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热文

早读:守好心,走好路

早读:守好心,走好路

早读:守好心,走好路早读:守好心,走好路

点上方绿标收听主播莹丽亿番洛瓦诵读美文

早读:守好心,走好路

人生很短,淡漠尘寰,几人可见沧海变桑田。

一世匆匆,日月星辰,谁人能见驻守便永恒。

虽说朝看青丝暮成雪,过往烟云释怀即坦然。

人生,每个人都在旅途,风雨兼程;

生活,每个人都在继续,有悲有欢。


早读:守好心,走好路


人生本过客,何必千千结;你的存在,便是精彩。

守好心,走好路,珍惜最真的情感,感受最近的幸福;

享受最美的心情,唱响心灵最动听的歌谣......

任时光流传,岁月变迁;心宽路则宽,坦然看过往。

修得胸中雅量,蓄得一生安然;俯身做事,用心做人。


早读:守好心,走好路


红尘很深,人世浮华;世界很大,人心复杂。

想的浅一点,看的淡一点,望的远一点……

笑看云淡风轻,感知人生冷暖,淡泊世俗纷扰;

不染贪心妄念,看好自己的路,赏好自己的景;

想着别人的好,念着他人的恩,爱着自己的人。


早读:守好心,走好路


不必嫉妒别人的光辉,暗淡了自己进取的心。

不要总盯着他人的错,迷失了自己正确的路。

不要总想着挤兑别人,算计来合计去是枉然。

活出自己的个性智尊,完善自己的品行至上。

一种心情快乐是目的,一种心态健康是第一。


早读:守好心,走好路


爱恨情仇都会化为烟云,功名利禄到头来也是虚空一场。

别在忧郁纠结中消磨宝贵时光,恩怨是非不过虚幻一瞬。

钱没了,生命还在;人没了,一切皆空!

最重要的,你在,一切都可以再重来;

只要不倒下,拥有才是真;相信美好,自然感觉美好!


早读:守好心,走好路


做个好人,问心无愧;活出真我,潇洒走一回。

生命的最后,啥也带不走;弹指一挥间,来回是自然。

哭着来,笑着去;好好活一场,风雨且淡然。

珍爱生命,爱自己,爱亲人,爱生活,爱你所爱。

真情付出,无怨无悔;把控命运,左右人生。


早读:守好心,走好路


累了去睡,烦了去醉;醒了,微笑,又是一天阳光明媚。

携一缕阳光温暖灿烂,守一颗诚心淡定豁达。

处处尽享幸福与美好,时刻感知快乐与健康。

一生一世一程,一心一意一人,幸运在路上……

*作者简介:阿东(臧明东),媒体专栏作者。中国石油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协会员、中国诗词协会会员、中华网络诗协会员。中学时代开始发表诗歌散文。其作品散见于一些国内纸刊及网络媒体。多次在国家级刊物获奖,多部诗集问世。

*主播:莹丽亿番洛瓦。多家网络平台签约主播、特约诵读嘉宾,演绎过不同题材的文字作品。淳厚饱满的情感、独特磁性的音色、亲切自然的风格,被越来越多的听众朋友们所关注和喜爱。荔枝电台FM1508207 喜马拉雅:国学生活早读:守好心,走好路⊙本文由国学生活原创首发,转载请联系授权

