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热文

我曾像等蛙回家一样等待IP影视化,结果……

我曾像等蛙回家一样等待IP影视化,结果……


 文 │ 刘肉英


《旅行青蛙》(旅かえる)已经刷爆朋友圈很久了,已经成为“佛养蛙,好妈妈”中一员的你,有没有觉得这种感觉似曾相识!《旅行青蛙》的特点,就在于这只小青蛙其实跟你没有什么关系,你就是一个旁观者,看着它在屏幕里度过“一只蛙吃饭旅行到处走走停停”的蛙生。


我曾像等蛙回家一样等待IP影视化,结果……


而作为曾经追过网络小说的你,本来是随手翻看,结果意外喜欢!日日盼更新,月月充会员,终于养成了大IP,一朝被影视公司看中开发后又开始时时刷微博,关注动态!一个本来和你没什么关系的小说,变成了自己的“亲儿子”!然而,最终你“亲儿子”能给你带来什么“土特产”貌似只有制片方才知道!


我曾像等蛙回家一样等待IP影视化,结果……

“蛙生”本与你无关


在《旅行青蛙》中,你能做的不过是收三叶草,给他收拾行囊,家里放吃的,照顾他的小伙伴而已,就像妈妈照顾小学生一样,至于他去哪里,见了什么人,学到了什么,一切都不会和你说,顶多给你一张照片去了解一下他看到了的外面的世界。


当然,你的蛙吃的、用的、穿的好不好,决定了他去哪,去多长时间,以及给你带回带什么“土特产”回来。然而这些“土特产”也不是给你的,而是让你拿来招待蛙的小伙伴的,当然他们也不白吃白喝,走了以后也会快递给你一些东西作为回礼。


我曾像等蛙回家一样等待IP影视化,结果……


你看!这个过程中,你除了“养他”之外,什么都做不了。


一本网文小说的诞生、连载、和读者的关系也大抵如此,当你粉上了一个刚刚写了2章的小说时,这部小说最终会成长成什么样?又会被多少人喜欢?故事如何发展?这些都不能为你所左右。然而,你却深深的被吸引,日夜牵挂。


举了例子,也许唐家三少刚提笔的时候也没有想过《斗罗大陆》会连载10年,作为粉丝的你也就更无从知晓了,你每个月按时充会员等更新,给他刷话题,做数据,一个小说的开始本身和粉丝毫无关系,凡是作为粉丝的你却参与了他的成长,一路将其护送成为“大IP”。默默付出之后,“蛙生”如何,你能左右吗?


我曾像等蛙回家一样等待IP影视化,结果……

要的就是你的牵挂


放置类游戏最重要的就是“牵挂感”,游戏中你真的像一名家长一样,看蛙在家的时候就盼着他出去,唠叨他别老宅在家里吃饭、削木头。等他真走了,你又老想打开游戏,看看蛙回没回来、有没有寄明信片,然后再给他准备吃的。


好不容易真的把蛙盼回来了,他跟你也没什么交流,就连写个日记都是背对着你,唯一跟你分享的旅行照片,你看到的也不过就他如何在外浪而不想回家,听朋友说,有一个金牛座的姑娘养蛙,在家里攒了好多三叶草也不给蛙买好吃的,有一次蛙带着一个菜饼出门,整整3天未归。


我曾像等蛙回家一样等待IP影视化,结果……


当你终于把曾经的“心头好”捧到了“大IP”的程度,你能做的除了牵挂也就没什么了!


你心爱的男女主到底是谁来演?原本的IP故事到底被改编了多少?在那么多“前车之鉴”,改不好被观众骂怎么办?制片方到底有没有听取原著粉的建议?然而这一系列的问题,已经是曾经在小说阶段就深爱的你所不能改变和过问的了。


“牵挂”这件事本就是单方面的行为,片方尊重原著粉,但更要尊重群体更为广阔的影视剧粉丝,但是在这个过程中,将原著视如己出的你依旧会选择相信,也希望自己的“亲儿子”能被更多人接受。所有的情感最多的体现是期待。


我曾像等蛙回家一样等待IP影视化,结果……

自成体系的盈利闭环


《旅行青蛙》虽然操作不难,玩家能把控的事情也不多,但是这个“佛养蛙”依旧有自己的游戏闭环,收割三叶草给你家的蛙买好吃好喝的——蛙能去更好、更远的地方——给你带回更好的土特产——蛙在路上能有更多的小伙伴——收到小伙伴们更好的回礼——以及让你氪金,给蛙买更好的吃喝。


我曾像等蛙回家一样等待IP影视化,结果……


而在这个游戏闭环中,你能参与的就在于要么收割三叶草,要么氪金买三叶草,而在IP被影视化之后,作为原著粉的你能做的也只有这些——要么默默收看,要么继续为周边氪金,毕竟一个成熟的IP拥有更多种可能。


IP改编影视产品的盈利闭环中,原著粉的比重和贡献率微乎其微了,大部分的制片方都已经意识到这一点,所以他们也会更致力于去培养新的影视剧受众粉丝,如果影视剧热播,还会再次带动原著的发行,以及周边产品的开发,甚至是更多形式的内容表达。而在这个盈利闭环体系中,你可能参与的也不会太多。


你看,现在沉迷于“佛养蛙,好妈妈”中的你,是不是一下就找到了“养蛙”的根源所在,不是佛系,而是习惯为喜欢付出。



────── 推荐阅读 ──────

演员的诞生 │白一骢 │蔡艺侬 河神

正午阳光 │鹿晗恋爱│ 中国好声音

BAT三国演义 │ 少女感网剧 │ Gai

导演姜伟 │ 网综中场战事 │ 国家宝藏


我曾像等蛙回家一样等待IP影视化,结果……

我曾像等蛙回家一样等待IP影视化,结果……

我曾像等蛙回家一样等待IP影视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