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热文

姐姐照顾我坐月子,半夜,客房传来缠绵声

姐姐照顾我坐月子,半夜,客房传来缠绵声

安家别墅。

H市里不大不小的家族企业,安家夫人王晴蓉,一鞭子,一鞭子的抽着跪在地上的人。

本来安家这样富裕的家庭,是没有如此粗鄙之物的,不过为了跪在地上的人儿,还是特地备了。

一旁沙发上,一名精致的女子,搓着指甲,无意的抬头看了看跪着的人,露出讥笑。

“你说不嫁就不嫁?还真的以为你是安家小小姐了?”王晴蓉语气刻薄,声音尖锐,带着喘息,看来是打累了。

“我从来没有以为自己是安家小姐,我可以做任何事,但是要我嫁给一个不认识的人,做不到……”安紫染用力的咬住唇瓣,不想自己委屈的哭出来。

“张总有什么不好,嫁给她一辈子不愁吃不愁穿,你以为我们收养你是为什么,就是为了让你去给那些集团老总暖床的,现在可以不用接散客,安安稳稳的嫁人,你还装什么清高?”王晴蓉说着更是觉得安紫染不识抬举了。

一旁的安家大小姐,搓完指甲,微微勾唇,妩媚一笑,“安紫染你也别倔了,张总虽然五十多岁了,可是他膝下没有儿子,你嫁给他,再生个儿子,以后张家的财产可都是你的了!”

安雯说着拿出粉饼,在脸上补着妆。

“你也别一直只顾着化妆,明天权家大少爷就来了,你还不收拾收拾看看穿什么,要是和权家定了亲,整个H市就随你翻腾了!”王晴蓉一副憧憬的样子,似乎已经看到安雯嫁入权家,呼风唤雨的样子。

“去,别跪了,等雯雯和权家订完亲,就给你挑个日子,嫁过去。”王晴蓉踢了踢跪在地上的安紫染,示意她起来。

安雯看着她吃力的起来,不屑的笑着:“呵,穷酸命,在我家吃了那么多年的白食,让你嫁个人,还委屈你了!”说着走上了楼,似乎安紫染是个蝼蚁一般。

安紫染摸着背上至少四五条鞭子抽打的痕迹。

她紧抿着唇,看不出来情绪,这也是她在安家最会做的一件事,隐忍。

“紫染,你还好吗?”趁着安雯和王晴蓉都走了,一旁的林姐走了过去,有些心疼的看着安紫染。

林姐是安家的佣人,看着她长大,或者应该说,看着她被欺辱长大。

“我没事,林姐,我看看出去买点药!”安紫染有些艰难的朝着门外走去,其实只是想躲一躲,不让自己太狼狈。

安家别墅建在海边,这一排的海边联排别墅都是非富即贵。

安紫染看着大海,真的想就此淹死自己算了,可是想起陆志明又柔软了起来。

只要撑到志明哥哥留学回来,就可以娶自己,带自己离开安家了。

突然一束刺眼的灯光打了过来,安紫染回头,看到一辆劳斯莱斯停在了不远处。

这片海滩是只针对买了别墅的富豪开放的,平常人就很少,何况这时已经11点了。

安紫染看着灯一直不灭,车子里的人看不清楚脸,似乎有些奇怪。

“先生,你没事吧?”安紫染敲着窗户问道。

她看着里面的人,似乎是十分痛苦,额头上都是缜密的汗珠。

男子长了一张妖孽的脸,刀削一般的下巴,还有坚挺的鼻梁,似乎是有着一丝混血的血统。

他听见声音,痛苦的睁开眼睛,一双深邃而幽蓝的双眸,更加证实了他混血的体制。

男子痛苦的倾身,打开车门,安紫染探身进去,询问道“你有没有事?我去叫救护车?”

