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热文

男人做这件事时越慢,女人就越舒服,越满意?

请点击上方加关注男人做这件事时越慢,女人就越舒服,越满意?方便下次阅读!

男人做这件事时越慢,女人就越舒服,越满意?

飞机降落在滨城太平国际机场时已经是傍晚六点,天边只一丝淡淡落日余晖。尽管飞机降落时空姐已经很体贴的告知过温度,可等骆荨踏出机舱的一刻,还是被这刺骨的寒意给吓了一跳。


不过才九月中旬,滨城竟然已经这么冷了!


骆荨紧了紧身上的薄款针织小外套,不由长长吐了口气,兜兜转转,终究还是回到了这座城市。


五年时间,这座城市连温度都变了。


幸好,在这座城市生活过十几年的经验让她带了比较保暖的衣物,等下取到行李也就没事儿了。遂在机场行李传送带边等行李,可等了许久也没等到自己的白色行李箱,正准备找机场人员咨询下是否是转机时滞留在其他机场了。没想到,刚走了几步,一个圆乎乎的小橙子就迎面扑了过来。


骆荨连忙弯腰接住扑过来的小橙子,关切的问道:“没撞疼吧?”


小橙子当然不是橙子,而是一名约莫两三岁的小宝宝,只是他穿着橙色的外套,带着浅橙色的小帽子,圆滚滚的十分像个行走的橙子。


估计是撞疼了。小橙子一张粉嫩嫩的小脸皱成一团,鼻尖微红,眼睛通红,眼见着就要哭出来,却又拼命的强忍着眼泪的可怜样子,看的骆荨心里也跟着一抽一抽的难受。这么小的孩子怎么会一个人在机场,骆荨捏了捏小橙子肉嘟嘟的脸颊,“怎么了,跟爸爸妈妈走散了吗?”


机场人来人往,小孩子贪玩乱跑跟父母走散也是常事。


小橙子小小短短的手臂搂着骆荨的脖子不说话,骆荨有点无可奈何,她真不知道怎么逗小孩子,只能哄道:“阿姨带你去找爸爸妈妈好吗?”


话音刚落,骆荨只觉怀中一空,小橙子调转了方向朝另外一边奔跑着扑去,一边欢快的喊道:“爹地!”


骆荨追着小橙子的身影抬头看去,直直望进了一双幽沉冰冷的眼眸。


出现在眼前的男人一身笔挺的黑色西服,气质凌然,锋芒毕露,一米八几的清瘦身形随意的站在面前,旁边还跟着两名同着黑白色西装,表情严肃的保镖。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止。


安,习,之!


小橙子叫安习之爹地?


她只从新闻上得知他将要结婚了,可是没想到他竟然已经有了孩子。


是了。五年时间,连城市的温度都会变,更何况是人呢?


几秒钟的对视,从心脏骤停到喉咙哽咽,再到面上毫无破绽的笑意,骆荨表现的十分淡然。


直起身,正踌躇着要不要主动打招呼。


那边安习之弯腰接住扑过来的小橙子,深邃的褐色瞳仁中漾起星星点点的笑意,却故意板着脸冷道:“怎么一个人到处乱跑。”


骆荨半垂着的眼睫动了动,还是忍不住抬眸望向小橙子身边的男人,看着他侧耳倾听小橙子的悄悄话,看着他平淡无波的眼眸望过来,俊眉几不可见的轻皱了一下。


骆荨突然就失去了主动打招呼的勇气,转身欲走。


身后却突然响起冰冷却带着嘲讽的声音:“不用打声招呼就走吗?前妻。”


他故意重重咬紧前妻二字,侧首,幽深的目光投在骆荨纤瘦的背影上,如愿看到骆荨因为他的话身形一顿,而眉目舒展开来,淡淡道:“坐坐。”


愣了两秒,骆荨才意识到这话是对她说的,低头,刚准备拒绝,黑色西装,面无表情的保镖二话不说上前,团团将她围了起来。


她差点忘了,眼前的这个男人现在所拥有的权势不会给任何人拒绝的权利。


骆荨无奈浅浅一笑,在保镖的簇拥之下跟着安习之出了机场大厅。此时天边最后一道光线终于沉入海面,黑夜宣告来临,城市陷入一片灯红酒绿之中。


一行人出了机场大厅,来到停车场,安习之姿态优雅的弹了弹衣服身上的褶皱,抱着小橙子一言不发的上了后面的车。


看她还原地站着,冷道:“还不上车?”


