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热文

华尔街洞察|徐茂栋炒步森股份轻松净赚2.39亿,3.6折贱卖离场!

华尔街洞察|徐茂栋炒步森股份轻松净赚2.39亿,3.6折贱卖离场!


1月24日,步森股份难逃“跌停即停牌,复牌又跌停”的命运,再次跌停。


华尔街洞察|徐茂栋炒步森股份轻松净赚2.39亿,3.6折贱卖离场!


这已是步森股份经历的第5次跌停,而此次跌停是因为1月23日晚间的多条公告。


贱卖离场

公告显示, 1月17日,上海睿鸷资产管理合伙企业,原普通合伙人北京星河赢用科技有限公司、有限合伙人拉萨市星灼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与北京芒果淘咨询有限公司、西安青科创投资有限公司签署了《上海睿鸷资产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入伙协议》。


北京芒果淘咨询有限公司以1000万元现金对价收购北京星河赢用科技有限公司拥有上海睿鸷860万元出资额(出资份额比例1.03%);

西安青科创投资有限公司以17300万元现金对价收购拉萨市星灼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持有的上海睿鸷82740万元出资额(出资份额比例98.97%)。


华尔街洞察|徐茂栋炒步森股份轻松净赚2.39亿,3.6折贱卖离场!


刘钧以1.83亿元受让了1940万股的步森股份。而以停牌价26.44元来计算,1940万股价值为5.13亿元。

以二级市场价格的35.67%出售,徐茂栋可谓是“贱卖”了步森股份。

一位投行人士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贱卖”的可能原因有很多种,比如徐茂栋和刘钧之间存在债权债务关系。

对此,记者多次致电步森股份证券部,但截止记者发稿都未能接通。

不过上述投行人士表示,股东自己贱卖股份,即使价格有失公允,只要不损害其他股东和上市公司利益,就没有问题,但有可能引来深交所的问询。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步森股份公告,上海睿鸷所持有的1940万股处于全部质押的状态。其中1672万股质押给了方正证券,质押解除日期为2018年10月14日;268万股质押给了长城资管,质押解除日期为2018年9月30日。

上述投行人士指出,此次上海睿鸷的实控人变更,对于此前质押步森股份的徐茂栋来说,需要解除质押,这也是一笔不小的资金。


净赚2.39亿

徐茂栋“快速出逃”的原因或许是近期步森股份的股价不断下滑。

主业为男装的步森股份,由于服装行业的需求逐年降低,近年来公司的经营业绩持续下滑。

历年财务数据显示,2013-2016年,步森股份的营业收入分别为6.51亿元、4.82亿元、4.02亿元、3.70亿元,净利润分别为579.78万元、-10307.86万元、1137.12万元、652.53万元。

四年间,步森股份营业收入不断下降,净利润表现也十分不稳定,并于2017年前三季度再告亏损。

因此,步森股份创始人寿氏家族早在数年前就开始力图套现退出。

在徐茂栋入主步森股份后,公司曾意图向互联网金融转型,然而期间拟设立互联网小贷公司和重组一家第三方支付公司均以失败告终。

也就是说,在这一年半时间里,徐茂栋并未将优质资源注入上市公司,而是还未把“壳”捂热,就转让他人。

不过通过多次“炒作”,步森股份的股价曾一度高达58.55元。

对于徐茂栋来说,虽然此次交易是“贱卖”,但当初以10.66亿元向安见科技出售16%步森股份股权,加上1.83亿元转让上海睿鸷,其清空步森股份已共计入账12.49亿元。与最初受让上海睿鸷的价格10.1亿元相比,徐茂栋还净赚2.39亿元。


推荐课程:年薪百万的投行MD,与月薪6000的金融民工差距在哪里?



50位券商基金高管亲讲▼

助你短时间大幅提高金融职业技能


华尔街洞察|徐茂栋炒步森股份轻松净赚2.39亿,3.6折贱卖离场!


华尔街洞察|徐茂栋炒步森股份轻松净赚2.39亿,3.6折贱卖离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