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热文

这样的女人,在男人眼里会发光

这样的女人,在男人眼里会发光

“志明,快点……啊……我爱你……”


带着浓浓的欲火的脆声要求落入我的耳朵里,我躲在黑暗的大衣柜里,颤抖着握紧了双拳。


“阿轩,别急……这就给你!”


每日每夜在我耳边说早安晚安的熟悉声音响了起来,粗重压抑,又带着一丝的宠溺的抚慰,本来缓慢的皮肉碰撞的声音也随之急切起来。


我浑身冰凉不已,愤怒的浑身发抖,胃里也是一阵翻腾。


任由哪个女人发现老公竟然是个同性恋,而且自己的床上在跟自己的好友做这样的事情,恐怕心里都不会好过吧?然而我现在却正经历着这可怕又恶心的一切。


今天是陈志明二十七岁的生日,我费劲力气从公司请假,回家把房子收拾的干干净净,正想要给他准备饭菜的时候,他却回来了。


为了给他个惊喜,我顺势躲进了大衣柜里,却没有想到,陈志明竟然还带着林子轩。


林子轩是他多年的好友,长的清秀又柔弱,经常来我家做客,对我也很好,我从来都没有多想过。


但是今天两人从进来就嘻笑打闹肆无忌惮地说各种肉麻的话,我心中奇怪,鬼使神差之下便没有出去。万万没想到,两个人竟然一路缠绵到了卧室,在我的床上做了这种事!


愤怒和屈辱涌上心头,我心痛如刀割,泪水肆虐,我仰首把它们逼回去,绝对不允许它们为了这种破人落下。


其实回想起来,事情也不是没有征兆。


我嫁给陈志明一年多来,他从来都没有碰过我,即便是晚上睡觉也从来不抱我吻我,还说什么我还小不想我过早生孩子伤了身体,我当年心中还甜蜜不已,觉得自己嫁了个温柔体贴的好男人,可现在想想,他不过是对我不感兴趣罢了!


“志明,我受不了了……”


林子轩曾经清脆的声音变得婉转娇媚,在我听来恶心又娘炮,可落在陈志明的耳中恐怕是最好的催情剂吧!


果然,陈志明的声音染上了浓浓的情欲,大手狠狠地在林子轩身上拍了一下,加紧了冲刺:“小妖精,我这就结束,那个女人快回来了。”


说完之后,碰撞的声音更加激烈,林子轩叫的一声比一声放荡,我的胃也随着那个节奏翻腾的更加严重,再也忍受不住,我推开柜子门,冲向了卫生间狠狠呕吐了起来。


“莫莫!”


陈志明跟林子轩震惊不已地看着忽然从柜子里冲出来的我,愣在当场,几秒之后才慌乱地分开,林子轩像个女人一样惊慌地用被子裹住了自己,陈志明那物什已经软了,像条肮脏的毛毛虫般恶心又松软地垂了下来。


陈志明胡乱套上了衣服,跟上了去卫生间的我,脸上还有震惊残余:“你怎么回来了?我……”


我扶着马桶吐的一塌糊涂,直到把胃里的东西都吐了出来,却还是控制不住那恶心的翻腾,干呕着似乎要把内脏都吐出来。


陈志明抬起手,似乎是想拍我的后背,被我狠狠推开:“滚!”


见了那恶心的场面,我这辈子都不愿意让这个人渣再碰我一下!


陈志明皱起了眉没有再说话,可凭借我对他的了解,我知道他一定在思考这件事情该怎么处理。


我不想再哭,心里只剩下了厌恶和恶心。


用冷水洗干净了脸,我转身去收拾自己的东西。


林子轩已经穿好了衣服,清秀的脸上煞白不已,陈志明沉声对他道:“阿轩,你先走。”


我冷笑了一声,冷声道:“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林子轩也别走了,今天就把事情都解决了吧。”


林子轩手足无措地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陈志明,委屈惊慌的视线在我和陈志明身上来回扫着,受惊的模样我见犹怜。


林子轩竟然如此柔弱娇媚,陈志明看他的眼神明显不同,我从前竟然毫无察觉?


我冷笑一声,看向了林子轩。


这个林子轩,心中恐怕也想让此事有个了断吧?以前我跟陈志明出去吃饭旅行的时候,他也总跟着,我从没放在心上,可是现在想想,他们不知道背着我搞了多少次了!