安紫染看着他,着急起来,自己跑出来居然没有带手机,不过他应该有手机。

“我没带手机,用你的手机叫救护车好吗?”安紫染礼貌的问着。

男子点点头,似乎在隐忍什么。

安紫染急忙坐上车,看着他车上的东西,没有找到手机的踪影。

“手机在哪里?”安紫染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似乎有些慌乱。

“在我裤子口袋里!”男子吃力的说着。

安紫染也不管男女授受不亲那些问题了,伸手急忙的摸着他的裤子口袋,果然有手机。

在安紫染摸到权圣楠大腿的那一刻,权圣楠所有的理智崩塌了。

他今天去巡查夜总会的时候,居然被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下了药。

虽然这个女人这会已经在夜总会拍卖了,可是这药性,居然压不下去。

本想开车回别墅,找私人医生来,却在中途无法抑制,停在了这里。

“女人,对不住了!”这可能是权圣楠这辈子第一次说对不起吧。

安紫染不明白他什么意思,只见他突然握住了自己的双手。

安紫染惊恐瞪着权圣楠,权圣楠却直接翻身将她压在身下,迅速的将副驾驶座椅放平。

安紫染再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就是白痴了,“你,你,你放开我,放开我……”

安紫染害怕起来,胡乱的拍打这权圣楠,权圣楠却觉得十分的舒服。

“嘶……”权圣楠感觉到安紫染不断的挣扎,看着安紫染惊恐的神情,双眸像是黑葡萄一般瞪的浑圆,精巧的鼻子,樱桃红的唇瓣,不是网红的锥子脸,微微圆润,下巴却十分的好看。

权圣楠觉得上天对自己还是不错的,至少这时候,还能遇到这样的美女。

“求求你,放开我,我,我,我给你钱,你要多少钱,唔……”

安紫染还没有说完,就被权圣楠堵住了她的话,当然是用嘴堵住的。

权圣楠心里冷笑,钱?他权圣楠什么时候缺过钱?

“求求你,放过,不要……”安紫染哭泣着,可是身上的衣服已经被他完全扯坏了。

“不要,不要……呜呜……”安紫染的求饶,丝毫没有让人家权大爷有怜悯。

反而“吱……”的一声,把她原本还算是能裹住身子的长裙,给撕了。

安紫染不知道过了多久,眼泪都流干了。

天微微亮了,这是她第一次海边看日出,却没有想到,是一个陌生男人身下看的。

权圣楠似乎是清醒一点了,看着身下的安紫染像是个破碎娃娃一般,身上还有鞭子的痕迹。

他用力的按着头,不是怕自己弄出人命,是他不记得,自己有这样的不良嗜好,用了鞭子。

“你还好吗?”权圣楠三十年来,从来没有感觉过害怕,愧疚,这会他真的感觉到了,他怕自己毁了这个女孩。

安紫染看着他深邃幽蓝的眼睛,似乎清明了起来,用力的推着他,“滚开,放开我……”

权圣楠急忙的坐到一旁,安紫染着急的想要穿上自己的衣服,可是这衣服,真的是穿不上啊。

“这是我名片,你可以随时来找我,这里有张支票,你随便填吧!”权圣楠将支票和名片递了过去。

安紫染看着支票,泪水没有办法的抑制出来。

在安家,王晴蓉用了那么多次计谋,都没有把自己卖出去,结果在这里,被……

看着安紫染无声的流泪,权圣楠摆出平常的神情,微微挑眉,带着一丝不羁。

“嫌弃钱少吗?随便填,几个亿都行!”权圣楠强调的说着。

安紫染颤抖的接过支票和名片,权圣楠不屑一笑,原来女人都是这样。

“啪!”权圣楠没有想到的是,名片和支票全部打在他的那张帅脸上了。

紧接着,“啪!”这一声比刚刚那声,要重上十倍。

安紫染用力的甩了一巴掌给他,愤怒的看着他,“你这个禽兽,我不会放过你的,我要报警,你等着坐牢吧!”

安紫染似乎是用自己全部力量喊了出来,逃似得开门朝着安家跑去。

权圣楠摸着脸上的巴掌印,要报警,告他?不要钱?

可是不拿名片,拿什么通知他去参加庭审啊?

