但是你定的七月底的这个时间点不行的,到七月底这一轮的反馈还都没有结束,我已经over了。


苏穆棠焦虑了起来,苏穆棠说,你凭什么believe再来一个月就可以拿到投资。


我说首先我感觉上越来越好了,不像最开始那样讲BP讲的磕磕巴巴,我已经说的越来越纯熟了,而且已经摸到一些融资的门道了。第二我准备找FA,FA可以帮忙扩大接触VC的覆盖面,市场上2000多家VC,总会有一两个眼瞎吧。第三,我打算把估值再压一半,现在估值就是5千万了,其实就是一个大天使了,这总该没有问题了吧。你看,我们最开始只有两个人的时候估值四千万,很快融到了。达普数据做了这么久,产品也成熟了,都有这么多客户了。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天使看团队,A轮看产品,B轮看数据,我们数据都有了,而且增长很迅猛,这完全是一个B轮的样子了,我用一个天使的价格去融,哪有融不到的道理。


苏穆棠说,“我need to和岳风聊一下。”


大概一个小时后,苏穆棠请示回来了,说:“岳风听了你这边的情况后,很angry,很生气!”


我一听这个就内伤了,你说这哪儿说理去,他生哪门子气啊?


苏穆棠说:“我们以前认为你拿到投资是没有问题的,but现在看来是有问题的,你确实不一定能拿到投资,那我们得有一个底线来protect我们自己,一旦你拿不到投资,What should we do to protect我们的利益。”


我问:“你再给我一点时间,我之前不懂,融资是个很长的过程,这打一个照面来回,一个月基本就过去了。两个多月要把钱拿到看来真是做不到。”


苏穆棠说:“我们不能无限的help你,总要有个底线。之前说的七月底是你同意的对吧?”


我:“对对,我是同意的。但是我当时什么都不懂,如果是再来一次,我肯定不同意。”


苏穆棠:“你已经同意了的,OK?我们所有人都有很多不懂的事情,所有事情我们当然都要学习实践后才可以懂,我每天也在make mistake,犯无穷多mistake,但是事后再说这些都没有用。我们应该把目光向前看,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is以后怎么做,只是想以前什么做错了有什么用?”


“好吧,那你说现在应该怎么做啊?你们可以再帮忙给我们些钱多撑一段时间,让我把这一轮VC都见完吗?毕竟你也有这么多股份在这里呢。”


“就是因为我有股份在,所以之前一直无条件的帮你。岳风和达普数据没有attachment,but I have。所以我还会继续再帮你,但是你要知道,这必须有baseline,我不可能永远帮你。所以现在给你的条件是七月底前你拿到一个口碑比较好的VC的Term Sheet,我们可以再支持你一个月的资金。你不需要立刻Close。”


“这其实和之前的条件差不多啊,还有三周,我觉得够呛啊,他们估计都来不及做决定。”


“完全不一样,之前让你搞定钱,现在只是Term Sheet,OK?我觉得Term Sheet这种东西哪怕是第一次见,如果喜欢的话都会给。你想想我们去真格的时候,就一个下午就给了。还有我们A轮的时候,他们也是很快就给了,你如果Term Sheet需要这么久都拿不到,那我觉得你一定也拿不到钱了。”


好说歹说苏穆棠再也不肯再后退一步了。我一想,好歹也争取了一点点利益过来,总比完全没有收获的好,时间不是还有吗?


“这样,我从岳风那里又帮你拼命争取了一下。如果你实在不行,我个人觉得in the end我都会给你一笔补偿,after all,你也算是公司元老了,而且一直没有拿salary。岳风那里我一定会尽最大努力帮你争取,作为公司的CEO,我肯定是感谢你对公司从一开始到发展壮大的这段期间所作出的贡献。这笔钱大概有30万。你离开后应该可以支持很长一段时间的生活了。”


在这一刻,其实我是感动到了。这个数字几乎接近于这次融资额的百分之一了。自从我答应分拆,和我握了手以后,苏穆堂像是变了一张脸,每天横眉竖眼锱铢必较。完全没有想到,他居然会主动帮我争取到了一笔遣散费。这一瞬间,我仿佛又回到了一年前那朝夕相处,共同加班打拼,互相鼓励支持的岁月。