“子轩走了之后我们可以好好解决。”陈志明终究还是护着林子轩,皱眉看我道。


我心中最后一丝幻想也破灭,知道自己在这个看似温文尔雅的却龌蹉男人心中,一丁点儿的地位都没有!


既然如此,还不如做个决断!


我握紧了双拳,冷冷地道:“我要离婚!”


陈志明不加思考地拒绝了我:“不可能!我可以换其他的方式补偿你,但是离婚不可能。”


我气的发抖:“陈志明,我真没想到你竟然这么不要脸!你既然喜欢男人,为什么要向我求婚?结婚之后又给我看这些?!”


陈志明似乎有些头疼:“莫莫,你不要这么极端,我和子轩是情难自制。”


我气极反笑,这种话他也说的出口?真是让人恶心!


“陈志明,在没有认识我之前你两就在一起了吧?你娶我就是为了掩盖你是个GAY的事实?”


陈志明的脸色难看了下来:“林莫莫,我当初看你可怜才帮了你那么多,你不也是看上了我的钱才跟我结婚的吗?如果你想离婚,就先把那二十万的彩礼还回来!”


二十万的彩礼!


我脑中轰鸣一震,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一年多前,我妈需要做换肾手术,东凑西凑也不够,还是相识多年的陈家给了我们二十万才得以成功的。当初陈志明对我穷追不舍,我又感激他们家对我们家的帮助,才答应嫁给他,可是没有想到,他娶我的背后竟然藏了这么多的秘密!


“我以后会还你的,但是我现在要离婚。”


我咬了咬下唇,转身去收拾我的东西,只要想起陈志明跟林子轩的恶心,这个家我是一天也呆不下去了!


陈志明脸色阴沉的像是暴雨欲来,冷哼了一声,转身拉了一直没说话的林子轩,有打了个电话。


关上了卧室的门,我才彻底崩溃,泪水如决堤的洪水般,止都止不住。


我回家之后,怎么跟妈妈交代呢?难道告诉她,她千挑万选的女婿,竟然是个同性恋?说他娶我只是为了掩盖世人异样的眼光,这么长时间根本没有碰过我?


简单收拾了几件衣物,我就要离开这里,可是没有想到在我打开房门的那一瞬间,竟然被人堵在门口了。


“莫莫,你和志明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可不能随便说离婚啊!妈妈接到电话就赶过来了,有什么委屈你就跟妈说!”


陈志明的妈妈徐如萍,也就是我的婆婆,她画了精致的妆,十分温柔地拉住了我的手往客厅里走去。


她跟我妈认识很多年了,之前关系一直不咸不淡,直到我妈得了重病做手术,我和我爸到处借钱,她才对我们家热切起来,经常来照顾我妈不说,还给我介绍了她的儿子陈志明。


彼时,我家已经花光了多年的积蓄,而且陈志明长得高大帅气,对我和我妈都是无微不至,过一段时间,我就对他倾心,嫁给了他。


二十万彩礼钱,也是那时候给的,已经全部给了我妈做手术费。


那时候我们谁也不知道,陈志明竟然是个gay。


但是我婆婆一直对我很好,我对陈志明再怎么伤心失望,对她最基本的尊重还是要有的。


“妈,我跟志明不合适,还是离婚吧。”


看着从前疼爱我的婆婆,我心里一阵委屈,哽咽着道。


“莫莫,小两口过日子谁家不是磕磕绊绊的,哪里能因为一点儿小事儿就离婚然呢。是不是志明欺负你了?我帮你教训他。”


精明的婆婆拉过了我的手轻轻地拍了一拍,嗔怪地看着陈志明道:“志明,你比莫莫大了几岁,怎么能欺负她呢?”


婆婆完全不接我的话,只是拉着脸色漆黑的陈志明在一边训话,话里话外都是为我出气,但是只字不提离婚的事情,也不问为什么。


陈志明也一直“嗯嗯啊啊”,梗着脖子时不时看我一眼,眼里光芒不善。


“妈,实话跟您说了吧,这一年多以来,我跟志明只是名义上的夫妻,但志明从来都没有碰过我!”我看着喋喋不休始终不肯切入整题的两人,再也忍不住了,鼓起勇气开口道。


婆婆的脸色一下子沉了下去:“莫莫,你这说的是什么话?难道你在说我们家志明不行吗?”


