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热文

为什么女人越懂事,男人越不懂得珍惜?

为什么女人越懂事,男人越不懂得珍惜?

1


明媚的阳光透过窗户,洒落了一地。


  窗户半掩着,洁白的窗帘随着微风泛起了涟漪。


  房间里,King-SIZE的床上躺着一个女人,黑色的头发丝随意地散落在女人白皙的脸蛋上。


  她大约梦到一些不好的事情。她闭着双眼,眉头微微皱起,朱红色的小嘴微微嘟了起来,仿佛在嘟囔着什么。她露出洁白如玉的臂膀,手里紧紧拽着被角,侧着身子熟睡。


  窗外有小鸟飞过,发出悦耳的鸣叫声,夹带着道路上汽车行驶过的声音。


  林星萌皱了皱眉。


  她的头有点疼,这显然是宿醉过后的后遗症。


  她半梦半醒地打了个小小的哈欠,眉头缓缓松开。她微微睁开双眼,睡眼惺忪地看向前方,眼前的一切都显得格外朦胧。


  随即,她隐约看到一个约莫一岁半的小宝宝光溜溜地坐在她的面前。


  这是梦吧?


  她的房间里怎么会有个光着屁股的小宝宝?


  她努力睁开眼睛,小宝宝依然存在。


  再努力地睁了睁。


  这下好了,眼睛终于定焦了,小宝宝的模样也清晰起来了——


  小宝宝光溜着身子,稀疏的眉头紧皱,两双黑色的大眼睛正直直地盯着她呢。


  林星萌这下清醒过来了,她猛地坐了起来。


  林星萌问:“你是谁?你怎么在这?”


  小宝宝没有说话,依然抬着头,貌似一脸天真无邪地盯着她。


  林星萌察觉好像有点不对,她缓缓地低下头,瞅了自己底下一眼,差点吓晕过去!


  为什么自己浑身赤裸?!身上一件衣服都没有!


  难怪觉得浑身凉咻咻的呢!


  不!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她居然在一个小宝宝面前光着身子!什么情况?!


  林星萌慌忙拿起棉被,把自己严严实实地裹在里面。


  冷静点,林星萌!你现在必须好好弄清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林星萌偷偷地扒开棉被,往里面瞅了一眼。


  我勒个去!她的身上居然种了一颗接一颗的小草莓,而且小草莓们还有规律地一路从她的胸部延展至腹部,乃至……咳!


  林星萌双手交叉,紧紧地握住自己的双肩。


  不敢想象!


  她昨天到底经历了什么!


  目光移向小宝宝,小宝宝正十分可爱地盘着腿看着她。


  林星萌傻傻地问:“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小宝宝天真无邪地歪了歪脑袋,一脸萌萌哒的样子。


  林星萌狠狠地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瓜,“猪哦,林星萌!你指望一个小宝宝能告诉你什么?”她叹了一口气,夹紧棉被下了床,随便在衣柜里翻了一件衣服,进去了洗手间。


  关上门后,林星萌烦躁地在洗手间来回走来走去。


  十五分钟后,她坐在马桶上沉思。


  想她二十五年来守身如玉,没想到一朝不慎,被猪拱了!


  拱了也就算了,特么的,她连拱了她的那头猪是谁都不知道!


  想到这,林星萌抓狂地抓着自己的头发狠狠地蹂躏了一番,最后含泪默默抬头望天。


老天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2


时间回到三天前。


  欢脱的手机铃声在房间里响起。


  凌乱的被窝里伸出来一只手,在床头柜上来回摸了几下,好不容易才摸到了手机。


  林星萌把手机抓回被窝里接听,“喂?”


  对方问:“新萌,好久不见,最近好吗?”对方的声音带着南方人的温婉,林星萌很快就认出这是大学对她照顾良多的赵学姐赵洁心的声音。


  林星萌从被窝里爬了起来,“我很好呢,赵学姐找我有事?”


  赵洁心含着笑意说:“是这样的,我怀孕了。”


  林星萌连忙祝贺道:“恭喜你啊,赵学姐。”


  赵洁心笑着道了声谢再缓缓说出自己的来意,“我现在在雷氏集团担任秘书的职位,但你也知道,我这个情况也不好再继续上班了。但是我手头上活比较多,我离开后就没人接手了。这份工资挺高的,月入过万。”她顿了顿,问道:“所以我想了想,肥水不流别人田,新萌有没有兴趣来这边接手我的工作?”


