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热文

有一类有钱人是天生的,我们根本学不来

点击标题下方蓝色字体“商战ABC”关注每天分享的经典商业案例,商业模式,营销实战和干货


来源:肥肥猫的小酒馆(ID:zhihufeifeimao)

作者:肥肥猫


昨天晚上一口气看了两篇长文章,看到三点多,分别是关于两位最近非常火的风云人物,贾跃亭和孙宏斌的,颇有些感触。贾跃亭的乐视基本快完了,剩下一个巨大的烂摊子和一堆要账的银行和供应商,连我自己都有几千块钱陷在易到里面,估摸是拿不回来了。


但说真的,即便谁都知道是变种的庞氏骗局,从一个小地方的小职员起步,大专文凭,没有任何资源,靠自己东腾西挪,搞到今天这么大一个几百亿的盘子,也不是换个人就能做到的。


有一类有钱人是天生的,我们根本学不来

贾跃亭


换一个普通人,哪怕把故事情节都先告诉他,把他穿越回去到1995年,从垣曲县地方税务局的小技术员干起,我看都未必复制得了老贾这么精彩的人生,这里面太多只可意会的东西,靠模仿是模仿不来的。


有一定人生阅历和江湖经历的人,其实都会遇到过类似老贾这样的人,这类人有非常多的相似性,比如满嘴跑火车,一看就是大忽悠。但你可千万别急着嘲笑他们,三五年后一看,很多人还真就飞黄腾达了—— 这些人的社会活动能量是惊人的,甚至可以说,不是凡人。


当然,并不是所有成功人士都有不堪的第一桶金,都和骗子一线之隔,但在中国这片神奇的土地上,确实有着这样一类有钱人,数量还很多,我管他们叫“野蛮生长”派


1

有一类有钱人是天生的,我们根本学不来

充沛的自信心,充沛到盲目


要判断一个人是否“过度自信”,通常的判断方法是把“实力”和“目标”进行对比。


但能拥有超越自身实力的自信,去做超越自身实力的事情,恰恰是野蛮生长派有钱人的基本特征,而且这种盲目是天生的。


中产阶级面对一切新事物的态度,可以用八个字来形容:小心翼翼,瑟瑟发抖他们对自身的评价也往往是比实际低的。


我一毕业就发现,我身边的同龄人对人生中的一切风险有着不可思议的恐惧。也许在他们还一无所有时还没表现出来,但只要稍微有一点小钱,有一点积蓄,或是稍微有些社会地位,立刻陷入将要失去这些东西的无边无际的焦虑之中。而且越是循规蹈矩考试读书出来的人,身份标签贴得越重的人,这种焦虑感越强。


有一类有钱人是天生的,我们根本学不来


这严重妨碍了他们面对一切新机会的心态。 


你还别不信,今天的社会现实就是—— 过度自信的人更有可能获得成功。道理也很简单,因为我们社会哪怕再有多少问题,也处在上升期这个大趋势下,机会只会不断涌现。这种时候不断试错,最终的回报率一定比什么都不做要高。


现在软银的老板孙正义就是典型代表。他当时刚开始创业的时候,找了一个铁皮箱子,站上面和员工激昂演讲,“公司营业额5年要达到100亿日元,10年要达到500亿日元。”下面一共就两个员工,以为老板是个神经病,第二天,两人都辞职跑了。


像这种故事很多,还能找到各种其他老板的版本。任何一个现在成功的大富大贵的人,你回溯到他年轻的时候,都说过一些当时让身边人笑掉大牙的话(当然,现在没人敢再笑了)。


有一类有钱人是天生的,我们根本学不来

孙正义


现在软银牛逼了,你当然可以放马后炮说人家远见卓识,燕雀安知鸿鹄之志,但要是万一孙正义没成功呢?这人和今天那些你们瞧不起的大忽悠、嘴炮人生导师、陈安之传销之流的有啥区别?


