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热文

新婚夜躲进被窝想给老公一个惊喜,被子一揭我傻了!

请点击上方加关注新婚夜躲进被窝想给老公一个惊喜,被子一揭我傻了!方便下次阅读!

新婚夜躲进被窝想给老公一个惊喜,被子一揭我傻了!

“呦,顾少,您……这是金屋藏娇呢?”说话的女人长着一张娇艳的脸,身材极好,香肩半露,波浪卷的长发垂在胸前。


此刻正靠在顾寒生肩头,酥胸抵在男人胸膛上。


她目光肆无忌惮的打量起苏浅卿。外人都知道顾少的这个妻子,但这三年,顾少身边的女伴却换的比以前更频繁。


“还没走?”男人眉头一皱,眯着眼睛瞧她。


苏浅卿错开两人,用力的将行李箱提到门外,一边说道:“离婚协议书在客厅的桌子上,顾先生,后会无期。”


苏浅卿只穿了一件白色衬衫,下半身是牛仔裤,完全看不出身材。头发干净的扎在脑后,倒是有几分清纯模样。可如今的男人,哪个不是喜欢身材好屁股俏的。


女人挺了挺胸,自认为跟这个苏浅卿比起来,不管是相貌还是身材都占了上风。


男人站在门口,侧过身子,眸子落在了阶梯下的苏浅卿身上。原来,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三年……她这句后会无期,倒是让他听出了些许的味道。


他挑眉,语气耐人寻味,“后会无期?”


“对,顾先生,希望我们以后不用互相打扰。”从三年前,她嫁进顾家的那一刻,就不是心甘情愿的。但今后,她要做一个自由的人,可以自由的选择生活方式。


男人像是看透了她的想法,漆黑如谭的目光之中倒映着女人瘦弱的身形,嘴角噙起一丝笑,“三年前,你把控不了自己的命运,如今以为自己可以把控?倒还是和三年前如出一辙的天真。”声音中带着一丝嘲讽。


苏浅卿身形一震,双目瞪圆看他。


“你什么意思?”


段小玫扬起下颚,“你管得着吗?凭顾少在临都的身份,他勾一勾手指就能呼风唤雨,他给你挑的路你也只有走下去的份!你个下堂妻!”


“呵,婊子没资格跟下堂妻说话。”她眉目一转,淡笑。


“他的身份和手段,那都是他的事情,和我无关。”苏浅卿转身,拖着箱子往大雨中走去。


顾寒生扬起一丝玩味的笑,低头在怀中女人的脸上拍出响声来,“去给她拿把伞,省的旁人说我虐待前妻。”


段小玫瞥了一眼站在雨中的苏浅卿,不情愿的扭着腰从玄关拿了把伞走向苏浅卿。


段小玫将伞往她怀里一扔,目光中尽显鄙夷。


“你都是下堂妻了,就不要在这里假惺惺的装可怜,拿着伞赶紧滚吧。”


苏浅卿握着行李箱的手紧了紧,“我好歹也曾经是顾家的人,你呢?下一秒他身边站的又会是哪个女人,你知道吗?”


她不想与顾寒生有过多的拉扯,但礼貌的回击还是要的。


“你!”段小玫哑声。


苏浅卿淋着雨,留下不屈的背影。男人目视那纤瘦而又坚定走在雨中的一抹白色,刀斧刻凿般的眉毛一挑,对站在不远处的助理说道:“开车把她送回去,顺便把我准备的那份‘惊喜’给她。”


女人白嫩的手攀在他肩头,鲜艳的红唇递上去,“顾少要送什么惊喜给她?小玫可还没有收到过你送的惊喜呢……”


顾寒生伸出手指勾起她的脸,望着眼前这张娇媚的脸,却只是高深莫测的笑起来,“不是谁都有资格得到这份惊喜。”


苏浅卿顺着柏油路走出十分钟后,一辆黑色奔驰停在她面前。顾寒生的助理阿琛从车上下来,一面打伞,一面拉车后车座的门,“苏小姐,顾少让我送您回去。”


看出苏浅卿的犹豫后,男人再次开口说道:“顾少还有样东西让我给您,苏小姐请上车吧。”


