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热文

女婿陪女儿回门,看见丈母娘却掉头就走,一问才知道……

女婿陪女儿回门,看见丈母娘却掉头就走,一问才知道……

第1章 一个人的婚姻

深秋的夜晚,瓢泼雨下。

纪晚跪在顾家别墅的大门外,雨水将她的衣服淋透了,她却只是不断地将头磕在冰冷的水泥地面上,“咚咚“作响,不一会儿,那原本光洁的额头就破了皮,渗出鲜红的血来,被雨水一洗,鼻端满是血腥味儿!

“以勋,求求你,借给我五十万,我爸在医院等着做手术,如果没有这个钱,他会死的!”

“死?不过是他的报应!”站在台阶上的男人撑着一把大黑伞,伞下那张足以吸引无数女人为之疯狂的俊脸上浮起一抹无情的嘲讽:“要不是他在我和蔓蔓结婚前耍阴谋将蔓蔓送去了国外,我怎么可能会被迫娶了你?”

纪晚的脸色瞬间变得更加惨白。

十年前,她去旅游,不幸遭遇地震,差点死掉,是顾以勋救了她,从此,她便对顾以勋情根深种!

她知道顾以勋喜欢的人是黄诗蔓,可是那个女人,喜欢的却只是顾少夫人的位置和顾家的钱财。

三年前,黄诗蔓也是拿了顾父给的一千万才离开了顾以勋。

结婚前新娘失踪,对顾以勋来说,是很大的羞辱和打击,她不想看到他难受,所以,她穿上婚纱,嫁给了顾以勋。

她以为总有一天,顾以勋会明白她对他的深情。

可事实上,顾以勋却将黄诗蔓离开的所有过错都推到了纪家和她身上,三年来,不仅没有碰过她一根手指头,还不遗余力的打压着纪氏,直到将纪氏逼到破产,再拿不出一分钱来。

而她的父亲却刚好在这个时候患上了重病,没有钱做手术费,就只能躺在医院等死!

想到这里,纪晚悲哀的苦笑了一声:“以勋,我知道你不满意和我的婚姻,只要你肯借钱给我,我愿意和你……离婚!”

她自幼丧母,是父亲含辛茹苦的将她拉扯大,为了保住和顾以勋的婚姻,已经赔了一个纪氏,她不能再赔了父亲的命!

不过是她一个人苦苦维系的婚姻,她早就累了,不如,就算了吧!

“以勋,我知道你已经将黄诗蔓接回来了,前天,我……看到你们了!”

那天傍晚,晚霞那么美,他和黄诗蔓牵着手,那么和谐,黄诗蔓的鞋带散了,他竟蹲下身,体贴的帮她系好,那种温柔,是他从未给予过她纪晚的。

对他的执著,忽然,就被风吹散了。

她想,不管黄诗蔓是好是坏,总归是顾以勋爱的女人,而她纪晚,什么都不是。

“以勋,只要你肯拿五十万给我爸去做手术,我愿意净身出户,并且,等我爸的病好后,就离开这个城市,这辈子都不会再出现在你和黄诗蔓的面前!”

纪晚以为,自己都已经做到这种程度了,顾以勋会答应她的要求。

可没想到,顾以勋深深的看了她好久,冷冷的说:“纪晚,你又想耍什么阴谋?你以为,我会这么轻易的就放过你吗?”

他撑着伞,走过来,居高临下的望着纪晚,眼里满是厌恶:“你不是很喜欢顾家少夫人这个位置吗?那就继续坐着好了,我会让你在这个位置上失去所有的一切!”

“蔓蔓这几年在国外过的很不好,她受的每一分苦痛,我都会让你十倍,百倍的品尝!”

第2章 要钱?那就拿命来换

  纪晚微微仰起头,没有了雨水的洗刷,额头上的血顺着她的眼角流到脸上,又流到嘴角,咸腥咸腥的味道。

  顾以勋的话却更残忍的砸在她的心上:“还有,纪晚,你都已经要价五十万了,竟然还有脸说要净身出户?我还是低估了你下贱和无耻的程度!”

  纪晚的身体颤抖了几下,双手死死的攥紧了拳头,凄然的说:“是!是我犯贱,明知道你不喜欢我,还一心只想嫁给你,妄图得到你的爱,我知道错了,以后,随便你去和谁在一起,黄诗蔓也好,李诗曼也好,赵诗曼孙诗曼都好,我绝对不会再去破坏你们,可人命关天,我只要五十万,求你……”

  “那你就去卖啊!纪晚,我并没有碰过你,你大可以去场子里卖,纪家的千金小姐如果去卖处!五十万,还是很容易就赚回来的吧?”顾以勋勾起嘴角冰冷的讽刺:“不是孝顺吗?你爸可还在医院里等着呢,为了他的命,你做什么,都是可以的吧?”