  林星萌沉默了半响,对赵洁心迟疑地说:“赵学姐,你也知道,我已经好久没有工作了。我怕我和社会脱轨太久,接手不了你的工作。”


  赵洁心叹了口气,“新萌,当年的事我也知道一点。那件事对你影响是很大,但你总不能一辈子窝在一个小地方吧?当年你可是我们系里出了名的才女。你总不能因为那件事就把你的前程全搭上啊。”


  林星萌没有说话。


  赵洁心继续劝道:“新萌啊,我敢保证,你来这里工作绝对不会发生当年那些事。我的建议是你可以先试试工作一段时间,如果真不行,你不做也可以。人总得要勇敢尝试,新萌,你是时候走出来了。”


  新萌,你是时候走出来了。


  赵洁心的话像片小羽毛一样,有一下没一下地撩动着林星萌的心,林星萌有点心动,但是她不确定自己是否真的能走出来。


  赵洁心见林星萌一直不说话,也知道这个时候不能逼得太紧,要留点空间给对方,“当然,我也不逼你,你自个好好考虑清楚。”


  就在赵洁心准备挂断电话的时候,林星萌的声音从手机里传了出来,“赵学姐,我想了想,你还是找别人吧。”


  林星萌说到这,目光转至书桌上的一个相框——


  上面一男一女搂在一块,俊男美女,看上去登对极了。


  她不禁微微笑了起来,心里的选择也坚定下来,“其实我今年可能要结婚了,我还准备着当一个完美的家庭主妇。”


  赵洁心问:“和邓坤?”


  林星萌听到男朋友的名字,心中一阵甜蜜,“对啊。”她和邓坤从大一就在一块,六年爱情长跑,是时候谈婚论嫁了。


  赵洁心看林星萌是劝不动了,只好祝福道:“那好吧,以后你们结婚我一定会封包大红包给你们。”


  林星萌笑道:“那我先谢过赵学姐啦。”


  挂断电话后,林星萌进入洗手间,看着镜子里头不修边幅的自己,顶着一头鸟窝头。开始梳妆打扮起来,她没有告诉赵学姐,其实今天是她和邓坤的相恋6周年纪念日,眼看快要步入七年了。


邓坤昨天打电话给她了,说有件重要的事要告诉她。林星萌想到这,红了红脸,她猜想估计是好事将近了。


3


林星萌换上上一年买的浅绿色小裙,没想到小裙的拉链有点紧。林星萌深呼吸好几口,使劲收腹才刚好拉上拉链。


  穿上后,林星萌这才松了口气,没想到这一放松,肚子露出一小圈游泳圈。


  收腹!游泳圈不见了。


  放松,游泳圈又出现了!


  林星萌扶额,明明上一年买的时候穿着刚好不说还有点小宽松,没想到现在宅在家久了,长膘了。


  但是现在衣橱里大多数都是比较宽松日常的衣服,能见人的也就只有这件小裙子了。林星萌从衣橱里挑了一件白色的西装外套,穿上成功地遮掩住自己的小肚子,整个人看起来精神爽利多了。


  把自己收拾利索后,林星萌提早出了门。刚坐电梯坐到五楼,五楼的门开了。男人穿着一件运动外套,头发略卷。他戴着眼镜急匆匆地进来了。进来后,电梯门关上了,这男人一米九高,足足高林星萌好几个头。


  林星萌往旁边站了站。


  林星萌一动,引起男人的注意了。男人看了林星萌一眼,温和地微微一笑,“你好,房东小姐。”


  林星萌这才发现,这男人正是前几天租了她房子的穆浩宇。


  林星萌微笑,“你好,穆先生这是要出去?”


  穆浩宇憨厚地笑了笑,“我要到外面买点东西,房东小姐你呢?”


  林星萌笑着说:“我去约会。”


  电梯门陆续打开,居住的人一个接一个进来,每个人进来都像林星萌打招呼——


  “房东小姐,早啊!”


  “房东小姐,今天打扮得很漂亮啊?出去约会?”


  人多了,气氛变得无比热闹。


  走出电梯后,和其它租客告别后,林星萌才出了这栋楼。


  毕业后一年,林星萌凭着炒股赚了点钱,一次性把小区里的一栋楼全买下来,除了自己住在顶层18楼之外,18楼打下的楼层全部出租出去。自己也不找工作了,当起了包租婆,每个月收租金收到手抽筋,月入几十万不是梦,简直爽歪歪。


  这件事林星萌谁也没告诉,一来包租婆这个名字听起来就很大妈,二来林星萌习惯低调,不说自古以来财不露眼,她就喜欢闷声发大财。


  林星萌开着车去了唐阁。


  唐阁在白云广场,出了名的贵,但是里面的食物很好吃。每次去都得提前预约,她和邓坤都很喜欢在唐阁吃饭。


  她提前到了白云广场,想要买份纪念礼物送给邓坤。


  林星萌原本想买条领结送给邓坤,但是经过一家专卖名牌手表的店时,她发现最新款的劳力士手表正闪闪发亮地摆放在展示窗前。


  林星萌被吸引住了,她想如果这款手表戴在邓坤的手上,一定非常的帅气!