 ⊙编辑:国学生活(ID:gxsh789)                                                                                                                                                                                                                                                                                                                                                                                                                                                                                                                                                                                                                                                                                                                                                进入地府!”听完叶飞说完了整部电影的大概,李离烟第一时间说道。    “进入地府?”听到李离烟的话,叶飞笑了,笑得很苦,“怎么进?”    “骗宁采臣进去,然后让燕赤霞去救人,我们找机会杀死黑山老妖,只有这样,我们才可能获得大量的奖励!”    “大小姐,你好好想想,剧情已经改变了,宁采臣没有爱上聂小倩,聂小倩也不一定会被老树妖嫁去地府,你要我找什么借口把宁采臣骗进地府?”叶飞摇头说道,看着不远处的宁采臣,却是略有所思。    “聂小倩!”想了一会,李离烟跟叶飞几乎是同时说道。    “你说说你的想法!”叶飞鼓励的看着李离烟说道,他还有些地方没有想到该怎么做,正好让李离烟先说。    李离烟也没有客气,点点头,就说到:“在原剧情中,宁采臣是被聂小倩所吸引,然后堕入情网的,最后以情打动了燕赤霞,才令燕赤霞最终帮助宁采臣下地府救聂小倩的。现在是因为我们的出现,使得剧情被改变了,而使得聂小倩来勾引的是你,那么,我们要做的,就是让宁采臣和聂小倩再度相爱。”    “怎么样制造机会,让聂小倩跟宁采臣有机会单独相处?这个才是问题的关键!”叶飞也知道应该让聂小倩和宁采臣相爱,但他不知道怎么创造这个机会。像老狗他们这样的资深者,现在已经不允许宁采臣离开兰若寺了,他们更是寸步不离兰若寺,一直警惕的在四周戒备着,不允许丝毫的出错!要是聂小倩现在胆敢现身,绝对会落得一个魂飞魄散的下场。    “宁采臣不是要去收账的吗?应该还没有收到吧?”    “都说了老狗他们连门都不许宁采臣出了,还收什么帐。”叶飞没好气的说道。    “那怎么办?”    “靠,我要想到,还要问你!”心中暗自咕噜了两句,叶飞却是不好当面说什么。没想到什么好办法的李离烟,又沉默了下去。    皱眉苦思了很久,叶飞也是没有想到什么好的办法,资深者现在已经守死了兰若寺,完全限制了出入,就是夏侯名剑要出去,也要征得老狗他们的同意,更何况是跟他们性命相关的宁采臣!    “要不你假装爱上了聂小倩吧,你按着剧情走下去,反正聂小倩昨晚勾引的也是你。”最终,就在叶飞就要放弃的时候,李离烟犹犹豫豫的说道。    “什么?要我假装爱上那只女鬼?”听到李离烟的建议,叶飞顿时被吓了一跳,还好,知道此时已经被人监视了的他,在那什么两个字喊出来后,就已经逐渐降低了声音了,也不用担心被老狗他们听到,“这样啊?”叶飞犹豫了,要他假装爱上聂小倩倒不是什么大问题,但要是这样做,万一恶了那些资深者,或许就会被砍断四肢,慢慢等死了。好吧,就当那些资深者对叶飞的所作所为没有兴趣搭理,但要是一个不小心,在兰若寺外被老树妖捉住,那也是九死一生的下场啊!    “还有没有其他办法啊?”    “还没有想到。”李离烟冰山的脸上,终于又红了,显然也是知道这个办法的危险性,觉得让叶飞进入虎穴有点不好意思了    “没有就没有了,什么没想到!”叶飞瞪了李离烟一眼,最终却是迫不得已的咬牙点了下头,算是认可了李离烟的方法。    “我要想想该怎么跟燕赤霞说,你拿着这些纸符,去把楼上那几只骷髅精干掉,蚊子再小,那也是肉啊!”叶飞从空间戒指中拿出十来张朱砂纸符,交到了李离烟手上,吩咐道。    “哦。”李离烟知道事情轻重,虽然对那些骷髅精十分反感,但现在有一点奖励算一点的时候,却是不容浪费。    “该怎么说呢?”叶飞努力的组织着语言,在脑海中不断的挖掘着一些可以感染人的词语,想要让心肠颇为铁石的燕赤霞伸出援手。    吱呀一声,李离烟推开那破旧的房门,恨恨的说道:“那几只骷髅精早就被人杀死了,上面什么都没有了。”    “靠,还真是清道夫啊,居然那么狠!”叶飞没想到昨晚还推搪着说对那几只骷髅精没兴趣的资深者,居然早已经杀死了骷髅精。    “算了,我去找燕赤霞,你自己小心!”说着,便丢下李离烟一个人在房间内,独自向燕赤霞所在的房间走去。    房间外,老狗等人正在四周布置着,他们手中拿着很多的纸符,跟叶飞手中的很像,至于是不是同一类的,叶飞却是没有把握,因为他对这些一点都不熟悉,所有的纸符在他眼中都是一样的。    “喂,小伙子,去哪?”看到叶飞出来,老狗笑眯眯的问道。    “呵呵,找燕道长有些事,想求他教我一招半式。”叶飞随意的说道,但话一出口,叶飞就反应过来了,妈的,真的看见宝山都不知道弯腰捡东西啊!明明燕赤霞就那么厉害了,直接拜他为师就可以啦,只要学到一点,就够叶飞用了。    “呵呵,小子,挺有脑子了。”听到叶飞想要跟燕赤霞学艺,老狗也没说什么,只是笑笑,说道,“你学东西没问题,可不要透露出剧情了,知道不?”毕竟还没有完全翻脸,老狗还是笑眯眯的,没有对叶飞恶言相向。    “我明白!”叶飞点头答应,心中早已经骂翻天了,这该死的老狗,幸好今天看到他跟坤哥他们的战斗,看清楚了他的样子,要不然,真的被他卖了都还帮他数着钱啊。    “扣扣。”来到燕赤霞房外,叶飞很有礼貌的敲了敲门。    “谁啊?”房间内,想起了燕赤霞那粗豪的声音。    “是我,道长,有些事想请您帮忙。”叶飞礼貌得甚至用上了您这个字眼,就是想让燕赤霞对自己的印象好一点。    吱呀一声打开房门,燕赤霞疑惑的看着叶飞,不知道为什么他会来找自己,“找我有什么事?”    “道长,帮帮我啊!”扑通一声,叶飞完全不顾男儿膝下有黄金这个说法,推金山倒玉柱一样的直接跪在了地上,声情并茂的说道:“道长,求您帮救人啊!”    “救人?”燕赤霞对于叶飞跪倒在地倒是没什么反应,但听到叶飞说救人,倒是稍稍提高了声音,“救谁?”    “聂小倩。”叶飞哽咽着说道。    “聂小倩?姓聂?”听到叶飞说出来的名字,燕赤霞终于反应大了点,问道:“是昨天晚上来的那只女鬼?”    “道长也认识她?”这次叶飞真的惊讶了,电影中,可是没有说燕赤霞认识聂小倩啊,靠,难道燕赤霞刚来兰若寺的时候,聂小倩勾引过他,两人有过露水姻缘?叶飞恶意的猜测到,除了这个原因,他还想不到其他合理的原因。    “聂家后人,居然自甘堕落,死不足惜。”燕赤霞似乎跟聂小倩颇为相熟,说出来的话,都是怒其不争的意思更多一些。    “不管小倩的事!”知道关键时刻到了,叶飞赶紧说道:“是老树妖逼她的,她的尸骨葬在了老树妖那里,现在只是被老树妖控制着而已。”    叶飞很想自己说得痛哭流涕,好加点分,打动燕赤霞,但他本来就对聂小倩没什么好感,现在更是只是想利用聂小倩的故事而已,根本就没有真情实感一说,还好,燕赤霞对聂家还有几分好感,听到叶飞的话,已经陷入了沉思,却是没有看出叶飞说话时眼神的闪烁。    “此事当真?”燕赤霞怒声问道,他本来就极其正义,最是看不得那些逼良为娼,为非作歹的事。前几次看到聂小倩,也是看在对方父亲份上,才没有把她打得魂飞魄散,此时听到聂小倩是被老树妖控制了,才做出那迷魂杀人之事,顿时就怒了。    “千真万确。”    “哼,那好,正好我知道老树妖的藏身之处,我们去找到聂小倩的尸骨,把她抢回来,也免得她终日受到老树妖的威胁!”燕赤霞从来都是行动派的,说完,拿起那把大剑,就要往外走了。    “我也一起去!”叶飞没有想到,事情居然那么容易,一时间居然没有反应过来,看到燕赤霞已经打开门了,才记起要跟上去。    “你们去哪?”还没有走出兰若寺,老大文哥就已经赶了过来,挡在门口问道。    “有事要出去,难道还要你批准?”燕赤霞对文哥这个居然会杀自己同伴的人没什么好感,要不是自己放弃了官职,他还会主动捉住文哥,把他们送上官府。当然,现在他没有官职在身,就懒得管文哥他们一行杀人犯了。    “我说过的,三天后才可以出去,要吃的东西我们有!”文哥笑着说道,他也不想跟燕赤霞闹翻,看电影的时候,文哥就知道燕赤霞非常厉害,要是双方打起来,还真的不知结果如何。    “你要阻止我外出?”燕赤霞一提手中的剑,意思很明显,要是文哥敢挡路,他绝对不介意出手。    “呵呵,燕道长说笑了,”看到燕赤霞是玩真的,文哥不敢大意,无法威胁燕赤霞,并不代表无法威胁叶飞啊,说不得就对着叶飞说道:“叶飞兄弟,难道你也要出去,你可要想清楚啊,外面的世界可不是那么好玩的!”文哥说外面的世界的时候,更是刻意用了重音,很显然,他说的,是这部电影世界之外的世界,叶飞听懂了。    “是我要他跟我出去的,你有意见?”燕赤霞也看出了文哥对叶飞的要挟,双眼一瞪,杀气十足的说道。    “哼,”思量再三,文哥还是没有选择跟燕赤霞马上闹翻,要是闹翻了,坤哥和豹哥趁着他跟燕赤霞交手的时候偷袭,那才叫不幸啊!   摆脱了文哥的骚扰,燕赤霞带着叶飞飞速跑到兰若寺后山。全速跑了十几分钟,燕赤霞不等叶飞休息一下,便指着堆满了整个小山沟的坟墓,说道:“就是这里,你看点找找,看看哪个才是聂小倩的金塔!找到后,我们要马上离开,否则找来那只老树妖就不好了。”    “道长,难道没有什么比较快捷方便的手段么?”看着漫山遍野的坟墓,即使是白天,叶飞也有点头痛,他虽然不怎么害怕,但要他亲自掘人家的坟墓,却是不敢的。要是直接找到聂小倩的金塔那还好,但要是翻了别人的坟,却是不怎么好了。    “先找找那些金塔到底在哪吧?”燕赤霞谨慎的看了眼四周,心中隐隐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但始终就是想不清楚,那语气边不怎么和善了,“拿着这个,好好的挖,今天一定要把聂小倩的金塔挖出来!”说着,在叶飞惊讶的目光中,拿出了一把锄头,递给了叶飞。    “原来燕赤霞也是有空间法宝的!”眼中的惊讶,很好的被叶飞藏了起来,此时此刻,低调才是正道,叶飞不想乱说什么,得罪了燕赤霞。接过燕赤霞递过来的锄头,哭丧着脸的到处找起了聂小倩的坟墓。    兰若寺后山这一块何其广大,足有数十亩地大小,这里更是墓碑重重,加起来怕要有上千个墓碑,而且分散开来,让叶飞一时之间也找不到聂小倩的坟墓。    没有丝毫道德心的燕赤霞,正坐在一个墓碑之上苦思着自己到底为何心绪不灵,回过神来看到叶飞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窜,却是怒了,大骂了两声,却是拿出贴身的一道符纸,空中默念咒语,往空中一扔,不待纸符落到地上,便向叶飞喝道:“混小子,跟着纸符走!”    那张纸符也是了得,居然在四周没有丝毫风丝的情况下无风自动,在半空中缓缓的飘着,慢慢向一个颇为偏僻的角落飞去。    “找到了,找到了!”紧跟着纸符的叶飞,看到纸符落在一个墓碑之上,赶紧看看那个墓碑上写着什么,一看,正是聂小倩的墓碑,当下便欣喜的大喊大叫了起来。    “废话少说,快点掘开坟墓,找到金塔!”燕赤霞已经走了过来,看到叶飞居然还没有动手,提醒道。    “是。”叶飞应了声,便活动一下身子,然后就挥动锄头,快速的挖着聂小倩的坟墓。    幸好四周的树木不多,土地并不是很厚实,叶飞挥动了几下锄头,已经把聂小倩的墓碑起了起来,想来很快就会找到聂小倩的金塔。    “该死的老道!居然敢送上门来!”就在叶飞挥汗挖着土地的时候,老树妖那不阴不阳的声音传来,紧接着便是老树妖得意的奸笑,那声音回荡在整个后山之上,让叶飞耳膜阵阵刺痛,隐约间更是觉得头痛欲裂。    “该死,原来是算少了老树妖!”燕赤霞听到老树妖的笑声,终于知道自己为何心绪不灵了。来到这片墓地的时候,燕赤霞就觉得这里的环境很是怪异,偏偏就是找不出有何怪异之处,现在听到老树妖的笑声,才发现,原来不妥之处,就在于四周那些树木。