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热文

大姨妈期间忍不住亲热了,后果这么惊人!

 

大姨妈期间忍不住亲热了,后果这么惊人!

 

     非烟从昏睡中惊醒,发现自己睡在陌生房间。

  

  身体的异样很明显,空气中残留着的暧昧气息,散落一地的衣服,似乎,都在暗示着什么……猛然从床上坐起,顾非烟低头看向布满红痕的身体,俏丽的小脸一片惨白。

  

  记忆回归,昨夜男人粗重的喘息和用力的爱抚一一闪过脑海,让宿醉的她脑袋剧痛无比。

  

  她竟然,糊里糊涂地和一个男人做了!

  

  那人……是谁?

  

  僵硬地朝身侧看去,入目是男人精致冷峻、英气勃发的脸,他无疑是英俊的,可顾非烟却惊得心脏骤停,不敢置信地瞪大杏眸,只觉得脑子又被雷狠狠劈了一记!

  

  战墨辰……

  

  怎么会是他?!

  

  呵……一觉醒来和姐姐的未婚夫躺在一张床上,还能有比这更糟糕的事情吗?!

  

  如果可以选择,她情愿是和祈远白……

  

  “砰砰砰!”

  

  顾非烟还没想出个究竟,房门便被人砸得震天响,她清冷的杏眸看向门口,听到有人在门外大喊,“开门,警察查房!”

  

  还有警犬凶猛的吠声。

  

  警察?

  

  顾非烟的心猛地一沉。

  

  “嘭!”

  

  下一刻,房门被用力撞开,拿着枪的警察冲进房间,黑漆漆的枪口对准了顾非烟,鱼贯而入的记者犹如嗅到鱼腥味的猫,扛着摄像机冲到床边,话筒几乎戳到顾非烟的脸上。

  

  “顾二小姐,请问您是因为和顾家闹翻,经济拮据,为了继续维持酒醉金迷的生活,所以才会选择在天宫卖淫吗?”

  

  “您和祁少昨天才刚刚订婚,您这样做对得起祁少吗?”

  

  “如果祁家选择退婚,您会选择和平退婚,还是会像纠缠战少一般,纠缠祁少?”

  

  “……”

  

  “汪,汪汪!”

  

  足有半人高的警犬尖牙森森,狂吠着,牙齿和利爪撕咬着顾非烟盖在身上的被子,力气之大,吓得她面色惨白,只能死死抓紧被子,纤细白皙的手指因为太用力而泛出青白之色。

  

  顾非烟满心绝望,像是被抛弃在最荒芜的冷夜。

  

  被子下的她一丝不挂,身上到处都是昨夜留下的疯狂痕迹,她知道自己绝对不能松手,一松手,明天的头版头条肯定是她的裸照!

  

  并且,还是最不堪入目的那种!

  

  见到这一幕,在场的男人眼中却都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顾家二小姐虽然水性杨花、声名狼藉,据说还因为私生活极度混乱而染上了严重的妇科病,可是她巴掌大的小脸清丽绝美,身材凹凸有致,肌肤白皙如雪,饱饱眼福还是很让人期待的!

  

  拉着警犬的警察,悄悄松开了牵引绳……

  

  警犬咆哮着朝床上猛扑,被子被抢走,顾非烟失声尖叫,条件反射般将自己缩成一团,背对着众人。

  

  “快拍!”

  

  记者们眼冒绿光,顾非烟却绝望无比!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顾非烟恨不得去死的时候,一道高大颀长的身影从床上一跃而起,抬脚狠狠踹飞狂吠着的警犬,扯过轻飘飘的床单将她颤抖的身体紧紧裹住。

  

  前后不超过一秒,众人只隐隐看到顾非烟被黑色长发遮盖的雪白后背,便再没了细看的机会。

  

  顾非烟扯着床单瑟瑟发抖,转眸看去,对上一双蕴藏着无尽冷意的幽深凤眸。

  

  战墨辰……

  

  他居然会保护她?

  

  他最讨厌的人,不就是她吗?

  

  顾非烟满心复杂,战墨辰却已经淡淡移开视线,看向众人。

  

  “战,战少……”

  

  在场的人都惊呆了,万万没想到这次“集体行动”,抓到的不止臭名昭著的顾非烟,居然还有令黑白两道闻风丧胆的战少,战墨辰!