陈志明倚在卧室的门上阴沉沉地看我,我心中一凉,难道婆婆不知道陈志明的那些破事儿不成?


既然如此,就让她也知道了才好!不然的话,恐怕这个婚是离不成的!


二十万的彩礼我可以赔给他们,但是绝不能因为这个毁掉我的一辈子!


我索性把真相都亮了出来,看着婆婆道:“妈,我不是这个意思,但是志明他根本不喜欢我,他喜欢的是男人!”


客厅里陡然安静下来,我婆婆的脸色也变得难看不已。


她脸色阴沉如水,一会儿看看我,一会儿看看自己的儿子,冷声道:“林莫莫,我看在你妈跟我曾经是同学的份儿上帮了你们不少,甚至还允许你这种小家小户出身的女人嫁给我家志明,但是没有想到你竟然恩将仇报反咬一口!陷害我家志明是同性恋!?”


我以为是婆婆误会我想离婚才故意这样编排陈志明,立刻解释道:“我没有说谎,他就是喜欢男人,就是那个您也见过的林子轩。”


婆婆勃然大怒,瞪着陈志明道:“你还没跟他断了来往?!”


这怒气冲冲的话让我愣了一下,但是随即我也意识到,恐怕我婆婆早就知道自己儿子的性取向了。


我一阵眩晕。


如果婆婆早就知道自己儿子性取向的话,那我岂不是早就被他们设计了?回想起妈妈重病,我婆婆前来帮忙,陈志明来照顾我的一幕幕,我忍不住红了眼眶。


看着眼前我根本不曾真正了解过的人,我心中又痛又悔。


林莫莫啊林莫莫,你怎么就这么傻?他们恐怕早就算计好了,我还傻呼呼地跳入了他们设计的圈套!


婆婆仿佛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紧紧地抿住了薄薄的嘴唇,眼神阴翳地盯着自己的儿子。


陈志明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跟自己的亲妈争吵了起来。


“我根本就不喜欢女人,您非要让我娶了这个女人,我已经娶了,你还想怎么样?”


陈志明的声音带着压抑的怒火,婆婆也不敢示弱,扯开了尖利嗓子叫道:“陈志明,你是我们陈家单传,你喜欢男人女人都不要紧,但是你得先给我们陈家留下种!”


原来他们只是把我当做生育工具?我看着吵得面目狰狞的陈志明跟婆婆,冷笑一声拉着行李箱往外走去。


这个婚我是离定了!我林莫莫的命,还没有他们想的那么贱!


听到我这边的动静,他们母子二人去立刻走过来拦住了我,异口同声地道:“林莫莫,你想去哪儿?!”


我毫不畏惧地看着这两个人,道:陈志明给不了我真正的婚姻生活,我绝对要离婚的。”


其实,我还是很喜欢陈志明的,不然也不会在那么短的时间里就嫁给他。本来以为他不动我可能是不行,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对他也没有丝毫的怨言,甚至会更加细心体贴地对他,生怕他受到什么刺激心里难受。


但是谁也想不到,他不是不行,而是对着女人不行!他今天更是把那个林子轩带回家中乱搞的样子,不也是生龙活虎吗?


我林莫莫就是再廉价再没有骨气,也容忍不了这些!


本来以为他们不会再有理由阻止我离开,可是没有想到,婆婆直接拉住了我往房间里面拽,陈志明更是劈手夺过我的行李:“你想走?门儿都没有!”


一股忍无可忍的怒火从我心中冲上了大脑,我不顾一切地跟陈志明争吵:“凭什么不让我走?你们这样等于非法拘禁!”


婆婆再也没有了往日对我的耐心和温柔,目露凶光地开口道:“林莫莫,你别给脸不要脸,我儿子就算喜欢男人,配你也绰绰有余!你以为我们家那几十万是白给的?在没有给我生下孙子之前,你哪里也别想去!”


我脑海中顿时一阵轰鸣。婆婆竟然这么不讲理吗?


可是转念一想,她本来就知道这一切,还诱骗我跳入火坑,只怕从前对我的好也都是假的吧!


陈志明是个GAY,而且还是只对男人有兴趣的那种,让我给他生下来一个孩子,恐怕得下辈子了!


我咬牙道:“不行,欠你们的钱我会还的,但是我不会再留在这里一天!”