这些树木是伴随着老树妖数百年的参天巨树,虽然没有修成精怪,却是生了灵智,在老树妖妖法的控制下,变成了可以到处移动的活树。在进入这里的时候,燕赤霞就是感觉这里的环境时刻在变化,但却因为那些树木的移动幅度实在太小,让他一时没有看破,此时老树妖出声了,燕赤霞也才发现这些参天巨树的怪异。    “哼,死老道,这次你送羊入虎口,却是怨不得我下手无情了!”老树妖口中虽然说得狠毒,却是一直没有现身,更是没有出手。    “燕道长,老树妖在哪里?”叶飞见老树妖一直没有现身,又没有出手攻击,心中虽然有点害怕,却是认为老树妖只是在虚张声势。    “废话少说,快点挖出聂小倩的金塔,”燕赤霞连手中的利刃都没有拔出来,只是在那里看着叶飞辛苦。    “哦哦。”叶飞不敢违抗燕赤霞的命令,虽然心中也在警惕着老树妖,但挥动锄头的速度却是没有慢下来。    “找到了,”又挖了一会儿,叶飞突然看到一抹黑色,趴下来掏摸了几下,果然是一个金塔,“燕道长,找到了。”小心的把金塔四周的泥土弄开,叶飞拿出金塔,递给了燕赤霞。    “找到就好,那我们快走!”燕赤霞也没看那金塔一眼,听到叶飞说找到了,便向叶飞打个眼色,示意他紧跟着自己。    “道长,不是原路返回么?”手中捧着金塔,紧跟着燕赤霞走的叶飞,看到燕赤霞居然没有走过来的路,好奇的问道。    “哼,那老树妖已经布好了迷阵,你以为刚才那条路还可以走么?”燕赤霞心中恼怒,要不是要来找聂小倩的金塔,又如何会被老树妖算计了,现在进了老树妖的迷阵,想要脱困而出,却不是那么简单了。    “迷阵?”叶飞倒吸了一口冷气,在看电影的时候,好像没有听说过老树妖还有这样的能力啊!不对,好像原电影中的宁采臣跟燕赤霞,也是找到金塔后被老树妖困在森林里的,难道是同一种能力?叶飞皱着眉头回忆道,一想到这里,他就记起来了,燕赤霞好像是用弓箭闯出生天的,“燕道长,你难道就没有破阵的方法?”    “破阵?谈何容易!现在我们是进了老树妖的老巢,想要出去,难了!”燕赤霞没好气的对叶飞说道,心中的怨气,倒是有大半的归到了叶飞身上。    “道长,您不是有一把弓箭的么?用箭支做记号,您说可以不?”听到燕赤霞语气不善,叶飞越加小心了,再次用上了您这个字眼。    “弓箭?你怎么知道我有弓箭的?”听到叶飞居然提到自己那副破邪弓,燕赤霞眼中精芒一闪,转过身来,盯着叶飞双眼问道。    “呵呵,听说的,听说的,”叶飞没想到燕赤霞居然那么大反应,硬着头皮说道。    以燕赤霞的眼力,当然看出了叶飞说得言不由衷了,但看到对方眼神闪烁,知道再问也问不出什么,只好继续赶路了,同时说道:“那把弓箭,可不是那么好用了,箭支更是有限,我可不想用在这里。”    “难道那弓箭还有什么厉害的出处?”叶飞脑海中不知为何冒出了这个念头,这个念头一出,叶飞就想弄清楚那把弓箭到底有什么珍贵之处,但碍着自己跟燕赤霞还没有那么熟,却是不好意思开口。    “说说你们的师门吧,怎么会自相残杀的?”叶飞没有话题,燕赤霞却是有不少问题想问,自从看到叶飞等人后,燕赤霞就感到好奇了,世上居然有这么一群人,明知道兰若寺有妖怪出没,居然还敢留在那里不走!当然,这也不算什么,毕竟世上胆子大的人多了去了。但是,当燕赤霞看到老狗他们的变身的能力后,却是真的惊讶了,他师学渊源,知道时间不少鬼怪神通之道,但对于老狗他们表现出来的能力,却是真的不怎么清楚,趁着现在跟叶飞单独相处,却是厚颜问了出来。    一路跟着燕赤霞走的叶飞,挺高燕赤霞的问题,也是楞了一下,犹豫了一下,才开始组织语言,“我们的师门,很奇怪的,不禁止内斗,只要实力足够高就行,一切都是按照实力说话的,只要能力足够,便可以随意杀戮。”叶飞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主神空间,只好避重就轻,不说师傅什么的,只说主神空间的性质。    “居然还有这样的门派!”燕赤霞也被叶飞所说的话给吓住了,居然不禁门人内斗?该不会是魔门弟子吧?燕赤霞看了眼叶飞,心中杀机一动,但看到叶飞并没有多大的恶念,最终还是没说什么,“小心,不要被那些大树给缠住了。”眼见四周无数树枝向叶飞捉去,燕赤霞赶紧提醒道。    老树妖的这个迷阵也是有几分真材实料的,他本来就是老树成妖,在这个森林里完成就是一个王者,整个森林都在他的监视之下。