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热文

如果生命只剩下一首歌的时间,我会唱《如果还有明天》

如果生命只剩下一首歌的时间,我会唱《如果还有明天》

作者\刘尼尼

主播\由小藜

编辑排版\淘妹


如果生命只剩下一首歌的时间,我会唱《如果还有明天》

薛岳这个名字对于大家来说太陌生,他1990年因肝癌病逝,许多现在的年轻人甚至还没出生,而让如今的年轻人疯狂的五月天却说过:“薛岳一直是我们的指标”。


薛岳只活到36岁,但他为华语摇滚乐所做的贡献却不可磨灭,他被称为台湾摇滚之父,很多当红的摇滚歌手都深受他的影响。


他将“与其苟延残喘,不如从容燃烧”这句话活成了现实。《如果还有明天》成为他的绝唱,也开启了华语摇滚乐一个崭新的时代。


如果生命只剩下最后一首歌的时间,我想我会唱《如果还有明天》。



如果生命只剩下一首歌的时间,我会唱《如果还有明天》


 薛岳的摇滚舞台 


薛岳一生都遭受着病痛的困扰(当然这和他年少时过于疯狂而不健康的生活多少有些关系),而他的不羁,让他体内在滋生出病痛的同时,也滋生出了摇滚的血液。


他是大器晚成的,30岁才发行了第一张专辑《摇滚舞台》,专辑在制作过程中他便罹患肺囊肿入院,而当时“歌红人不红”的境遇让他气得天天借酒浇愁,出院后又患上肝病。


薛岳从30岁到病逝的6年间发行了5张专辑,《摇滚舞台》最能代表薛岳特有的摇滚精神。


如果生命只剩下一首歌的时间,我会唱《如果还有明天》


《摇滚舞台》是当时意气风发的李宗盛和初生牛犊的薛岳最完美的碰撞。在1984年,那样一个音乐风格保守的年代,李宗盛和薛岳用漂亮的吉他、强劲的鼓点、赤裸裸的情绪贯穿了整张专辑,让华语摇滚热血沸腾。


这在当时校园民谣当道的华语乐坛,无疑是一次巨大的冲击。当时能够坚持做POP ROCK的人不多,薛岳是最突出的一个,他叛逆的形象,执着的精神点燃了所有青少年的年轻气盛。


有趣的是,这首划时代的作品真正被广大乐迷熟知却是在十几年后,因为五月天的演唱。


2000年,五月天在“十万青年站出来”的LIVE演唱会上热情洋溢地演唱了这首《摇滚舞台》。



五月天用六十年代Beatles般绅士而充满纯真和希望的鼓点开场,唱得台上台下一片雀跃和快乐。他们的演绎和薛岳是完全不同的,五月天追求的摇滚是健康而时尚的,薛岳的摇滚却充满了对生活的横冲直撞。


薛岳好像从来不是为了让你欢乐尖叫而生的,他的出现就是要把你丢到最黑暗的深渊,让你在绝望中摸索,尔后明白,生命在一无所有时有多珍贵。


当时和薛岳一起做摇滚的李亚明对他说:“老岳,你就要死了,你还在教我。”好像摇滚人从来不介意生死这回事。


因为李亚明心里清楚,就算薛岳死了,摇滚舞台还在。于是,直到现在,薛岳这个名字就等同于摇滚精神。


 一曲绝唱《如果还有明天》 



薛岳的很多歌都被翻唱过,要说到让人印象最深、传唱度最广的,莫过于《如果还有明天》。和《摇滚舞台》一样,大多数人第一次听到这首歌也不是薛岳的原唱,而是信乐团的主唱信在2005年发行的《Special(thanks to…)感谢自选辑》中,通过混音和薛岳隔空对唱的版本。

现代的音乐技术已经可以让阴阳相隔的两个人用音乐对话了。歌里,信自如的爆裂声线令人震撼,而音轨里那个陌生而全情投入的声音,却直捣内心深处。这个叫做薛岳的人,和我们根本没有擦身过、也不可能擦身的人,就在那一秒听到后,再也挥不去了。


如果生命只剩下一首歌的时间,我会唱《如果还有明天》


在录音棚录完《如果还有明天》,信长舒一口气,喃喃自语道:“老大,这样你满意吗?”这是信作为一个摇滚追随者对薛岳最坦诚的表白。


“如果还有明天,你想怎样装扮你的脸,如果没有明天,要怎么说再见。”