“志明,把她绑起来,省的她出去败坏你的名声!”婆婆见我执意要走,连忙拉住了我,陈志明赶过来狠狠地甩了我一巴掌,打的我一个踉跄,脑海中一片轰鸣。




我被陈志明打晕之后,只残余了朦胧的意识,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


卧室里没有开灯,客厅里的灯光从虚掩的房门内照了进来。


我挣扎着坐起来,只见自己被他们用绳子捆住了手脚,胡乱扔在卧室的大床上,身上连个被子都没有盖。


未关窗台上还晾晒着我下午洗好的衣服,都是陈志明的衬衫,被整理的干净整齐,挂在窗台上,一阵凉风吹进来,那些衣衫随风轻动,看起来就像是在笑话我的愚蠢。


我这一年多来,只不过是陈志明和林子轩乱搞的遮掩,以及陈志明的居家保姆而已。


听了听外面的动静,婆婆应该已经走了,客厅里只有陈志明一个人的声音,带着些烦躁,不知道正在跟谁打电话。


但是只要一猜就知道,十有八九是那个林子轩。


说起林子轩,我不禁冷笑一声,可是嘴角被陈志明打肿了,牵动一下就是生疼。


林子轩长的那么清秀,我从前只知道他很受女人喜欢,没有想到,竟然还这么受男人喜欢!


现在说这些也没有什么用了,我既然知道了真相,离婚就势在必行了。


我林莫莫出身虽然不高贵,但也不是谁想摆布就摆布,把他们家的彩礼还回去又如何?我就是出去打工赚钱,也不想再跟陈志明多相处一日!


我正要叫陈志明过来跟他一刀两断的时候,却听见客厅里隐约传来了他的声音:“不行,我不能离婚,万一她出去胡说八道,我竞争总经理职务不但要失败,恐怕连饭碗都要丢了。”


原来是怕我出去告诉大家他是gay?我林莫莫是那种人吗?我正要开口,却听见他又道:“阿轩,你不要胡闹,离婚了你让我怎么做人?”


他低声呵斥着,不知道那边林子轩是哭了还是闹脾气了,他又松了口哄了起来:“好了,你要知道我只爱你一个。但是现在这件事情该怎么做?林莫莫虽然看起来柔弱,可固执起来却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我越听越觉得可恨又好笑,这个陈志明真的了解我,知道我绝对不会妥协的。


“是,她现在应该还是处子之身吧,据说以前没有谈过恋爱。”我赤脚走到卧室门前观察着客厅里的动静,陈志明却惊觉一般抬头往这边看了看,吓得我连忙蹑手蹑脚地回到了床上,装着还没有醒。


陈志明走过来没有看出什么异常,随手关上了门,压低了声音道:“不行,你知道的,我对女人没有任何兴趣,如何破了她的处?而且即使这样,她也能去法院告我。”


我竖起耳朵,越听越心惊。


“找人的话.如果找人拍了照片要挟她的话,确实是个办法。”


林子轩不知道在那边说了什么,就听见陈志明陷入了断断续续的沉默:“好,我知道了,我明天就联系人。”


顿了一顿,他又琢磨道:“这种事情,便宜了外人,还不如送给我那个好色的上司,这样以来我也好搏个前程......”


我虽然听了个隐隐约约,却也大概明白了。不禁气的浑身发抖,恨不得冲出去杀了陈志明这个道貌岸然的畜生!


因为我的处女之身便是离婚的最大把握,也是对陈志明是个gay的最好证明,但是那个林子轩不知道怎么煽动了他,两人竟然要联手找人破了我的身子,来防止我泄露了他们之间的秘密。而且,陈志明这个畜生,竟然还要把我送给他的上司顺便拍照片去换取最后的利益?


想着躺在我身边睡了一年多的男人竟然是这种心狠手辣的禽兽,我如坠冰窟。


忍住了呕吐的欲望,我开始计划逃走。


我继续装睡,不敢惊动了陈志明。否则的话,怕是有更加严重的后果在等着我!


战战兢兢了一个晚上,我都没敢睡熟。陈志明就像平常一样睡在我的身边,我也不敢乱动,生怕惊动了陈志明,让他改变了主意自己动手,立刻破了我的身子。


休息了一个晚上的陈志明并没有发现意外,早上去上班的时候,他推门进来,还顺手给我端了一杯热牛奶。


“莫莫,我知道你心里不舒服,可我也没有办法,我生来就喜欢男人,我也努力对你好了,你怎么就不能谅解我一下呢?”