权圣楠看着她的背影,背部衣服几乎遮挡不住,深深的鞭子痕迹。

他确定自己昨晚做了什么,也做的很舒服,但是鞭子这种东西他真的没用。

看到副驾驶的血迹时,权圣楠愣住了。

他终于知道,为什么安紫染会那么的愤怒了,原来还是第一次……

权圣楠这时,真的有了一丝愧疚。

安紫染衣不遮体的跑回安家,还好只是凌晨,没有什么人看到。

只是她没有想到,一进家门,就看到了安雯和王晴蓉。

“呦呦呦,这是打哪回来啊,野战啊,这么刺激。”安雯看着她身上的痕迹,还有那衣服,上前把把衣服往下拉了拉,更多被人疼爱的痕迹,完全暴露了出来。

王晴蓉皱眉起来,道“你个不知道羞耻的,出去和男人野战,你想气死我啊,人家张总要的是个处,你才卖那么贵的!”

王晴蓉想着答应张总的婚礼,一时气不打一处来。

“王姨,我,我,我被人强暴了,我,我要报警……”安紫染咬着唇,泪水滴了下来。

安雯仔细的看了看她的伤痕,衣服,确实像是被人那啥的。

“不能报警,你要是报警,被人知道我们安家的小姐被人强暴,那还得了,尤其是张总那里,这还了得,你上去洗个澡,就当这事没发生过!”王晴蓉急忙的推着安紫染上去,这件事可不能报警了。

安雯勾唇笑了笑,“妈,现在科学技术那么发达,想要处容易的事,张总那里只要不知道这件事,那婚礼还不是妥妥的!”

王晴蓉也笑了起来,“就你鬼机灵,快去化妆准备了,一会权大少来,一定要以最美的姿态迎接。”

说起这位权大少,倒是H市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权家本来就够有钱了,偏偏这位权大少不稀罕,去国外几年回来,居然弄了一个比H市权氏还牛逼的权氏集团、

权老爷子这会见他刚回来,就张罗着给他定亲,把人留住,安安稳稳的接管权氏。

安紫染将身上接近扒皮一样的,洗了两个多小时,整个人都虚脱了。

即使这样,她却忘记不了,那深邃幽蓝的眼睛,似乎和噩梦一般,围绕着整个人,挥散不去。

想起陆志明,安紫染用力的搓了自己,自己已经脏了,再也配不上心中的志明学长了。

大约十点多的时候,王晴蓉上去敲了敲门,“快点给我收拾好出来,一会权大少就来了,你给我收拾干净出来,别弄的跟刚强暴似得博同情!”

安紫染从来没有指望过别人同情,可是被人强暴这样的事情,她真的没有办法那么容易收拾好心情。

想要报警,可是以安家的实力,一定会压下去。

安紫染恨透了这个养大自己的地方,从来没有把自己当过女儿看,从小就在他们的刻薄下长大。

好不容易大四了,可以实习毕业逃离了,却被他们指定要去嫁给一个老男人。

“别磨磨蹭蹭了,要是惹雯雯不高兴,有你挨打的,还真的跟贞洁烈女似得,不就被强暴了嘛,有经验了以后把张总伺候的更舒服,日子更好过,知道嘛?”王晴蓉不屑的说着,穿着剪裁合身的旗袍,扭着屁股走了下去。

安紫染用力咬了咬唇,穿着朴素的连衣裙走了下去,乖巧的坐在沙发上。

而安雯穿着红色收腰连衣裙,露着肩,薄纱轻轻的遮住胸前的美好,欲盖弥彰让人更想一探究竟,短裙下面是一双露出脚踝的高跟鞋,整个人既是少女系,又是妩媚。

安雯翘首以盼,安紫染阴沉的低着头,看不出情绪,也看不到笑容。

时间从中午一直滑到了下午,下午一点的时候,姗姗来迟的权大少总算是来了。

先进门的是权大少的私人助理,冷狐。

安紫染看着冷狐,默默低头下去,随着安雯和王晴蓉一起站了起来。

她脸上不卑不亢,丝毫没有安雯和王晴蓉的爱慕和谄媚。

权大少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一个穿着红艳的少女,旁边一朵青莲似得女子。

女子神情清淡,不过眼神落在自己身上的时候,眼睛瞪得浑圆,整个人开始惊恐起来。

“是你?”权圣楠两步走到了安紫染的面前,丝毫没有看到安雯的神情,从激动到愤怒。

“你怎么找到这来的?”安紫染惊恐的后退,完全没有把这个强奸犯,和权家大少爷联想到一起。

“你还好吗?”权大少已经用力的让自己温柔起来,伸手想要去扶着她,怕她后退着摔倒了。

一旁的冷狐却瞪大了眼睛,这个语气,这个温柔,是我家杀伐狠毒的权大少?