我告诉你,其实没区别,这些人本质上都是一种人。


2

有一类有钱人是天生的,我们根本学不来

大话张嘴就来


说大话分两种:一种知道自己在说大话,另一种是自己相信自己说的。后一种人更少但是也更难得,类似于一种能随时随地崇拜自己的邪教。前者中国多一些,后者美国多一些,比如乔布斯,马斯克就是最典型的代表。


比如马斯克,贾跃亭出事不久知乎上就有人提问:马斯克是否是美国版贾跃亭。说明很多人潜意识里已经发现了这二者可能就是一类人。


 “改变世界”、“射月计划”、“殖民火星”这种目标,在很多人看来是一种遥不可及的梦想,有些人甚至认为只是马斯克忽悠投资者的的用词而已,就像老贾的“生态化反”一样。


但对马斯克这类人来说,这些目标其实只是刚好足够宏大而已。如果没有这种程度的目标存在,那他根本就不想开公司,也没有任何奋斗的激情了。


有一类有钱人是天生的,我们根本学不来

美国“钢铁侠”、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Elon Musk)


这就是为什么在他还没获得今天的成就、还没创立 SpaceX,甚至没有任何航太经验之前,就说过要火星殖民,当时的他根本没有能力去完成这一项任务,而且他也无法预知自己会在未来有多大的影响力,他甚至都还没想清楚具体要如何实现这个目标。但人家就敢直接用这些话逼着投资者:赶紧给钱,别耽误星辰大海!


而前一种人在中国更多些,比如 牟其中。这人最近刚从牢里放出来,年轻一点的人可能不知道这个人的故事。当年比贾跃亭可有名多了。靠一张嘴,能用几车皮的日用品从俄罗斯换来飞机。


后来膨胀了,越吹越玄乎,还计划要把喜马拉雅山炸开一个口子,让印度洋的暖湿气流流进来,把青藏高原变成塞外江南。


有一类有钱人是天生的,我们根本学不来

中国“首富”和“首骗” - 牟其中


怎么样,这牛换了你你敢吹吗?就算你敢,你敢当着几千人说吗?现在这句豪言已经过去二十几年了,前一阵子牟其中出狱,网上照样一堆粉丝哭着要他继续炸喜马拉雅山的伟大事业。


能忽悠也是一种能力。多少人连自己老婆都骗不了,还想去骗几百亿融资?你以为骗子谁都能当吗。更不用说用情怀去忽悠自己的员工为自己卖命,忽悠消费者为自己买单了。


我们从小被教育的品质就是踏实,不浮躁,要很多人去吹牛,去夸耀自己,根本就张不开那嘴。


3

有一类有钱人是天生的,我们根本学不来

绝对不认错,都是别人的错


什么叫领袖气质?很多人唧唧歪歪描述半天也说不清楚。


我告诉你吧,对大部分平庸而盲从的人来说,永远不犯错的那个人就是领袖。所以只要永远不认错,就永远不犯错,简单吧。


不认错也分两种:


一种是“我知道我错了,但我要把这错误推给别人,所以把损失转嫁给别人”;


还有一种是真心相信“某某原因导致了这一结果,但不是因为我”。


换言之,这种人是真心的相信自己并没有错,不会犯错,出事都是别人犯错。你去看那些进监狱的富人,如果有机会在他们出狱后去采访他们,几乎没有人会告诉他们当年自己的理念错了。


他们只会告诉你,如果再有一次,我不会选用某个人,不会再做某个具体决策,等等。绝对不会急于否定自己。


这帮人是真内心强大,他们有催眠自己的能力。人有时是很贱的,恰恰需要这种霸气总裁的感觉,才能让下面的人心甘情愿的跟随。希特勒说过,人天然是需要领袖的,就算是错误而暴虐的领袖,也比正确但无能软弱的强。


而普通人呢,则刚好相反。很多人特别爱承认错误,有时甚至根本不是自己的错误,而是团队失误,他们也会将之看成是自己的责任,并检讨自己下次该如何更好的改进,以不再犯错。当别人批评的时候,也倾向于全盘接受。


有一类有钱人是天生的,我们根本学不来


之所以我们普通人会这样轻易地认错,是因为传统教育,主流价值观告诉我们——承认错误才是好孩子,承认错误能让我们成长得更快,尽快承认错误并加以改进,就能更快的自我迭代。


但有没有人想过,这些要求是用来要求螺丝钉的还是要求榔头的?