这首摇滚经典是薛岳的好友刘伟仁创作的,为了让自己完全了解薛岳的心境,刘伟仁把自己关在家里,过着像病人在病房的生活,当词曲创作完成,第一次找来薛岳试唱,两人涕泪纵横,这首歌除了歌颂生命,背后还有真挚友情的故事。 


刘伟仁几乎可以算是薛岳最好的朋友,薛岳因为知道刘伟仁眼睛病变,有失明的可能,曾在一个大雨的夜晚说:“我死了以后,你把我的眼角膜摘去用吧!”刘伟仁回忆,当时他看着后视镜,我也看着后视镜,两个人眼泪这样一直流,但就是没有哭出声音。 


刘伟仁说,当时这首歌第一次拿给薛岳听时,他越哭越大声。后来进录音室,刘伟仁协助薛岳合音录唱,第一次、第二次根本录不起来,因为哭的声音太重了,我们把第一次、第二次都哭尽了之后,第三次进去录,终于完成了。


如果生命只剩下一首歌的时间,我会唱《如果还有明天》


刘伟仁在薛岳辞世后还成立了音乐教室,延续着薛岳的摇滚精神,因为这是薛岳生前和他共同的梦想。 刘伟仁说,这个音乐学校在心灵上,永远有你的一份,因为我希望你能够跟我一起做,可惜没机会。这也成了刘伟仁心中唯一的遗憾。


 燃烧灼热的生命 


1990年8月,薛岳发行了第五章专辑《生老病死》,这也是他临死前的最后一张专辑。大家都说《生老病死》是他捶着伤口做出的专辑。


如果生命只剩下一首歌的时间,我会唱《如果还有明天》


但更令人震惊的是已经病入膏肓,如此虚弱的一个人竟然要办一场演唱会。


1990年9月,薛岳用最后的精力开了“灼热的生命”演唱会,他试图要在生命的尽头绽放自己最后的光芒,他用信心和对音乐的执着完成了这场演出,虽然馆内早已准备好救护车和医护人员,虽然薛岳自己也几乎体力不支,不时冲到后台补充氧气,他还是精彩地唱完了整场演唱会!


如果生命只剩下一首歌的时间,我会唱《如果还有明天》


他拖着绝症的身躯在生命最后的舞台上感慨地说:“我在30岁以后,决定要作自己的音乐。这几年来,我拼得很凶,可是没有几个人看得到我心中的那种焦急,那种愤怒,造就了这几年我的个性。可是慢慢因着年龄的因素,我明白了,很多东西并不是用撑的,应该有很多办法,有很多管道。我才刚明白,生命却已经来不及了……”


然后,他流着泪唱完《如果还有明天》。一个面临死亡的人唱出来的感觉,竟不是颓废,不是悲痛,似乎是不舍和不服命运安排的一种抵抗。


那一夜,不仅是媒体闪光灯的集中地,更是台上台下音乐感动泪水的一夜。 演唱会后,薛岳在媒体写了一篇文章,他说:“幕总是有起有落,现在对我个人来讲,就是落幕的时候了。”


说到底,他不过是败给了生老病死,坚强的反抗始终抵不过生死,而能在死亡面前绚丽地焚烧自己,只有薛岳可以做到。


他病重时在香港通利琴行买琴时遇见秘密恋爱的伊能静和庾澄庆,依旧一脸灿烂,打趣地问:“你们两个真的在一起呀?”当哈林关心起他的身体状况,他直截了当就是一句:“我快死了,你不知道吗?”轻松得让人战栗,还不忘记关照他们:“所以,你们要好好的哦!”


很多人都离开了我们,很多人终将离我们而去,而我们也将离开,这本就没有什么好感叹。至少,薛岳的一生是骄傲的、灼热的、灿烂的,他不羁和执拗的倔强,让我们曾经如此的靠近生命。


都说年少轻狂,其实,一生轻狂又有何妨?所以,如果还有明天,在变老之前从容燃烧,对明天充满期待,并且记住这样一位精神不死的经典音乐人——薛岳。


如果生命只剩下一首歌的时间,我会唱《如果还有明天》


作者简介:淘漉音乐签约作者刘尼尼,生活在成都的文秘狗。在这个悠闲的城市,偶尔正经,偶尔文艺。坚持买CD,喜欢本质的音乐,并致力于做一个用观点聆听音乐的发烧友。


如果生命只剩下一首歌的时间,我会唱《如果还有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