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热文

新版《泡沫之夏》,折射出翻拍剧的变与难

新版《泡沫之夏》,折射出翻拍剧的变与难


  文 │ 夏天



女主尹夏沫以“练习生”身份出现时,不少网友表示:还以为是《偶像练习生》《创造101》的植入。


为了结合现实、接轨时代,引发观众情感共鸣,新版《泡沫之夏》在改编上可谓煞费苦心。剧中“VR”、“游戏公司”、“练习生”等现代潮流元素的出现,昭示着制作方与时俱进翻拍经典IP的诚意。然而诚意十足的改编不仅没能赢来预期的掌声,反倒引来争议声不断。


翻拍一部承载90后青春回忆的经典作品,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小说《泡沫之夏》自2006年出版以来,一直受追捧,从未被忘却,作者明晓溪也凭借其热度稳坐内地“小琼瑶”的宝座。书中三位极度缺乏安全感、极度孤独、性格极度极端的主人公,为了心中唯一的慰藉,拼尽全力挣扎,致使读者对他们又爱又怜悯。书迷心中各自有一款独一无二的“夏沫”“欧辰”“洛熙”形象,谁来诠释都极易受诟病。


新版《泡沫之夏》,折射出翻拍剧的变与难


2010年剧版《泡沫之夏》播出后,大S、何润东、黄晓明三位主演因“高龄”引来网友吐槽,演员们贡献出契合角色的成熟演技也还是没能搏得观众青睐,最终赢了收视输了口碑,豆瓣评分仅为5.9。


相比于剧版,2016年影版《泡沫之夏》面临更大争议,网友吐槽其演员形象偏离原著,剧情衔接突兀,6000万投资的电影最终票房仅为814.7万,豆瓣评分低至2.6。


为了打破争议魔咒,此次制作方吸取前两版选角教训,启用年纪更青春,演技更娴熟的青年演员挑大梁,97年新生小花张雪迎,91年实力派小生秦俊杰剧中表现都颇受观众认可,在骨朵弹幕词云中,雪迎、秦俊杰皆为高频词汇,足见演员不俗的观众缘。


新版《泡沫之夏》,折射出翻拍剧的变与难


除了选角上的改进,新版《泡沫之夏》在改编上也下足了功夫。翻拍十二年前的言情经典IP,既得尊重原著内核又不能脱离现代生活,要在其中达到平衡,必须做出割舍和调整。


而改编后的《泡沫之夏》毁誉参半,部分观众表示与现实生活相衔接的剧情看起来很舒服,也有部分观众对主角人物设置的变动感到不满。作为一部合格线之上的青春题材影视剧,新版《泡沫之夏》饱受争议背后,再次折射出国产翻拍剧的变与难。


新版《泡沫之夏》,折射出翻拍剧的变与难

变:尊重原著内核基础上,

翻拍需结合时代潮流


小说《泡沫之夏》于2006年出版,距今已有12年,社会生活与时代背景已经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经典IP影视化效果要想不陈旧老套,剧情也自然要做出相应的改编。《泡沫之夏》小说作者明晓溪此次亲自操刀,担任总编剧,对故事进行改编,尝试给“霸道总裁爱上我”的故事赋予新的时代意义。


故事背景上的改编


新版《泡沫之夏》将故事背景从高中挪至大学,避免了对于低龄观众早恋的误导;女主尹夏沫通过练习生身份踏入娱乐圈,参加类似《中国好声音》的选秀比赛而有了知名度,其成名之路与现代娱乐圈生态环境相契合。男主欧辰脱离原著中居高临下的“少爷”标签,以分享VR技术、从事游戏开发的创业精英身份出现,有自己的理想与目标,鲜活而骄傲,与当下年轻人认同的性格特质相符。


新版《泡沫之夏》,折射出翻拍剧的变与难


将原著故事内核与时下流行且接地气的生活元素相结合,避免了IP影视化后过于中二夸张、过于脱离现实的境况,也让观众在追剧时更有代入感,更易引发情感共鸣。


符合现代“三观”上的改编


经典IP在时代变迁后再次被翻拍,还必须得经受住当下观众“三观”的考核。台版《流星花园》复播后杉菜被吐槽为“绿茶”就是个典型的例子,观众审美正发生变化,对影视剧有着更多的精神诉求。