“你不要碰我,你滚出去!”安紫染用力的推着眼前的男人,惊恐害怕,还有双深邃幽蓝的眼睛,挥之不。

安雯站在左侧,一巴掌甩了过去,带着被人忽视的气愤,这巴掌十分的重。

“怎么跟权大少说话呢?你才给我滚出去!”安雯愤怒的说着,看着权圣楠眼神柔和了起来。

而权圣楠看着安雯却是冷意,全身散发的冷气,让人觉得可怕。

权大少嘴里禽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冷狐知道,别人生气是愤怒,他家权大少生气,就是笑,还会笑的魅惑纵生。

不过冷狐也好奇,这旁边素净的小姑娘,怎么那么反感他家,人人都巴结着的权大少呢。

安紫染逝去嘴角的血,安雯的巴掌,她挨的不少,不夸张的讲,安雯这手甩耳光的技术,都是用她练出来的,不过今天的确实格外狠。

“还不给权少道歉,滚上楼去!”王晴蓉适时的出声,化解了这场闹剧。

安紫染微微颤抖看着权圣楠,却始终无法道歉,远远的绕着权圣楠,朝着楼梯走去。

冷狐想笑,一般女人看到权少,哪个不是恨不得贴上去,这个倒好,一句话都不想跟权少说就算了,还绕那么远躲着权少。

权圣楠看着她白色的连衣裙,后背上鞭子的伤痕,淡淡的印出,就知道是谁抽出来的,莫名的心疼。

这样的姑娘,却在受过鞭子鞭打之后,又遇到了自己……

权圣楠真的开始有些愧疚了,不过也就一小会。

“长话短说,老爷子居然相中了你们安家,那我就顺一回他的意思,就她了,我会尽快安排结婚事宜,这几天希望我的新娘能够漂漂亮亮的,渡过她在安家的最后时日!”权圣楠的手顺着安雯指着楼上的安紫染。

安紫染停住了脚步,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似乎像是魔鬼,尤其是那双深邃幽兰的眼睛,让她觉得怕,恐惧,还有深深的厌恶。

“我不同意,我会报警抓你的!”安紫染用力的喊着,好像这样就能掩饰过自己的恐惧一样。

可是权圣楠却笑了,笑她那句,报警抓他?

他要娶你哎,全世界都在巴着的,这么一位钻石王老五要娶你,你却要报警?

冷狐也有些不明白了,这个女人看来是真的讨厌他家权少了,不知道权少干嘛了她啊?

安紫染以为权大少是为了掩饰自己的罪性,所以想娶自己,掩饰自己罪证,根本不知道人家权大少就不觉得那是个事好吗?

