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热文

我很惭愧,以这种方式认识您:他用58年助黄河水变清,却到去世才成新闻

我很惭愧,以这种方式认识您:他用58年助黄河水变清,却到去世才成新闻

我很惭愧,以这种方式认识您:他用58年助黄河水变清,却到去世才成新闻



转载自酷玩实验室

微信号 酷玩实验室 作品

微信ID:coollabs



前段时间

“黄河水变清了”的新闻上了微博热搜

从托克托县河口镇到郑州桃花峪

整整1200多公里的黄河中游

已然一片澄清

我很惭愧,以这种方式认识您:他用58年助黄河水变清,却到去世才成新闻


一时之间大家都开心的不得了

人们说这又是一个有生之年系列

要知道黄河以前可是这样的

我很惭愧,以这种方式认识您:他用58年助黄河水变清,却到去世才成新闻


可就在大家都为此开心的时候

一位立志“黄河不清,我死不瞑目”

的科学家却去世了

就在昨天

知道的人寥寥无几


这位科学家叫朱显谟

我很惭愧,以这种方式认识您:他用58年助黄河水变清,却到去世才成新闻


他放弃南京的优越生活条件

举家奔赴黄土高原的一个偏远小镇

在那里一干就是60年

他把黄土高原的沟沟坎坎走了20多遍

并三次跨越昆仑、两度入疆

总结出“黄土高原国土整治28字方略”

指导中国黄河治理工作半个世纪

直到今天黄河水终于变清了

他才舍得离开


其实

黄河水变清了

我们的确应该很开心

因为黄河是我们的母亲河

是华夏文明的诞生地

可以说,没有黄河

就没有上下五千年的中华文明

我很惭愧,以这种方式认识您:他用58年助黄河水变清,却到去世才成新闻


然而,慢慢地

这条曾经的母亲河

却成了我们的心头大患

因为流经黄土高原的它

携带了大量泥沙


每年16亿吨泥沙进入黄河

其中12亿吨流入大海

剩下4亿吨会淤积在黄河中

这让黄河成为了世界上含沙量最多的河流

也成为了一条灾害频生的河流


根据历史记载

2000多年间

黄河下游发生决口泛滥1500多次

重要改道26次

人们说黄河“三年两决口,百年一改道”

而它的每一次改道都意味着一场灾难


不要觉得这离你很遥远

因为直到上个世纪

黄河还灾害频发

1887年,黄河泛滥

200多万人死亡

1931年,黄河泛滥

300多万人丧生

1938年,黄河大堤被炸

89万人被淹死

1200万人无家可归

我很惭愧,以这种方式认识您:他用58年助黄河水变清,却到去世才成新闻


面对如此触目惊心的场景

人们不由感叹

黄河是“中国的忧患”


然而那又能怎么办呢

既然生活在这片土地上

那我们就得治理啊

中国为了治理黄河

的确是花费了巨大的力气


早在商周时期

中国人就开始治理黄河了

而直到不久前

人们流传的说法还是

“一部治黄史也是一部灾害史”

我很惭愧,以这种方式认识您:他用58年助黄河水变清,却到去世才成新闻


一代代中国人想了无数办法

却似乎都是治标不治本

黄土高原的泥沙依然会倾泻而下

黄河依然浑浊无比


而就在这时

朱显谟出现了

他根据自己多年的经验提出:

治理黄河的根本

是黄土高原的土地合理利用


直到今天他去世

仍有很多人不知道

这个朱显谟是谁?


他1915年生在上海崇明农村

从小就跟土地打交道

他有课时就到学校去上课

放学或者假期就到地里去干活

这种古老的耕作方法是真的很累

然而收入却极少

我很惭愧,以这种方式认识您:他用58年助黄河水变清,却到去世才成新闻


从那时开始

朱显谟就立志要当一名科学农民

人们都说读书改变命运

这正是他跳出农门的好机会啊

哪儿还有一辈子赖上田间地头的

可朱显谟还真就这样


他的成绩极其优异

从上海中学毕业

老师希望他能报考交通大学

可一向听话的他

这次却不听话了

他坚决填上了中央大学农业化学系

选择了土壤肥料专业

这似乎也拉开了他一生和土地打交道的序幕


1940年大学毕业的朱显谟

考入了重庆北碚中央地质调查所

他跟着老师侯光炯到处跑

四川、贵州、广西、湖南、江西......

