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热文

这种老公,会让老婆活得累死!

这种老公,会让老婆活得累死!

  我一直知道厉君擎在外面有很多情妇,唐婉是其中之一。

  却从未想过,她会挺着大肚子出现在我面前,还是在我爷爷的生日宴会上。

  那天,我正忙碌着招待客人,唐婉穿着一件宽松的孕妇装走了进来。

  她巧笑盈盈的摸着肚子,一脸得意的看着我说道:“厉太太,别来无恙。”

  “今天是我爷爷的寿宴,你来做什么?”我知道狐疑的扫了唐婉略微高耸的肚子一眼,忌惮的挡住她的去路。

  “噢?看来我来的正是时候,如果不想影响你爷爷的好日子,就尽快和君擎离婚,不要弄得大家都难堪。”唐婉挑衅的高声说道。

  家里的亲戚们听到动静,都朝我这边看过来,我不由得攥紧拳头。

  爷爷还没入场,我必须把这个麻烦赶紧处理掉,否则,爷爷一定会受不了。

  他一直以为,我在厉家过得很幸福。

  要是知道我以前对他说的那些话,都是安慰他的谎言,这个生日,他怎么能安心过下去。

  “唐小姐,这里不欢迎你,请你离开,否则我只能让人赶你了。”我冷下脸,做出请她离开的姿态。

  我很清楚,厉君擎的情妇们,没有谁会把我这个正室放在眼里,但敢上门的,还只有她一个。

  “叶浅溪,我怀了君擎的儿子。”唐婉将“儿子”两个字咬的很重。

  “唐小姐,你怀了谁的孩子,找谁去,跟我说有什么用!”我呼吸一滞,嗓音都变了,上前就要推她走。

  唐婉怀了厉君擎孩子的事,外面传得满城风雨,只是我一直没有相信,刚才看到她的大肚子,我也还心存一丝侥幸。

  可从她将这话说出来,我知道再不能自欺欺人。

  心瞬间仿佛被利刃刺穿一般,很疼。

  厉家一直想要个儿子,而我却做不到,不得不说,唐婉找准了我的命门。

  “他早知道了,所以过来通知你!君擎爱的人是我,你识相点,赶紧离婚。”唐婉漂亮的脸上浮起阴狠的神色,不肯往外走,声音更大几分。

  “要离婚,让厉君擎亲自跟我说,还轮不到你。”我很想捂住她的嘴。

  周围都是我家的亲戚,不少听到她的声音,朝我们走了过来。

  我心忐忑不已,就像个做贼的人,眼看要被人抓个现行。

  见到有人靠近,唐婉更加得意,死活不肯走,她就是要来闹事的,眼看事闹大,怎么可能就此罢手。

  “浅浅,发生什么事了?”就在我跟她推搡的时候,爷爷的声音从人群里传了出来。

  “爷爷,没事,您不用管,去吃寿宴吧……”我心头发麻的挡在唐婉身前。

  唐婉却猛得推开我,冲我爷爷趾高气昂的说道:“来得正好,你孙女恬不知耻的扒着君擎不放手,你这个做爷爷的不知道好好教教她怎么做人吗?难怪是乡下出来了,真是够不要脸……”

  “唐婉,你给我住口。”我见唐婉口不择言,忍不住骂了起来。

  “要我住口,你就赶紧离婚,君擎说了,会娶我,给我和孩子一个名分,你别不要脸的利用厉老爷子留下的遗嘱胁迫他。”唐婉却丝毫不怯场。

  “爷爷,你别听她胡说八道……”我看着爷爷的脸色越来越差,一颗心仿佛被人揪住,想把这事先糊弄过去。

  爷爷年岁已大,又有心脏病,不能受任何刺激!

  “你……说什么?你真的怀了君擎的孩子?”爷爷却根本听不进我的话了,目光注视着唐婉的肚子,声音颤抖的问道。

  “没错,已经有四个月。叶浅溪嫁到厉家,只会生傻子给厉家蒙羞,要不是看在厉老爷子的面子上,厉家早就将她赶出去!”唐婉越说越刻薄。

  “浅浅,你跟爷爷说实话,她说的是不是真的?”爷爷抖着嘴唇,看着我。

  我看着爷爷殷切的眼神,羞愧的不敢吱声。

  每次回家,爷爷都会问我在厉家好不好,厉君擎对我好不好,我不想要爷爷担心,总是说一切很好。

  可是,现在厉君擎的女人都怀着孩子找上门来了,我要怎么继续编织这个谎言?