“权少说笑了,那是安家的收养的女孩,根本不能入权少的眼,您看着这是我的大女儿,安雯……”王晴蓉谄媚的介绍着,权圣楠根本没听。

“最后一遍,准备好户口本,我希望我的妻子漂漂亮亮的跟我去登记,懂?”权圣楠说话的时候,带着清淡的笑容,但是绝不温和,双眸微微眯着,带着一丝威胁的意味。

“懂!”王晴蓉似乎想要挣扎的再说什么,可是权大少的眼神,不允许她再多说一句话。

王晴蓉更加明白,权大少那句漂漂亮亮的登记,其实是平平安安的登记。

权大少大手一挥转身就走,安雯愤怒的冲上去,敲着安紫染的门,王晴蓉急忙的跟上。

“你个狐狸猸子,趁我不知道勾搭上了权大少了啊,看我不打死你个小狐狸精!”安雯刚刚准备出手,就被王晴蓉拽住了。

安紫染眼神平静,不是不躲,是打惯了,躲了打的更狠,左侧脸微微肿起,看来安雯那一下着实不轻。

“别闹了,现在是打人的时候嘛?想想怎么把权大少给追回来才是大事!”王晴蓉说着拽走了安雯,看着安紫染的眼神,更是深刻了几分。

晚上,安紫染想起权圣楠指着自己的眼神,害怕的颤抖起来。

那一夜他留给自己的印象实在太差,除了疼,就是痛,以及满身伤痕。

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和王晴蓉说,自己不嫁权圣楠,以权圣楠的能力,肯定会逼迫自己嫁他,如果王晴蓉肯帮自己离开这里,应该就不用嫁给他了。

这么想着就朝着主卧室走去,却在门口听到了王晴蓉的叫声,“什么?就让权少娶那个小贱人?”

“权少想娶谁,就娶谁,不是我们能够控制的了的,安雯到时候再找个好夫婿就是了。”安豪声音不大,却让安紫染心凉半截。

“你可别忘了,当年我们是怎么害死她父母,抢夺了他的安氏集团,她要是翻身了,肯定没有我们好果子吃!”王晴蓉的语气带着一丝骄傲,好像根本不怕安紫染翻身一样。

安紫染用手捂住了嘴,当年……当年……

安紫染不敢想,她知道自己父母死后,表弟安豪一家收养自己,是为了贪图安氏集团。

但是,她没有想到父母居然是他们……

“你还说,让你对这孩子好点吧,你不肯,现在她要加入豪门了,知道巴结了!”安豪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思。

安紫染用力的咬住自己的手背,怕自己发出声音来。

“哼,死了还把资产留给那个小贱人,她一出生拥有的股权就比我们安雯高,凭什么,没有弄死她就算好的了,不说这些了,反正安紫染是绝对不能嫁给权大少的,只有张总那种老男人才配得上她!”

……

安紫染陆陆续续听了很多,回到房间的时候,已经全身浸湿,整个人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

父母死的时候,她才五岁,母亲临终,让她好好活下去,保护安氏集团。

她一直觉得安氏已经和自己无关了,却没有想到……

安紫染模模糊糊的睡着了,想了很多,权圣楠的深邃眼睛,母亲临终的嘱咐,还有自己连续被打了一周,导致于发烧差点死去的场景。

最终早上七点,安紫染醒来的时候,眼睛一片清明。

她们不是不想让自己嫁给权家翻身吗?

她偏要嫁,对于权圣楠还是害怕,可是对于安家这几个衣冠禽兽,她更是恨。

8点,安雯开着自己的车去了学校,安紫染却已经在公交车上,晃了半个多小时了。

她们两个在同一所大学,H市最好的电影学校,不过安雯是买的,安紫染是考的。

安雯学的是表演,安紫染学的却是编导。

11点刚刚放学,门口停着黑色迈巴赫,自然让电影学院的学生驻足了一会。

电影学院不乏有钱人过来等学生的,不过都是表演系播音系的大美女,这次迈巴赫的权圣楠,等的却是小透明安紫染。

为了怕安紫染排斥,特地把那辆劳斯莱斯停在车库,换一辆车过来,避免她不适应。

安紫染出来的时候,就看到迈巴赫周围围着不少人。

权大少推开车门走出来的时候,不亚于任何一个国际巨星。

一张妖孽一般的脸,带着时有时无的浅笑,或儒雅,或邪魅,都让人移不开目。

“安紫染!”权大少将墨镜摘下。

“你,你想做什么?”安紫染一回头看到自己噩梦一般的男人,戒备的把书包抱在胸前,随时准备砸过去,逃跑。

权大少摘下墨镜,更是一阵吸气,这深邃幽蓝的眼睛,混血的面孔,简直是漫画里才有的人物。

“我们谈谈,我不会伤害你,我保证!”权圣楠说着双手投降一样的举着,似乎在保证,自己手上没有武器,保证不会有伤害。

“我们没什么可谈的!”安紫染以为他是怕了自己要报警,加上周围人多,开始胆大起来,不过这话,倒是让人觉得不识抬举了。

冷狐看着安紫染莫名的想笑,这个女人到底脑袋想的是什么?