陈志明对我说这话的时候,语气跟往常的时候一样温柔,甚至还要伸过手来抚摸我的头发。


我身上泛起了一层恶心的鸡皮小粒子,扭头躲开了他,没有说话。


往日里争吵的时候,我都是不说话,他就会过来哄我开心。


但是这次他显然没有,因为事态已经眼中到无法收拾的地步了。


陈志明尴尬地笑了笑,打量了我一眼,眼中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目光:“莫莫,我上班去了,下班再来看你,手机身份证什么的我都带走帮你保管,你也别想逃走什么的,我可不想惊动了你妈。”


看着陈志明赤裸裸的威胁,我又生气又心寒。


我当初以为他是一个谦谦君子,可没想到,他竟然是个衣冠禽兽!而我,还傻乎乎地悉心照料这个禽兽一年多!


陈志明毫不在乎地扯出了一个笑,给婆婆打了一个电话让她来看着我,才心满意足地去上班了。


我费力地从床上爬起来,从窗边看着他的车子离开了家,才松了一口气。


婆婆家距离这里的路程并不长,她就是走路二十分钟内也可以赶到,我知道自己必须赶紧逃出这里,不然等婆婆来着看着我,我就再也没有了逃走的机会了!如果真的让陈志明真的像昨天晚上计划的那样对付我,我恐怕一辈子都难逃他的掌控了!


双臂和双腿经过一个晚上的捆绑,已经接近僵硬,刚才我挣扎着到了窗边,现在却因为失力而跌在了地上。


冰凉的触感让我一阵清醒,我眼睛酸涩,想要哭却连泪水都没有了。


休息了好一会儿,我慢慢地松动了筋骨,身上的酸麻感才不那么强烈了。


陈志明是把我双手反捆在背后的,他也是第一次绑人,所幸绑的不是特别紧。


我大学的时候曾经学过三年的瑜伽,身体很是柔软,这会儿只能尝试着把双臂转到前面来,不然的话,我逃跑的难度怕是很难降低。


转眼看了一眼窗外,天气阴沉沉的,正是六月的天气,恨不得说下一场大雨就下一场大雨,我心中很是害怕惊慌,总是感觉下一秒陈志明就会破门而入,让我无处可逃。


尝试了很多次,我终于成功了地把胳膊移到了正面!用嘴巴一点点地咬开死结,最后终于解放了自己的双手!


我忍不住一阵欢呼,像是取得了一个大胜利!只要双手能够活动了,我就能解


外面防盗门忽然想起来一阵开锁的声音,我心中一惊,知道肯定是婆婆来了!


我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连忙解开了脚踝处的绳子,躲到了阳台外面!


我家住在五楼,窗台上并没有安装防盗窗,我急中生智,慢慢地跳出去,双手紧紧地扒着窗台,双脚踩在管道和墙的固定物之上,这样以来,整个人都像是蜘蛛侠一般紧贴在墙上。


天气越发阴沉,黑云一团团地压下来,里面电蛇涌动,似乎正对几乎快要摔下去的我虎视眈眈。


我心如捣鼓,不敢往脚下看一眼。这里可是五楼!十几米的高度,我又是个恐高的,如果往下看一眼,说不定就会吓死或者晕过去,到时候别说是逃命了,恐怕只能送命!


婆婆已经走到了卧室里,看着一地的绳索,着急地叫着我的名字,把整个家都翻了个遍。


我心里暗暗祈祷着她千万不要来窗台这边,不然的话,我怕是逃不了了。


像是上天真的听到了我的祈祷,卧室里传来了婆婆给陈志明打电话的着急声音:“志明!那个女人跑了!我刚到,她已经不见了!”


婆婆的声音惊慌失措,再也没有了从前的精明跟温柔。


那边陈志明不知道说了什么,婆婆就唯唯诺诺地连声答应:“......好,我知道她跑不远,我这就去找,你赶快回来,你上司那里你也稳住!”