  纪晚蓦地瞪大了眼睛,她一直深爱着的男人,竟然要她去卖?

  他果然厌恶极了她!

  羞辱、委屈、气愤、苦痛齐齐涌上心头,她鼻尖一酸,眼里终于滚出了泪来。

  “以勋,你可以不……不喜欢我,可是你怎么能这么……这么侮辱我?”

  “你觉得这是侮辱?你很难受?”顾以勋眸光一冷:“难受就对了!我现在最想看到的,就是你纪晚痛苦不堪的样子!”

  说着,他又从西装的口袋里拿出一张支票,拿到纪晚的眼前:“看清楚了吧,这是五十万的现金支票,我不是没有的,不过……”

  他将支票揉成了一团,用力,扔到了旁边的游泳池里。

  “纪晚,我记得你是不会游泳的,要么,你就去卖,要么,就试试你的命,能不能撑着你捡到那张支票,再从游泳池里爬上来?”

  说这话的时候,顾以勋的脸上甚至浮起一抹笑:“提醒你一下,你身高一米六八,那水池深度三米!是你的……”

  顾以勋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扑通”一声响,纪晚已经毫不犹豫的跳进了游泳池。

  冰冷刺骨的水瞬间将纪晚的全身都包围了起来,她跪的太久了,身体本来就有些僵硬,刚下水,腿就抽筋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张支票在自己的眼前越漂越远,可她的身体却往水面下沉了下去。

  水漫过了她的脖子、嘴巴、鼻子、眼睛、头顶,呛过几口水后,她连挣扎都做不到,窒息的感觉越来越沉重,耳边仿佛听到了死神逼近的脚步!

  她努力的睁大了眼睛,已经看不到那张现金支票了,于是转过头,去看顾以勋。

  夜晚的灯光有些昏暗,他的脸隐在黑伞下,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轮廓。

  如果,她就这样死了,他会不会为她难过那么一秒钟呢?

  只要,一秒钟,就足够了。

  大脑里的氧气所剩无几,意识渐渐地抽离,纪晚终于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她太累了,如果能这样死去,于她而言,其实还算是一种解脱……

第3章 这世上,再没人爱我了

  纪晚醒过来的时候,在一处很陌生的房间里,但周围的布置,明显是顾以勋喜欢的风格。

  是以勋救了她?

  她现在是睡在以勋的床上?

  这样想着,纪晚的心里又腾起一丝的希望。

  然而,这希望很快被无情的抹杀了!

  “醒了?”顾以勋坐在床边的沙发上,冷冷的问:“纪晚,知道你自己睡了多久吗?”

  没等纪晚回答,他又接着说:“三天三夜,你睡了三天三夜,我倒是没想到,你还真敢舍了命去拿钱,所以,我一时心软,救了你,又让医生给你打了好几针安眠!”

  “纪晚,这几天,你睡的是不是很香甜?”

  “可惜啊,就在你安稳而眠的时候,你的父亲没有等到那买命的手术费,已经——死了!”

  轰!

  仿佛晴天霹雳在纪晚的头顶炸响,她的眼眶里顿时蓄满了泪。

  “你说什么?我说我爸……”

  “死了!”顾以勋面无表情的说:“听说死的很痛苦,一直在喊疼,疼的喉咙都哑了,最后咽气的时候还瞪着一双眼睛,大概是他最疼爱的女儿没有拿到手术费去救他,他死不瞑目吧!”

  “爸!”纪晚红了眼睛,声音颤抖的质问顾以勋:“你……你是故意的,故意让我多睡了几天,你不肯借钱给我,还不让我去想别的办法,顾以勋,你是故意让我爸去……死,是不是?”

  顾以勋,我不过就是爱你,可你怎能对我这么残忍?

  顾以勋冷笑了一声,说:“这不过是你贪婪的恶果!”

  “贪婪!我贪什么了?”纪晚的情绪已经绷到了极点,反而笑了起来:“顾以勋,我对你的好,你视而不见,我对你的一片真心,你弃若敝履,你恨我占了你身边本属于黄诗蔓的位置,你怎么对我都可以,但你凭什么要我爸的命,那是活生生的一条人命啊!”

  她掀开被子下了床,满目凄凉的盯着顾以勋的眼睛:“顾以勋,我不会再爱你了!不会了,再也不会了!”

  顾以勋的心猛的缩了一下,眼前的人,明明是他最厌恶的纪晚,可为什么听到她说她再也不会爱他了,他竟然会有一些……心痛?

