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热文

婚姻中,最毒的伴侣不是会出轨的那种,而是...

婚姻中,最毒的伴侣不是会出轨的那种,而是...


《失足婚外情》


文:榴芒鹿

01

骆晓非回到家时,已经是凌晨3点多。

作为一个警察,她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只是今晚的行动失败,颇让她心里不快。

换过鞋子,骆晓非第一件事是去看看女儿。

淼淼已经睡着了,胖嘟嘟的小脸蛋上挂着甜甜的笑容,像是在做什么好梦。

骆晓非疼爱地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帮她稍稍掖好被子,悄悄走了出来。

一打开卧室门,一股酒气扑面而来,骆晓非不由捂了一下鼻子。

丈夫于坤在床上摊成了个“大”字,鼾声如雷。

骆晓非脱下警服,轻声地走进了浴室。

浴室衣物篮里,于坤换下的衬衫上,赫然有几个红色的唇印。

骆晓非苦笑了一下,这也是家常便饭了,而她也已经分不清丈夫到底是逢场作戏,还是假戏真做了。

但至少他还没有夜不归宿不是?

骆晓非安慰了一下自己,简单地洗刷了一下便去睡了。

然而第二天起床的时候,骆晓非的自我安慰就被打破了。

床的一侧赫然躺着一个豹纹内衣,明显不是她的。

骆晓非气不打一处来,拎着这件赃物冲到客厅,一把摔在还在吃早餐的于坤的面前:“于坤你这个混蛋,你在外面花天酒地就算了,你还把人带到家里来!”

于坤不屑地看了眼前的物件,淡定地站起来,一边拎着包一边往外走:“昨天晚上应酬我喝得那么醉,安娜送我回来的,发生什么事我哪知道?再说了,你一天到晚早出晚归的,我是个正常男人,有正常的生理需求!”

“你出轨还有理了?你跟安娜到底什么时候开始的?”

骆晓非一把抓住于坤的手臂,怒从中来,“别以为我不敢离婚!”

“你有完没完!”于坤转身,一巴掌就甩在骆晓非的脸上,“男人偶尔放纵一下算什么,值得小题大做!”

在骆晓非反应过来之前,于坤打开门径自走了。

02

骆晓非低低地哭泣了一下,很快就止住了。

从第一次在他衬衣上发现唇印到现在,她觉得自己的底线放得越来越低。

她和于坤是高中同学。高考时,骆晓非顺从自己儿时的梦想考了警察,毕业后顺利当上警察,于坤则与人合伙创业。

两人结婚时,于坤答应了骆晓非的要求,无条件支持她从事警察的职业。

两人结婚五年以来,于坤的小公司越做越大,家庭环境也日益宽松,但于坤倒是履行了当初的诺言,无论骆晓非的工作多忙,他都没有说过一句怨言。

就是在淼淼最需要人照顾的那几年,于坤忙里忙外,也没有要求过骆晓非辞职。

对此,骆晓非是感激的。

只是夫妻两人的步调却越来越不一致,感情也越来越淡。

两人早出晚归,有时一个星期说不上几句话。仿佛淼淼已经成了联系他们的最后一根纽带。

03

骆晓非在脸上扑了点粉,让哭过的红晕和被打的肿胀看起来没那么明显,穿上警服就往局里去了。

她装作若无其事地走进办公室,警员老张还在圈着彩票号码,头也没抬一下。

“老张,不要再交这种智商税了,你花在买彩票上的钱还不够多么。”骆晓非恢复了一下心情,打趣说。

“你别说,说不定下一个大奖就是我。”老张在彩票上选了又擦,擦了又选。

“陈胖子今天还没来嘛?”骆晓非看着旁边空空的座位问道。

“他女儿今天做手术,请假了。”

“是啊,看我都忙忘了。这次是第二次手术吧。”骆晓非揉了揉脑门,“听说向亲戚也借了不少钱,不知道凑够了没有。”