苏浅卿坐在后车座里,手指用力的攥紧纸张,指甲穿破进去,但还是抹不去那黑色的字迹。她拼命地告诉自己这份报告是骗人的,甚至她希望这只是顾寒生故意报复她的。


这是一份三年前的事故调查报告,上面的数据详细的显示着,撞死她母亲的司机,在事故之前的通话记录上,有与她父亲的通话记录。


她身体重重的往后靠去,一时之间却无从反应。


“苏小姐,请保重身体。”景然将车停稳在路旁,扭过头看向目光呆滞的苏浅卿。空气一时之间压抑到极致,他面色沉了沉,但车子已经到了苏家门口。


他从车上走下来贴心的打开车门,“按照吩咐,我只能给您送到这里,苏小姐,请回吧。”


苏浅卿从后备箱中拿下行李箱,有些费力,男人将伞打在她头顶,稍有些嘘寒问暖道:“我会把您现在的情况如实告诉少爷,还请苏小姐注意身体。”


苏浅卿将那张报告放进贴身的口袋后,仰起头看向顾寒生的助理,“告诉他,这份礼物我收下了。今后不必再让他费劳费心了!”她语气寒冷,与这冬末的冷雨十分相称。脸上是一如既往的倔强,


景然将伞塞进她手中,叹了口气后驱车离开。


雨越下越大,打在伞顶,成串的水珠顺着落下来。斜打下来倾泻在苏浅卿的肩头,她茫然的望着来往的车辆,伞滚落着卷入马路中。


“shit!”一辆越野车紧急刹车,男人拉下车窗爆了句粗口,转了弯后离开。


她的思想如同伞卷进相继飞驰的车流中,跌跌撞撞,而后被卷入车轮下,彻底碾碎在马路中。如同此刻的茫然不知所错的她,被碾压的丝毫不剩。


直到被风吹的刺痛,她这才茫茫然的收回视线,拉着行李箱走进苏家。


苏家内,晚餐进行中。继母方瑞萍坐在旁边,看了眼湿漉漉进门的苏浅卿,冷脸道:“都已经是弃妇了,不知道回来做什么,丢人!”


“呵……”苏浅卿裂唇笑起来,一颗心却裂开了密密麻麻的细缝,涌出无尽的苦涩和疼痛。


她将行李箱放在脚下,迈开被雨水捆湿的腿,艰难的走向丰盛的餐桌上。

苏炳平夹菜的手停在半空中,惊讶的看向走来的这个女儿,“卿卿,怎么成了这幅样子?王妈,拿毛巾过来。”


“不必了。”苏浅卿了冷冷打断苏炳平的话,将手里的报告单甩在了桌子上。


“苏炳平,你当初为什么非要我嫁进顾家?”她声音冷厉,却又夹杂着悲凉和痛苦。紧紧拧着眉头,原本一张小脸紧紧皱起。


中年男人的实现落在报告单上,一惊,惊慌的看向苏浅卿。


“啪。”筷子滑脱,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餐桌上的气氛陡然间变得异常冷清。


苏炳平强作镇定的站起来,“顾家在临都首屈一指,让你嫁进去自然有我的用意。“


“是!为了你的生意能越做越好,为了你这几年与顾家的合作关系!”话锋突然一转,“可凭什么?凭什么你要用尽手段,雇人害了我妈?”


这一声质问如一个炸雷,将苏炳平的冷静炸的丝毫不剩。


他一怔,语气强作镇定,“卿卿,你从哪儿听来的消息,我是你父亲啊,怎么可能做那些事情……”


“够了!”苏浅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向前逼近一步道:“三年前害死我母亲的那场车祸,到底和你有关系吗?”苏浅卿目光紧紧地盯着苏炳平,若说理智,她此刻应该是没有的。


方瑞萍一脸的雍容华贵却再也端不住,她将眉头高高挑起,强势的喊来管家和几个下人。


“把她给我赶出去!”苏家的主人早已经是方瑞萍,她看苏浅卿,尽是鄙夷与不耐烦。


管家看了看苏浅卿此刻落魄的样子,显然有些为难。他不禁感慨,这个大小姐,虽然在外人眼里看着光鲜,但在这个家,却连一席之地都没有。


“不用你赶,我自己会走。”苏浅卿一把甩开拉她的人,拿起桌子上的报告单,转身不留情面的道:“苏炳平你记住!苏家欠我的,我会原封不动的讨回来!”


