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热文

贵过五星酒店,入住率超85%,却也困难重重,民宿这门生意,只能靠理想而活?

贵过五星酒店,入住率超85%,却也困难重重,民宿这门生意,只能靠理想而活?


“愿每一个人都有一个亲爱的人,有一个心灵的客栈,一生匆忙奔波,但我心平安喜乐。”

——《亲爱的客栈》结束时,有人在微博上如是说。



文 | 柚子君、RR

编辑 | yinming



2017年末尾,《亲爱的客栈》在一片煽情中结束。而民宿,也以更加具体的形式出现。仿佛开一家民宿,依山傍水而居,变成了一种理想的生活方式。


对于行于世间匆匆的我们而言,开一家民宿,也许是“在别处”最好的选择。


在开始众筹上,民宿类项目保持着超高的众筹成功率。尽管2017年,《亲爱的客栈》、《青春旅社》《三个院子》等节目播出,让“民宿”这一业态重新回到大家的眼前,入局者也越来越多。


“我有一个朋友,花3千万做一个民宿,其实只是为了情怀。我说他才是真正的有钱人。”一位做财富管理的从业者对创业邦说。


这一语,道破了民宿行业的窘态。


民宿成本居高不下,回本大都需要3~5年,同时,民宿无法规模化,但估值又需要它规模化,这导致民宿一直离资本较远。但在《亲爱的客栈》和王珂浅酌的西坡运营总经理刘杰也做出这样的判断:2018年,民宿将迎来跨区域发展的元年。


2017年,西坡、大乐之野等客栈也都纷纷走出了发迹地,走向了更广阔的空间,而这又为民宿的可复制性,带来了一些参考。


贵过五星酒店,入住率超85%,却也困难重重,民宿这门生意,只能靠理想而活?


民宿难在标准化


说起民宿,不能不提莫干山,西坡和大乐之野就发际于这里。


2012年,大乐之野创始人杨默涵跑到莫干山,自掏腰包住了1晚1300元的民宿,“其实也没有什么很特别的感觉,但就是卖的很贵。”没过几天,他便拎着两瓶酒上山去找西坡CEO钱继良,想问问有没有可能在莫干山开一家自己的民宿,钱继良的回答是肯定的,这让杨默涵仿佛吃了一剂定心丸。2013年,大乐之野在莫干山开业运营。


同年,莫干山民宿蜂拥而起,几乎所有人都认准了这个小山谷,想趁红海未红之前赶紧进入,民宿间的竞争也就愈演愈烈。


而莫干山江湖地位的奠定,离不开“裸心谷”,它不仅为未莫干山的民宿行业输送了很多人才,也奠定了莫干山休闲游的江湖地位。尽管2007年从民宿“裸心乡”成长起来的裸心谷,已经不再是民宿,而是一个度假村。


贵过五星酒店,入住率超85%,却也困难重重,民宿这门生意,只能靠理想而活?


但随之,莫干山的民宿行业也在野蛮生长着,2016年,莫干山民宿接近1000余家,开店成本也急剧飙升,如今,莫干山做3栋民宿,约15间客房,大概需要2000~3000万元的投入。


同时,各家普遍面临推广乏力,同质化竞争等一系列问题。可又一波民宿在竞争中,先后跨出了莫干山,将民宿开在了其他土壤上。


这打破很多人对民宿的固有思维,比如无法标准化,无法复制。前戈壁创投投资人陈坤铭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研究民宿行业,却发现无从下手。在他看来,民宿硬装和软装其实最容易标准化,难的是菜色、区域间的标准化,因为类同的环境,服务的人才都很难找,大家对民宿的感知也很难达成统一的标准。


“我朋友做了一个民宿在悬崖边上,那个环境是独有的,包括对面的山、水,都很难找,换一个地方就很难找到第二个。”陈坤铭说出了自己的顾虑。


对于最好标准化的硬件,西坡和大乐之野都选择了独栋别墅。因为不同于酒店的产品,民宿更像是在销售一种社交空间,与3~5个好友、家人朋友在一栋房子里聚会,营造出一种独特的私密感。西坡也从最开始的单栋别墅4间房,到现在整个莫干山地区7栋别墅28间房;紧随其后的大乐之野在莫干山也先后改造了6栋别墅。


贵过五星酒店,入住率超85%,却也困难重重,民宿这门生意,只能靠理想而活?