小小的犹豫了几秒后,骆荨毅然奔向了前面的车。


同行的保镖为难的叫了一声,“骆小姐?”


骆荨低着头,视线落在自己白色的裙摆上。她知道这样不合规矩,甚至有点丢脸。可是这个时候她绝对不要跟安习之同乘一辆车,她真的怕自己会窒息而死。


好在保镖并未说什么,骆荨顺利上了第一辆车。


两辆进口高级轿车一前一后飞速却平稳的穿梭在高架上,骆荨坐与后座之中,看着不停倒退的霓虹,一阵恍惚。


当时在骆氏公司任职ceo的父亲骆文昌被传出挪用公款的新闻,尽管父亲力证清白,但迫于舆论和压力还是被停职调查。在调查期间,一向恩爱的父母竟然频频因为一些小事争吵互不相让,最后甚至闹到了离婚的地步,不想就在前往离婚的路上发生车祸,二人不幸当场死亡。


然而死亡并没有停止人们的舆论,反而让所有人都觉得她的父母是畏罪而逃时发生的车祸,是罪有应得,是有天有眼。


本欲找人调查整个事件,然而因为这次事件波及较大,安习之的公司也受到不小的冲击,几乎破产。骆荨坚持与安习之离了婚,头也没回的出了国,调查的事情也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而今回来调查再次提上日程,只是不知已经是物是人非的五年后,当年的真相还能剩下多少。


车子在高架上行驶了约二十分钟,终于一个大转弯下了高架,过了桥,风景渐渐变得幽深清净起来。又约摸行驶了一小会儿,车子终于熄火停了下来。


车门突然被拉开,高大的男性身躯夹带着车外的冷空气扑面而来,瞬间冲散了骆荨对过去的追忆,身子也因为突然涌进的寒冷不受控制的抖了一下。


好在这种寒冷只有一会儿,关了门,车子再次行发动行驶,车内也很快暖和起来。只是车内充斥着的强烈又熟悉的男性气息却让骆荨如坐针毡。


安习之上车后就微侧坐着身体,视线若有似无的看向骆荨柔美的侧脸。这张脸曾无数次出现在他的梦里,萦绕在他的记忆里,疯狂地蚕食着他的心房。


在这种气息紧绷的注视之中,骆荨低着头,羽睫微颤,心跳顿时突兀的加速变得不正常起来,逼得她喘不过气。“小……他呢?“她想问小橙子去哪里了,可一开口却发现小橙子可能根本不叫小橙子。


对于骆荨的主动搭话,安习之有些意外。


继续侧目看着骆荨垂脸的模样,安习之的视线幽深而复杂,隔了几秒才淡淡道,“他睡着了,我让保镖送回家了。“顿了顿又道,“看到你出现在滨城,我很意外。“


“既然决定离开,为什么不……彻底一点?“明暗不定的灯光之下,安习之的目光变得很高深莫测,而他由快变缓的语速让他整句话都显得意味深长。

而他由快变缓的语速让他整句话都显得意味深长。他一手撑在车座上,俯身与骆荨靠近,一手钳住骆荨纤细的腰肢,使得两人的身躯紧贴一起,头微俯下,气息薄冷而恼怒道:“你为什么要回来?!“


独特的气息拂过骆荨的耳畔,撩起一阵酥痒,身子也变的无力发软,几乎沉沦在这熟悉的臂弯之中。最后她不得不强迫自己镇定下来,以淡定的眼神回望安习之:“我记得滨城并没有哪条规定说不让我回来,还是说你对于我的归来……”


这么在意?