用螺丝钉的眼光来看待一个人,被推崇的是严谨、细心、现实,减少过度乐观。用榔头的眼光来看待一个人,需要的恰恰相反,是:大局,理想主义,极度的乐观。更重要的是,一切尽在掌握的气质。这种气质是操纵提线木偶最重要的东西。


严谨保守的螺丝钉才是好螺丝钉,但长期的自我归咎,也对我们的自尊造成了持续的打击,让人变得自卑,不自信。在优秀的螺丝钉的道路上狂奔,离成为榔头只会越来越远。


4

有一类有钱人是天生的,我们根本学不来

无视既定规则


注意我这里说的是“无视”既定规则,而不是“敢于挑战/违反”既定规则。这里面区别大了。


“敢于挑战”既定规则,是先承认规则的存在,然后经过深思熟虑后才作出的一个决定。


而“无视规则”的人,往往压根儿就没有意识到规则的存在,或者干脆选择性无视。


据我观察,野蛮生长型有钱人当中,这类选择性无视规则的人,比例异常地高。并且这些人神奇之处就在于,他们从头到尾都没觉得违反规则是一个问题,就算知道是个问题,也觉得是成本问题(花多少钱来解决),而不是原则问题(能做还是不能做)。


要知道,规则这个东西,本质是规则制定者用来限制后来的人的。所以遵守规则的人在竞争和开拓上已经先天性的受到约束了。那些敢于冲破规则的人,尽管有可能会受到来自规则的惩罚,但是一旦走通了,回报必然是可观的。


有一类有钱人是天生的,我们根本学不来


当一个遵纪守法的人其实相对容易得多,面对的风险很低,所以良民是多数的,叛逆者是少数的。但历史上大多是历史其实是叛逆者推动的,叛逆固然有失败的时候,但如果每一个人都选择了当良民,文明就会停滞不前。而且因为叛逆者具有高风险,对应回报也是高的。


在改革开放,全国高速发展已经40年的前提下,普通人出头的机会是在慢慢减少了,另一方面,各种Regulation和行政程序却在以几何速度增长。再加上现在大部分产业经过市场经济的激烈竞争,剩下的都是大角色、狠角色。现在的年轻人要靠合法合规的方式出头,不是不可以,只是会比上一代人难上许多许多。


好了,这一点不多讲了,再讲我们这个公众号就没了,大家去搜一搜老贾在山西的发家史,自己领悟吧。


5

有一类有钱人是天生的,我们根本学不来

任何情形下,都不被他人影响


这个说得好听叫顽强,说得难听叫顽固。


英特尔老总以前说,成功者都是偏执狂。这些人因为自己的世界体系非常独立而完整,自我催眠和洗脑的能力都极为强大,导致说服这些人,甚至影响这些人是很难的。只有他们影响你,说服你的份儿。


这方面最牛的人当属我朝太祖。在每次我党重大会议前,他都是一个个找人私下谈话,只有你被洗的份儿。被谈过话的人没有不服的,这是天才,天生神力。


现在这些成功人士也差不多,虽然不一定有毛那种宗教般的魔力,但只要给他一顿饭的时间,绝对你回来后会开始质疑之前所活过的所有人生。


有一类有钱人是天生的,我们根本学不来


我们普通人,总是自以为是独立自主的个体,但事实是,我们终其一生都会受到这些人的影响。无论是你的行为、性格,还是价值观,或多或少都是在这种强势者的影响之下建立的,尽管未必能察觉。


人口中的大部分人天生就是从众的,这反映在他们总是随大流。譬如现在很多网红店,会雇人排队,来吸引盲从的人群产生“真的有那么好吃吗?”的疑问。


大部分人连这点小伎俩都躲不开。


盲从可能是我们从几百万年进化获得的经验。譬如你在原始部落的家中睡着午觉,忽然有人说狼来了,部落的人们开始逃跑,这时你应该做的当然不是去验证“狼来了”的真实性,而是拔腿就跑,尽管到头来可能是虚惊一场,浪费了体力,但如果事情真发生了,小命就送了。所以通常情况下,我都不会花时间去自行判断是非,我知道只要跟随多数人的决策就对了。


但和其他人具有高度一致性还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这类人群容易形成闭环,看不见除共识之外的可能性啊!