但对于民宿而言,最难标准化的是服务。“主人”一直被认为是民宿的灵魂,它奠定了服务的基调,也让民宿区别于传统酒店。但“主人”无法复制,这造成了民宿只能“小规模”发展的特性。


西坡从人入手,设立“管家”,这成为了一种讨巧的办法。韩力就是西坡的一名管家,他有很多独立行走的经验,跟他交谈,你会真实感受到在路上的意义。这当然是一个好管家,但即便是这样的管家,也需要培养,来达到专业度的契合。


“管家是一个民宿的核心,要给客人一种亲切自在的感觉,但也要专业。”在刘杰看来,管家的专业分为自我认知及行业认知。管家不是技术密集型行业,而是一种服务态度,只有对管家工作、对行业有了正确的认知后,一个能让客人记住名字的管家才是好管家。


不管是西坡还是大乐之野,二者都毫不吝惜对于人才的培养。不仅先后成立了民宿学院,为行业储备专业人才;在提升自己品牌影响力的同时,也不断聚集了一批有能力的专业人士。包括刘杰,也来自于顶级度假酒店安缦。


打破“3小时经济圈”


2016年3月,西坡把民宿开到了千岛湖,在28亩的半岛、建筑面积5000平方的土地上,改造了14栋老房子。 这同样打破的,还有民宿行业中所流传的“3小时经济圈”的概念,也就是说,民宿不能开在离大城市驾车3小时以外的地方。


2017年4月,西坡千岛湖店开业,距离上海4个半小时车程,4月正式对外营业,截至目前,该店的入住率达85%。刘杰认为,这在某种意义上打破了“3小时经济圈”的概念,证明了民宿可以有更广的复制性,目前,西坡正在进一步筹建宁夏中卫店。


贵过五星酒店,入住率超85%,却也困难重重,民宿这门生意,只能靠理想而活?


大乐之野也不甘示弱,在江苏昆山、宁波余姚、北京等地均纷纷筹建民宿。


在选址上,他们都格外谨慎。比如大乐之野在北京的项目,虽然地处在房山,距离北京南站80多公里,但却是一个占地600多平方米的山谷,谷内空气清新,旁边便是国家森林公园,“北京本就是座文化底蕴很深厚的城市,虽然是在山里,但在建筑风格上,还是会挑选带有北京特色、地质特色的元素。”


但民宿的南北差异一直存在。根据客栈群英汇调查显示,目前精品民宿主要集中在滇西北、长三角和闽东南地区,除厦门、大理、丽江为代表的景区、古镇民宿外,周边游的消费需求带动下,以江浙为代表的乡村度假型客栈民宿增长速度较为明显。就民宿的客源构成来说,江浙沪客源占总数的78.56%,而北京只有4%。


长三角的人群对民宿有着极高的热情和消费能力,这跟天然的外部环境相关。“北方民宿环境不如南方,一到冬天就灰突突的,周围的户外环境也同样如此,南方有山有水,有很多选择。夏天避暑,冬天泡温泉,这个是天然的差异。”陈坤铭说。


虽然也有些不错的尝试,比如古北水镇,但和南方相比,数量还是相对较少。


而想要开发一片新的区域,就难上加难。外婆家CEO吴国平买下了一个村子进行二次改造,但由于交通不便、周围服务体系较差等原因,需要各个部门的支持,包括政府,地产商,开发周期可能需要5~10年。


“这个是最难的。”陈坤铭说。


民宿集群式的抱团取暖


根据《2017年民宿产业发展研究报告》显示,2017 年我国民宿客栈总量急剧增加,按照估算将达到20万家左右,与去年同比增长超过300%。


为了区别于其他民宿,形成更强的规模效应和品牌效应,以西坡、千里走单骑为首的民宿头部品牌也纷纷把目光投向了民宿群落,集结一批优质民宿,打造民宿集群,为民宿带来一些集约化效应。


“莫干山就是自发的民宿群落,周边的配套设施也是逐渐变得完善起来。”杨默涵想到5年前刚到莫干山的日子,经常要自己开着车去山下买菜,自己清洗并送运布草,忙的不亦乐乎。等到上下游产业链条逐渐清晰,慢慢有相应的运营人员,杨默涵才感到如释重负。


而如今他们打造的民宿集群,可以形成更加丰满的服务,比如宁夏中卫的项目,就是由借宿牵头,将西坡等5家头部民宿聚集在一起,并把咖啡厅、面包房、餐厅等新业态带入群落中,形成一个个性鲜明的特色小镇,满足用户的多重需求。


但建立民宿集群毕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首先租金要在合理的范围内进行协调;其次一个区域总会有风景不那么宜人的地方,又该如何进行地域的划分。


在整个操作过程中,协调各方的关系,比如一片山头,有位置相对好的,也有不好的,那么如何分配?加之咖啡厅、面包房、就餐区等收入都很有限,需要靠客房收入进行补贴,那么谁来做这个事情?而图书馆、游泳池等配套都需要人来维护。“牵扯到利益的东西,都很难平衡。”杨默涵说。


贵过五星酒店,入住率超85%,却也困难重重,民宿这门生意,只能靠理想而活?