  

  “给我滚出去!马上!”战墨辰低沉的声音响起,犹如从地狱吹来的风,冷得刺骨。

  

  死寂一般的安静。

  

  最懂趋利避害的人先反应过来,忙不迭地准备离开,其他人愣了愣也打算撤离,然而……就在这时,一道清甜的声音响起,带着满满的伤心和不敢置信,将众人都堵在房中。

  

  “小烟,你……你怎么能勾引姐夫?!我知道你恨我,可……这样,你以后怎么做人?”

  

  穿着一袭白色长裙的顾明珠走进房间,飘然如仙,她脸色苍白,一双美目失望痛心地看着床上的人,身体摇摇欲坠,让人揪心。

  

  “明珠,小心!”跟在顾明珠身后的祈远白连忙扶住她的肩膀,冷淡地瞥了床上蜷缩成一团的顾非烟一眼,嫌恶开口,“她本来就不是自爱的人,你还为她担心什么?”

  

  “墨辰,你……真的和她发生了关系吗?”顾明珠挣开祈远白的手,直直地看向战墨辰,泪盈于睫,“如果这样,为了妹妹的名声……你是不是会跟我取消婚约?”

  

  战墨辰冷眸如冰。

  

  回想昨夜的一切,他剑眉紧皱,可是,却无法反驳。

  

  只是……

  

  他淡淡开口,“婚约不会取消。”

  

  “你不对她负责,那妹妹怎么办?”顾明珠痛苦摇头。

  

  “这些年和她鬼混过的男人还少吗?”祈远白愤怒不已,温润的面容气得扭曲起来,“如果每个上过她的男人都要对她负责,那她不知道得结婚多少次!取消婚约?要取消婚约的人是我!我绝不会娶这个水性杨花,人尽可夫的恶心女人!”

  

  “就是,这又不是顾大小姐您的错……”

  

  “顾非烟的花边新闻就没有断过,顾大小姐您何必自责?”

  

  “昨天才跟祁少订婚,今天就红杏出墙!被退婚,活该!”

  

  “……”

  

  一道道声音,像是一根根尖刺,顾非烟的心被扎得千疮百孔,鲜血淋漓。

  

  痛吗?

  

  痛!

  

  这种精神上的凌迟,比身体的疼痛要强烈一百倍,一千倍!可是,被逼到无路可退,在人生中最狼狈、比发臭的烂泥还要不堪的此刻,她的心里却蓦地生出一股孤勇!

  

  “想跟我取消婚约?可以啊。”顾非烟裹着被单从床上缓缓坐起,她唇角微翘,妩媚的杏眸含着清淡而嘲讽的笑意,看向祈远白,“相比祁少两分钟就解决战斗的短小软,还是姐夫的滋味更好呢……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哦……充电五分钟,持久两小时,姐夫真的很厉害呢!”

  

  话音一落,顾非烟拉过刚套上长裤的战墨辰,吻了上去。


  “非烟,你疯了!”

  

  战墨辰将顾非烟狠狠推开,抬手擦去唇上的湿润,眼神沉冷,冷峻的脸上是显而易见的厌恶。

  

  顾非烟重重跌在床上,疼得倒吸一口冷气,却在笑。

  

  “对呀,我疯了。”她的声音很轻,轻得像是一阵快要散去的轻烟,“如果我没疯,怎么会爬自己姐夫的床,还做了这么多次,是因为太舒服吗?”

  

  “闭嘴!”战墨辰一声冷喝。

  

  昨夜的事,是他最不想听到的!

  

  凌厉的眼神倏地暗沉,他伸手掐住顾非烟的喉咙,眸光如最锋利的刀尖射向她,“你再多说一句,我让你活不过今天!”

  

  “咳咳咳……”

  

  空气渐渐变得稀薄,顾非烟面色涨红,剧烈地咳嗽起来。

  

  就算如此,她妩媚的杏眸依旧笑着,不惧不怕地看着战墨辰,大有一副他就算掐死她,她也懒得反抗的破罐子破摔。

  

  手上不断用力,战墨辰心里生出一股无法阻止的暴戾。

  

  只差一点,掌下纤细白嫩的脖子真的会被捏碎,可是……顾非烟这认命的样子,却让他忽地想起昨晚她在他身下哭喊着求饶,只把嗓子都喊哑了的模样。

  

  心里的邪火,越发狂躁。

  

  “墨辰,不要!”一声惊呼,顾明珠急着朝床边走,可是走了一两步便用手轻轻压住胸口,面色痛楚。

  

  “明珠,你有心脏病,不要着急!”祈远白面色焦急,冲着顾非烟怒吼,“你现在满意了吧?把明珠气死,以后整个顾家都是你的了,再没人占着你顾家大小姐的名头了!”