  “咳咳咳……”见我没有说话,爷爷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最终发出一声剧烈的咳嗽声,随后整个身体朝着后面仰去,倒在了身边亲戚身上。

  “完了,完了,爷爷晕倒了……”

  “快点,送到医院去。”

  周围陡然嘈杂起来,我扑过去,看到爷爷脸色铁青,连眼皮子都无力睁开,刹那间,我大脑一片空白。

  大家慌张的将爷爷送到医院去,我才头重脚轻的跟了上去。

  在路过被吓傻的唐婉身边的时候,我厉声道:“唐婉,我爷爷要是出什么事情,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绝对不会……”

  说完这些,我不看唐婉什么表情,便朝着救护车狂奔。

  医院内,爷爷推进手术室去抢救。

  我木然的坐在医院的走廊里,妈妈一个劲的说我怎么那么没用,让外面的女人蹬鼻子上脸,还说我没有本事抓住厉君擎的心。

  我疲惫的对着她说道:“妈,爷爷还在抢救,你能不能先关心下他!”

  妈妈本来还要训我几句,我干脆站起来,走进卫生间,躲过了她。

  她就是这样的人,关心的永远是我能不能在厉家立足,而至于其他的,她根本不会放在心上。

  我在卫生间打开水龙头,可还没来得及洗脸,抬起头来,脸上却满是泪水划过。

  一想到爷爷现在的情形,我就恐慌不已。

  要是爷爷出什么事情的话,我该怎么办,我怎么对得起他……

  泪水模糊了我的视线,我拿出手机,抖着手,拨通了厉君擎的电话。

  “什么事。”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冷漠残酷,跟厉君擎平时对我一样,没有丝毫的温柔。

  “厉君擎……”我吸了吸鼻子,勉强让自己冷静下来,却还是止不住颤抖的声线。

  “说事。”厉君擎的话语冷漠中带着厌烦。

  我怔怔的看着自己的手机,突然说不出一个字了。

  “你不知道我很忙吗?浪费我时间!”厉君擎说着准备挂电话。

  “我爷爷正在医院抢救,你能不能来下医院?”我咬唇,压下心中的委屈,红着眼眶语带恳求道。

  “需要多少钱,跟我秘书说。”厉君擎冷酷无情的将电话挂断了。

  02

  我怔怔的看着被挂断的手机,泪水再一次止不住流下来。

  我只是想让他见一见爷爷,告诉他我在厉家过得很好,也许,这能挽回爷爷一条命。

  可是,在他心目中,我爷爷的命又算得了什么,认定我只不过是用这种借口,让他给钱而已。

  正在焦虑不安时,外面走廊里响起了熙熙攘攘的声音,我赶紧跑了过去。

  “医生,我爸怎么样。”

  就在我挂断电话的一瞬间,手术室的门被打开,妈妈朝着医生着急的问道。

  所有的亲戚和上前,大伯他们也着急的问医生,我也跟在他们的身后,看着医生。

  医生摘掉了口罩,神色异常凝重的扫了我们一眼。

  我看着医生这种样子,心猛地一沉。

  “请节哀,病人于一点三十五分四秒已经过世了。”

  轰……

  我的大脑仿佛被重锤击中,裂开般疼痛。

  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睁大眼睛,木然的看着医生。

  妈妈和大伯他们在争吵什么,我听不清楚,唯一能够看到的便是被人从手术室蒙着白布推出来的爷爷。

  爷爷……死了?

  被我气死了?

  “爷爷……”我发出一声凄厉的大叫声,最终昏厥了过去。

  醒来是凌晨五点半,病房里只有我一个人,我坐在床上,紧紧的抱住身体,脑海中都是爷爷昏倒时的画面。

  一切仿佛不是真的,可脑袋和心口的疼痛提醒着我,事情发生了。

  “丁零。”就在这时,兜里的手机响起。

  我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是厉家的座机电话。

  长长的出了口气,我划开接听键,电话那边传来了婆婆尖锐刻薄的声音。

  “叶浅溪,你死哪里去了?马上给我回来,你不回来谁做饭?”