她提着行李箱走出苏家。一天之内,她丢了两个家,或者说,她连最后的东西都放弃了拥有。


苏浅卿搬进了一栋临时租来的房子,一室一厅,不到五十平米,位居市中心.


安夏踩着高跟鞋走进来,忙皱起眉头,“你说你一个苏家的大小姐,怎么能住这样的房子呢?”她左右扫了扫,房子虽然被苏浅卿装饰了一番,但格局太小,这样一间房子还不如安夏家里的厕所大。


“卿卿,我不能让你一个人住这里,走,你跟我回我那儿去。”安夏跳着脚,恨不得立马把苏浅卿打包带回去。


苏浅卿将整理好的一叠文件拿起给安夏,复杂的心理此刻都掩在嘴角之下,“安夏,帮我查查这个的准确性。”


“苏炳平?你父亲?”安夏睁大眼睛看向苏浅卿,“你这是要做什么?”


苏浅卿低着头整理东西,“我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做,她真的不知道,即便心里已经恨透了苏炳平,但是那个人到底是她的父亲。


安夏叹了口气,眼睛突然一亮,拉了拉苏浅卿的袖子。


“今晚上你有空吗?陪我去吃饭呗。”


……


七点,苏浅卿一个人坐在靠窗的位置,安夏接了个电话就跑了出去,剩下她一个人百无聊赖。


“你好。”一道清爽的男声在苏浅卿的头顶响起。


苏浅卿抬头,面对这个陌生的男人,她礼貌的点了点头,“你好。”


男人脸上带着如沐春风的笑容,桃花眼轻眨,好像随时都能放出电一样。褐色的短发,精炼而干净,举手投足,却也文雅。


苏浅卿看着他在对面坐下来,有些纳闷,忙发短信给安夏。


苏浅卿:喂,你去哪儿了?突然来了个男人,怎么回事?


安夏:他叫慕容允华,富二代,有自己的公司,为人很好,才华横溢。你给老娘长点脸,必须拿下他!


苏浅卿:你想干什么?


安夏:死丫头,这是给你准备的相亲对象!你给我好好把握哦。(调皮的笑脸)


西餐厅的钢琴曲缓缓地奏起,苏浅卿扶着额头,一脸无奈的将手机收进包里。安夏这丫头,真是死性不改……


“苏小姐,你好。”


苏浅卿干笑了两声,然后喝了口茶压了压惊,调整好情绪好抬头正对向她,“慕容先生,你可能不知道我刚刚离婚……”


“我知道。”慕容允华淡笑,面上却十分的平静,似乎对离婚这样的事情一点也不惊奇,也没有对苏浅卿有任何别样的眼光。这让她十分惊讶,同时也对慕容允华有了一番好奇。


像慕容允华这样的身世和地位,身边绝不会缺名媛淑女,可为什么他在知道的情况下还来相亲?


“苏浅卿,苏家大小家,三年前嫁给顾寒生,三日前刚刚离婚。临都医院破格录取的最年轻的临床医生,据传闻说,每天想要躺在病床上被你开刀的有上千人。”慕容允华微微一笑,轻眯的眼睛里藏着一道柔光。


他说的都没错,这就是她。


“既然你都知道,那你为什么还要跟我相亲?”


“为什么不能?”他反问,勾翘着似有似无的笑意,将那双桃花眼衬托的熠熠生辉。


为什么不能?只怕临都的记者们可以给出上百条答案来。苏浅卿不免觉得可笑,她离开顾寒生的时候,就未曾想过自己还能体体面面嫁给另一个人。


这个人的镇定让人觉得好奇。


苏浅卿抬了抬眼皮,正想委婉的拒绝慕容允华,突然瞥见了坐在旁边一桌的段小玫,而段小玫对面坐着的除了顾寒生便没有第二个人!