他们一个个地方开展土壤调查

我很惭愧,以这种方式认识您:他用58年助黄河水变清,却到去世才成新闻

左一:侯光炯院士在工作


不得不说

朱显谟遇到了一位好老师

而他的认真好学也深深打动了这位老师

在那里他学到了土壤调查工作的根本——

“四到一问”:

走到、摸到、看到、访问到

最后问一个为什么


其实凡是学土壤的

有谁不知道这个道理啊

然而却太少人能做到

朱显谟硬是把这简单的几句话践行了一生


新中国成立初期

朱显谟被调入中科院南京土壤所

我们的太多学科落后世界数十甚至上百年

那时我们跟苏联交好

很多学科就向苏联学习

土壤学也不例外

我很惭愧,以这种方式认识您:他用58年助黄河水变清,却到去世才成新闻


很多科学家都把苏联的专著当做权威

然而朱显谟偏不这样

他坚持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的过程

最终他发现


前苏联著名土壤学家威廉斯提出的成土过程与风化过程同时同地进行的理论,这一指导中国学者进行土壤发生学研究的理论基础,居然具有很大的局限性即该理论仅适于块状岩体上进行的与陆生生物进化相一致的原始成土阶段。

我很惭愧,以这种方式认识您:他用58年助黄河水变清,却到去世才成新闻


他通过对太白山岩生植物的演替

以及原始成土过程的系统研究

得出了原始土壤的概念

并推断出:


没有陆生生物的着生就没有土壤的形成;反之,倘若没有土壤的形成和发展,也就没有生物的进化和发展,当然更没有人类的出现。


朱显谟就这么不断的实地考察

再加上史料研究

最终形成了一套完整的理论

“朱氏成土学说”

我很惭愧,以这种方式认识您:他用58年助黄河水变清,却到去世才成新闻


按道理来讲

年纪轻轻就能有一套带自己姓氏的理论

真的称得上年轻有为

再这么干个十几年

就可以退休颐养天年了


然而,1959年

为了支援中国大西北建设

朱显谟毅然放弃南京的优越生活条件

举家迁往中科院西北生物土壤研究所


听起来很高级是不是

但其实这里就是西北农村

一个叫杨凌的小镇

生活用品供应奇缺

医疗条件简陋落后

就连科研成果也会频遭窃取

。。。

我很惭愧,以这种方式认识您:他用58年助黄河水变清,却到去世才成新闻

如今的杨凌农村


即使到了20年后的1980年

这里的很多科研工作者

还只能到西安买盐,去宝鸡买醋

就连接待外宾的职工食堂

房顶还是竹纸棚


然而朱显谟并不在意这些

他心中急的是黄河治理

是黄土高原的水土保持


他按照自己一贯的特点

立即到黄河中游去考察

考察了多个地方之后

我很惭愧,以这种方式认识您:他用58年助黄河水变清,却到去世才成新闻


他和同事提出

要在子午岭建土壤侵蚀观测站


因为子午岭植被经历明清战乱毁坏后,又经自然恢复而郁郁苍苍,是研究黄土高原植被交替演化和恢复过程、土壤侵蚀的理想之地


朱显谟说:

这可以为

探究黄土高原水土流失

治理黄河泛滥

解决三门峡水库的泥沙淤积问题

找到科学办法


然而,当时的子午岭

实在是太荒凉

交通也十分危险

领导担心出了什么事儿要担责任

提出撤了这个点儿

我很惭愧,以这种方式认识您:他用58年助黄河水变清,却到去世才成新闻


关乎黄河治理

朱显谟自然不干

他说:

如撤点,我就不干了


然而紧接着“四清”运动就来了

清思想,清政治,清组织和清经济

就这样

朱显谟被拉出来批判

连他的子女也受到了牵连

子午岭的观测点也被撤掉了


这些并没能阻止朱显谟的研究

他开始去实地考察黄土高原的沟沟坎坎

去跟一个个农民聊天

从他们的经验中汲取学问

我很惭愧,以这种方式认识您:他用58年助黄河水变清,却到去世才成新闻


就这样

如此大的黄土高原

几十年间

朱显谟竟然把那些沟沟坎坎走了20多遍

不只黄土高原

他还三次跨越昆仑山

两度进入新疆


在经过无数次实地考察后

朱显谟把他几十年的研究结果

凝练成

“黄土高原国土整治28字方略”

其内容是:

全部降水就地入渗拦蓄

米粮下川上塬

林果下沟上岔

草灌上坡下坬


就是这简单的28字方略

成为了黄河治理的关键依据

也成为了黄土高原脱贫致富的科学根本

我很惭愧,以这种方式认识您:他用58年助黄河水变清,却到去世才成新闻

左一为刘东生


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

刘东生院士说:


虽然大家都有各自的成就,但现在看来,只有朱先生一人把黄河中游水土保持综合考察队大家的心愿和希望,通过‘28字方略’表达出来了。其原因,一个是他50多年来对水土保持研究锲而不舍的科学的专注精神,另一个是看起来似乎和科学专注相矛盾的群众智慧的吸收