现在回想,当时我表现的很感激的样子不是一个成熟的做法,毕竟一个月前刚拿到投资的时候,苏穆堂劝我降股份时给我算账:“You know,你赚大了,按照这一轮的估值,即使降了股份,你的身价已经almost 800万了。。。”所以,理性的做法应该是不懂声色的问:“这个数字是根据什么算出来的?我觉得应该这样算,巴拉巴拉。”然后扔出去一个很高的数字开始撕逼。利益是勇敢的人争取出来的,而不是靠可怜施舍出来的。有拼命争取的过程对双方都是好事,因为如果没有任何迟疑,对方也会狐疑是不是这个数字自己亏了进而开始自我否定,这样就难保过两天对方会想再出新的理由和算法推翻自己上次的承诺。


每一次谈判,都需要保持敏锐的嗅觉。迅速洞悉什么是对方心底深处正在想要的(虽然此刻很难洞悉),什么是可以争取的。任何妥协都是需要有其它利益来交换的,否则你觉得退一步海阔天空,其实对方会觉得他退的这么容易,是不是自己主角光环附身,汤姆苏附体了,那就索性再前进三步试试。


(回到现实)


“Of course,你也可以决定投进去。这样够你们团队再烧一个月了。”


“确实,你说的对。”


“So,do you think 到时候你会投进去吗?”


“会的。”我一秒钟都没有迟疑。后来每次想起来都有点佩服自己。


“Actually,我个人建议你不要。”


“。。。”


我觉得苏穆棠真的早就已经不看好达普数据了。


试错:这本应该是一个成功的创业故事(13)|Xtecher连载 

    第二轮


第二轮我找了FA帮忙,不是自己去朋友圈里乱找了。


我同时找了华兴和以太两家一起上。华兴很快给了回复,说是上会没通过,不接这个单子。我一下就蒙圈了,因为FA这种类型的生意是只赚不赔的,对于FA来说当然项目是多多益善了,因为融得到的一定赚钱,融不到的话顶多不赚又不赔钱。这是有多不看好我能拿到投资啊?我们好歹也拿过Gtec全球创业大赛大奖,那是一堆顶级投资人给评的分好吗?


但是我还是真诚的问了一下:“为啥不通过,什么原因。”


对方说,“两点,第一是你的估值一个亿太高。”


我说,“这个没问题,我们已经决定调整了。”


“第二,轻鼎智能占比太高。”


“你们觉得多少合适?”


“不要超过15%。”


“这个有点难啊,第一年其实轻鼎智能80%的资源都投入到达普数据了,他们占这个比例其实也是应该的。”


“枪泥,你知道还有一点是什么吗?你是这个公司的CEO,你需要为这个公司负责,你需要想尽一切办法去为这个公司争取利益。你有没有意识到?你已经不是轻鼎智能的联合创始人了,但你的角色还没有转化过来!!”


“。。。”


幸好以太通过了,如果以太也不接这单,我可能当时就放弃了。连FA都一致不看好,我都没有勇气去找VC了。如果一条街的婚姻介绍所看你一眼后异口同声的说,“对不起,你的生意做不了,我们没有信心”。估计你也没有勇气去找对象了。


以太专门负责我的FA是一位名叫蜜蜡的90后美少女,我称她为蜜蜡老板。蜜蜡老板颜值颇高,是可以上维密直接走Show这种级别的。蜜蜡美少女老板是一个很热心的FA,陪我跑了不少的VC,聊完以后帮我收集反馈。蜜蜡老板发现有个反馈很统一,很多VC都有类似的感觉,就是觉得这个叫枪泥的CEO没有其它CEO那种气势,说起话来像是没有自信。


我一想好像确实也对,“从小说话都是小心翼翼的。一直就有说话前先想后果,先想有什么漏洞有没有的毛病然后再说的习惯。表现出来就是对方问一个问题,我会反应3秒以后才会回应(处理器太慢)。上大学的时候有同学认为我反应慢,智商可能有硬伤。这毛病一直改不了,没想到今天吃了大亏。”


一次,我和苏穆棠说投资人每次问我为啥分出来,我自己一个人去讲的话,理由并没有说服力。这家VC我很看中,他在美国还投了我们的老师BHData,要不这次你帮忙救个场,解释一下为啥分出来。


结束后,苏穆棠直言不讳地说:“我觉得你很有可能拿不到投资,你没有激情。有些东西VC是不会和你说的,你必须自己意识到。你Present的时候好像你自己都不能完全believe,这样VC凭什么会投钱。你看我Present的时候的状态,你没有那种气势,VC怎么能信你?VC其实什么都不懂,你不应该他问什么你都犹豫半天,你一犹豫就完蛋了,你要坚决的说这个不是problem,即使我现在不知道怎么解决,但是也肯定不是什么problem。VC他根本就不知道这个是不是problem,他就是看一下你的态度,你的反应。你根本不需要去想怎么去回答,你就坚定的告诉他这个不是个problem就好了。这种东西VC他不会告诉你,你要自己去从内心相信,不管你自己到底信还是不信,你都需要在他们面前表现的很坚信。”