决定回国之时,她就做好了再遇安习之的心理准备,拼命练习过无数次各种场面应对的表情。她以为自己已经可以从容应对所有各种关于安习之的情况,还好多年练习累积起来的伪装并未在安习之面前败下阵来。


骆荨巧妙的并未将话摊开讲出来,而是故意说了一半,留了一半,让人浮想联翩,不自觉揣摩起其中深意。


可是话一说出口就后悔了,安习之要结婚了,她到底还奢望着什么?


幽沉深邃的目光瞬间凛冽到了极点,钳在她腰上的大手突然用力,像是要将她捏碎似得,“就算骆荨还是骆荨,你以为五年前被你伤害的体无完肤的安习之,五年后还会是以前那个安习之吗?“


骆荨在安习之激烈的动作之中几乎瘫软,无法抑制的轻喘出声,隔了好一会儿才找到语言,“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但,骆荨也早已不是五年前的骆荨。你放开我!“


“呵……是吗?“他探究似的在骆荨脸上来来回回扫过,不肯放过一丝细节,确定一无所获后,松开了骆荨。


安习之回身坐正,优雅的弹了弹西服上的褶皱,面无表情的对司机道:“希尔顿酒店放骆小姐下去。“


骆荨没有体会到这话里的微妙,勉强收拾好情绪打起精神说,“不用麻烦了,我在微星定了房间,您在前面路口放我下去就成。“


彷佛抬杠一般,安习之冷漠又讽刺的吩咐道:“小小的微星酒店怎么配的上骆大小姐的身份,杨佑打电话在希尔顿定个总统套房。“


微星酒店,滨城连锁的平民快捷式酒店。


若是五年前骆荨根本不会注意到这种酒店,可是五年后,她也只能住这种快捷酒店了。


“抱歉,那请给我定一件普通房就可以了。“骆荨觉得有点难堪,微微敛眸遮下眼底的情绪,淡淡道:“总统套房我,负担不起。“


负担不起……


负担不起四个字仿若记忆里飘落下的羽毛,轻轻落在安习之的心尖之上,瞬间幻化成万千细细长长的针尖,无情地刺破他最后一丝冷静。


安习之蓦地用力抓起骆荨的手腕,阴寒道:“如果我的记忆没错,当年你父亲可是挪弄了几个亿……“


“连你也这样认为?“骆荨明亮亮的眼睛突然暗了下来,直直望着安习之,不敢相信连安习之都相信那些事情真真是她父亲所为。


“如果不是,那么你呢?”你有没有在我最危难的时候,带走公司所有的周转资金,卖掉公司的绝密信息,至我的生死于不管不顾。


五年来,这是安习之一直想找到骆荨问清楚的事情。


可当骆荨就在他面前时,他却不想问了不敢问了。因为他已经不确定自己能否承受得住骆荨的回答所带来的冲击。


“我怎么?“面对安习之一副事不关己,无礼质问的态度,骆荨心头不由一阵无名火气。


她愤恼的想要甩开安习之的触碰,没想到她的动作太大,而他轻易的松了手,甩出去的动作变成了反手巴掌正正打在安习之的脸上,发出一阵清脆的声响。


安习之以手触摸了下被打中的脸颊,眼中燃起了炙热的欲望之火,语气轻佻讥讽,“看来你说的没错,骆荨果然变了,已经不是五年前的骆荨……“


他三两下擒住骆荨不安分的双手,并将她的双手以高举脑后的姿势定在车身上,修长的身躯欺身而上,左膝强有力钳制着她的双腿,低沉的声音在骆荨耳边低语道:“不过,我真的很好奇,这个地方是不是也跟着变了?不如……让我检查一下?”


此时,车内驾驶前座与后座连接之处,无声地缓缓地升起了屏障,将车内隔开成了两个世界。


熟悉的男性气息向她扑面而来,骆荨只来得及看清男人嘴角处的薄凉笑容,便被长驱直入的唇舌卷走了全部理智。


她的身子在他激烈的动作中几瘫软下来,不可抑制的喘息出声。


骆荨挣扎着:“唔……安习之,你、你放开我!”


