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热文

办公室幽会:被亲妹妹设计陷害

办公室幽会:被亲妹妹设计陷害

第1章 被亲妹妹设计陷害

天上人间会所:

清风透过上好的真丝窗帘吹拂进总统套房的主卧,只见偌大的床上两个赤身裸体的男女互相依偎在一起,画面很美好,很和谐。

男人修长的身材,比例匀称、线条优美,简直比模特还好,特属于男人的喉结时不时动一下,让人遐想连篇,男人的脸上很沉静,上下两片薄唇显露着主人的薄情,高挺的鼻子,一双剑眉横在眉宇上方,虽然看不到眼睛,但可以想象,这样精致的面容,一定拥有一双有神而深邃的眼睛。

女人被男人环抱在怀里,头埋在男人的胸膛上,虽然看不到五官,但那身材绝不是盖的,目测170的身高,修长纤细的双腿被男人压在褪下,盈盈一握的杨柳腰、丰满充盈的上围,这幅很瘦弱但却异常有料的身体很容易让男人沉沦。

楚傲天觉得头很沉,好久没有喝过这么多的酒了,只是昨晚心情实在太差。昨天老爷子叫他回家吃饭,没想到目的是逼他和林果儿分手,在他拒绝之后,老爷子居然以总经理的位置逼他放弃心爱的女人,如果他不放弃果儿,就必须把总经理的位置让给他的哥哥楚傲伟。

哼,江山和美人他楚傲天都要,想让他放弃,休想。

想到林果儿,楚傲天的心情恢复了一些,像以往一样,把怀里的女人抱的更紧了些,果然只有他的宝贝能够在他心情不好时找到他,安慰他,昨晚虽然喝了很多酒,但他可不会忘记昨晚的自己有多么凶猛,不知道有没有伤到她。

等等,不是,不是他的宝贝,他的宝贝是如此的妩媚动人,可昨晚的小女人却很青涩稚嫩,楚傲天猛地推开怀里的女人,眼神阴郁的仿佛能滴出水来。

“唔...”在大力推拒之下,床上的女人终于悠悠转醒。

李婉扬揉了揉要爆炸般的脑袋,皱着眉睁开双眼。

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纤细的脖颈就被一只大手掐住。

“是谁给你的勇气?”低沉的声音从眼前帅气的男人喉间发出,可是李婉扬已经没有心思去欣赏他的帅气了。

“你是谁?你想干什么?”说话间李婉扬拼命的在回想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眼前的一切如此莫名其妙,难道她被绑架了吗?

“你以为爬上我的床,就能够飞上枝头当凤凰?”楚傲天很生气,加大手上的力度,似要将眼前的女人掐死。

即使眼前的女人未施粉黛的脸也漂亮十足,但他楚傲天见过的美女无数,以为长了一张漂亮的脸蛋就可以爬上他的床吗?

没办法呼吸,生命受到了威胁,李婉扬很害怕,用力的挣扎着,可是她一个弱女子怎么可能逃脱开楚傲天的魔爪。

直到李婉扬脸色苍白,挣扎的力气越来越小,楚傲天才放开她,还嫌弃似的擦了擦碰过李婉扬的手。

“咳咳...咳咳...咳咳咳......”李婉扬趴在床上不停的咳嗽,连泪水都一并咳出来。

楚傲天看着床上拼命咳嗽的女人,眼里闪过厌恶。“这就是你爬上我床的下场,再有下一次,我会让你看不见第二天的太阳。”

楚傲天虽然不是一个很纯情的人,碰过的女人也不止林果儿一个,但他厌恶女人使用手段接近他,很多女人虽然用各种各样的方法吸引他的注意,但这样大胆谋划并且成功爬上他床的女人只有这一个。

李婉扬感觉空气再一次充斥着胸腔,死亡的感觉消失,才明白眼前的处境。

低头看了眼自己裸露在外的身体,快速抓起旁边的被子把自己包住。

被眼前的流氓夺去了最重要的东西,她不会放过他的:“流氓,你以为非礼了我之后找到这样的说辞就没事了吗?我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是你强的我,我要去告你,我要将你送进监狱。”

眼尖的发现床头柜上放着一款手机,李婉扬快速拿过来拨打110,可惜刚按完拨打键,手机就被抢走。

楚傲天看着显示已经接通的手机,再看了眼明明害怕却又愤怒的女人,觉得有什么东西不对。

“喂,你好,这里是警察局。”

话筒里警官公式化的声音清晰的传到李婉扬耳里,她激动的对着手机大喊:“救命,警察同志,我在天上人间,快点来救救我。”

可惜不等她说完,电话就被挂断,李婉扬也不知道警察同志到底听到了多少,她只能祈祷警察同志听到了她说的全部话语。

楚傲天看着出离愤怒的女人,拧了拧眉,语气不善的问道:“不是你设计爬上我的床?”

李婉扬也看向楚傲天,对视间才发现眼前的男人很眼熟,这张脸她在哪见过。

等等?这不是父亲昨天给她看的照片中的人吗?“你是傲然集团的总经理楚傲天?”

楚傲天不说话,继续看着李婉扬,想要判断她到底是在演戏还是真的如她所说,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扫视一眼房间内高大上的装潢修饰,和地上男人意大利纯手工制作的西服,李婉扬确定眼前的男人就是楚傲天无疑。

“既然你是傲然集团的总经理,那你为什么...我为什么在这里,我们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婉扬想说你为什么要设计霸占我,但想一想楚傲天的话,好像并不是他把自己带到这里的。

楚傲天直视李婉扬的双眼,并没有看到任何演戏或者算计,反而一片清明,水汪汪的大眼睛,因为害怕、慌张、愤怒、疑惑而越发圆润漆黑的眼眸,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你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那你都知道些什么?”地上女孩的衣服都是知名品牌,显然家境不错,可是A市的名媛他几乎都见过,脑海中却没有眼前这个小女人。

李婉扬紧了紧身上的被子,缩在床脚,忽视身上传来的酸痛和心理的难过,强迫自己不要乱,要理智。

李婉扬努力回想昨晚的事,她刚从国外留学归来,同父异母的妹妹要给她接风,地点就在一楼的餐厅,可是刚聊了几句,她觉得头晕,婉清说正好在楼上有个房间,准备姐妹俩累了就去休息的,她拿着房卡就上楼了。

在上楼的时候头越来越沉,然后她找到门牌号就进去了,之后的事情......↓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