我有些被打击了:“我可能没有你那么闪光的背景背书,所以投资人不看好。”


苏穆棠说:“Background是一方面,但也不完全是。你看青皮的Background没你好吧,但是他也融到钱了,你好好想想青皮平时说话的那种状态。”


我想了想,觉得还真是。


忽然很有负罪感,这个项目可能会因为我的融资能力被拖累了。当自己成为自己公司的瓶颈的时候,很有负罪感。


试错:这本应该是一个成功的创业故事(13)|Xtecher连载 

    关键问题


复盘一下融资中的关键问题,为什么我融不到钱。


我不会谈判,我不是一个销售型的人确实是个问题,这也没有办法否认,三十多年了,想改也不是一天两天能改的过来的。但是我觉得应该不是最最关键的问题。


最关键的问题是盈利点在哪里,怎么收费?投资是为了获得收益,如果收费点不明确,赢利点不清楚,确实很难拉到人投资。


达普数据怎么赚钱,一直都是一个没有解决的问题。而且,就是我们的老师,硅谷的BHData公司也没有赚钱。我们挤破了脑汁,想到的一些赚钱的可能性,但是目前还没有时间被验证。因为我们想到的这些方法都需要基于足够大的用户盘子才可以去试验,但是我们目前还没有办法积累到那么大的用户量。我们需要时间,但是已经没有时间了,因为时间需要钱来支撑,我们没有钱了,想拿钱需要有盈利模式,想要验证盈利模式需要有大的用户流量。嗯,进入了死循环。


另一个问题是我们的技术还是比较薄,我们所提供的技术其实是对这个需求点的一些讨巧的解决方案。其实一直存在更直接的解决方案,那就是手机厂商从操作系统来解决,会比我们的解决方案简单高效一万倍。我之前就是做操作系统的,我深知这个问题。每次安卓苹果发布新的操作系统的时候,我就担心的要死。苏穆堂对我这个担心嗤之以鼻:“这从来都不是一个technical的Problem,这就是一个sense的Problem,为什么这么多年了,Google和Apple都没有做,我认为以后他们也不会做”。这个理由其实并不能让我放心,而且即使Google和Apple都像苏穆堂预计的那样没有sence,能保证小米、锤子、oppo、vivo这些全都没有这种sence吗?一旦一家有了,剩下的也很快就都有了。那时候,可能我们的死期就到了。在我见过的所有VC中,只有两个人看到了这个问题,在这里表示一下敬意。


后来快死的时候,我快要急疯了。我拉着团队讨论转型,讨论赚钱,讨论盈利模式。因为我们有技术,每天有几百万条数据,有上千用户,所以我们可能获取收入的一个方式是可以进入一些黑色地带的APP下载市场。而且我们的体验和数据准确性会更好。但是团队有人表示反对,干这一行,体验和数据准确性重要吗?我细想想,可能也不是那么重要,那我们现在所积累的东西好像也没有什么卵用。


团队无法对转型达成一致,时间一天一天过去了,剩下的时间,好像转什么型都来不及了。


当然,这也和市场环境有关。前两年的时候大家并不在意收入,市场充斥着零收入的公司和阿里巴巴的成功故事。先做用户,先占领市场才是所有人都接受的价值观。如果你在那个时间点讲述一个收入的故事,会被耻笑为一个传统企业,而不是互联网企业。


但是风向变得很快,一不小心就被闪到了。你刚刚按照标准的互联网模式建立了一个公司,发现大家都开始问你的收入和盈利了。我也是有点背,这两天在融资的时候,一篇文章正在朋友圈里发疯了一般传播:“世界不一样了,别再跟我说太多增长和GMV”。然后会发现VC都会讲这个类似的调调:“你说的增长我们知道了,但是你怎么样才能收支平衡?”我回答不出这个问题,自然没法拉到投资。


当然,每个人都在学习。VC是个有学习焦虑症的圈子。最开始的时候,大家是看收入,盈利的,大家认为这些是最重要的。所以,阿里巴巴和腾讯的早期融资拿的那么困难。


大概十几年前的时候,我老婆在一家著名重点大学的商学院上研究生,我陪听了不少课,还记得有天上课的时候一个教授讲到了当时风生水起的阿里巴巴,说,“阿里巴巴那个公司我去考察了,什么都没有,没有厂房,没有工人,就是一个空壳,这样的公司没有核心价值,迟早要完。”