  这一定只是个错觉!他怎么可能会为了这么一个自私狠毒的女人心痛?

  眼看着纪晚转身要走,他伸手拽住了她的手臂:“纪晚,在我眼里,你就是个倒贴上来的贱货,你对我的好,都是算计,你对我的爱,我觉得恶心,你根本就不配活的光鲜亮丽!”

  “是我逼得纪氏破产,是我故意让你沉睡,是我拖延了你父亲的手术,因为他该死,而你,该生不如死!”

  “你想去哪里?去帮你父亲收尸吗?不用了,我已经帮你将他火化了,如果你想得到他的骨灰……”

  “顾以勋,你到底想怎么样?”纪晚回过头,死死的憋住眼里的泪:“我爸已经死了,他已经死了,他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爱我的人,他死了,就再也没有人爱我了,你还想怎么样?”

  她疯了似的,双手抓住顾以勋的衣袖,绝望的嘶吼:“你是想要我也去死吗?那好,我如你所愿!” 

第4章 不就是想让我上你?

  说着,纪晚用力的推开了顾以勋,直接冲到阳台上,翻身就跳了下去!

  “纪晚!”这一刻,顾以勋的心骤然悬到了嗓子眼,他用了最快的速度赶到阳台,满脸惊慌的朝下看。

  阳台下,刚刚好是那个游泳池,纪晚落到游泳池里,死是死不了了。

  他这才松了一口气,然后,莫大的怒火瞬间将他的理智烧的全无,他连外套都没脱,就那样跳了下去。

  “纪晚,你竟敢在我面前寻死?”

  “死,对你来说太便宜了!”

  “我说过,你只配生不如死!”

  冰冷的池水中,顾以勋将纪晚拖出了水面,一只手掐住了她细嫩的脖子,恶狠狠的盯着她,眼里的滔天怒火像是马上就会将她燃烧成灰烬!

  “你不是说你爱我吗?不是挖空了心思想爬上我的床吗?不就是想让我上你吗?那好!我成全你!”

  纪晚满面死灰的模样激怒了顾以勋,她只穿着一条单薄的睡裙,被水湿透后紧紧的贴在她的身上,将她玲珑的曲线和火爆的上围都暴露在他的眼前,竟让他有了想要征服她的欲望!

  他空出一只手,“撕拉”一声扯烂了纪晚的睡裙,骗过头,一口咬在纪晚的肩头。

  纪晚受了痛,总算从麻木中回过神来,她瞪圆了眼睛,拼命的踢打着顾以勋:“你放开我,你不能……不能这样强迫我!”

  “顾以勋,我要和你离婚,离婚!”

  “我要远远的离开你,你就是个恶魔,是我爱错了你!”

  “你放开!不!不要!”

  一句一句,纪晚喊的嘶哑,喊的痛苦,喊的绝望。

  却不知道这样会惹的顾以勋更加的愤怒,他气的挥起手掌,“啪”的一声,狠狠的打在了纪晚的脸上。

  纪晚顿时眼冒金星,脑子也晕乎乎的。

  “纪晚,还装什么清高?我终于肯上你了,你应该高兴才对!”

  “湿都湿了,还玩什么欲擒故纵?纪晚,我早知道,你就是一个天生淫荡的贱货!”

  “你父亲不是总盼着你被我上吗?好成全他想要外孙的心愿?哼!你这种毒妇,根本就不配怀上我顾家的孩子,但你既然这么浪,将你当成夜店的妓女上上也可以!”

  顾以勋嘴里说着侮辱纪晚的话,好不怜惜的将她的压在水池壁上,又迅速的扯下自己的裤子,没做任何前戏,就狠狠的贯穿了她!

  “啊!”撕裂般的疼痛使得纪晚皱紧了眉头,忍不住痛呼出声。

  顾以勋低头看了一眼,有淡淡的血丝在池水中蔓延开来……

  他的心又像是被锥子锥了一下,有些疼,有些……不忍?

  只是,这复杂的情绪没持续多久,他就听见纪晚说:“顾以勋,我恨你!”

  一个“恨”字,像是一把刀,要彻底斩断她对他的全部爱意。

  他怎么能在她的父亲刚刚去世的时候,在这种光天化日之下,强、奸她?

  “恨?你也配恨我?”顾以勋的脸色变的更加黑沉:“痛就对了,纪晚,你给我记住这种痛,这还只是开始!”

  他死死的禁锢住纪晚纤细的腰身,身下的动作一下比一下更为猛烈,将她的思绪撞的七零八落的,像是下一刻,身体就会散架……


女婿陪女儿回门,看见丈母娘却掉头就走,一问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