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热文

丹东房价都过万,有一种恐惧叫”炒房团来了“

丹东房价都过万,有一种恐惧叫”炒房团来了“


谁愿意在房价硬挺着不涨的区域买房?又有谁在买房的时候,不考虑地段会不会升值?


哥觉着丹东政府应该感谢炒房团,让他们的房地产火到魔幻。


丹东房价都过万,有一种恐惧叫”炒房团来了“

(图/视觉中国)


因为隔壁朝鲜送福利,不到一个月,又是“改革开放”,又是“彻底弃核”,让隔着一条鸭绿江的丹东吸引了天南海北的炒房客,房子也从卖不动变成了每平米三四千涨到了六七千,甚至过万,一天一个价,让丹东在4月份的房价涨幅领跑全国70个大中城市。


丹东房价都过万,有一种恐惧叫”炒房团来了“


炒房团坚信,如果朝鲜真能改革开放,丹东就是下一个深圳。当初错过了北上广深,错过了海南成都南京西安,不能再错过平壤,平壤去不了,还有丹东。


丹东的地产商或许爱死了这帮炒房客,毕竟丹东房价低迷也不是一两年的事情,如今地产商被“吓”到捂盘惜售,怀疑自己的定价是不是太低了。


丹东房价都过万,有一种恐惧叫”炒房团来了“


丹东政府也爱炒房客,虽然房价疯涨有违只住不炒的政策,可当初卖不出去的烂尾楼现在成了抢手货。


丹东房价都过万,有一种恐惧叫”炒房团来了“


丹东政府得用多大力气才能压制狂笑的冲动,在前两天发布管理办法,要求限制区域内,新房购买2年后才能出售,首付不低于50%。可一边说着稳房价,一边又想去库存,同时加大土地供应,这波不赚更待何时?


丹东房价都过万,有一种恐惧叫”炒房团来了“


毕竟老百姓买涨不买跌,房价不涨谁会买?


只有没买房的丹东人会心生抱怨,每月工资一两千,房价每平要一万,也就不难理解大妈的愤怒。


丹东房价都过万,有一种恐惧叫”炒房团来了“


可是,如果让房价回到三千一平的水准,然后十年不变,烂尾楼继续烂着,库存房继续存着,你猜丹东人民乐意吗?


炒房客就是激活房价的先行者,他们嗅觉敏锐,行动力强,通过自己的套路,为活跃经济呕心沥血。


丹东房价都过万,有一种恐惧叫”炒房团来了“


在哥看来,别看各种报道中对炒房团喊打喊杀,但多数时候,地方政府、开发商、媒体、房产中介、甚至买房者,大家都爱炒房团。


丹东房价都过万,有一种恐惧叫”炒房团来了“


当多数人还浑然不觉的时候,炒房团已经发现了价值洼地,接下来就是合纵连横,展现高超技术的时候了。


炒房团+地产商,超高房价的基本配置。炒房团偶尔可以在地产商反应过来前重金扫楼,一出手就是几栋楼,但地产商也不傻,涨价也是分分钟的事情。所以,双方联手才能利益共赢。


丹东房价都过万,有一种恐惧叫”炒房团来了“


炒房团提出大量买房,同时要求开发商打折,比如一平米四千块,但要求开发商对外宣称卖了每平米六千块。结果就是地产商能迅速回笼资金,炒房客便宜拿房,双方还能制造供不应求的焦虑,坐等本地民众高价抢房,一拍即合理所当然。


至于为什么地产商不便宜卖给老百姓?涨价前想买房的早就买了,剩下的需求要在刺激之下才能动起来,毕竟被房价甩在身后是很多人害怕的事情。


丹东房价都过万,有一种恐惧叫”炒房团来了“


当然一个地方不止有一家地产商,既然一家涨价,民众会选择其他的。别幻想了,大家对房价都挺敏感的,发现利好消息彼此都乐得互相配合,捂盘惜售,统一提价,一唱一和把房价抬起来。


也别指望有地产商良心发现,主动降价吸引买家,他们不想也不敢降价。2008年,万科曾经主动降价,成了众矢之的,不仅被同行骂成害群之马,在杭州的售楼处还被不满降价的业主砸了。


丹东房价都过万,有一种恐惧叫”炒房团来了“


炒房团与地产商,玩得就是默契二字。


炒房团+地产商+媒体,概念炒作的高阶配置。地产行业养活了多少媒体哥不得而知,各种学区房、地铁房、海景房、优雅水岸天然氧吧房……只要不是凶宅 ,凡是贴有标签的房屋都被赋予了巨大的升值空间,虽然能不能升值还是后话。


丹东房价都过万,有一种恐惧叫”炒房团来了“


除了炒概念,媒体还能帮着吓唬民众。2016年9月就有一条新闻让成都人不安,《土豪一次性买走60套房,全款9800万1周付清》,大大小小的媒体、自媒体大力传播了一番,结果证明是炒作。


没有媒体,“炒”还能称之为“炒”吗?


丹东房价都过万,有一种恐惧叫”炒房团来了“


炒房团+开发商+媒体+地方政府,完美配合。或许,地方政府是最不愿批评炒房团的人,房价涨才有地价涨,才有上涨的土地出让金、增值税,才有GDP。


炒房团缺少炒作概念?不用怕,当地政府协调一下,请某个名校开设分校轻松搞定。炒房团跟着开发商提价,媒体跟风炒作,家长陷入质疑,随后焦虑,最后不得不接受这个价格。


丹东房价都过万,有一种恐惧叫”炒房团来了“


如果学区房还不够刺激,别急,还有医院的分设机构给你们加码。


至于房价太高民众不满意?相关部门从不害怕,有“投机倒把”的炒房团背锅,骂两句了事。


丹东房价都过万,有一种恐惧叫”炒房团来了“


结果,地方政府有钱搞基建,地产商有钱再买地,买房者掏空六个口袋,获得成功上车的优越感。而没房的人……对不住,先攒钱吧!


丹东房价都过万,有一种恐惧叫”炒房团来了“


大家一起去库存,好一幅地区经济蒸蒸日上的图景。


炒房团从来不是房价上涨的造就者,他们只是房价上涨的催化剂。


丹东房价都过万,有一种恐惧叫”炒房团来了“


就这样,炒房团永远冲锋在前,为开发商和地方政府打头阵,手里的那点散碎银子不够在一二线城市炒,只能天天研究政策、分析形势、看新闻联播,在三四五六七八线中的城市四处奔跑,寻找民众有钱有刚需,房价还没上涨的地方,生怕自己炒高了房价却没人接盘砸在手里。


他们是对政策最了解的人,时刻做好了瞅准时间拿钱走人的准备。而他们的身后,往往是耗尽两代甚至三代家底的老百姓。


丹东房价都过万,有一种恐惧叫”炒房团来了“


你说他们的做法合法吗?完全合法,不过在哥看来,即便法律框架内,无所不用其极的赚钱手段总是显得凉薄无情,虽然,这些炒房团,只是打头阵顺便背锅的。


丹东房价都过万,有一种恐惧叫”炒房团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