居然不嫁给权大少就算了,谈都不愿意谈谈。

“我劝你最好和我谈谈,不然我不介意,用强制的手段!”权圣楠依旧带着淡淡的笑容,眼睛里似乎带着些恐吓。

果然听到强制手段的时候,安紫染害怕起来,惶恐的眼神,好像眼前是毒蛇猛兽。

权圣楠真的很想照照镜子,自己是不是老了,没有魅力了,以前都是女人爬着想上自己的床,这会倒好,他只是找人谈谈,就被人嫌弃个够呛。

安紫染下意识的想跑,双腿微微分开,可是突然想起昨晚上,安豪夫妇的对话,她咬咬牙,居然给了权圣楠一个清淡的微笑,不过微笑里依旧带着一丝恐惧。

“好!”安紫染声音轻柔,不急不躁,没有别的女子的期盼,也没有了刚刚的害怕。

也是比起权圣楠,她遇到的人才更让人害怕好吧。

权圣楠看着她都做好了逃跑的准备,这会不跑了,也就微微勾唇笑了笑,这个丫头他有些看不懂了。

车上,安紫染和权圣楠坐在后座,冷狐开车,安紫染莫名的有些紧张,紧紧的攥着书包。

权圣楠看出她的紧张,道:“冷狐开点窗户,尽快找地方停下!”

对于权圣楠照顾自己的感受安紫染没有感激,“不用了,就在这里谈吧,我不能怕一辈子!”安紫染声音很轻。

冷狐不明白安紫染说的怕一辈子什么,权圣楠却莫名觉得心疼起来,自己给她造成了那么大的创伤吗?

“上次那件事……”权圣楠觉得这辈子唯一的犹豫尴尬,还有说不出口,全部给了安紫染。

上次那件事他是真的觉得,不知道怎么开口了。

解释吧,她一定不信,补偿吧,一张随便填的支票,都不要,娶她吧,她还拒绝,这让权大少为难了。

“你真的会娶我吗?”安紫染打断了他的话,上次的事情,她不愿意再提。

权圣楠冷笑起来,还以为她真的不在乎,原来是装的,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点点头。

“如果可以补偿的话,娶你也可以!”权圣楠随意的说着,好像是决定买根冰棍一样。

安紫染微微抬头,对视着那双让她恐怖的眼睛,忍不住的颤抖起来。

权圣楠能够感觉到她的害怕,微微蹙眉,伸手想要拍拍她肩膀表示安慰。

“啊,你做什么,放开我……”

安紫染看着他的手,将要触碰到自己的时候,害怕的难以控制,用力的拉着一旁的门把,却怎么也拉不开。

“权少,这是主干道上,不能下车!”冷狐提醒着。

安紫染似乎是受到了惊吓,泪水在脸上,不断的滴落。

权圣楠只能够后退,退到了一旁,紧靠着左侧车门。

“我保证,不会再碰你,你冷静一下!”权圣楠真觉得憋屈,自己还有被女人嫌弃的时候?

安紫染看着他离得远了,用力的呼吸,稍稍能够平稳一些。

权圣楠问道:“你那么怕我,为什么还要嫁给我?”

权圣楠不是傻子,相反他对于人心的臆测,比任何人都准,当时她支票都不要,显然是不认识自己。

自己去安家的时候,她表现出来的都是害怕和恐惧,不为钱,也不认识自己,这会却要忍受恐惧嫁给自己?

“我需要你的身份,帮我报仇!”安紫染没有隐藏道。

开车的冷狐,差点要回头看看这位了,这丫头是不是没脑子?权少能给她利用吗?还实打实的说出来自己的目的。

权圣楠笑了起来,如果她说需要这个做补偿,他会毫不犹豫的同意。

家里多个摆设也是无妨的,可是她需要的是一个身份报仇。

“如果你不答应,我就会报警,让你坐牢!”安紫染笃定的说着,小脸带着一丝倔强。

只是冷狐一点没有配合他的倔强,“扑哧……”笑出了声

冷狐差点把方向盘打弯,姑娘咱能不能换个严重点的威胁,就算是权少这会把她杀了都不可能坐牢好嘛?