有一类有钱人是天生的,我们根本学不来


我看过一个文章,说人类大脑的构造注定了正常人天生就会在乎他人的看法。


人类在受到他人排斥的心理创伤,或经历物理创伤时,大脑中的“背侧前扣带皮层”会被激活,那是让你产生“痛苦感觉”的脑区域。这里指的是心理上的“痛苦感觉”,而不是身体上的“痛苦知觉”。


如果一个人的“背侧前扣带皮层”受损,然后走路敲到头的话,他是依然会感知到头的疼痛的,但他却不会因为这疼痛而感到如沮丧和不快之类的心理感受,他会感知到“疼痛”,但不会感觉到“痛苦”。


换言之,有些人不care其他人的看法,我行我素,可能是天生这块区域和我们不一样,人家比我们少了一块容易引起难受的区域,所以是秉性天注定,生理上就和你不一样。我严重怀疑,大部分成事者,这块区域都或多或少和咱们不一样。


我们被讨厌,被人排斥时,我们会自然而然的感觉到痛苦,而这与我们的心灵是否强大并没有太大的关系,而是自然的生理反应。这种机制让我们无法像他们一样我行我素,不计后果,也没法像他们一样,可以做出完全不要脸皮的一些行为。


6

有一类有钱人是天生的,我们根本学不来

异于常人的世界观和资源观


关于这一点我在知乎就已经写过了:从我接触的一些亿级富人来看,非要说有所谓的“富人思维”的话,那这种思维和“穷人思维”的分界线在于:


穷人或者说普通人,是手里有多少资源,才敢做多大的事情。


富人,是脑子里先想到要做一件什么事情,目标定下了之后才开始考虑要怎样筹措资源。


很少有人意识到, 其实所谓主观能动性也是天赋的一种,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很难后天学会。富人思维把“目标”和“资源”之间的逻辑关系给倒转了过来,使得他们不会被一些看似无法逾越的门槛给限制住。因为有这种思维,所以没有什么拦的住他们做一件事:没人可以请,没钱可以借,不懂可以外包,限制可以规避,敌人可以和好,对手可以买通。


总之一句话,办法都是人想出来的。


有一类有钱人是天生的,我们根本学不来


穷人思维的人永远觉得自己的积累“还不够”,时机“还未到”,方法“还需研究”,经验“要再学习”,到底要满足多少条件才能做一件事?


说实话他们自己也不清楚,反正条件永远没有凑齐的时候。所谓秀才造反,十年不成就是这么来的。什么东西都能成为拦住做一件事的理由,他们眼里的世界到处是红线。


尤其是一些读了点书的,往往还沉迷于虚无缥缈的“自我提升”,觉得只要自己不断练级升级,这也强那也强,总有一天世界会跪在自己面前。忙活到了最后连自己都忘了做这些是为了什么目的。


有一类有钱人是天生的,我们根本学不来


如果“目的性太强”是贬义,“缺乏目的性”就是另一个极端,可谓勤奋的糊涂蛋。 


这类人你在任何时候去找他,他永远处在“为做某事在准备”的状态中;


而富人在任何时候都是“正在做某事”的状态中,至于会遇到的问题,边做边想办法,在战争中学习战争,办法总会有的。


与之相对的,富人那种以结果为导向的倒置思维,其副产品就是 极强的行动力。


他们可以把一个“目标”拆成10个“条件”,然后这10个条件每个都可以当成一个新的目标,继续往下拆,最后越拆越细,越容易落实,顺着这张清晰的脉络你很容易知道自己的计划进行到哪一步,节点在哪,甚至可以看出哪里有捷径,可以用替代路径直达目标,许多看似毫无抓手的难题往往就是这么解决的。


而且对富人来说,既然要筹措资源,那只要能有利于实现目标,哪怕先要花下成本,许下诺言,那都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借力”的能力得到了充分的锻炼,所以总是以很小的资源撬动很大的资源,让更多本不属于自己的钱为自己所用,让更多其他人为自己服务,这便是他们的 核心竞争力。


所谓,生非异也,善假于物也。


会借力,或者说独特的资源观,这是有钱人最重要的特征,也是区别于中产阶级的最大特征。


(未完待续,这只是上半篇,关于天生有钱人的特征,还会写下半篇——“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深入骨髓的自私”以及“取信于人的能力”,什么时候写,看大家转发的热情)


本文经肥肥猫的小酒馆(微信号:zhihufeifeimao)授权转载,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希望聊营销的朋友,可以加微信号:czz673011693

扫描下面二维码,关注关注每天分享的经典商业案例,商业模式,营销实战和干货。”

有一类有钱人是天生的,我们根本学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