临都这么大的地方,可偏偏,两个人竟然在这么大点的饭店遇见了。


“顾少,让小玫敬您一杯。”段小玫站起来,勾着红酒杯往对面的男人怀里靠。她扭动着水蛇腰,举手投足,风情万种。每走一步,魅惑的姿态越深一分。


慕容允华随着苏浅卿的目光看向那侧,桃花眼跟着沉了一分。


段小玫坐进顾寒生的腿上,上半身半倾,就靠在了顾寒生的怀里。她一转眸,余光瞟到了苏浅卿这边,嘴角若有若无的勾起一道弧度。

她将红酒喂给顾寒生,慢慢的贴到顾寒生的嘴角,然后轻轻地撩动起那个男人。


姿势暧昧,随时都会擦出火花来。


苏浅卿装作并无看见,强作镇静的将眸子挪开,从钱包里拿出几张红票放在桌子上,随后站起道:“我该走了,慕容先生,再见。”


她快速的往外走,但必须错过顾寒生所在的餐桌,为了降低存在感,她尽可能的低着头。


“苏浅卿!你等下。”慕容允华站起来。


他这么一喊,所有的目光都聚到了苏浅卿的身上,包括旁边顾寒生和段小玫的。苏浅卿捏了一把冷汗,然后礼貌的回头,“慕容先生还有什么事情吗?”


慕容允华提步走到她面前,唇角蠕动,“我想娶你为妻。”


“啪。”顾寒生手里拿着的杯子突然跌落在地上,一道阴冷的目光就这样落在了苏浅卿的身上。


苏浅卿愣在当场,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她无所适从。他要娶她为妻?她没有听错吧,这个男人……他们只是初次见面而已。


“慕容先生,我想你是不是搞错了。我苏浅卿何德何能?”


却没想到慕容允华一步上前,贴住了苏浅卿,“没有搞错,就是你。”


苏浅卿不由抬头望向这个男人,刚才隔得稍远,不及此刻看的真真切切。菱角分明的一张脸,英俊自然不用多说,眉毛有几分娟秀,但仍不失眉宇间的气魄。桃花眼,迷人之际,加上眼睛里一直流露着的真情实意,总让人心生亲切。再往下看,高挺的鼻梁以及稍厚的双唇,微微一笑,右脸颊藏着的酒窝便露了出来。


他是个好人。这是苏浅卿的第一直觉。


“我……”但苏浅卿仍在想,到底要怎么拒绝眼前这个男人。


“我顾寒生玩过的女人,竟然还有人想碰?”一道讥讽声响起,顾寒生颀长的身形突然站了起来。


全场一阵唏嘘,凡是能认出这个男人的,都不禁想上前攀攀关系,但因为这男人一向的冷漠传闻,也都不得不望而怯步。


慕容允华挺身站在苏浅卿的身前,直面顾寒生,“顾先生,苏小姐与你已经没有半点瓜葛,你应该尊重她的选择。”


他的每一句话掷地有声,让苏浅卿惊讶的无从应对。她仰头看着男人宽厚的背脊,这个男人……到底凭什么要帮她?


“你要娶她,那她敢嫁吗?”顾寒生冷眼看着慕容允华,毕竟在临都的身份看来,顾寒生的财力权利都比慕容允华高出了许多。


他想玩弄的人,确实不需要任何的理由。而且他也玩弄了无数人……


想到过去三年,苏浅卿心中一凉,她冷笑起来,拨开慕容允华站在了顾寒生的对面,“我嫁不嫁是我的事情!我们走。”


苏浅卿拉住慕容允华的手,走出了餐厅。


顾寒生放在身前的手握起,段小玫作势要贴上去的身体被一把推到了地上,她仰着头,望着顾寒生那张晦明变化的脸,当下咬牙切齿,苏浅卿啊苏浅卿,你真是好本事!


她那双原本清澈的双眼在低下头的那一刻,满是恨意。


拐角后,苏浅卿松开了他的手,“对不起,让你卷入这趟浑水。”


慕容允华一把抓住苏浅卿的手,重新将她握起,“我不后悔。”


她眉头的疑惑更重,“为什么?”


