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热文

马克龙魅力的“保鲜期”还有多久:上任后改革不顺支持率急跌

凤凰国际智库

国际视野·政商内参

点击右上方蓝字即可关注!


马克龙魅力的“保鲜期”还有多久:上任后改革不顺支持率急跌


在大多数人看来,马克龙当选总统是法国的胜利,更是欧洲的胜利,在较大程度上缓解了欧盟主要国家选举年的“黑天鹅”压力,为欧盟解决危机争取了时间,也为欧盟解决危机增强了信心。马克龙以绝对性的胜利赢得总统和议会选举,似乎成为最保险的法国总统。


但根据星期日报(Le Journal du Dimanche)IFOP的民调显示,马克龙自当选以来,支持率已从64%下降到54%。7月17日-22日进行的民调显示,总理菲利普的民望也下降了8个百分点。就如笔者之前强调的,就算马克龙能够充分联合与动员选民,但法国大选显示出不同政党及其选民具有完全不同的世界观,这为马克龙在短时间内调和不同政党选民带来了极大挑战。再加上,马克龙的前进运动本身也是法国政坛的新生事物,不确定性与挑战仍将占据着法国与欧盟的头条。


尽管马克龙仍保持了54%的支持率,但他的政治蜜月期已结束了,这为他的改革前景蒙上一层阴影。我们可从经济改革、政治调整和外交动向来窥探马克龙的改革及前景。


经济改革:动了很多奶酪又来不及深化

鉴于不断膨胀的预算赤字,马克龙在刚刚反弹的经济中实施财政整顿计划。数据显示,法国政府开支约占GDP的57%,是欧盟最高的,远高于欧盟47%的平均水平,严重阻碍了法国经济增长。因此,马克龙的竞选承诺之一是寻求45亿欧元的财政整顿计划,使法国预算赤字低于GDP的3%。


马克龙计划实施财政整顿但不紧缩的政策,财政削减但不触及福利和社会服务,减少法国的公共赤字和提高劳动力市场的灵活性。但现在看来,马克龙碰触到诸多阻碍,因为经济改革层面的最大问题是能否成功控制法国的开支。马克龙削减0.85亿欧元的国防开支,相应的,内政部、外交事务和运输等部门开支也将被削减,分别为5.26亿欧元、2.82亿欧元、2.6亿欧元。


财政削减的直接影响之一,是法国武装部队参谋长皮埃尔·德·维利耶(Pierre De Villiers)的辞职,他为国防预算削减问题和马克龙激烈争吵,马克龙公开指责说:“我也做出承诺,我是你的老板”,这充分表明马克龙的强硬立场,也是他作为新当选总统勇气的初步测验。7月19日,马克龙接受维利耶的辞职,这在法兰西第五共和国史上尚属首次。此外,共和国前进党(LREM)的部分成员也批评马克龙削减国防预算。


住房福利也被削减,特别是个人住房补贴(APL)。每位申请人从2017年10月开始每月减少5欧元,这会影响到80万学生群体。同时,妇女权利的预算也被削减,从2960万欧元减少到2010万欧元,大约减少了25%。这与马克龙在竞选中宣称的“女权主义”身份不相符。这也招致女性群体的质疑。


地方当局将在未来五年内将削减130亿欧元的预算,这比马克龙在总统竞选期间承诺的100亿欧元多得多。地方预算的削减将会带来地方政府裁员7万份工作。地方政府削减预算是法国政府五年计划的一部分。该五年计划通过提供645亿欧元的财政整顿措施,使法国与欧盟3%的财政赤字预算规则相一致。但审计法院警告说,今年的预算有80亿欧元的漏洞。地方当局通过增加按收入征收的社会保障税的份额,可以减轻地方当局的财政压力,但自相矛盾的是,这会带来治理的“权力下放”,即地方当局权力的提升。此外,为了解决预算赤字和减少整体税负,到2018年,80%现任纳税人的财产税和财富税将取消,而这是地方政府资金的主要来源。