“放开你?呵……骆荨你还真是不会看形势,你以为这里还是你们骆家的滨城?”安习之薄薄的嘴唇扬起一丝冷笑,大手最后停留在短裙上,‘刺啦’一声,撕开了肉色的薄袜。


而裹臀的A字裙早已被撩拨上去,露出了裙下的风景。


“安习之!”她羞怒的推他,挣扎,可在安习之看来不过是无力的挠痒。


宽厚的手掌肆意在她白皙的肌肤上流连,最后毫不留情的继续肆掠,眼见着就要撕掉她仅剩的最后一丝屏障……


骆荨屈辱的泪水至骆荨眼眶留下,瓦解了她五年来建立的所有伪装。


为什么?


就算是恨她,就算要报复,为什么一定要用这种方式来……侮辱她!


泪水晶莹,无声滑落。


就在此时,安习之蓦地松开骆荨,起身冷道:“停车。”


性能良好的高级进口轿车,不过几秒便稳稳停了下来。


安习之脱下身上的西服丢给骆荨,毫不客气的赶人:“下车!”


骆荨紧滞的呼吸倏地松开,气息中还带着些喘息和不稳。


然而真正等热气灼人的大手远离时,心底又莫名有一种无法形容的淡淡忧伤。


接过递过来的西服,她颤抖着双手扭动车门把手,踏步下了车。


临关门前,她听到安习之冷冷嗤笑的声音:“我一直在想,如果我遇到的第一个女人不是你而是其他人,那该多好。至少我不会浪费五年甚至更久的时间来恨一个人!”


他顿了顿,幽沉深邃的眼眸微微一动定格在车门与车身之中小巧挺拔的身影上,自嘲:“可惜,一切没有如果。”

骆荨浑然一震,神色忧伤的垂下双眸,却终是不发一语,关上了门。


高级的进口轿车“咻呜“一声绝尘而去。颤抖着的双腿终于支撑不住,软倒在地,骆荨埋首在仍有余温的西服之中,泪水终于忍不住喷涌而出。


而载着安习之的高级轿车在下一个路口调转了方向,停在希尔顿酒店门口。


一袭裸色礼服的高挑美女顺势揽上安习之的手臂,在记者们拍照的咔咔声中,昂首迈着优雅的步子走进了会场。


这里是新晋视后桑莹的庆功宴会。


安习之的到来,已经让记者们想好了明天的头条名字:商界才子与新晋视后的美好结合。


筹光交错的一番应酬之后,桑莹找了个借口暂时得以脱身休息一会儿,便抓过自己的经纪人急忙小声问道:“怎么样,查到又是哪个不长眼的狐狸精敢勾搭我的男人?“


安习之在宴会入场时突然离开,一个多小时才回来。自己的男朋友不说一声的就离开一个多小时,回来时身上还带着淡淡的香水味,这让她怎么能不抓狂!要不是考虑到今天情况特殊,而这里狗仔众多,要注意形象,她就摔东西泄愤,哪里还需顾忌这么多。


经纪人倒是淡定的多,将自己查到的消息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骆荨回来了,这让桑莹有些意外,意外之余不免又气的咬牙切齿。她本以为安习之的离开定是又被哪个小明星缠上了,毕竟身处在这个圈子,每天都有想通过明星这个身份攀上高枝而过上生活无忧的日子的人。可她万万没想到竟然是因为骆荨。


她在安习之的身边带了五年,陪他走过最难熬的日子。可骆荨一回来,他就不顾一切的从她重要的庆功宴上离开。


骆荨,骆荨你到底为什么要回来?!


连续打了三次喷嚏的时候,骆荨终于意识到行李落在了机场。滨城已经提前入冬多时,她需要那些行李。


低头打开链条包,翻出手机,拨出一个电话。


“你现在在哪儿?行程有变,直接到微星酒店来一趟,带几件保暖的衣服。”


“恩,我穿。”


她回国的消息就只告诉了好友许妍一人,本来约定好下飞机来接。可许妍记错了时间,现在还没出门!


