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热文

男人的心在哪儿,钱就花在哪儿!

男人的心在哪儿,钱就花在哪儿!


1男人的心在哪儿,钱就花在哪儿!第一章 行刑

天圣二十七年五月,尘王独孤轩尘欲领兵造反,被三皇子独孤轩泽识破,生擒与尘王府。永安帝大怒,下令八月初问斩。

六月十三日,永安帝病逝,同月三皇子独孤轩泽登基称帝,号太康。帝痛斥独孤轩尘有违孝道,无视祖宗礼法,下令尘王府上下全部就地问斩。

“你放开我,我要见皇上。”御书房外,一素衣女子挣扎着,脸上的泪痕似乎还未干却。

“灵羽郡主,陛下有令谁也不见,您还是请回吧。”

苏千羽愣了愣,灵羽郡主?也对,尘王没了,尘王府也没了,而她再也不是尘王妃了。曾经尘王妃三个字象征着她的身份,而如今这三个字想想就让她钻心的疼。

“既然知道我的身份,还不进去通报,小心皇上要了你们的命。”苏千羽第一次如此强硬,无论如何今天她今天一定要见到独孤轩泽。

正纠缠着,御书房的门开了,“呦,是灵羽郡主,快请进,陛下正等着您呢。这群小子也忒不懂事,冲撞了您,您卖咱家一个面子大人大量饶过他们吧。”

苏千羽没时间和他们纠缠,随口答应,快步走进御书房。

御书房内飘散着龙涎香的味道,独孤轩泽随意靠在椅子上,头戴金冠,一身明黄的龙袍,晃得有些刺眼。“千羽,你急着见朕有什么事吗?”

苏千羽回过神来,“独……皇上,你不是答应过我不会要了他的命,也会放过尘王府的所有人吗?现在怎么会成这样。”

“呵呵,独孤轩尘造反是先帝亲自下令处斩的,朕可没权力放了他。至于尘王府那些人,只能怪他们跟错了主子,怨不得别人。”

“你怎么能这样,你明明答应过我的。我求求你,放他们一条生路吧,我保证他们以后会离开京城,安安份份的过日子。“苏千羽第一次朝独孤轩泽跪下,不停地磕头,光滑如玉的额头渗出斑斑血迹。

独孤轩泽脸上浮现出一丝玩味的笑容,“保证?苏千羽,你拿什么什么保证。你说要是独孤轩尘和尘王府的人知道你做的那些事,会不会恨不得将你碎尸万段?”

苏千羽停了下来,抬起头,错愕地看着他,“你,你说什么?什么事,我做了什么?”

“呵呵,说起来朕还要感谢你,要不是你把独孤轩尘的兵力分布图拿给朕,朕也不会进行的如此顺利,一举将独孤轩尘置于死地,这一切可都是你的功劳啊,朕还要嘉奖你呢。”

独孤轩泽似笑非笑的看着苏千羽,“你说,要是独孤轩尘知道他心心念念宠着的人竟如此背叛他,会不会死不瞑目?”

“你骗我?你明明说那只是朝中和独孤轩尘交好的大臣名单,你只是要防范一下,没想到你竟如此狠毒,你就不怕遭到报应吗?。”苏千羽摇着头,她不信,那是他的亲弟弟啊,他怎么下的去手?

“报应?哼,要报应也应该先报应到你苏千羽头上吧。”独孤轩泽抿了口茶,“朕那好弟弟这辈子做的最错的一件事就是求父皇娶了你,真是世事难料啊,他爱到骨子里的人竟盼着他死,哈哈哈哈。”

“你胡说,我没有,我没有盼着他死。”苏千羽紧攥着衣裙,娇嫩的红唇被咬出点点血迹。

“那又怎样,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你放心,朕还是守信用的,朕不会让你死,朕要让你看着独孤轩尘和尘王府的人一个一个死在你面前,让你永世都不得安宁。

回去吧,灵羽郡主,明天独孤轩尘就要被斩首了,郡主可要养好精神好好观看啊。”

独孤轩泽嘲讽地看着跪在地下,哭到崩溃的女子,心中没有半分怜悯,一颗长得好看点的棋子而已,犯不着为她伤神。

苏千羽昏昏沉沉地从御书房出来,独孤轩尘落到今天如此地步都是因为自己。

如果自己没有从书房里盗出那张图,独孤轩尘还能好好活在世上,甚至可能登上皇位。

独孤轩泽说的没错,娶了她是独孤轩尘这辈子最大的错。

独孤轩尘那么爱她,不管她给他多少冷脸,不管她对他说出多么难听刺耳的话,他都是笑吟吟地宠着她,什么事都顺着她,对她没有一点防备。

泪水划过她那俏丽的脸庞,独孤轩尘,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做你才能回来,我好怕,没有你我可怎么活下去。