当时有这种想法的人肯定不是少数,否则阿里巴巴也不会最后国内拿不到钱,最后拿的软银的投资。后来,等马云爸爸发达了,大家才发现,“我擦,可以这么玩。”然后,大家疯狂的投所谓的互联网行业,投那些几年赚不到一分钱的公司,这在当时就是潮流。再之后,大家忽然发现,并不是所有的不赚钱的企业都能成功,更大的概率是死亡,投资全打水漂。大家惊醒过来,纷纷表示不赚钱是不行的。我们正好处在了这个尴尬的时期,处在了这个尴尬的阶段,需要拿没有赚到一分钱的达普数据去找投资,真是一件找虐的事情。


至于以后风向会不会在变过来,也还是有可能的。需要再出现一批类似的成功的企业,讲类似的故事。比如,一开始,某家公司是不赚钱的,一分都没有,但是有一家VC没有放弃,整整投了十年,投了十年没有赚一分钱的公司。市场上相关专家纷纷指责这种SB公司和SBVC的SB故事。可是忽然之间就打脸了,公司开始赚钱了,而且赚了潮水一般的钱,再然后就上市了,市值翻了一亿倍,形成一段佳话。我的意思是如果再有一个这样的例子,VC们又会回到不看收入不看盈利的路上来的。


可惜的是,我们可能活不到这一天了。


试错:这本应该是一个成功的创业故事(13)|Xtecher连载 

    给力的对手们


DDOS攻击就是有人花钱买很大流量不停地攻击你的服务器,会造成你的服务反应很慢或者用起来很不稳定。这是一种比较下三滥没底线的商业竞争手段,但是往往对互联网公司非常行之有效。


自从把BP挂在了FA的平台上告知天下我们要开始融资的时候,大流量DDOS攻击就一刻都没有停止过。以至于每次我给VC演示都需要祈祷一番。幸运的是,大部分演示我都混过去了。当然演示时所体现出来的性能和速度还是大打折扣了。而且比较厉害的是,当我们计划不再出去融资了以后,DDOS攻击就停了下来,一分钱都没有浪费,时间点把握的非常之秒,我几乎忍不住要喝个彩。


当然,商业竞争如同打仗,对竞争对手下几个黑脚,落井下个石,都不为过。理解万岁。


试错:这本应该是一个成功的创业故事(13)|Xtecher连载 

    蔡胜文


中关村艺术创业中心原本是一个50余年历史的棉麻仓库,因为地理位置极为优异和老旧建筑所散发出的独特气息,这些年来,一堆艺术从业者蜂拥而至。具有浓郁小资情调的艺术家们和建筑物的信息叠加后形成正反馈,又吸引着同样小资情调的VC和创业者们。


第一次来到这里是三天前的下午,蜜蜡老板介绍了隆领的王总给我。


那天是这样的,见完XX资本后,蜜蜡老板说,”晚上有个局,我再给你介绍一个行业大巨头吧,私人关系”。(蜜蜡老板还是很适合做FA的,天性喜帮忙,可有可无的忙也一定要先帮为敬)


从中关村打车过来,堵得天昏地暗,足足两个小时。


进入园区后,七拐八拐,来到一座漂亮的欧式小楼前。


跟着蜜蜡老板进去,一层是一整个大活动室,没想到红杉和真格的投资经理们正组织德州扑克大赛,真是太有缘了。在门口碰到了真格的PR总监,寒暄了一下,没想到又碰到了徐老师。徐老师大老远向我伸出手来,我赶紧赶上去一把握住。


“对了,你叫什么来着?”


“我叫枪泥,叫我小枪就好。”


“枪泥你好,玩的开心点。再见!”


身后的电梯门突然打开了,有人出来接我们上楼。我跟着蜜蜡老板往里一直走,穿过大厅,看到一位气宇轩昂的男子居中而坐。我想,这应该就是王总了,这气场绝了,就是霸道总裁的原汁原味感觉,可以去拍电影的。


我的产品介绍视频放到一半,王总就说,可以了,我明白你做的东西是什么了。你这个东西优点是aaaaa,风险是bbbbbb。


眼光端的是相当的狠辣。这是到目前为止见过的VC中产品领悟力最强的人了。(后来第二次见王总的时候,他给我说了一个达普数据商业化的方式。这几个月来,我也在不停反思,越来越觉得,最有可能商业化的道路就是他指出的这条路了。这里为了防止便宜现在还存在的竞争对手,我就不说出来了。)