倾盆大雨倏忽而至,天空像是被打翻了的巨大簸箕,豆大的雨点滚滚而落,毫不留情地砸在我的脸上身上,身上一阵冰凉的生疼。我抬头看了一眼,一颗雨滴却落到了我的眼里,眼睛顿时一阵剧痛酸涩,泪水就不可抑制地流了出来。


婆婆已经拿了伞出去找我,听着那关门的声音被掩盖在哗哗大雨中,我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


我在楼的背面悬挂着,婆婆暂时应该不会找到这里来,但是接下来我要面对的是一个更加严重的问题,那就是到底是直接下去,还是重新爬上去走门出去。


现在大雨倾盆,窗台上一片湿漉漉地,我实在是担心自己硬爬上去会被摔死,只好狠了狠心,慢慢地顺着管道往下爬。


管道是那种很脆弱的管道,我每动一下,都要提心吊胆,生怕它经受不住我的重量直接断掉。但是还好,虽然战战兢兢,我却也顺利地爬到三楼,但是我松口气的瞬间,却猛然看见了陈志明的车子正往小区里面驶进来!


我吓得一抖,险些掉下去!陈志明回来了!如果被陈志明找到我就完了!


我忍着颤抖害怕,睁大眼睛隔着朦胧的雨幕看着陈志明的车子开进了停车位,他连个伞都没有拿,就匆忙跑进了楼里。


我紧张地咽了口口水,不敢再耽搁,加快速度往下爬去。


陈志明不是婆婆,他远远地婆婆精明稳重的多,如果他发现蹊跷,或者是顺势往窗户这边望一眼,说不定就能看到我,到时候我只怕会前功尽弃,回去还要忍受一顿暴打,从此以后说不定还会被关起来失去逃走的机会!


我加快速度往下爬,可是在这种暴雨的天气里爬管道,实在是寸步难行,每移动一下都需要极大的勇气,我抱紧了脏兮兮的管道,浑身湿透地在雨中往下移动,这种感觉真是惊心动魄。


“林莫莫!”


陈志明已经回到了家中,果然不出我所料地检查了窗台和楼下,当他看到还悬挂在雨幕中的我时,顿时愤怒地吼出了我的名字。


完了!陈志明发现我了!


我不顾雨滴砸的眼睛生疼,睁大眼睛惊恐地看着陈志明的身影消失在窗台,我知道,他一定是出来找我了!


看着还剩一层的管道,我知道如果自己慢慢地爬下去,肯定会被陈志明抓个正着,与其让所有的辛苦都付诸东流,还不如放手一搏!


我闭了闭眼睛,放开了自己的手,不管不顾地跳了下去!


如今的我可以说是穷途末路,我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逃生的机会!


庆幸的是,我的身子还算是轻盈,又练过舞蹈和瑜伽,此时跳下去,倒也没有把腿摔断。但是落地时的巨大冲击力还是从我的脚底传到了头顶,一阵阵的激荡。


陈志明也从楼里冲了出来,一边叫着我的名字一边朝我跑了过来。我再也不敢停留,拖着有些疼痛的腿小区外跑去!


路上匆匆而行的人不时诧异地停下看着你追我赶的陈志明和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我害怕至极,直接冲到了门外的马路边,不停地从过往的车子招手,却没有一辆肯停下来。


回头一看,陈志明已经凶神恶煞地追了出来,我心中一阵绝望,再也顾不得危险不危险,直接朝着一辆疾驰的黑色车子扑了过去。那车子陡然刹车,还是撞到了我!巨大的冲击力把我撞飞,我毫无所依地在空中飘了一段,才沉重地摔在马路上!


原来快死了是这种感觉。


支离破碎的疼痛让我几乎感受不到自己的身体,我的意识却很是清醒。


我躺在地上,感受着鲜血从我的身上流出来,一圈圈地晕染在雨水里把身下染成了暗红,看着雨滴一颗颗地砸在马路上泛起了气泡破碎,看着不远处的陈志明惊惧地愣在原地不敢动弹,看着那辆黑车的司机推开车门着急地朝我走过来,跟随着下来的,还有一个从车里下来的高大身影。


我看的一清二楚,全世界似乎都在我眼前放大,变得清晰不已。


我忽然想笑。


或许,死也是一种解脱吧。


“小姐,小姐,你怎么样?能听到我说话吗?”


那司机惊慌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那个高大的身影没有说话,直接伸手抱起了我,着急却沉稳地往车子里走去,我费力地抬手抓住了他的衣领,他似乎知道了我想做什么,竟然低下头靠近了我......

后续内容点左下角【阅读原文抢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