减税与减少支出是减少经济负担的主要渠道,是扭转法国经济局势的关键。但法国需要更复杂的结构改革,最紧迫的是放宽和简化法国复杂的劳动法,改变劳动保护的议程,全面改革劳动力市场,以实现更容易解雇和容易雇佣的模式。劳动法的简化需与社会合作伙伴协商,以避免罢工和抗议。


第一步是集体谈判的权力下放,允许工会建立以企业为基础(firm-based)的贸易关系。同时,失业挑战部分与隐性成本相关联,因为法国每小时劳动成本在欧盟是最高的,劳动税远高于资本所得税。法国工薪税约占GDP的19%,远超于欧盟13%的平均水平。企业税也是需要改革的领域,因为法国的税率为33%,是欧洲最高的企业利润税之一,需降低到25%,与欧盟平均水平一致。


综上看,马克龙的经济改革既动了多个群体的奶酪,又无法短时间内进行深层次的结构改革,马克龙的经济改革阻力重重。


被称作“法老”,马克龙的政治调整步履维艰

马克龙的前进党将自身定位为“既不左也不右”,赢得了议会多数,并且其他党派的成员表示支持政府的主要计划,这也强化了马克龙的地位。一方面,法兰西第五共和国的权力日益向总统集中,使总统成为国家权力中心。另一方面,马克龙的前进党获得绝对多数议席,拥有577个席位中的360个席位。这也使得马克龙成为一名强势总统。但马克龙遭到盟友的失利及反对派的质疑,其政治调整步履维艰。


与马克龙结盟的民主运动是法国最有实力的中间派力量。但受到欧洲议会“空饷门”影响,弗朗索瓦·贝鲁(Fran?ois Bayrou)辞去司法部长职位,这是继国土协调部长理查德·费朗(Richard Ferrand)、国防部长西尔维·古拉尔(Sylvie Goulard)、欧盟事务部长玛丽埃尔·德·萨尔内兹(Marielle de Sarnez)之后的第四位辞职的部长。萨尔内兹的辞职对马克龙影响相当大,因为她是处理与柏林关系的关键人物。22个政府成员中已失去4位,这对马克龙来说,起步并不顺利。


此外,马克龙推动议会改革,认为法国的立法者数量应该减少1/3,国民议会成员从577人减少到385人,参议院成员数目从348人减少到232人。他指出更少的国民议会成员(MPs)会使政府更加高效,并使法国走向彻底的新道路。这样的话,法国的选举制度将被改变,允许更多的比例代表,更多的声音将在政府层面上被听到。马克龙甚至指出,如果他提议的改变在一年内没有在议会中通过,他将采取全民公投方式。这是他宣誓的将“集体尊严”交还给法国的体现。


反对派担忧马克龙的专制倾向,积极游说民众不要让太多权力集中在马克龙手中。马克龙在总统选举和议会选举中的大胜,在反对派看来,这会形成缺少制约的行政和立法当局。一方面,马克龙在路易十四的宫殿进行一次没有任何政策辩论的演讲,以及在凡尔赛宫向国会参众两院发表“美国总统式的演讲”是史无前例的。另一方面,许多议员认为总统的演讲削弱了总理的作用。


马克龙的这种政治仪式和政治行为遭到左翼和右翼的批评,总统被指控为“君主”。一些左翼议员抵制马克龙的演讲,并参加巴黎共和国广场的街头集会。“不屈的法兰西党”的梅朗雄指责“马克龙法老”以君主制的方式来执掌总统职位是不合时宜的。共产党的议员们和中间派的独立民主联盟(UDI)的两名成员也将抵制马克龙的演讲。主要反对党右翼政党共和党(Les Républicains)的一些成员则不再支持马克龙,议会领袖克里斯蒂安·雅各布(Christian Jacob)指出,“当你不分享权力,你可能更有效率,但你或许有点不太民主”。