王总说:“这样吧,我来安排见一下蔡总好了”。蔡总周末回北京。


三天后的晚上八点半,我又来到了这里,大概八点五十我俩被接上去,这才明白为啥安排在九点,前面还有个哥们在聊项目。看来安排的非常满,走的时候发现后面还有人在排队等着聊。不由得感慨,比你厉害的人果然比你还要努力。不知道这个约谈是不是排到第二天早上了。


蔡总讲话有些闽南口音,我听的有点晕,又不好意思老打断他,只能自己很努力很努力的去理解。


蔡总听完说:“你这种我是不会投了。”


我:“。。。”


“我以前投过XXYYZZ,他是这个领域发展最好的,但是总共也没赚多少钱。你这种产品很难做大。即使你说的所有的过程都发展到最好,最后顶天也就是几个亿的估值,我投你的话赚个几千万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意义。在我看来,ToC的产品才有价值,你看美图秀秀有几亿的活跃用户,这个才是价值所在。ToB的都是生意,你得一笔一笔赚钱,很难有爆发式的突破。而且你给APP做服务,你如果两年前来找我,我可能会投,但是现在,移动互联网的格局基本定型了,大部分APP都没有什么太好的发展了,你给他们提供服务能好到那里去。现在用户都只会用那有限的几个APP,所以这个生态很难有大的发展了。”


回家的路上,虽然是夏天,我却觉得格外寒冷,不禁打了几个喷嚏。让我恐惧的事情,不是我有没有融资技巧,会不会融资谈判。而是这个方向到底还有没有前途。我们之前一直觉得,我们所从事的事业,一定是一个朝阳行业,康庄大道,是未来发展的方向。深深相信,从未怀疑。如果这条路本身已经日落西山了,或者就是一条死路,那么融到或是没融到资,到底哪一种才是好事?也许早点去死反而是更值得庆幸的事情。


我和苏穆棠以前偶尔也会和别人争论到这个问题。很多人认为APP的流量将会变得巨贵无比,未来将是H5和微信的天下。我和苏穆棠据理力争,使出浑身解数来说明未来其实还是APP的天下。


我们不喜欢我们的信念被攻击得千疮百孔。但实际情况不是我们在我们的信念前竖起了一块挡箭牌,实际情况恰似对方在使用消音器朝我们射击:子弹落下,而我们听不到枪声。


——确认偏误


我们整个公司的逻辑和商业基础就是在为APP服务,不管是达普数据还是应用内搜索还是最新的MO项目。所以我们天生不愿意听到APP不行的消息。事实上他会行还是不行呢,从我现在的判断,还是觉得APP生态不行的可能性要大一点。


公司也有人聊起天来说到类似观点,我们都会努力从不同侧面去证实,APP一定会是胜利的那一个。苏穆棠曾经举过例子:“APP还是H5这个争论好多年了,但是你看,APP并没有消失,其实在Google里,Android的创始人Andy Rubin早就说过,APP是包含了完整统一体验的一个软件服务,H5在用户体验方面永远比不过,所以未来一定是APP的。”


面对权威我们会将独立思考调低一级。面对专家意见时我们往往会比面对其他意见粗心许多。还有,我们会服从权威,哪怕是在理性或道德上毫无意义的地方。


——权威偏误


权威一定不会全对,但是权威对的概率还是要比普通人大一些。


面对权威,尤其是当他把你心理最担忧的东西赤裸裸剥落出来的时候,你内心会一瞬间接受那个阴影,连去反驳的勇气都没有了。之前,我们其实一直在用权威的力量去说服后辈和同事,但是面对眼前蔡文胜这样的互联网权威,我内心开始崩坏,开始接受自己最担心的那个未来了。


试错:这本应该是一个成功的创业故事(13)|Xtecher连载 

    薛蛮子


蛮子老师是一个朋友介绍的,没有见面,只打了两个电话。


蛮子老师还是蛮给力的,洒脱率性不拘一格。最开始没有心理准备,被蛮子老师说话方式给击中了。那种感觉类似角斗时我带着一把匕首上了场,发现对方全身盔甲骑马冲我刺出一记骑士长矛。


“我找人问了一下,别人都说你这个服务是个伪需求,你为什么他妈的觉得这事能成?”


“真格跟投吗?你们A轮那家跟投吗?什么?他们都他妈的不跟投,他们跑你让老子给他们殿后?”