权圣楠带着一丝笑意看着眼前的姑娘,左脸微微还有些红肿,看来昨天安雯打的不轻,整体看起来还算是精致好看,身上没有贵气,倒是有股子轻淡的气质。

“好,我答应你,给你身份帮你报仇!”权圣楠轻松的说着,倒是更像是答应给小孩买玩具一样。

安紫染双眸微微闪烁,看着他,还是蹙眉的低头下去,“好,等我报完仇,我们就可以解除婚约,我也不会再用坐牢威胁你!”

安紫染低着头看不出来情绪,不过这也是权圣楠最讨厌的,他讨厌看不出别人的情绪。

冷狐扶额,姑娘咱能不用这么屁大点的事来威胁权少吗?

“三日后,我去安家接你,准备好户口本!”权少一言,驷马难追。

“嗯!”安紫染想要道谢,可是又觉得自己没有必要道谢。

权圣楠海边别墅不远处把她放了下来。

冷狐等到安紫染一下车,就好奇问起来,“权少,你把人家小姑娘怎么了?要报警抓你坐牢?”

冷狐想了很久,都不知道权少到底做了啥?

看安紫染那样,像是被权少强暴了,可是他是谁,是风靡万千的权大少,不说家世,就是这长相,倒贴的就排队了,所以第一个否定的就是这个。

“多事,去查一下她的所有资料,拿给我!”权圣楠半眯着眼睛,对于安紫染有了一些兴趣。

能够在愤恨,恐惧之后还威胁他谈条件,这一天她是怎么想通的?

三日之后,早上九点,权圣楠带着冷狐来到了安家。

王晴蓉依旧穿着旗袍,脸上带着浓妆。

一旁的安雯,一身深V连衣裙,带着精致的妆容,看着权圣楠一副仰慕的神情,却唯独没有看到安紫染。

“她人呢?”权圣楠厉声问道。

权圣楠看都不看眼前的两人,本来对于两人只是有些厌恶,最多是有钱人仗势欺人而已,但是看了安紫染的资料之后,权圣楠对于两人没有任何的好感。

相反如果安紫染开口要求,他会毫不犹豫的把两人赶出H市,为她抢回安氏集团。

权圣楠一身冷气,冷狐看着自家少爷,知道他对于这两人是厌恶到家了。

“谁啊,小染啊,她有点不舒服,这领证恐怕……”王晴蓉带着微笑,声音温柔,似乎是慈母一般。

权圣楠却根本没有买账,没等她说完就直接冲上了楼。

“哪一间?”权圣楠站在楼上,高高在上的看着安雯和王晴蓉,周身的王者之气,浑然天成。

“最,最里面一间!”安雯低声的说着,神情还在一丝羞媚。

冷狐不明白了,权少这是要发火的征兆,结果她还羞媚起来了?

权圣楠走到了最里面一间,轻轻的敲门,毫无动静。

他用力的敲了几下,仍然没有动静,道“冷狐,撞门!”

冷狐“咚!”的一声撞开了安紫染房间的大门。

权圣楠进去,紧紧的皱眉,这哪里是女生的房间,整个一个杂货铺,连张床都没有。

安紫染打着地铺,睡在地上,权圣楠上前,看到她脸上潮红,胡言乱语着。

“妈妈,我痛,妈妈,妈妈我想回家……”安紫染胡乱的说着。

权圣楠摸着她的额头,看着她紧紧的抱着户口本,不知道她发生了什么事,却莫名的心疼,很疼。

权圣楠想都没想直接将她抱起来。

冷狐立即连忙跟上,两人从下楼到上车,没有多看安雯他们一眼。

到了车上安紫染似乎是感觉到了身上人的气味,突然叫了起来,“放过我,求求你,放开我,我,我给你钱……”

安紫染说着哭泣起来,权圣楠听着这一模一样的台词,心痛的无以复加。

“开快点,让朱医生在家等着!”权圣楠抱着安紫染的手紧了紧。

这个女孩他是护定了!

↓↓未删节版内容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抢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