  “妈,我爷爷……过世了。”我回答着,眼泪大颗大颗的落下。

  我在厉家名义上是厉家的少夫人,其实连佣人都不如,在厉老爷子死后,我过的更是糟糕。

  明明厉家有厨师有佣人,可是,因为不受厉家的待见,婆婆便让我做佣人干的活,每天三餐必须要我做,庭院要我打扫,那些佣人看我也像是看笑话。

  “你爷爷死了跟我有什么关系,你又不是叶家的人了,马上给我回来。”婆婆不悦的对我冷哼道。

  我不指望婆婆听到我爷爷过世会对我进行安慰,可是她这样冷漠人命的态度,让我心寒,让我觉得自己无比可笑。

  就算是一个陌生人,也会有兔死狐悲的伤情吧。

  更何况还是姻亲呢,她到底还算是个人吗?

  “爷爷生前最疼我,我要在叶家陪他最后一程。”我咬着牙,第一次用强硬的态度对待婆婆。

  婆婆大概也是没想到一向软弱的我会有这种态度,突然没有说话了,随后她啪的一声,将我的电话挂断了。

  我捏着发出嘟嘟声响的手机,满心的愤懑和怒意无处释放。

  唐婉,唐婉,是你害死了我爷爷。

  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唐婉的家在别墅区,是一栋很精致的别墅。

  “唐婉,你给我出来。”我打车到了唐婉的住处,站在唐婉家门口,拼命的敲门。

  “叶浅溪,你想通了?想要和君擎离婚了?”唐婉打开门,挺着一个肚子,一脸得意洋洋的看着我问道。

  我抓住唐婉的手,就要拉着她去医院。

  唐婉奋力挣扎,漂亮的脸上满是怒火道:“叶浅溪,你疯了吗?放开我。”

  “我爷爷被你气死了,你要跟我去见他最后一面,向他赎罪!”我厉声道。

  “和我什么关系!你爷爷是被你的不要脸气死的,你早知道他病怏怏一副要死的样子,就该早点离婚免得让我去找你,是你害死了他!”唐婉听到我爷爷死掉的消息,没有一丝愧疚,还对着我冷嘲热讽。

  “你这坏心肠的女人,我饶不了你!”我举起手,朝着唐婉的脸猛得打过去。

  一只大手却在这个时候,抓住了我的手腕。

  “叶浅溪,你敢对她动手?”冰冷嗜血的声音,划过我的耳膜。

  我怔怔的抬起头,便看到了厉君擎那张冷漠无情的脸。

  唐婉甩开我,抱着厉君擎的手臂,对着她娇侬道:“君擎,叶浅溪想要伤害我们的孩子,心肠好歹毒。”

  “我……没有。”我被厉君擎冰冷的目光看着,后背一僵。

  厉君擎搂着唐婉的腰身,脸上裹挟着不耐烦道:“你再敢来这里闹,我会让你后悔,马上给我滚。”

  我的心仿佛被刀刺开,这是我的老公,我爱的男人,却帮着别人来教训我。

  “我找唐婉要一个说法,没有讨到说法,我不会离开。”我挺直脊背,抬眼看向厉君擎。

  这是我第一次,用这种姿态面对他。

  尽管心里很畏惧他,从来不敢忤逆,可我现在无路可退,已经到绝境了。

  “叶浅溪,你算是什么东西?唐婉是我的女人,怀着我的孩子,你找她要说法?”厉君擎阴冷的盯着我,身上那股寒气朝我刺来。

  很疼。

  我用力的捏住拳头,隐忍着心中的悲伤和痛苦,嘶哑道:“唐婉跑到我家大闹,将我爷爷气死,难道她不应该去遗体前道歉吗?难道不应该将她送到警察局去吗?”

  “你爷爷死掉和我什么关系?明明是被你气死的。”唐婉特别委屈的看向厉君擎。

  我没理会,只是看着厉君擎道:“唐婉必须对我爷爷的死负责,否则我死不罢休。”

  “想要钱?”厉君擎轻哼,从口袋里拿出了支票和笔。

  “我只要唐婉和我爷爷道歉,然后去警局自首。”我平复着内心的所有情绪,再一次固执的回答。

  一条活生生的人命,厉君擎想要用钱将我打发。

  我到底为什么会爱上这种冷血的男人?

  “叶浅溪,不要挑战我的耐心。”厉君擎沉下脸,凉飕飕的眼刀子,直接朝着我刮过来。

  我浑身发颤,可一步不能退,“厉君擎,我今天,就要一个公道。”

  空气渐渐的下降到了冰点。

  “君擎,我肚子……难受。”这时,唐婉抱住肚子,脸白如纸,楚楚可怜的抓住厉君擎的衣服颤声道。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看后续精彩内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