“小伙子,第一次做CEO吧,嘿嘿嘿。”


聊了一个小时,一身冷汗,狼狈不堪。觉得自己精心编制的一些套话完全没有起作用,现在回想一下,真是足够犀利,也是很佩服。


当问到估值时,蛮子老师直接骂道:“你他妈这么个玩意值一个亿啊,你给我数数,怎么就值一个亿了?”


第一次聊完后可以感觉到蛮子老师还是感兴趣的,然后又安排了一场技术评估会议。


第二次我再打过去的时候,蛮子老师没有了上次的那种犀利,说话变得非常客气。我心里暗想,坏了。


试错:这本应该是一个成功的创业故事(13)|Xtecher连载 

    徐小平


徐老师见过好多次,可惜的是他始终没记住我是谁。


这次融资没有去找真格,因为我有种感觉,好像他们对我们第一年的发展的评价并不是很高。苏穆棠去找投资也是完全没有去找真格问是否跟投,看来我俩有同样的感觉(我觉得当时拿了真格钱就变方向,当时承诺的搜索产品到现在连个屁都没放出来这件事是个不太好解释清楚的问题)。


苏穆棠说和安娜讲达普数据分出来的决定时,安娜居然全程沉默,没有一句Comments。


真格基金不看未来、不看行业、不看模式、不看数据,就看人是不是行业中牛人。我们投资理念一如既往的不变,不投模式,只投人。牛人意味着学习力、工作力、影响力,所以我们不仅投人,还只投牛人,不断寻找牛人。


——徐小平


有不少人质疑真格的简单粗暴的投资逻辑。不过在我看来,这其实是种成本最低的投资策略。徐老师这么有名,全天下的人都想要投资,很多人都觉得白来的钱嘛,都觉得不拿白不拿。换句话说,如果不设门槛的话,估计会被全天下的骗子编造各种BP整天轰炸。


还有一个问题,创业是需要资源的。公司作为一个商业实体,对外在市场上拼杀需要有各种合作,各种合众连横;对内,需要不停的吸引人才,不停地有新鲜血液输入才可以进一步带来资源,带来各种远见卓识。创始人没有一个牛人的标签,很难搞定这些合作,很难招揽这些人才。


创始资源是向下辐射的,无法向上。创业者过往的平台决定了他能调动多优质的资源。你以前是学生就无法调动老师,部下难以雇佣领导,草根是很难雇到精英的。新东方、学而思的创始人都来自北大,是有“创始资源”因素在起作用的。


——徐小平


所以虽然真格投资的公司也会死,但是细想起来,完全没声没响就死的公司却也不多。基本上也都是有过一段的轰轰烈烈的故事,也都获得过鲜花掌声臭鸡蛋,也都折腾的死去活来,也都曾经看起来有过气壮山河,然后再死,其实也还值了。BAT每年也有大量的项目死。创业,本来就是很容易死的一件事情。既然这样,徐老师投钱给牛人折腾当然要比给屌丝折腾要好。毕竟牛人量小,屌丝量大,给所有屌丝投资实在给不起,给哪个屌丝就面临如何挑选的问题。总不能出套题给大家做,那岂不是成高考了。再说,就算是出题,也一定是牛人得高分的概率大。这帮上过北大清华常春藤的人创业或许会失败,做题一定厉害。


试错:这本应该是一个成功的创业故事(13)|Xtecher连载 

    李开复


哎,没有联系过,可惜了。


试错:这本应该是一个成功的创业故事(13)|Xtecher连载 

    众生



有位VC合伙人说“这个看起来不错啊,你这个团队也很厉害,可以做点事情的啊。这样,你觉得我少投点,来个200万,你能做起来吗?”


我说:“可以可以,您投吧。”


他又想了想:“不过你这个CEO有问题,嗯嗯,问题就出在你这里,因为你,我投不了。”


我心里想,擦,这么露骨,士可杀不可辱,我要不轮凳子跳起来跟你死磕算了。


他说:“轻鼎智能30%,继续让你做3个月,按照你的burn rate来算,其实也就是不到100万的投资,算你100万,那你的估值就是100万除30%,算下来也就个300多万。你居然出来融5000万估值。兄弟,不是我看不起你,你这点帐都算不过来,做什么CEO。”


我争辩道:“不是只有三个月,之前做了快一年了。其实。。。”


“那他们不要了啊,他们要么?要再算,不要了,以前投入多少都清零了!!!”