外交表现不俗,但根本问题还是经济

马克龙在国际和欧洲的表现总体上是值得赞赏的,马克龙释放的信号是继续接受新的妥协机会,与任何愿意的人交谈,但不掩饰分歧。马克龙的外交政策力图恢复法国在世界舞台上的核心地位,但仍坚定地致力于欧洲一体化,支持欧盟。相比前任领导人,马克龙具有更多的技能,如不可否认的魅力、与外国领导人沟通的能力、对全球议题的扎实把握、推动经济改革的干劲。


马克龙邀请俄罗斯总统普京作为他上台后的第一位外宾访问巴黎,并邀请美国总统特朗普出席参加巴士底日庆祝活动。这预示着马克龙要为一个新的和雄心勃勃的法国外交政策打好基础。


马克龙的外交政策聚焦在通过扭转经济衰退以提升法国的信心;强化法德轴心;加强欧洲在世界舞台上的作用,因为欧洲的进步就是法国的进步,欧洲是法国国家力量的倍增器;在国际上与任何国家打交道,并采用现实主义的方式。马克龙的内部改革多少会受益于外部因素,包括法国在内的欧洲的经济形势有大幅度的改善,法德在全球问题和欧洲问题上达成较多一致,并与德国携手合作,英美的政策为马克龙的多边主义立场提供机遇等等。但马克龙外交政策的有效性取决于他是否实现国内经济的好转。这也是奥朗德失败的教训所在。


马克龙魅力的“保鲜期”还剩多久

马克龙是法国自拿破仑以来最年轻的领导人,他强调效率、代表性和责任的三大原则。马克龙的上台是抓住了民众对政治精英日益增长的怨恨,因为精英被认为是脱离民众的,无法创造就业机会和刺激更强劲的经济增长。社会党和共和党内部混乱所形成的政治空间,也为马克龙及其政党提供了机会。


尽管马克龙给法国带了巨大的机遇,但鉴于所需改革的范围和规模,马克龙的政治蜜月是短暂的。马克龙必须通过实施财政政策、税收、劳动力市场和教育的改革来继续获得民意。法国最紧迫的问题是增长乏力和就业机会不足。法国的GDP增速仅为1%,低于欧盟中等水平;失业率在10%以上,高于大部分欧盟国家。马克龙第一个五年任期的重点是把法国GDP增速至少提高到2%,将失业率降至6%以下。所以马克龙必须迅速取得成果,否则他的魅力很快消逝,法国选民则会让他从政坛消失。


文章来源:澎湃新闻网

文章作者:贺之杲,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欢迎关注凤凰国际智库官方微博:https://weibo.com/u/5368195773 

马克龙魅力的“保鲜期”还有多久:上任后改革不顺支持率急跌


马克龙魅力的“保鲜期”还有多久:上任后改革不顺支持率急跌

关注后回复以下关键词

可查看更多专属内参和信息!

免费浏览高价值凤凰国际智库完整版专属“每日内部参考”,敬请关注后回复每日内参


智库产品

战略家 | 先行军 | 大国小鲜 | 凤凰策


智库团队研究团队


顾问委员会:
魏建国 | 李稻葵 | 王辉耀 | 阎学通


王逸舟 | 金灿荣 | 唐世平 | 文安立 | 李晓鹏 | 邱震海


研究团队:

冯玉军 | 毛四维 | 孙友文 | 蔡雄山 | 曹 蕾 | 陈小帅 | 储 殷 | 董 梅 | 黄日涵 | 胡 波 | 冷 帅 | 厉克奥博 | 刘亚伟 | 王霁虹 | 余承志 | 余万里 | 赵可金 | 朱中华 | 王静文 | 谢远涛 | 宋鸿均 


合作事宜

商务合作 | 转载申请 | 白名单


关于我们

智库简介 | 智库动态 | 智库 | English


更多精彩,敬请期待!

马克龙魅力的“保鲜期”还有多久:上任后改革不顺支持率急跌

凤凰国际智库

微信ID:ifengtank



马克龙魅力的“保鲜期”还有多久:上任后改革不顺支持率急跌

点击右上角

分享至朋友圈

才能传递思想的火炬!

长按二维码

即可每日获得专属内参!


编辑:董经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