而四周的那些参天大树,更是跟着他混了几百年的小妖精,也拥有一些微末的法力,在老树妖的调控之下,即使是实力强悍如燕赤霞,一旦入阵,要想毫发不损的出阵,那也是难比上天。    “天地无极,乾坤借法!”眼看四周蔓延的树枝越来越多,燕赤霞终于忍不住出手了,对准树枝茂密之处,便是一轮轰击,看他那架势,是想要这些小树精的老命了。    燕赤霞一出手,四周的大树,顿时无风自动,那翠绿茂密的树叶沙沙作响,在燕赤霞的攻击下,终于害怕了。    “哼,”看到四周的树枝胆怯的向后退开燕赤霞心中稍定,但看着那些一直不退走的参天巨树,却是没有办法。即使燕赤霞怎么厉害,也就是一个凡人,法力终究有限,此间参天大树无数,燕赤霞想要杀死那些小树精,也是杀不胜杀,完全就是浪费法力之举。或许不等燕赤霞完全杀死这里的树精,就要筋疲力尽,脱力而死了。    “燕道长,您法力高深,可不可以收小子为徒,好让小子有几分自救的能力?”看到燕赤霞那威力惊人的法术,叶飞眼红的问道。    “哼,”叶飞不说还好,一听到叶飞的话,燕赤霞更是不看好叶飞了,说道:“你知道门派之间,最忌的是什么吗?就是叛出师门!你想叛出师门没有问题,但你千万不要想拜在我门下,我可不想收你这样一个不忠不孝之徒。”    “道长误会了,”此时的叶飞,却是郁闷了,自己编了一个门派的借口骗燕赤霞帮自己的忙,没想到居然成为自己拜对方为师的鸿沟,顿时苦闷不已,但为了自己的小命,叶飞也只好继续往下编了,“我们的门派,从来是没有师傅教授的,一切的本领,都是各自在外面学到的。”    “哼,我们师门重典,却是不可以轻易传授给外人!”燕赤霞懒得理叶飞的借口,随意就找到借口拒绝叶飞了,你们师门不重视门派的秘密,我们可重视了。    叶飞有心再说点什么,但看到燕赤霞瞪了自己一眼,明显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了,想到对方帮助自己找到聂小倩的金塔,已经是恩重如山了,最终还是放弃了拜燕赤霞为师的念头。   “停。”走着走着,燕赤霞猛地大喊道,却是燕赤霞走了那么久,居然发现自己仍然只是在原地踏步,心中的不详预感越加的强烈了。    “道长,什么事?”叶飞虽然在心中抱怨走了那么久都没有走出树林,但当着燕赤霞的面,却是很好的收敛起了眼中的抱怨。    “天地无极,乾坤借法!”燕赤霞右手一转,对着一棵老树就是一记法术轰了过去,直接把那颗大树打得粉身碎骨。看到那大树碎得不能再碎了,燕赤霞才满意的点头,吩咐道,“跟紧了,要是跟不上我,我可没时间回头找你!”说完这句话,燕赤霞突然加快了速度,从刚才的慢走变成了小跑。    “靠!”叶飞心中暗骂燕赤霞不地道,但也不能多说什么,咬咬牙,不顾走了那么久,身体早就疲乏的事实,硬是跟上了燕赤霞。    “死老妖,你不让我好过,我也不让你好活!般若波罗密!”又走了一段路,燕赤霞的耐心终于用完了,不顾叶飞惊诧的眼神,拿出电影中那把大弓,在箭壶中拿出一支利箭,弯腰把大弓瞬间张开,一声咒语过后,那利箭顿时快若流星的射向了一颗大树。    “啊……”被射中的大树,居然发出一声人类般的惨叫,被射中的地方,居然缓缓升起几丝火苗,慢慢的变成一团烈火。    “哼,走!”燕赤霞看了眼那被烧着的大树,捏指一算,然后便从燃烧的大树身边走过,一路势如破竹。    “道长,不是说这些树精杀不胜杀的吗?”叶飞看到燕赤霞在剿灭四周的大树,奇怪的问道。双眼却是紧盯着那把大弓,却见那把弓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做的,黑黝黝的弓身上,散发着一丝让叶飞畏惧的气势。    “哼,破邪箭一出,神鬼退避!那些道行低微的树精是没有办法靠近破邪箭方圆百米的,只要射杀几只树精便可脱身而出,不用把所有树精全部杀死。”燕赤霞虽然肉痛破邪箭的消耗,但在叶飞面前,却是有意卖弄的说道。    “破邪箭?”叶飞看了眼那壶箭支,心中却是在琢磨怎么才可以顺走对方的东西。    “这边,不要走神了!”燕赤霞要是知道叶飞居然敢琢磨自己的宝贝,说不得就顺手把叶飞给宰了,还好叶飞虽然贪心,却还没有被那破邪箭迷得神魂颠倒,还保持着理智,在燕赤霞面前没露出什么破绽来。    “哦。”被燕赤霞提醒的叶飞,心中一惊,把破邪箭的事放到了一边,今天要是不能走出这个迷阵,那以后都不用想破邪箭了!    