  

  战墨辰眉头紧皱。

  

  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

  

  松开钳制着顾非烟的大掌,他动作快速地穿上衣服,心急地将顾明珠打横抱起便朝门口冲去,担心顾明珠的祈远白狠狠瞪了顾非烟一眼,连忙跟上。

  

  偌大的房间,很快人去楼空。

  

  顾非烟倒在床上,大口大口呼吸着,因为窒息而刺疼的肺部慢慢缓过来,她眼中的笑意却宛如寂寥烟花,在夜色般黑浓的瞳孔中渐渐变冷,最后消失不见。

  

  顾明珠会被气死?

  

  今天的这一切,不都在她的计划之中吗?

  

  昨天,是她和祈远白的订婚宴。

  

  想到顾明珠笑盈盈递过来的那杯酒,顾非烟什么都懂了。为了算计她,顾明珠居然连青梅竹马的战墨辰都舍得,也真是有魄力!

  

  订婚第二天就勾引姐夫,这么大的罪名简直让人唾弃……更何况,顾明珠被气得心脏病发,这更是原罪!

  

  这一次,顾家那对慈祥的父母,会是什么反应呢?

  

  上次,他们便说她要是再惹出什么丢脸的事,再恶意针对顾明珠,就算她才是他们的亲生女儿而顾明珠只是养女,他们也绝对会把她赶出顾家,不让她的存在成为顾家的污点。

  

  ……

  

  回到顾家,刚走进客厅,顾非烟便听到一声怒吼。

  

  “顾非烟,你还有脸回来!”

  

  一道黑影朝着顾非烟砸来,她闪身避开,烟灰缸在地上摔得支离破碎,紧跟而来的遥控器却没能躲过,砸在额角,闷闷的疼。

  

  顾非烟看着坐在沙发上,三堂会审般的顾建国和朱琴仙,唇角扯起自嘲的弧度。

  

  早知道,她没有辩解的机会。

  

  “你给我跪下!”

 

  建国一脚将浑身酸痛无力的顾非烟踹到地上,蒲扇般的巴掌一下一下打在她脸上、身上,恶狠狠的,不像是教女,倒像是对着仇人。

  

  “你这个孽障,因为你,我们顾家成为了京城的笑话!”

  

  顾非烟白净的脸红肿起来。

  

  她咬着唇,一声不吭。

  

  优雅的朱琴仙冷眼看着,凉凉说道,“建国,等下就召开新闻发布会和她解除亲子关系!贫民区长大的人,怎么也改不了底层人的恶习,她十五岁那年,我们就不应该接她回来!”

  

  “不行!”顾建国眼神闪烁,“先带这个孽女去战家道歉,然后去医院给明珠守夜,把这事给圆过去!我们顾家,绝对不能再落人话柄,说什么姐妹争夺一夫!”

  

  道歉?

  

  道歉了,岂不是让她这个被害者承认,她才是做错事的人?

  

  顾非烟心里涌出一股悲凉的感觉。

  

  以前她“做错”了什么事,顾明珠就会扮演善良温柔的大姐姐,劝她道歉,说只要她承认了错误,顾建国和朱琴仙就不会再生气,其他人也不会再追究……

  

  她那时什么都不懂,傻傻的照做了,为自己没有偷过的钱道歉,为自己没有打过的人道歉……为很多没有做过的事情道歉……

  

  她以为她隐忍委屈,就能海阔天空。

  

  可是,她得到了什么?

  

  她只换来顾建国和朱琴仙越来越深的厌恶,还有她名扬京城的臭名。

  

  这一次,她不会再犯傻!

  

  也不想!

  

  “我不会去战家,更不会跟顾明珠道歉,除非我死!”

  

  “那你就去死,让战家消气!”顾建国暴怒大吼,“反正顾家的脸都快被你丢光了,你不死,我也要弄死你!”

