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热文

又见医生过劳死,处于猝死边缘的医生如何应对?

又见医生过劳死,处于猝死边缘的医生如何应对?


愿逝者安息!


作者|春哥

来源|温柔一刀


据报道,1月23日,青海大学附属医院年仅43岁的急诊外科郭庆源大夫值完夜班后过劳猝死。事发当晚,郭大夫共接诊38人。原本8时30分下班,因交班等工作一直未能按时下班。事发前一小时,他还在关注一名病人复查注意事项。


因为过度劳累,突然出现胸闷、心慌、气憋等不适,大夫建议他住院。就在同事帮忙办理住院手续时,郭大夫突然出现抽搐症状后呼吸暂停,历经四个小时抢救后,宣布死亡。


又见医生过劳死,处于猝死边缘的医生如何应对?


医生过劳死,好像都已经不是新闻,每个月都有发生,有时还不止发生一起。


2018年1月8日,广西贺州人民医院骨科医生杨刘柱在完成一台脊柱骨科手术后,在接台手术间隙接诊病人时突然倒下,时年30岁。

2015版《中国医师执业状况白皮书》指出,52.72%的医师平均每周工作时间40 - 60小时,32.69%的医师工作60小时以上,远远超过劳动法规定的“每日工作时间不超过八小时、平均每周工作时间不超过四十四小时。在三级医院,高达91.81%的医师需要加班工作。


过劳成了医生不得不面对的现实,加班成了医生不得不习惯的日常。


医生,这个以治病救人为己任,身扛救死扶伤大旗,为病人除病痛延生存,被视作白衣天使的群体,因为高负荷、连轴转的工作,自己却成了位于猝死边缘的高危人群。


真的是医不自医,学不自教吗?善于给人看病却不会给自己看病,善于学习知识却不会自己教自己?真的是医生自己搞不清楚状况,自己不爱惜自己吗?


天天与死神搏斗,看惯了生离死别,他们比谁都清楚,健康是多么的重要,生命是多么的珍贵,死亡意味着什么,亲人的离去又会对父母,对爱人,对儿女带来多么沉重的打击!


可是,他们却无能为力,身不由己!


他们也想休息,可是他们却不能休息;他们不想加班,可是他们却不得不加班。


每天都是收不完的病人,写不完的病例,下不完的医嘱,上不完的手术,换不完的敷料,拆不完的缝线;还有那看不完的文献,写不完的论文,报不完的课题,评不完的奖项。


临床工作永远没有尽头,科研压力还在不停的加码。


对临床一线医生来说,作息只是个美好的愿望,无休止的加班才是更正常的日常。即使,偶尔得空休息,也是手机24小时开机待命,随时等候病人的召唤。


当医生,道德上被视为神一般的存在,现实中却像老牛一样负重生存。


有人曾把搬砖形容为社会的底层,其实,临床一线人员的境况也好不到哪儿去。搬砖,多搬一块就多一分酬劳,多一点辛苦就多一分回报;当医生,有吗?


而且,比体力上的劳累更摧残人的是精神上的高度紧张。遇到病情严重的病人,思想就如紧绷的弦,时刻保持张力,即使在睡梦中也不敢放松,听到电话铃声,就如触电一样,立马惊醒,条件反射般地弹起。


当医生,哪有什么真正的休息?医疗安全和医德责任像两座大山,选择了学医,就不得不一辈子背负。


愿逝者安息,愿天堂没有加班!


天堂真的没有加班吗?或许他不再当医生,或者不再当临床一线医生!


又见医生过劳死,处于猝死边缘的医生如何应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