两人沿着一条空出来的小路,快速的向前奔跑着,两人对隐藏在不知何处的老树妖十分忌惮,此时只是一心想要逃跑。    “死老道,想走,没那么容易!”老树妖那讨厌的声音,再度传来,这一次,不单是老树妖的声音传来,四周的树木,更是延伸过来了不少的树枝,那些树枝粗大异常,最细的都有叶飞的手臂粗细,打的甚至比叶飞的腰身还粗。    “哼,还是逃不掉!”就在叶飞头皮发麻的看着那些树枝的时候,燕赤霞却是冷静了下来。对然这些树枝众多,但对燕赤霞来说,却没多大的威胁。只见燕赤霞拿出几张足有二三十厘米长的,用朱砂写满了咒语的纸符,然后口中默念了几句,那几张纸符,却是突然间光芒大放,逐渐形成了一个光亮的圆形,把叶飞和燕赤霞都包围了在里面。    “小心跟着,不要离开了这个圈子,不然我也很难救得了你!”燕赤霞脸色苍白了一些,不知道是不是这个保护圈耗费了他太多的能量。    “哦!”虽然已经非常的疲惫,但此时性命攸关,轮不到叶飞不上心,还好燕赤霞可能也有些累了,这次赶路速度却是没有太快,让身心疲惫的叶飞勉强跟住了。    四周的粗大树枝,虽然无法穿过保护圈攻击里面的人,但却是没有放弃过骚扰的动作,紧跟着叶飞和燕赤霞两人,时刻变成一粗大树干挡在两人之前,还好保护圈还是计较贴心的,会随着燕赤霞的跑动略作变形,始终没有把叶飞给抛弃了。    “般若波罗密!”停停走走,这已经是燕赤霞射出的第四支破魔箭,连续几支破魔箭射出,叶飞两人已经看到了兰若寺的影子,只要再走一段路,便可以到达兰若寺,到时候便可以脱离这些该死的大树的纠缠了。    叶飞和燕赤霞两人此时的状态都不是很好,均是脸色苍白,一个是用力过度,有点脱力了,而燕赤霞却是法力耗费太过,恢复跟不上消耗了。    “道长,防御圈……”停在一边略作歇息的燕赤霞两人,喝了点水,正要继续赶路,但叶飞却看到那防御圈居然由亮金色慢慢变成白色,而且还若隐若现的,似乎随时都有罢工的意思,不由得说道。    “哼,我法力支持不了那么久了,要是再走不出这个迷阵,就有被老树妖捉住的可能了。”燕赤霞脸色铁青的说道,心中暗骂自己不应该趟这趟浑水,弄得自己进退不得。    听到燕赤霞这么一说,叶飞却是有点害怕了,从空间戒指中拿出那些买来的符纸,时刻做好防御圈破掉的准备。    “是太清门下的符纸?这些符纸你在哪里得到的?”匆忙间看到叶飞手中的符纸的燕赤霞,瞪大了双眼,惊讶的问道。    “太清门下?”叶飞不太清楚什么是太清门下,乖乖的答道。    “有这好东西也不早说!”燕赤霞瞪了叶飞一眼,却是拿出一个罗盘,说道,“把你的符纸给我!”接过叶飞的符纸,燕赤霞念到:“天地无极,乾坤借法!”    随着燕赤霞的咒语落下,那罗盘上,居然出现了一个指针的虚影,那虚影也有趣,一出来先是不断的打转,过了一会才停了下来,直指西方的位置。    “出路在这边,走!”指针一停,燕赤霞便收起了破邪弓箭,捧着罗盘就走了。说来也奇怪,自从燕赤霞的罗盘出现以后,四周的树枝,居然不再发难,远远的避开了这个罗盘,任由燕赤霞向前走去。    “该死的老道士,居然让我损兵折将!”燕赤霞和叶飞正亡命飞奔的时候,老树妖这里,却也是一片惨淡的样子。昨天晚上偷袭兰若寺不成,还受了一点小伤,这也不是什么大事,但让老树妖无法接受的是,自己的小弟,那些女鬼,居然被兰若寺一众人杀了不少,这就真的让老树妖火了。    要知道,老树妖手下的女鬼,就是那些埋葬在兰若寺后山里面的那些人来的,人数有限的很啊!这一次损失惨重了,要想补回来,就要很长时间了!想到自己可能很长一段时间内没有手下使唤,老树妖就心痛了,他还要依靠那些女鬼去帮他勾引男人呢。    心中恼火的老树妖,正盘算着该怎么报仇的时候,居然发现叶飞胆敢过来挖金塔,心中的恼火就更盛了,看到对方挖的是小倩的金塔,便什么也没问,拿着自己那鬼蛇鞭狠狠的把聂小倩收拾了一顿。可怜聂小倩什么都不知道,便被老树妖教训了一顿,被打得全身血肉模糊的。还好,她只是一只女鬼,只要消耗些法力就可以复原。    “小倩,为什么他们回来拿你的金塔?”收拾完聂小倩,老树妖才慢条斯理的问道,反正燕赤霞他们入了他的迷阵,一时半会不可能逃得出来。    “小俾不知道啊,冤枉啊!”聂小倩也是奇怪怎么叶飞会来挖自己的金塔,想到自己昨晚还跟对方冲突来着,现在却被老树妖当成是叶飞的同伙一顿好打,说是没有怨恨,那是假的,想到自己凄惨之处,更是哭了出来,一张倾国倾城的小脸,瞬间变色,让人看到了都心痛。    