“所以由某家民宿牵头发起的民宿集群是件很困难的事情。”上海交大联创办民宿学院的李辉认为,由于每家民宿的经营方式不一,使得民宿集群往往都有极具特色及个性化,最好的办法就是由平台类企业或者第三方来操作。


这也印证了陈坤铭的看法:操盘一个民宿集群,需要有大型的度假村操作经验,因为它是一个“超长模式”,需要大的业主来支撑,进行一个长远规划,因为很有可能,3~5年就是亏的。


但民宿集群的确为民宿的品牌化发展提供了一个思路。


民宿要拿怎样的钱?


但民宿无法做到大手笔,究其原因,还是钱。


事实上,在近几年,民宿受到了各方政府的极大支持,因为它对周边经济有一定的带动作用。但想要真正实现这一目的,需要各方资源的配合。


大型地产商虽然对此表现出了一定的兴趣,因为在商业地产过程,需要附加值更高的商业支撑的情况之下,旅游地产是很好的补充,但更多的以度假村的形式出现。


而从投资角度来看,目前民宿融资主要分为三类:众筹、投资机构、战略投资。


目前众筹是主要的形式之一,随着开始吧众筹、借宿、千宿等民宿平台的兴起,通过众筹等方式帮助民宿品牌完成融资,从投资角度来看,对于投资人来说,虽然民宿会产生稳定的收益,但因为风险较高,需要懂消费金融的人来进行操作,而如今的大多投资人,更多地从“情怀”角度出发。


贵过五星酒店,入住率超85%,却也困难重重,民宿这门生意,只能靠理想而活?


同时,众筹对于民宿来说,也是另外一种营销方式,而这些愿意付费的人群,都是民宿的优质“客源”。


而乡村民宿虽然在发生着变化,成为大的趋势,也有一些旅游相关集团对其进行投资,但对机构的融资却并不顺畅。在投资人眼里看来,民宿虽然收益稳定,但仍旧太小。“资本追求的是高回报,几千万投进去,来年可能这家公司就已经10亿估值了,但民宿给它几千万,也只购开一两栋。机构有机构的属性,需要为LP负责,民宿的回报周期太漫长。”陈坤铭说。


的确,民宿收益虽然很稳,但它是随着房间数、规模的增长而增长,考验的是运营能力、拿地能力、布局能力、获客能力等等。而OTA、华住等相关产业出手,更多地是一种补充。


那么,除了客房收入,民宿是否有更多想象空间?


比如民宿金融。宜信战略投资部王东说,我认可民宿是可以有稳定收益的,但纯金融操作的话,收益还是偏低。大概只有10%~25%的收益,但短租的可以做到80%,甚至更高。因此,大部分的金融机构很难切入。


杨默涵提到了新零售。他说,如今无人货架兴起,民宿也可以是很好的承载空间。加之网易严选和亚朵的合作,也为民宿提供了更多可能性,比如充分利用它的个性化场景,将不同品牌容纳进去,形成场景化消费。


顾芳也有类似的思路,她想要众筹一家咖啡厅,所有的产品都有品牌赞助,可以显示二维码,客人可以扫码购买。但试了一圈,发现应者廖廖,因为这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人群的数量是否可以让品牌商赞助。“品牌商会考虑展示的作用,人群是否符合定位,因为新零售本质上解决的还是流量,如果频次较低,在场景内展示的价值就没有那么高。”顾芳说。


“网易产品进入酒店,更多是宣传而不是销售职能。虽然个性化,但承载商品要看需求,转化很难,品牌的展示,从功能展示到品牌价值的来讲,民宿是有些场景可以占用,但不是很多。因为它不是人流量大的事情。除非像网易严选这样高毛利的产品,但也是局部的。”陈坤铭说。


也许,等90后成为消费主力,大家出游的主要方式不再是去景点,而是选择去乡村里住一住,民宿才会迎来真正的爆发。


注:本文王东、顾芳均为化名



- END -

贵过五星酒店,入住率超85%,却也困难重重,民宿这门生意,只能靠理想而活?

* 创业邦【错别字基金】温馨提示:如果您在阅读过程中发现错别字,请在文章底部留下错误说明+微信号,前五条热情留言将被放出,并由作者发给您1~10元随机红包一个。 

贵过五星酒店,入住率超85%,却也困难重重,民宿这门生意,只能靠理想而活?

MORE | 更多精彩文章



贵过五星酒店,入住率超85%,却也困难重重,民宿这门生意,只能靠理想而活?

商务合作请加微信:bangcbd

推荐邦哥的好朋友“毒舌科技”, ID:dushekej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