有VC说:“你家有房子吗?你敢把房子抵押作担保吗?敢我就给你投钱。”


对红杉的感觉不错,简单,直接,高效。当场就说问题在哪里巴拉巴拉。然后明确拍板说不会投。


有个VC的合伙人之前是知名成功人士,他之前创办的公司很有名,说出来吓死人。他听完我的故事之后说,“之所以现在让你分出来融资,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刚刚的A轮没融够钱;另一种是这个方向不看好了想扔掉。”后来很长时间这两句话都一直在我脑中萦绕。


众说纷纭,纷繁复杂。


可惜没有等来想要的结果。。。。


未完

待续...


点击阅读相关链接:

1.试错:这本应该是一个成功的创业故事(1)|Xtecher连载

2.试错:这本应该是一个成功的创业故事(2)|Xtecher连载

3.试错:这本应该是一个成功的创业故事(3)|Xtecher连载

4.试错:这本应该是一个成功的创业故事(4)|Xtecher连载

5.试错:这本应该是一个成功的创业故事(5)|Xtecher连载

6.试错:这本应该是一个成功的创业故事(6)|Xtecher连载

7.试错:这本应该是一个成功的创业故事(7)|Xtecher连载

8.试错:这本应该是一个成功的创业故事(8)|Xtecher连载

9.试错:这本应该是一个成功的创业故事(9)|Xtecher连载

10.试错:这本应该是一个成功的创业故事(10)|Xtecher连载

11.试错:这本应该是一个成功的创业故事(11)|Xtecher连载

12.试错:这本应该是一个成功的创业故事(12)|Xtecher连载


试错:这本应该是一个成功的创业故事(13)|Xtecher连载


X 公告


试错:这本应该是一个成功的创业故事(13)|Xtecher连载

━━━━━

封面设计:王思宁  排版:陈光  校对:米琪、乔二毛

━━━━━

如果您有国内外科技行业新鲜资讯或独到见解,欢迎与Xtecher联系

微信:littlefish_forever

邮箱:xiru.duan@xtecher.com


Xtecher官网平台现开通认证作者,

有发稿意向的个人或媒体,可联系微信:jueshao121


(添加好友请注明公司、职位、事由)