许妍在自己男人幽怨可怜的眼神中冲出门,开车一路狂飙至微星酒店1107套房时,心里还有诸多疑问。


而骆荨披着一件男士西装外套坐在沙发上,衣裳半敞,发丝凌乱,手腕处还有青红交错的痕迹。


狼狈的模样和那件高级定制,价格不菲的西装外套,立即就让许妍明白了什么!


她三两步蹿上前,将手中拎着的购物袋往地上一扔,扯过沙发扶手处的毛毯将骆荨裹了起来,顺势安慰一抱,“是……安习之干的?”


骆荨抿唇不语。


许妍的声音颤了颤,松开了骆荨。一屁股坐进旁边的沙发里,顺手摸出一根女士香烟熟练点上深吸了一口后,缓缓吐出了白色的烟雾:“当初你坚持和他离婚,连一个消息都没有就出国了的那阵子,我感觉他都要疯了。没日没夜的跑来我家问我知不知道你的消息。”


她小心的观察了下骆荨的脸色,见她并无太多情绪表露,方才安下心来继续说道:“后来出了车祸,差点脑震荡在医院躺了三个月。”


骆荨面无表情的脸色终于有了一丝裂痕,一双水眸无声间透出一丝嫣红。她轻轻褪下破烂的丝袜,“我知道,所以我没有怪他。”这段感情里,她不无辜,可他也没有什么错,错的只是命运,造化弄人。


“不管怎样,过去的事情都已经过去,而我也有自己的生活要过。”她知道许妍在担心什么,也很感激能拥有这一份情谊。安习之身边已经有了其他人,而她也有更重要的事情做。所以,“我和安习之只会是前夫前妻。”


第二日,七点十分,骆荨准时起床,一番洗漱后换了身干练的职业装,又化了个薄薄的淡妆,踩着7厘米的高跟鞋便出了门。


回国就确定下的工作,今天正要去报道。


先去人事部办理了入职手续,然后按照公司流程,由前台负责接待的人员领着她参观公司各部门。


“对了,骆助理,虽然您应聘的是总裁助理,但我们公司最近刚被并购,许多职位还在内部调整中,所以稍后您的职位可能会有些变动。”


骆荨点头,表示自己并不在意,只是心里莫名油然生出一种十分不自在的感觉。刚并购的公司职位调整是很正常的事情,只是对公司突然被并购有点意外,她当时之所以选择入职这家公司正是看中了它的未来发展宏观,还准备大干一场,没想到才入职公司就被收购了。


这种不自在的感觉一直持续到骆荨回到人事部给她安排的办公室里,这时骆荨才终于知道这不自在的感觉因何而来。


难怪她刚刚觉得寰球资源的名字有些耳熟,没想到并购她现在供职公司的人是安习之。


寰球资源是安习之的公司!


真是没想到她会有在安习之公司手下工作的一天。


上班第一天知道这个消息,骆荨却已经没有了要在这里工作的心思,脑子里不时回想起安习之贴近她耳边的低沉声音。


“骆荨,你为什么要回来!”


反反复复地回荡在她耳边,骆荨不由皱了皱眉,只觉得心神不宁。


她试图转移注意力,打开电脑点开公司网页,埋首在创业史里。


可就在这个时候——


内线电话叮铃铃响了起来,骆荨吓了一跳,连忙接起电话,找到电话里要求的资料赶往总裁办公室。


“真是羡慕桑莹的好命,随便演了几部电视剧,收视率都这么高,难怪现在这么红。还能跻身豪门成为寰球的总裁夫人,这是多少女人的梦啊!”


公司内管理制度并不十分严格,一路上都能看到互相交谈的同事。刚好就有两名身穿制服的女同事走在骆荨前面,轻言轻语的八卦声就这么闯进了骆荨的耳朵里。


男人做这件事时越慢,女人就越舒服,越满意?


点击下面的"阅读原文"链接观看更多章节,或者请用浏览器打开  shucong.com 搜索16598

男人做这件事时越慢,女人就越舒服,越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