为了使男主欧辰与女主尹夏沫大学时期带有交换性质的恋爱变得更为平等,新版《泡沫之夏》首先对两人的相识过程进行了改编和调整。女主尹夏沫阴差阳错进入演艺圈的经历,也被改写为影视公司练习生有计划性改变命运的逐梦之路。


采用浓墨重彩的镜头展示女主尹夏沫在练习生期间的努力与坚持,使女性人物少了一分被动、多了一分现代女性独立的特质。成长成为新版《泡沫之夏》的新命题,这些都与当下年轻人被赋予的时代精神相吻合。


新版《泡沫之夏》,折射出翻拍剧的变与难

难:改编必须做出割舍,

而割舍引来更大争议


10年何润东大S版《泡沫之夏》,除演员年龄偏高以外,人物、场景、情节皆高度还原小说,成功完成了IP从文字进化到影视的过程,作为第三次翻拍,新版《泡沫之夏》不在原著基础上做出创新,容易沦为10年剧版《泡沫之夏》的青年版。


新版《泡沫之夏》,折射出翻拍剧的变与难


然而契合时代观念与现实背景的改编是把难以驾驭的双刃剑,把控不好“度”,也极易面临原著粉不买账的风险。目前新版《泡沫之夏》的争议也正在于此。


为了达到以上改编目的,新版《泡沫之夏》冒了个险,选择弱化主角高傲、冷峻、孤独与自尊这几张人物典型的性格标签。


女主角尹夏沫以送外卖的邻家小妹形象出场,比原著少一分傲气,洛熙以清新少年的形象登场,比原著少了一分妖气,欧辰拥有势均力敌的创业伙伴,性格也增添几分萌点,人物重要的孤独属性被淡化。


原著中三位主角性格里最为尖锐的特质都被隐去,致使新版故事的叙述方式与原著存在差距。不少《泡沫之夏》原著粉对此感到不满,“保留了原著的核,丢掉了原著的壳,其实如果这部剧不是叫《泡沫之夏》我会多加一颗星的。”


故事背景与时俱进,人物设置接地气的改编,使新版《泡沫之夏》赢得了不少新生观众的青睐,也输掉了部分原著粉的心。


新版《泡沫之夏》,折射出翻拍剧的变与难

改编剧到底该如何得人心?


事实上,不少改编剧也都曾面临这样的尴尬境况。近年来由IP改编而来的影视剧占据娱乐圈大壁江山,翻拍剧层出不穷,都鲜少获得好评。除去制作成本与团队上的差异,在改编上,翻拍者也常走入过度还原和过度改编两个误区。 


中国版《深夜食堂》完全模仿日式风格,缺乏“本土化”表达手法,落得口碑、收视双输的尴尬局面。《余罪》热播时,原著作者常书欣也曾因剧情与原著偏离太远而公开表示不满,“编剧把刑侦编成感情戏了,改了框架之后,编剧驾驭不了人物,而且犯了很多常识问题。”


新版《泡沫之夏》,折射出翻拍剧的变与难


影版《七月与安生》是众多IP改编中为数不多的广受好评的影视剧,其改编成功的经验或许能为翻拍者提供一次正面借鉴。导演曾国祥将此次成功经验提炼为一句话,“保留原著情感,加入更多质感”。


影版《七月与安生》保留了小说原有的人物特质以及残酷的青春气质,一反原著中平铺直叙的叙事方式,设置多个反转戏码,为影像故事增加不少悬念。剔除原著中一直备受诟病的“矫情”劲儿,电影也通过丰富细节、铺垫人物感情等方式,使故事发展变得更为合理。扬长避短版《七月与安生》上线后,获得了观众、书迷、原著作者庆山(安妮宝贝)的一致认可。


经典IP已有群众基础,翻拍更易引起群众情感“共鸣”,也更易面临偏离原著观众不买账的风险。既得保留原著的精髓和价值观,又得做出符合时代审美的新演绎,如何掌控这“翻新”的火候,是从业者们必须应对并解决的难题。




────── 推荐阅读 ──────

侣皓吉吉 │李骏 │ 

俞杭英 │五百 │ 小猪佩奇

工夫影业 │ 网大消亡率 │ 孔笙

胡一天 │ 萝莉大叔恋 │ 国家宝藏


新版《泡沫之夏》,折射出翻拍剧的变与难

新版《泡沫之夏》,折射出翻拍剧的变与难

新版《泡沫之夏》,折射出翻拍剧的变与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