“尘灵羽郡主,皇后娘娘有请,烦您跟奴才走一趟吧。”一小太监拦住苏千羽说道。

“皇后?她找我有什么事吗?”苏千羽很疑惑,她跟这位新皇后平日里并没有什么交情,这时候找自己不见得有好事。

“灵羽郡主,这主子的意思做奴才的怎么会知道,您还是快些跟奴才走吧,免得去晚了皇后娘娘怪罪。”语气里没有一丝尊敬的意思。

苏千羽也没心情管这些,只淡淡的说了句,“走吧。”便朝凤栖宫走去。

半盏茶的功夫苏千羽便到了凤栖宫,皇后慕容婉一身火红的凤袍端坐在主位上,苏千羽上前屈膝行礼,“拜见皇后娘娘。”

慕容婉没有让她起来,她死死地看着跪在下面苏千羽。一身素衣,只绾了个简单的侧髻,一只珠钗斜插在乌发上,未施粉黛,面容略有憔悴,一双大眼因哭过有些微肿,却显得更叫人怜爱。

哼,就是这张脸迷得他晕头转向,搭上了自己的性命吗?

“苏千羽,你怎么还有脸活在这世上。”慕容婉阴森森地开口,“你这个贱人,轩尘明天就要被问斩,都是因为你,要不是你他怎么会落到如此地步,怎么会连命都没了。”

苏千羽有些错愕,她看着那个面容已有些扭曲的女子问道,“你,你喜欢他?”

“喜欢?你有资格说这两个字吗?苏千羽,你知道什么是喜欢,什么是爱吗?我慕容婉,从十二岁第一次见到轩尘时,心就给了他。

我一直爱着他,哪怕嫁给了独孤轩泽,我还是爱他。”

“可是他眼里从来都没有我,他只看得到你苏千羽,他只爱你。可是你做了些什么,是你亲手害死了他。”慕容婉紧紧攥着凤袍上的那只火凤,浑身颤抖,恨不得将苏千羽碎尸万段。

“不,我没要害他,我只是想离开这里,是独孤轩泽利用我害死了他。我知道他爱我……”

“闭嘴,你觉得现在说这些还有用吗?”慕容婉从主位上走下来,走到苏千羽面前,伸出涂了丹蔻的手狠狠擒起苏千羽小巧的下巴。

“哼,这张脸长得可真好看啊,你说我要是把它划花了,轩尘他还会爱你吗?”

“来人,摁住她。”两个小太监上来按住苏千羽。

苏千羽似木偶一般完全忘记了反抗,慕容婉拿着一把匕首,手腕随意翻转,晃出两道银花。苏千羽一侧的脸颊上出现了两道血淋淋口子,鲜血顺着脸颊滴到地上溅起一朵朵血花。

“哈哈哈,疼吧,苏千羽。这点疼怎能比得上我心里的疼。”慕容婉狞笑着在苏千羽脸上划下一道道口子,仿佛这样就能消除她心里的痛一样。

苏千羽没有一丝反抗,任凭慕容婉摆弄。她只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脸上划过,凉凉的。

“把她丢出去。”慕容婉厌恶地看着昏倒在血泊中的女子,扔掉手中的匕首吩咐道。

苏千羽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出了宫,在一间破房子里,她无暇顾及怎么会来到这里。抬手抚上自己的脸颊,手指触及之处火辣辣的疼,可这点痛比上失去爱人之痛却,是微不足道。

苏千羽从裙摆上扯下一块布,遮住脸,摇摇晃晃地跑了出去。今天午时独孤轩尘就要被斩首了,她不能让他孤身一人上路。

刑场上,独孤轩尘脸色苍白,身着囚衣跪在中央,周围都是前来观看的百姓。

“看到没,这就是尘王。企图领兵造反,还好被咱们皇上识破了。”

“这种人可真该死。”

“听说先帝还最宠他呢,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独孤轩尘闭着眼,仿佛听不到周围人对他的议论。突然一道白色的身影挤开人群冲到他的面前。

独孤轩尘睁开眼便看到一双无比熟悉地眸子,他扬起一抹微笑,“千羽,你怎么来了,砍头不好看,当心吓着你,快回去吧。”

苏千羽喉咙早已哭哑,固执地摇摇头,抬手轻轻抚上独孤轩尘消瘦的脸庞,“我不走,轩尘,我不要离开你。都怪我,是我害你变成了这样,是我把……”

“好了,千羽,不要说了,我都知道。”都知道,都知道怎么还会变成这样,苏千羽愣住了。

“千羽,我说过只要你想要的,我都给你。你想要我的命,我就把它给你,只要你开心便好。”独孤轩尘依旧温柔地笑着,眼中的宠溺毫不掩饰。

苏千羽哭得撕心裂肺,她紧紧抱住独孤轩尘,“你这个傻瓜,我不要你死,你说好要陪我一生一世的,你怎可食言。”

未完待续……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哦~~~

男人的心在哪儿,钱就花在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