  

  战家,那可是他怎么都不敢得罪的存在!

  

  如果死一个顾非烟能让战家消气,他求之不得!

  

  ……

  

  顾非烟被顾建国押着去战家道歉,连给她换一身衣服的时间都没留。

  

  坐在车上,酸痛的身体让她想起了昨夜男人的疯狂。

  

  还有,他那犹如修罗一般冰冷沉郁的眼神,他有力的大手掐住她的脖子,她毫不怀疑他会把她掐死……如果不是顾明珠突然心脏病发,她现在已经是尸体一具了吧?

  

  死亡……

  

  真不是那么让人惧怕的事情。

  

  到了战家门口,门卫压根没让顾家的车子进入,只说老爷夫人不在家。顾建国好说歹说也没用,最后只能调转车头朝医院开,满心火气自然又发泄到顾非烟的身上。

  

  到了医院,顾非烟被顾建国扯得踉踉跄跄,提线木偶一般跟在他的身后,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

  

  走着走着,她突然看到一道高大挺拔的身影。

  

  是他!

  

  心脏猛然绞痛,顾非烟垂下眼帘。

  

  “战少,您是过来看明珠的吗?”顾建国惊喜地走到战墨辰身边,小心地说道,“昨天晚上的事情真是对不起,我让这孽女给您道歉!”

  

  说完,狠狠一扯顾非烟,“还不给战少道歉?!”

  

  淬不及防,顾非烟被扯得狠狠跌在地上,她狼狈抬头,对上一双犹如深潭般的漆黑凤眸。


  高高在上,她卑微如泥。

  

  真是难以想象,一个星期之前的她竟然有一腔热血,敢追着、缠着这样的一个男人,一心一意愿意为他燃烧自己,愿意为他做任何事情。

  

  无知者无畏,那时候的她真是愚蠢又天真。

  

  顾非烟自嘲。

  

  “还不道歉?”顾建国狠狠一巴掌拍在顾非烟头上,只将她打得眼前发黑,他卑微地对着战墨辰道歉,“我们顾家真是家门不幸,出了这么一个孽女,居然敢勾引战少您,战少您千万不要和她计较……”

  

  “不,我不会道歉,也没人有资格替我道歉!”

  

  摇摇晃晃的,顾非烟站起身,一双清幽的眼睛倔强看向战墨辰。

  

  她明明狼狈得不成样子,脸肿着,头发凌乱,可是她一双大大的杏眸干净又黑亮,不仅让人忽视了她此刻的狼狈,还让人觉得她清爽剔透,宛如冰雪。

  

  “我是你老子,我没有资格,谁有资格?!你个孽障,你就是这么回报我的养育之恩的?!你道不道歉?不道歉,我打死你!”

  

  顾非烟不听话,还拆台,顾建国气得对她拳打脚踢,恨不得把她打死。

  

  “够了!”战墨辰剑眉皱得更紧,冷声出口。

  

  顾非烟仰起头,觉得有些意外,难道……战墨辰会为她说话?

  

  “什么?”顾建国愣住。

  

  扬起的手,还挥在半空中。

  

  “明珠在里面休息,你们不要吵到她。”战墨辰冷冷看了顾非烟一眼,声音冷得刺骨,“还有,如果不是心甘情愿的道歉,我不接受,明珠也不会接受!”

  

  “没有做过的事情,我再也不会道歉,哪怕死!”顾非烟心一冷,迎上战墨辰的视线,眼中不再有迷恋,也没有热情,有的只是冷如死寂一般的灰。

  

  死?

  

  说得轻巧。

  

  唇角勾起冷漠的弧度,战墨辰深深看了顾非烟一眼,越过她,大步离开。

  

  身后,传来顾建国教训顾非烟的声音。

  

  “你这个贱人,在战少面前这么不知好歹,你要上天吗?”

  

  “把你姐姐气得住院,你怎么这么恶毒?”

  

  “……”

  

  走到电梯门口,身后的咒骂声还不断传来,只是,没有女人的声音。

  

  终于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当战墨辰看到那个扶着墙站立,摇摇欲坠的纤细身影,心里忽的涌上一股烦躁的,难以言说的情绪。

  

  她怎么不为自己辩解?

  

  没有能力还这么倔强逞能,只会两败俱伤,她难道不知道?