“你不需要知道,你只要答应嫁给我就够了。”慕容允华如是说。


苏浅卿有些理不过来,但她仍旧坚持着自己的想法。而且终身大事这种事情,她不想耽误任何人。从离开顾寒生的那一刻,她就没想到重新嫁给别人。


她用力的挣开慕容允华的手,“对不起。”


匆忙的离开的她只留下一道清瘦的背影,以及空气中弥漫着的淡淡香气。


阳光慢慢的被乌云遮住太阳,慕容允华的笑容僵在脸上,他目送苏浅卿的离开,面部染上了重重的阴影。


苏浅卿第一件事情就是找安夏,跟她把事情摊牌后,准备第二天去上班。


翌日,她走进医院,与来往的医生护士问好,不少病人都笑着问候她。


马上有一台手术,她仔细地处理着双手的卫生,一道银铃般的笑声响起,“卿卿姐,你可算回来了。”


苏浅卿笑着望了一眼这个可爱的小姑娘,“一个星期,是有点长。”


说话的人,叫景染,二十二岁,比苏浅卿小三岁。爱笑,简单,纯粹,天真……这些词都不足以形容她,她更像是一个简单的孩子,每天在手术台里做着景然的工作,但是每天都带来积极地情绪给大家。


如今的苏浅卿也已经二十五岁了,不由感叹时光匆匆。


“听说今天这个病人有点难处理,哎,癌症患者和肿瘤患者现在越来越多了。”景染哀叹着,想起那些人,就忍不住皱眉,颇有些心疼。


苏浅卿点了点头,她提前看过病人的资料,今天开刀的地方在心脏,病人的心脏中间长了一颗肿瘤,但因为长的位置很复杂,所以……救活的几率低于百分之十。


即便是病人从手术台上下来了,也很有可能因为感染而死去。


苏浅卿一边想着一边穿戴好衣服,准备进入手术台。


手术进行了长达八个小时的时间,她握紧手术刀,每一刀都需要高超的技术,分毫之间决定了一个人的性命。


细密的汗珠从她白皙的额头上渗出,直到病人的肿瘤被成功切除。苏浅卿软着腿才终于从病房里面出来,看着病人家属劫后重生的脸,长舒了一口气。


她收拾着东西,准备下班,突然急诊室的铃拉响,急诊室主任一把拉住苏浅卿,“快,病人现在情况危急。”

苏浅卿重新将口罩带上,快步的跟上去。


病房门口,她瞥见了站在外面的顾寒生。幸亏她带着口罩,顾寒生没有看到。


她深吸了一口气,加快动作走了进去。急诊室主任快速的跟她介绍病人情况,“病人已经七十三岁,女,常年高血压,所以引发了多种并发症。刚刚被送来医院,但是情况十分糟糕,内脏多处出血。”


苏浅卿握了握手,像这种病例,她接手过很多,但大多数……都没有从病床上下来……


她看了看这位七十三岁的老人,眸光沉了沉,“门口站着的……”


“哦,那是病人的家属。临都首富,顾家。”


苏浅卿隐约记起,她在三年前见过这个老人,她和顾寒生举行婚礼的时候,这个老人也在场。她一直都是慈善的笑着,一头银发,记忆里精神矍铄,没想到会在病床上与她再见。


她叹了口气,伸手接过工具,开始手术。她的刀刚刚放在老人的心口上,护士就突然大叫道:“血压急速降低,肾上腺……”


“滴滴滴……”


苏浅卿立马扔开手术刀,双手叠加放上去,开始胸外按压。她一遍一遍,十几分钟后,所有的医生都打算放弃。


“没希望了,苏医生,你也放弃吧。”


苏浅卿眼前出现三年前见到这个老人时的画面,她清楚地记得,这个老人一头银发,坐在高台上面,最重要的是这是顾寒生唯一的亲人……


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她始终不愿意放弃。


突然滴滴声突然消失,“活了,活了。”急救室主任惊喜的叫道。


苏浅卿也松了一口气,放下了手。这样救回了一条命,几乎是在和死神拼命。每一次她站在手术台上拼命的时候,她都希望,经她手的每一个病人都能重新活过来。


医者仁心,即便她的能力也有限,但从未想过放弃。


她跟在护士后面走出急诊室,看见顾寒生疾步抓住病床,目光关切的看着躺在床上的人。那一刻,苏浅卿从他眼中看见了紧张、关心还有爱。


在三年的相识里,只有这一刻苏浅卿觉得他是一个真实的人。


她看着他们走远,急诊室主任从后面拍了下她的肩膀,“你真是一如既往的厉害。这一次我会跟院长为你请工。”