骆晓非在座位上坐下了,昨天还一团糟的桌面,已经被收拾得整整齐齐,桌面上贴心地放着一份早餐。

“骆姐,我……我简单帮你收拾收拾了一下文件,都按门类整理好了的。还有这个……前几天你摔坏的u盘,我让信息部帮忙修好了,你看能不能用。”刚来的大学生李新怯怯地把一个黑色的u盘递给她。

“这早餐也是你买的吧,谢谢!”骆晓非接过u盘,点头笑了一下。

“不客气的。”李新说着,白净的脸上竟浮起一丝红晕。

“晓非,来一下我办公室。”队长赵期从办公室里走出来,喊了一句。

骆晓非放下手中的文件,拿起笔记本走进赵期的办公室。

“昨天晚上抓捕外围赌场的行动又失败了?”赵期翻了翻手中的文件,皱着眉头问。

“是的,赵队,罪犯非常的狡猾,我们到的时候,他们已经撤场了,估计就比我们早一个多小时左右。”

“你怎么看?”赵期抬起头看着骆晓非。

“我怀疑过组内是不是出了内鬼……但这些组员,都是我合作很长时间的了……”骆晓非目光越过落地玻璃,看着外面忙忙碌碌的几个警员,她实在不愿意去质疑任何一个人。

“有时越熟悉的人,越容易疏忽,你自己要多留心身边的人。”赵期说。

骆晓非点点头,起身准备离开。

“还有。”赵期补充道,“家庭的事情,我原不该多嘴,但是希望你能处理好,当断就断。”

“我……没什么……”骆晓非想掩饰几句,但一时无言以对。

“你脸上的肿,该不是要告诉我说是自己磕伤的吧?”赵期抬起头,敏锐的眼睛看着她。

骆晓非不好意思地低下头:“放心,赵队,我会处理好的。”

骆晓非回到座位,心情不由有点低落。

她打开抽屉,里面的那份离婚协议她已经放在那里很久了,却一直没有勇气签上名字。这一次,她真的要下定决心了吗?

04

于坤到餐厅的时候,骆晓非已经在里面坐了半个多小时了。

“不好意思,刚好有个会议,我来晚了。”于坤急急忙忙地坐下,“你今天下班挺早,今晚没有行动?”

骆晓非看着他,脸上没有一丝内疚情绪,仿佛早上的事情不曾发生。

“没事,我自己坐坐也好,刚好想清楚一些事情。”骆晓非说着,从包里把离婚协议拿出来,放在于坤面前,“我觉得我们没有必要再继续这场名存实亡的婚姻了。”

“你有必要吗!”于坤有点急了,“早上打你是我不对,我道歉。但是你也没必要一点小事就提离婚吧?”

“你跟安娜的事算是小事吗?”骆晓非也来气了。

就在这时,骆晓非的电话响了,是赵期。

“晓非,收到线报,外围赌场的窝点在宏鑫花园16楼01单元。等下九点钟,你带着A组的警员行动。”

“好的,赵队。”

骆晓非刚挂掉电话,于坤的电话就响了,是安娜。骆晓非厌烦地把头别开。

于坤尴尬地看了一眼骆晓非,犹豫了一下,还是按了接听。

“好的,安娜,我等下回办公室一趟。”

“安娜安娜,永远是安娜!”骆晓非拿起包包就要走。

于坤一把抓住她的手:“今天跟客户签的那个合同出了点问题,我不就回去重签一下嘛,你都想到哪里了。”

“你相信,反正我不信。”骆晓非甩开于坤的手,径自出了餐厅。

05

警察的职业素养还是让骆晓非迅速收拾好了心情,按赵期的指示带着几个警员来到了宏鑫花园16楼。

01单元里隐隐约约传出模糊不清的对话。

“我出九万!”

“我跟!”

老张在骆晓非的示意下把门撞开。

“警察,不准动,把手全部举在头上!”

几个警察在骆晓非带领下冲进房内。

看到屋内的状况,骆晓非不由吃了一惊。

但当时的她还不知道,更让她吃惊的还在后头,并且将会让她的人生,重新洗牌。

未完待续


婚姻中,最毒的伴侣不是会出轨的那种,而是...

榴芒鹿:我做过最流氓的事,就是写一些故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