  

  全天下的人都说顾非烟是一个放浪不堪的女人,因为嫉妒姐姐而故意学坏,想要以此吸引父母的注意力……他曾经也那么以为,可是昨晚那荒唐的一夜,让他知道,她是第一次。

  

  她很干净。

  

  干净得那般青涩。

  

  ……

  

  顾非烟从昏睡中醒来,窗外的天色已经擦黑,街灯亮起。

  

  感觉一直被人盯着,顾非烟抬起头,正对上顾明珠沉沉的视线,也不知道她盯着她看了多久。

  

  四目相对,顾明珠先是一怔,转而眼中浮现一层淡淡的戏谑笑意。

  

  “你总算醒了,我还以为你会睡到天亮呢。”顾明珠莞尔一笑,“是爸爸让你守着我的吧?你自己可没有那么好心。”


  “然呢?”

  

  “看来你今天真的很不容易……坐在沙发上都能睡着,比我家豆豆还不如,还真是不挑地方。”

  

  豆豆,是顾明珠养的狗,挑食也挑床。

  

  “顾大小姐比狗强,我自愧不如。”

  

  “真是一如既往的牙尖嘴利。”顾明珠气急反笑,“我跟你一个水性杨花、不自爱的女人说什么,真是自降身份!”

  

  “我才睡了姐夫,也没力气和你吵。”顾非烟唇角微翘,“对了,你还没有跟姐夫做过吧?说起来,我竟然是他第一个女人,哈哈……真是赚了!谢谢姐姐!”

  

  “你……”顾明珠气得发抖,恨不得撕碎顾非烟的嘴。

  

  他们的确没有做过。

  

  战墨辰是她深爱的男人,可她矜持自爱,跟战墨辰说会在新婚之夜把自己交给他,那个清冷自制的男人也很尊重她,为她拒绝一切诱惑,洁身自好。

  

  为了给顾非烟致命一击,她不得不忍着恶心设计这个局,这事,她想想就觉得不甘心!

  

  好在战墨辰自律又清冷,对她更是深爱,睡了顾非烟这样的残花败柳肯定只有恶心的份,她并不需要担心顾非烟抢走战墨辰的心。

  

  “你以为你真赚了吗?墨辰差点把你掐死,发生了这样的丑事,顾家也再容不下你!”

  

  “你想要的不就是这个吗?让我身败名裂,你好鸠占鹊巢。为了害我,你不仅找来那么多记者,居然还找来了警察……顾明珠,你就不怕玩火自焚吗?”

  

  “你以为我跟你一样傻?”顾明珠掩唇而笑,感觉自己扳回一城,“那些警察和记者,只是披着一层皮的小混混……只要有墨辰在,什么消息都流不出去,我干嘛花大价钱去请真的呢?能达到目的就行,你说是不是?”

  

  顾非烟眼眸一冷。

  

  她没想到,顾明珠居然无耻到了这种程度。

  

  “不过……”顾明珠有些失望地说道,“你说,那条狗怎么就没把你的被子给扯下来呢?让在场的男人好好看一看,你顾非烟被那么多人睡过的身体有多诱人,不是吗?”

  

  “扯了,是我姐夫护住了我。一日夫妻百日恩,他总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他的女人被别人看光吧?男人啊,也是要面子的。”

  

  “顾非烟,你闭嘴!”顾明珠面容扭曲,气得不行。

  

  她无法容忍,顾非烟一次又一次的提及战墨辰。

  

  那是她的男人!

  

  顾明珠眼中满是阴狠,“你做出这么无耻的事情,不仅差点影响我和墨辰的感情,祁家也会和你退婚……你没了任何利用价值,你觉得爸爸会饶了你吗?!等你四面楚歌的时候,我看你会不会跪着求我!”

  

  “求你?我死都不会求你!”

  

  “是吗?如果不是为了给沈家那个老不死的凑手术费,你会答应和祈远白订婚?现在婚约取消,你觉得爸爸还会给你钱吗?你不求我,还能求谁?”

  

  “顾明珠,那也是你奶奶!你……居然用她来要挟我?”顾非烟猛地起身,气得一个耳光甩在顾明珠的脸上。

  

  就在这时,门,被狠狠踹开。


未完待续……


大姨妈期间忍不住亲热了,后果这么惊人!

点击“阅读原文”开启精彩序章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