除此之外

朱显谟把他用双脚走出来的经验

凝结成了200多篇论文

以及多本专著

《塿土》《中国黄土高原土地资源》

《黄土高原土壤与农业》等


有些蛋蛋姐连名字都不认识

可是,它们却是土壤专业学生的

必读书目

连很多土壤专家都把它们当做宝

我很惭愧,以这种方式认识您:他用58年助黄河水变清,却到去世才成新闻


由于这些成果

他先后获得5项国家及省部级成果奖

并获得首届中科院竺可桢野外工作奖

陕西省劳动模范

全国水土保持先进工作者等荣誉称号

他还被评为:

中国科学院资深院士

国家级突出贡献专家

有人更是为他做传:

我很惭愧,以这种方式认识您:他用58年助黄河水变清,却到去世才成新闻


然而即使如此

这个和土壤打了一辈子交道的老头

就算到了耄耋之年

也依然闲不下来


91岁那年

他还在《中国科学院院刊》发表论文

“重建土壤水库是黄土高原治本之道”

并提出三条重要建议


陕西省省长亲笔致信:

“感谢朱显谟院士一生为治理黄土高原

做出的重大贡献

已批复陕西省水利厅认真学习

要应用于陕北生态环境修复工程之中”

我很惭愧,以这种方式认识您:他用58年助黄河水变清,却到去世才成新闻

陕西省副省长看望朱显谟院士


97岁那年接受记者采访时

朱显谟还说:

“黄河不清,我死不瞑目!”

重建黄土高原土壤水库是治理黄河的根本…


就连他的100岁寿诞

都和水土保持挂钩

2015年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

中科院水利部水土保持研究所

为他举行了

“朱显谟院士百岁华诞暨水土保持战略研究会”


101岁那年

他躺在医院的重症监护室里

严重呼吸衰竭

几乎没有知觉

整个科室的医生护士

手折千纸鹤为他庆生

我很惭愧,以这种方式认识您:他用58年助黄河水变清,却到去世才成新闻


然而,就像他说的

“黄河不清,我死不瞑目”

生命已经到了如此地步的他

依然坚持着


终于在前段时间

黄河水变清了的新闻铺天盖地

他为之奋斗了半个世纪的事业

终于有了成果

我很惭愧,以这种方式认识您:他用58年助黄河水变清,却到去世才成新闻


他的学生吴普特

也就是如今的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副校长说:


目前(2015年),经过国家实施退耕还林(草)等工程,黄土高原基本变绿,黄河流失土壤泥沙由13亿吨减少为3亿多吨;依据国内外研究黄河流量与泥沙运送量的平衡值为8亿吨来讲,黄河已经变清,先生的梦已经实现。

我很惭愧,以这种方式认识您:他用58年助黄河水变清,却到去世才成新闻


这次也许他是真的安心了

2017年10月11日

也就是昨天

他在医院安详的闭上了眼睛

这一年,他102岁


可是

当蛋蛋姐去翻微博的时候

却一下子心凉了半截


明星一条八卦可以让整个微博瘫痪

分分钟点赞上百万

“黄河水变清”的新闻

也在微博上激起了些许波澜

可为国家做出了如此突出贡献的他

在微博上关注的人却极少

坐拥5300万粉丝的人民日报

下面也不过几千人点赞

其他就更是少得可怜

我很惭愧,以这种方式认识您:他用58年助黄河水变清,却到去世才成新闻


蛋蛋姐想

黄河水变清了

我们都很开心

也应该开心

毕竟有记载可查的“黄河清”

最长的一次还是1727年

也不过持续了20多天


可是,这位用一生致力于

黄河水变清的老人

永远的离开了

人们却不知道


我想,就算他不上热搜

他也不会是热搜

但是我们应该知道

也应该记得

有位百岁老人

他叫朱显谟

他为中国的黄河治理

为黄土高原奋斗了一辈子


今天,请给他一次关注

参考资料:

科学网 《水保人生 黄土魂    ——记著名土壤学家朱显谟院士》

中国科学报 《薪火相传 创新无限    ——黄土高原土壤侵蚀与旱地农业国家重点实验室创新纪实(下) 》

人民网 《朱显谟:百岁院士梦牵“黄河清”》

百度文库 《黄河给人类带来的灾害》

观察者网 《102岁朱显谟院士逝世:为“黄河清”梦想奉献半个多世纪》

我很惭愧,以这种方式认识您:他用58年助黄河水变清,却到去世才成新闻

创业财经汇

我很惭愧,以这种方式认识您:他用58年助黄河水变清,却到去世才成新闻

创业&投资好助手

经商

我很惭愧,以这种方式认识您:他用58年助黄河水变清,却到去世才成新闻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推荐两个不错的公众号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