不过老树妖可不是人来着,看到聂小倩痛哭流涕的样子,没有丝毫心痛,淡淡的吩咐道:“那好,那你去收拾那两个人类吧!”    “姥姥,现在是白天!”听到老树妖的话,聂小倩一阵错愕,她只是一个法力低微的小鬼,哪里有能力在白天现身?要是现在出去,不用燕赤霞出手,那日光,就可以照得聂小倩生不如死了,当然,最可能的情况是当场被日光照得魂飞魄散。    “哼,姥姥自有手段,你去便可以了。”老树妖冷哼一声,说道。与此同时,燕赤霞他们四周的大树突然疯狂的生长了起来。    “怎么回事?”看着眼前着逆天的事,叶飞不知所措的问道,看到女鬼啊什么的,他都可以当作什么什么都没发生,甚至可以更他们拼命,但看到眼前这违反大自然的一幕,叶飞却是怕了。    “哼,老树妖用法力催生这些大树,看来是想现身了。”    “老树妖现身?那我们不是死定了?”听到燕赤霞说老树妖居然想现身收拾自己两人,叶飞浑身发寒,昨天晚上众多强者联手,都没有收拾得了老树妖,现在只有燕赤霞一人,那不是更不可能打得过老树妖。    “他要是敢现身,我都是更欢喜了,妖怪白日现身,浑身法力可以发挥出三成那就是顶天了,如果老树妖敢出现,我倒是不介意顺手收拾了他。”燕赤霞大言不惭的说道,他自己知自己事,法力损耗眼中,老树妖莫说有三成法力了,只要有一成法力,都够收拾他的了、不过他看死老树妖绝对不敢现身,才敢这么说。    在叶飞和燕赤霞说话的时候,四周的大树终于停止了生长,但此时,四周的大树已经生长得遮天蔽日,把日光完全挡在了大树之外。    “老道士受死!”一声惨厉的叫声后,聂小倩出现在树林之中,手中拿着一把从所未见的利剑,对着燕赤霞就是一剑挥出。不知道是不是叶飞自己的错觉,这一次看到聂小倩后,叶飞居然发现聂小倩的能力真的弱了很多,那一剑的威势,居然连叶飞都感觉不到威胁。    “不知所谓!”燕赤霞双手一挥,连剑也没有拔出来,就挡住了聂小倩的攻击,“我们是来救你的,还不收手!”    “姥姥正在后面看着,你们想办法走吧!”聂小倩看到对方是来挖自己的金塔的,哪里不知道对方是想带自己走,但姥姥就在自己身后看着,要是自己不尽力而为,或者大家今天都要留在这里。    “哼,回到金塔!”燕赤霞惨淡一笑,命令道。    “道长……”    “快回金塔啊!”燕赤霞已经开始施法,手中不断的捏动,头上冷汗直冒。    聂小倩看到这一幕,咬咬牙,还是回到了自己的金塔,却小心的放出自己的神识,一直留意着四周的变化。    “好你个聂小倩,果然像背叛我!”姥姥看到聂小倩回到了自己的金塔,哪里能不明白聂小倩的心思,说不得就要现身而出,把燕赤霞一行人全部留在这里了。    “死老妖,今天要你的命!”燕赤霞一声暴喝,那把硕大的巨剑,在老树妖出现的那一刹那,终于离鞘而出,燕赤霞一剑挥出,带出一股恐怖之极的威势,划破了空间向老树妖砍去。    老树妖没想到燕赤霞一来就是拼命的打法,落后一步的他,还没来得及运足法力,就被燕赤霞打了个正着。    “天地无极,乾坤借法!”打中了老树妖,燕赤霞紧随而上,双掌早已金光四溢,这一掌要是印中了老树妖,不死也要他脱层皮!    老树妖活了上千年,怎么可能没有几分保命的手段,虽然被燕赤霞的剑砍得倒飞而去,受伤不浅,但终究法力比燕赤霞深厚,在如此危急的时候,居然临危不乱,在燕赤霞打到自己之前,全身变成一段树木,一下子连接到地面上。    轰一声巨响,燕赤霞最终还是一掌打在了那段树木上,却见那段树木被打得木屑四散,从中断开了两截,“空心树!槽糕,还是被老树妖逃掉了!”说完这句话,燕赤霞却是软倒在地了。    “道长,你没事吧?”看到燕赤霞倒地,叶飞急忙跑了过来,着急的问道。燕赤霞可是他保命的家伙啊!要是燕赤霞挂了,他也是离死不远了。    “快,快带我会兰若寺……”只来得及说完这句话,燕赤霞头一歪,却是晕了过去。    “还好,只是晕倒了,”叶飞庆幸的想到,却是不敢怠慢,把燕赤霞背到背上,向已经看到影子的兰若寺奔去。

⊙投稿邮箱:2022588568@qq.com(欢迎您原创投稿)

回复“早安”,每天送您一份好心情

早读:守好心,走好路

↓↓↓ 点击"阅读原文" 【查看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