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热文

六神磊磊PK周冲:反洗稿已成为“一场不得不打响的战争” | 沸腾

六神磊磊PK周冲:反洗稿已成为“一场不得不打响的战争” | 沸腾

洗稿这事,洗着洗着自己就黑了。

六神磊磊PK周冲:反洗稿已成为“一场不得不打响的战争” | 沸腾

▲图片来自《喜剧之王》剧照


文 | 佘宗明


知名的诡辩表演艺术家孔乙己曾说过:读书人的事,能算偷么?虽然这里的“偷”跟文中的偷无关,但对当下很多好扒稿、洗稿者来说,这句奥旨潜藏的话完全可以拿来当“祖师爷有训”:文字工作者的事,能算偷么?再说了,凭本事偷的稿,凭什么要我道歉?


1

这年头,因抄袭或剽窃引发的“公案”一列一大堆:从庄羽告郭敬明,到琼瑶举报于正,再到匪我思存控诉流潋紫,类似的文墨官司很多。而如今,自媒体圈的两个大V六神磊磊和周冲,也加入此列。

“六神磊磊读金庸”,“周冲的影像声色”,这两个粉丝数以百万计的大号,是很多人公号订阅栏里“钉子户”式的存在。这两个公号的互怼,自然也成了一场大戏:

1月23日,六神磊磊推送文章《这个事我忍了很久了,今天一定要说一下子》,直指多个自媒体大号洗稿,其中就包括“周冲的影像声色”,指出其公号上刊发的《郭襄与张三丰:你的风陵渡,我的铁罗汉》“洗”了自己旧作;

24日,周冲在公号上发文《关于六神磊磊质疑本号签约作者抄袭洗稿一事的相关解释及法律申明》,对此做了回应,通过逐段对比、发布手稿释疑,反驳其洗稿的指责,表示拟起诉维权;

25日,六神磊磊又发了一篇《今儿就从头彻底扒一下周冲,看是什么成色》,对周冲“扒皮”,起底她让其他公号开白名单后将文章改写并标上原创、盗用他人插画等“劣迹”。


六神磊磊PK周冲:反洗稿已成为“一场不得不打响的战争” | 沸腾

▲六神磊磊公众号文章。图片来自六神磊磊公众号截图


2018年北京的第一场雪,比以往时候来得更晚些;2018年的大号“第一互撕”,比以往时候来得却更猛烈。六神磊磊和周冲谁更有理,目前还不好说,在有无洗稿的定性上,有必要引入专业话语。

但有几点可以肯定:首先,洗稿不是白玉微瑕式的瑕疵,而是足以被钉在耻辱柱上的劣迹;反映的不止是文品,还有人品。

其次,洗稿跟那种Ctrl C+Ctrl V式的抄袭不同,Copy式抄袭抄的主要是文字,很多时候就是照搬,也明显涉及法律层面的侵权;而洗稿可能就是做内容的搬运工,搬运方式包括移花接木、微调表述,有时抄的不是文字,而是逻辑和叙事线。所以洗稿有时并非法律所能定性的问题,也没法通过对薄公堂的方式去解决。在这方面,琼瑶阿姨兴许感触良深。

眼下六神磊磊跟周冲的PK,吹皱舆论场一池春水,大抵也是因为戳到了寄附在自媒体行业肌体上的显眼脓疱——“大V洗稿”。


六神磊磊PK周冲:反洗稿已成为“一场不得不打响的战争” | 沸腾

▲周冲的法律鉴定书


2

“洗稿”的说法,最早起于网文界,同类术语还有“融梗”。而无论洗稿还是融梗,都同出剽窃一脉,只是段位比抄袭更高级而已。

抄袭就是用实际行动“自黑”。《世说新语》里就记录了一桩文坛丑闻:西晋玄学家郭象,在名列“竹林七贤”的文学家向秀写了本《庄子隐解》后,煞是眼红,但见向秀死后“义遂零落”,“遂窃以为己注”。到头来,郭象《庄子》注篇成了传世之作。

但出来抄,迟早是要被扒的,后世大V顾炎武就将郭象送上了“文抄公第一人”的宝座。

现在有些人常说“天下文章一大抄”,韩愈老师早就对此怒喷过了:“为古之词必己出,降而不能乃剽贼”,虽然他也坦承自己也“窥陈编以盗窃”。

但“怕骂就不是剽窃者”。在剽窃方面,向来是后浪轻轻松松将前浪拍死在沙滩上。


六神磊磊PK周冲:反洗稿已成为“一场不得不打响的战争” | 沸腾


在自媒体时代,赤果果地抄袭,顶多居于剽窃鄙视链的金字塔底层;会玩一手化“整抄”为“零抄”的洗稿技巧,才是“硬本事”。

同一个自媒体世界,不同的“洗”法。有的公号还是“手工作业”,但早先曾有媒体揭秘“爆款文”产业链:随着各大自媒体平台内容扶持力度不断加大,滋生出一群“羊毛党”,他们通过抄袭、标题党、伪造事实等方式“洗稿”,能够在短时间炮制出点击量十万加乃至百万加的“爆款文章”,有团队就凭着洗稿月入30万。