“不用了,我也只是帮个忙。这个功劳还是记在您头上吧。”


“这怎么可以……”


她转身往另一个方向走去,转弯的时候,顾寒生回头望了一眼,目光所及之处看到了她,一如清瘦的背影。


苏浅卿收拾东西准备下班。刚换好衣服走到门口,就听见有人在叫她。


“是你。”她惊讶的望着慕容允华。


慕容允华笑着上前,“刚好下班路过,我送你回去。”


“还是不用了,我打车就好。”她想绕过去,却被慕容允华一把抓住胳膊,“浅卿,我想跟你好好谈谈。”


他目光认真,苏浅卿不得不跟上他坐进车里。


他开车,她在副驾驶上静静地目视前方。


“我等了你三年,这一次我希望你可以跟我在一起。”慕容允华侧脸,深情的望着苏浅卿。


“可我们之前从来不认识。”苏浅卿的记忆力,没有丝毫关于这个男人的。她怀疑这个男人是不是搞错了。


慕容允华摇头,“我认识你。”他目视前方,目光变得格外坚定,“西街胡同,84号。”


苏浅卿的眸子突然瞪大,她不可置信的看向眼前这个男人。


“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曾经住在西街胡同,83号。”


窗外的灯光射进苏浅卿的眸子里,打出一片柔光,一段回忆被突然间勾起。


“原来是你。”


从她生下来的时候便跟母亲住在西街胡同里,那里住着的都是临都最底层的人,她也在其中,每天羡慕着上等人的生活,每天穿着洗了发白的牛仔裤,还有永远买不起的名牌。


她苦笑了一下,想起隔壁的那个小男孩儿。她从来只叫他小胖,也只愿意说心里话给他听。


慕容允华欣慰的点了点头,“没错,就是我。我记得当年你哭着跟我说,你要走出胡同,一定要当一名医生。”


想起那段时光,苏浅卿忍不住勾唇。想起那时候的小胖子,再看看眼前这个玉树临风的大男人,还有耳边刮过的那些对话,她就忍不住笑起来。


“那时候,你有一百五十斤,你告诉我你是怎么变这么瘦的?”


“还记得我当初说过什么吗?我要保护你,于是我每天锻炼身体,于是就瘦了啊。”慕容允华眯起眼睛略显调皮,那模样和小胖一模一样,浅浅的酒窝,还有挤成一道缝的眼睛。


苏浅卿放松的靠在椅背上,“真怀念那个时候。”


“恩,人生最纯粹的记忆。”


“我记得你的亲生父母来找你了对吗?”


慕容允华点头,眉头不由自主的蹙起,“恩,他们找到了我,并把我带回了慕容家。所以我现在叫慕容允华。”


当年在胡同里的记忆,苏浅卿闭上的眼睛重新睁开,她望向窗外,“这几年变故太多,我不想再提起。当年的事情也让它过去吧。”


风从窗户外灌进来,夜凉如水,让她的大脑变得越来越清楚。


车子行驶到家门口,苏浅卿从车上下来,她正视慕容,笑容也变得亲切起来,“还能重新见到你,真的很好。”


慕容允华伸出手慢慢的放在她额头上,苏浅卿下意识的躲了一下,“别动,有脏东西。”


他拿下脏东西,将她的头发轻轻理了一下。楼上阳台,两人亲密的这一幕被收入黑潭之中。


“咳,那我先回去了。”苏浅卿有些尴尬,但还是快速的上了楼。


她快到门口,看见自家的门开着,而且还亮着灯光。


糟了!不会是进小偷了吧!苏浅卿心头一紧,赶忙四处找了找,拿了一把扫帚,小心翼翼的走上去。


她慢慢的迈进门,举着扫帚,任何一个风吹草动都能惊动了她。突然,窗帘一动,她大叫问道:“谁!”


新婚夜躲进被窝想给老公一个惊喜,被子一揭我傻了!


点击下面的"阅读原文"链接观看更多章节,或者请用浏览器打开  shucong.com 搜索13926

新婚夜躲进被窝想给老公一个惊喜,被子一揭我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