  她进入店内,让服务员将手表拿给她看。


  服务员服务态度非常好,很快,她就把手表放在林星萌的面前,说:“您的眼光真好,这是最新款的牌子,全球仅发售1000块手表,这是我们店里最后的一块了。”


  林星萌拿起手表看了看,她发现手表侧面小小地刻着‘1000’,“这是?”


  服务员解释道:“这款手表每一块都有着自己的编号。小姐您很幸运,像您手中这款就是全球发售的最后一款。这也象征着这手表独一无二。”


  独一无二。


林星萌喜欢这个词,她越看越喜欢,当下决定买下来。


4

服务员见林星萌如此爽快,马上说道:“您要不要看看别的手表,这个牌子之前出了另一款,是专门为女士打造的。款式不但多样,而且深受其它客人的喜欢。”她一边说一边又从柜台中拿出好几款女士的手表,展示给林星萌看。


  林星萌看了几款,觉得挺漂亮的,但是却没有想买的意思。


  服务员十分会察言观色,连忙说道:“客人,我猜您要把这手表送给您爱人吧。”


  林星萌笑了,“你怎么知道?”


  服务员笑得更灿烂了,“热恋的女士是最漂亮的,我觉得您很适合这款手表。”她从柜台中又拿出另一款手表,“这款手表和您要买的不但是同一个牌子,而且还是同一个款式。如果您把这款手表买了,那您和您的爱人相当于佩戴了一款情侣手表。”


  林星萌拿起服务员推荐的手表,果然看上去就像情侣手表似的。


  服务员看有戏,连忙说道:“客人,要不我帮您把这两款包起来?”


  林星萌微笑,刚要答应,却看到一双白皙的手伸了过来,将她刚开始看中的男士手表拿了起来。


林星萌回头,发现拿着这款手表的正是一个长相艳丽的女人,她有着一头利落的黑色短发,两耳佩戴着金色大环。上身穿着玫红色的吊带背心,下面穿着黑色的高束腰长裤,显得身材格外修长。


 “手表挺好看的。”她拿着装着男士手表的盒子来回端详,最后红唇一勾,对服务员说:“这个手表我要了,给我包起来吧。”


服务员一愣,连忙说道:“这位客人,不好意思。这款手表已经让这位客人订下了。”


女人闻言,这才把注意力放在林星萌的身上,她上下打量了林星萌一眼,冷哼一声,“她付钱了吗?”


服务员摇了摇头。


 “那行了。”女人从包包里拿出一张卡递给服务员,“刷卡,这款手表我要了。”最后的那句话,女人是看着林星萌说的。


林星萌这下不爽了,“等会,这款手表是我先要的,按道理来说,它!”她一手把手表从女人手中夺过,“是我的。”把手表递给服务员,“麻烦你帮我包上,还有刚刚我看上的那款手表一起包上,谢谢。”


服务员连忙接过手表。


  “等一下!”女人横了服务员一眼,服务员一惊,停下动作。


女人抬起下巴,趾高气扬地说:“这款手表本小姐看上了,我就要它!”


林星萌挑眉,“这位小姐,麻烦你讲讲道理好不好?”


“讲道理?”女人嗤笑一声,“连我爸都不敢和我讲道理,你算哪根葱?”


林星萌暗自翻了个白眼,不理这个女人了,因为她发现和这个女人说话等于浪费自己的生命!她从包中掏出一张卡递给服务员,“快把它包好,我结账。”


女人见状,怒了,“喂,你有没有听到我说的话?!”


林星萌没有理会。


女人更加生气了,“喂,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看林星萌没什么反应又看向 服务员说:“你给我停下,不许包!谁允许你包的!”


服务员为难地停下动作,看向林星萌。


林星萌直接说:“别管这个疯女人,你照我说的做。”


“啊啊啊!”女人抓狂,她一手拉扯着林星萌,漂亮的脸蛋满是不可置信,“你居然喊我疯女人?!你知道我是谁吗?!”


林星萌冷笑地想要挣脱,“谁管你是谁?”


女人气炸了,从小到大,谁不是对她不是千依百顺的?眼前这个女人居然敢这样对她,女人想也不想就抬起手想要好好教训林星萌一番。


谁知刚想赏对方一巴掌呢,却被林星萌快准狠地捉住了她的手,并且扭到她的身后,林星萌一副擒拿犯人的姿势,将女人压在玻璃柜台上。


发布篇幅有限,喜欢看的朋友,

点击阅读原文,继续看~~︿( ̄︶ ̄)︿为什么女人越懂事,男人越不懂得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