洗洗未必更健康,但流量来得更容易。时下的很多自媒体从业者,可能不知道“节操”是什么,但必定知道什么叫KPI、变现、钱景。洗稿是达成这些目的的“快捷键”。再者,正如专栏作家虫二在《洗稿战争》里说的,算法驱动下的信息流呈现方式,在速读时代有利于洗稿和标题党。既然某篇文章爆款了,那我就“山寨”呗。

对部分人而言,当“抄袭”都能说成是“致敬”,食着剽窃之利都能跻身头部作者群,当抄袭者被“扒光”还能以“我的复制可以成功”的姿态继续混迹,拥趸们还能以“能抄成功也是本事”的庸俗成功学为其辩解,你还指望他们生出耻感来?

六神磊磊PK周冲:反洗稿已成为“一场不得不打响的战争” | 沸腾

▲六神磊磊摆出周冲洗文证据。图片来自六神磊磊公众号文章截图


3

内容的黄金时代,却变成洗稿的铂金时代,这是挺病态的景象。

在网上,还有人讨论“洗稿的正确姿势”。诗僧皎然所说的“偷诗”三重境界总被提及:最Low的是“偷语”,这是给自己判“无处逃刑”的道德死刑;“偷意”次之,“事虽可罔,情不可原”;但“偷势才巧意精”,能“从其漏网”。

但不可把洗稿美化成“偷势”,洗稿不是引经据典,不是化用借用,而是给“抄”裹上伪原创的面纱。


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得承认,这世上没那么好梗、好句、好文章。韩寒的《三重门》里有个桥段:某才子失恋后借酒浇愁,第二天阳光明媚,醒来就有佳句——“今朝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可惜被人先他一千多年用掉了。

但就算好句子都被别人“卡位”了,尊重原创不抄袭,总该是不可逾越的底线。

遗憾的是,眼下洗稿现象的猖獗,已成了自媒体繁荣表象下的暗疮。就跟刷量一样,个中的版权意识欠奉、原创概念匮乏,点出了太多自媒体的不堪。

这或许可归因很多层面:如互联网领域的著作权保护乏力,如平台审核责任的缺位,包括原创补贴计划等激励和原创审核机制的乏力造成的“错位空间”。事实上,虽然网漏吞舟,但很多平台也加强了原创审核和版权保护,2017年12月26日,国内首个媒体人工智能平台“媒体大脑”上线,号称抄袭洗稿将无所遁形。

社会当然需要给自媒体创造“原创不可欺”的制度环境,而对自媒体人特别是某些大V而言,观念清醒与价值自觉,本不可或缺:靠洗稿洗出的10万+与营销效果固然亮眼,但这无异于给自己点了穴,还可能是死穴——互联网语境中的信息检索便捷化与数据留存,让侵权追责与饮鸩止渴的结局变得更容易,也让洗稿劣迹随时能被“挖坟”、让污点难以抹去。

洗稿这事,洗着洗着自己就黑了,黑了就很难被彻底洗白了。

或许终有一日,那些靠洗稿起家的大号们会发现:当初洗的稿,都是自己脑子进的水,而时间也早早地为这种“失足”标好了代价的重量。




我们发布了一个“稿事”计划!如何投稿?请戳“阅读原文”。


编辑:新吾  实习生:杨林鑫 李瀚伟    校对: 郭利琴

推荐:

现在还不是“敲锣打鼓”宣称“中国主体超越美国”的时候 | 沸腾

算法推荐时代,“儿童邪典片”的毒性超乎你想象 | 沸腾

咪蒙有了接班人 | 沸腾

导师让学生拎包做家务,这三位外国高校博士说“学生不是导师家奴”| 沸腾

“卖掉大城市500万房产”刷屏:一套房卖来卖去的,累不累! | 沸腾

“相信未来”的食指不必批判“不关心未来”的余秀华   | 沸腾


特别提示:留言如入选新京报A03版“微言大义”,请在后台回复您的“真实姓名+银行卡号”

六神磊磊PK周冲:反洗稿已成为“一场不得不打响的战争” | 沸腾

六神磊磊PK周冲:反洗稿已成为“一场不得不打响的战争” | 沸腾

六神磊磊PK周冲:反洗稿已成为“一场不得不打响的战争” | 沸腾

六神磊磊PK周冲:反洗稿已成为“一场不得不打响的战争” | 沸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