点击 | 关键词 | 查看对应内容

Xtecher 精品文章


试错:这本应该是一个成功的创业故事(13)|Xtecher连载

 人 物 

大健康

人本健康 陈恂 | Haplox 许明炎

奇云诺德 罗奇斌 | 基准医疗 范建兵

哈佛医学院 George Church

推想科技 陈宽

智能出行

小鹏汽车 夏珩 | 奇点汽车 沈海寅

禾赛科技 李一帆 | PulsAI 刘万千


人工智能

快乐智慧 雷鸣 | 出门问问 李志飞

达闼科技 黄晓庆(上\) | Rokid 黄伽卫

驭势科技 吴甘沙 | 格灵深瞳 赵勇 

地平线 方懿 | 彩云天气 袁行远

车和家 李想51猎头 刘维

Face Think 杨松帆 | 中科视拓 山世光

深鉴科技 汪玉 | 越疆科技 刘培超

Kneron Inc 刘峻诚 | MINIEYE 刘国清

地平线 黄畅 | 三角兽 亓超

极限元 马骥 | NXROBO 林天麟

灵喵 韩龙 | 云脑科技 张本宇

创来科技 陈茂 | 轻客智能 庞琳

iPIN CEO杨洋 阅面科技 赵京蕾

蓦然认知 戴帅湘 | 地平线 周峰

Perceptln 刘少山 | Vinci 朱大卫

码隆科技 黄鼎隆 | 知觉科技 邹琪琳

钢铁侠科技 张锐 | 速感科技 陈震

梅卡曼德 邵天兰 | 艾米机器人 李友芳Novumind CEO吴韧 | 爱因互动 王守崑

Vizum 董霄剑 | 小鹏汽车 夏珩


虚拟现实

诺亦腾 戴若犁 | 大朋VR 陈朝阳

Ximmerse 贺杰 | Pico 周宏伟
焰火工坊 娄池 | HTCVR 汪丛青 

七鑫易维 彭凡 | 影创科技 孙立

所思科技 罗子雄 | 凌宇智控 张道宁

Dexmo 谷逍驰


大数据

中网数据 孙远根 | 昆仑数据 陆薇

永洪科技 何春涛 | 华农天时 温晗秋子

GrowingIO 张溪梦 | ThinkingData 吕承通
神策数据 桑文锋 | 海云数据 冯一村

佳格数据 张弓 | 普林科技 王储

Datatist 宋碧莲 | 职品汇 龚才春

星环科技 孙元浩 | 人才易 葛昊

科技谷 陈思恩 | 驿氪 闵捷


航空航天

零壹空间 舒畅 | 天仪研究院 杨峰


Fintech

数库科技 刘彦 | Ping++ 金亦冶

abc Fintech 杨永智 | 奇点机智 宋嘉伟

芥末金融 彭晨 | 蓝海智投 刘震

海鲸金融 丁华昆 | 资易通 盛洁俪

点融网 郭宇航


其他科技创业者
科幻作家 郝景芳 | Vinci 宋斯纯

禾赛科技 李一帆 | 诸葛io 孔淼

奥图科技 叶晨光 | 瀚诺半导体 张诚

51猎头 刘维 | 腾展科技 魏松祥

墨刀 张元一 | Phresh Amit

品类 唐十三 | 布比 蒋海

Plug and Play Saeed Amidim

集智俱乐部 张江 | NVIDIA 黄仁勋

NewGen Capital 张璐 | 纵目科技 唐锐Insta360刘靖康 | MORE Health甘伟杰



 特 写 


人工智能

禾赛科技,加入无人车大战

如果太太说“今晚请使用机器人吧”

奇点汽车强势启动智能驾驶布局

透视Rokid:两度斩获CES大奖背后

语音助手“小不点”可行吗?

人工智能:付不起的工资,抢不到的人巨头之争,无人驾驶尖峰对决

唇亡齿寒,人工智能一场艰难“拔河”

2016中国最具投资价值人工智能项目Top 100 

直播鉴黄:堵塞出口还是守护高贵

国内智能驾驶Top20

无人驾驶若干问题

渡鸦科技被百度收购的过程

NVIDIA向AI边界进军

阿里大帝国启动“NASA”计划

人工智能究竟怎么长“记性”

阿里云的“硬骨头”

吴恩达终于离开,没人感到意外

腾讯优图,AI隐形战队

国产阿尔法狗战胜日本高手

BAT齐谈人工智能

阿里云,打响智能医疗第一枪

冷扑大师,从博弈算法到人类未来

28岁的《攻壳特工队》描述的未来

专访CMU计算机学院院长Andrew Moore

阿里云,用AI让中国“制造”变“智造”

CMU走出的智慧建筑新模式

AI时代,色情江湖攻防战


创业群像

“买买买”狂潮下物流巨链的前生今世

类定律:1年成为1亿美元公司的背后

华强北困局:离席的人,守望的人

区块链创业者们:黎明之前的那一刻

不开源的区块链都是“耍流氓”

华人对冲基金鼎新资本

一下科技通往纳斯达克之路

Uber无人车发生严重事故被叫停

神测数据,帮企业“打好数据底子”

布本智能,做有价值的云头条

个推,第三方推送里的“丐帮”

李志飞:并非上岸,只是出海

个性化时代的阅读之殇

个性化定制,空气从此不再共享

鳍源科技水下无人机:探索海底新纪元

FaceThink推出AI测评系统

30+汽车大佬:究竟需要哪种自动驾驶

比亚迪:从603.62%到-28.79%,只是一步之遥

航空航天

“潇湘一号”科学实验卫星升空

融资逾亿,零壹空间与它的火箭长征


Fintech

智能投顾:理性更多,还是赌性更硅谷投资人:真正的AI还得再等等

toC or toB谁的终结,谁的胜利

安防专家总论勒索病毒


虚拟现实

Magic Leap:给科技创业公司耐心

IVLab用工业VR降低行业风险

AR/VR还会继续受投资人待见吗


如果你拥有高精尖科技创业项目,Xtecher将为你提供:

1.专业的科技人物特稿和视频拍摄

2.在Xtecher官网、APP、微信的全方位展示

3.最专业的科技圈投资人、政府资源、产业资源

4.创业企业品牌管家与PR服务

即刻扫码,联系我们。

试错:这本应该是一个成功的创业故事(13)|Xtecher连载微信号:Xtecher

关注未来的人

都关注了Xtecher


试错:这本应该是一个成功的创业故事(13)|Xtecher连载试错:这本应该是一个成功的创业故事(13)|Xtecher连载

   栏目推荐   


试错:这本应该是一个成功的创业故事(13)|Xtecher连载

   

Xtecher联合喜马拉雅,推出科技音频脱口秀《甲小姐说》。在本专辑中,甲小姐将不断给你们讲讲科技创业圈里面,有趣、有料、有干货的内容,满足你的小好奇。 

试错:这本应该是一个成功的创业故事(13)|Xtecher连载

甲小姐第二十五期新鲜出炉:《科技能否让我们更好地面对死亡?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