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热文

废除临床医学硕士、博士学制,别再为难医学生了!

废除临床医学硕士、博士学制,别再为难医学生了!

对“专硕”“专博”参加住培不做强制规定,解决不了根本问题,更亟待解决的是医学教育学制的不统一。




 

昨天,一条“重磅!已毕业硕士、博士不再强制规培”的消息引爆医学生们的朋友圈。该消息称,已毕业的医学类硕士、博士专业学位研究生(被业内称为“专硕”“专博”)是否参加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不作强制规定(当地省级卫生计生、中医药管理部门另有专门规定除外),由本人自愿选择。已取得临床、中医、口腔专业中级及以上职称的医师不需要参加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


废除临床医学硕士、博士学制,别再为难医学生了!



“不做强制规定”和“中级职称医师不需要参加”的两个关键词受到了行业和社会舆论的关注,有人大呼“解放”,但其实并未如此。一是,这并不是什么新政策;二是,文件中所说的“不再强制”“不需要参加”是特指住培制度实施过程中过渡期部分群体所面临的问题而施行的解决办法。


那么为什么该消息会引发如此关注呢?作者认为,医学教育双轨制是导致问题的根本原因。


作为培养“同质化医生”的重大医学教育改革,住院医师规培制度是我国医学人才培养的重要举措,也是一个国际通行的做法。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制度在我国的推行,虽有困难,但无疑应坚定推行。


但这一制度实施以来,一直被医学生们所吐槽,也引发了诸多业内人士的反思。所有问题的背后,均源于我国目前混乱的医学学位制度——但医学学制并非卫健委的职责范围。坚定推住培,对专硕和专博的医学生们,是在“浪费”的时间;选择退让,则又会伤害这一国家制度的严肃性。在学位制度无法改革的当下,相关部门选择采取过渡期解决方案,体现了对医学生的尊重。我们要为主管部门的做法点赞!


中国工程院院士秦伯益先生曾撰文对我国目前的医学学位制度提出了严厉的批评,并呼吁“是时候了!应该总结临床职称晋升制度和临床医学学位制度”,希望有关部门“大胆革除一切弊政”。


因此,对住培等不作强制性规定解决不了根本问题,更为亟待解决的问题是医学教育学制的不统一。


首先,我们应向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学习,回归到单一的医学学位制度——就是要废除临床医学大专学位、硕士学位、博士学位,只提供单一的“医学学士学位”或“MD”。


全世界大多数国家,包括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日本等发达国家,都是单一学制,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呢?因为临床医学专业的唯一目标是“培养优秀称职的临床医生”。


长期以来,因为学制混乱,在我国,中专、大专、本科、硕士、博士都在当医生,堪称“全球唯一”。由于培养模式不统一,导致医生水准天差地别——这显然有害于优质、可靠的医疗体系的形成,也在很大程度上伤害了医疗体系的均等化和公平化。


其次,我们让医生们读PH.D,是在浪费时间和精力,我们可以去做个分析,诺贝尔生理医学奖中到底有多少是临床医生得的呢?秦院士说得很好,我们改革开放后,培养了全世界最多的医学硕士、博士,可产生的成果却实在寒碜的很。以简单靠数量累积排名的ESI排行榜来看,中国临床医学排第一的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2017年1月在全球也仅排名187名,而要说起诺贝尔生理医学奖,更是让人无颜见江东父老。


科研是和临床是截然不同的专业,尤其是基础医学的科研。逼医学生们搞科研、拿学位,是让他们在本该学临床技能的时候,却天天泡实验室、抓老鼠、拿试管,结果读了博士后,上了临床,三基技能不过关、不会看病的大有人在。


进入临床后,以科研论文评职称的制度,又造成了扭曲的职务晋升和资源分配体系。前两年爆出,某国内著名的大学教学医院,普外科主任不会做手术,堪称国际笑话。


逼着医生们搞科研写论文,已经催生了全世界最大的假论文市场——这两年屡屡爆出中国医学论文大批量被撤稿的消息,足见其害。而中文医学文献质量之差已经是路人皆知,以致很多中文医学期刊信誉扫地。


扭曲的医学学位制度,还造成了医学教授头衔满天飞,一个教学医院动不动数百个教授副教授——中国的医学教授可能是全世界最大的大学职称泡沫,这对中国的教育制度真的好吗?!有关部门可以三思。


够了,我们必须明确:临床医学专业培养的不是科学家而是合格的医生,不要说什么要培养临床和科研双精通的精英医生,所有的医生都应该是临床精英。正如秦院士所说:“中国迫切需要培养高水平的临床医生,违背治病救人这一根本宗旨的一切制度设计和行政措施都应在改革之列”。




  


版权所有,如欲转载须在文前以不小于正文黑色字体标清作者和来源,禁止修改正文内容,违者举报。


废除临床医学硕士、博士学制,别再为难医学生了!

投稿邮箱 | yxjtougao@126.com

商务合作 | 021-58545118



留下你的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