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热文

国外大学校长眼中的校长职责

国外大学校长眼中的校长职责

?图源:Pixabay.com


撰文 | 李可

责编 | 程莉


  


在你的印象中大学校长是一个怎样的存在?他们的职责是什么?


2018年5月5日,“双一流”建设国际研讨会暨北京论坛上,包括牛津大学,剑桥大学,耶鲁大学校长等在内的十位世界名校校长就“校长职责”这一特殊论题进行了深度讨论。


守护高校自主权



大学校长首要责任是什么?与会嘉宾一致认为,任何国家,任何时期,都应是争取和守护高校自主权。


英国牛津大学校长Louise Richardson教授说:“我们要捍卫学校的自主权,就要去说服政府,大学的自主性是符合公众利益的,一个健康的社会必须要有思辨能力,要有能独立思考的机构,要让政府给大学更多的资助。同时我们还和其他机构交流,给我们的教师和学生提供思想的源泉。”丹麦哥本哈根大学校长Henrik Wegener教授也表示:“保持自主权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不能够保持自主,高校就没有办法称之为一个独立的高校。


高校自主权统摄高校内外,高等教育领域内几乎每一项重大的改革都与高校自主权问题分不开。高校自主权问题从其首次被理论界提出至今已近40年,从被政策文件首次确认至今也已逾30年。高校自主权问题从未淡出过人们的视野,却似乎也从未真正落到实处。


关于校长对自主权的认识和实行,瑞士苏黎世理工大学Lino Guzzella校长又进行了详细的解释:“校长最根本的职责要求,就是要能够保证学校的自主权,这一点为何如此重要?因为如果要成为一名科学家,要取得真正的科学突破,就必须能够突破常规取得一些灵感。如果长期处于传统的思维框架里面,就无法取得突破。”他进一步说明了该如何进行这项工作:“这个工作并不好做,因为学校不是一座孤岛,总是跟社会有密切的互动,自主权不是完全的自由,是受到限制的,有很多政策和经济的压力。这就是生活,要在限制里面寻找突破。怎么去做?首先就是要沟通,校长就是要不断的沟通,要和不同的人去谈,要跟政策制定者去讨论,还要去跟媒体谈,因为我们知道媒体扮演着非常重要的监督和宣传的角色,也要跟政府去谈,因为也要从政府那里获得一些支持。”


打造全球合作网



随着校长们对于在当今“全球化”背景下的高校面临的机遇和挑战进行的讨论,论坛迎来了第二个高潮:在这个革命性的时代,校长们要如何彰显真正的领导力来应对这些挑战?


“在日新月异的今天,作为大学校长的我们,责任是让学生有能力应对未来的不确定性,要去培养有活跃思维能力的学生,让他们能轻松应对跨文化的环境,能够在学习期间有机会与全球的协作者共事。”美国耶鲁大学校长Peter Salovey教授说道。他认为通过高校层面去成立全球网络,最能够帮助高校实现上述目标。此外,他补充道:“没有任何一所高校将能够仅凭一己之力应对所有问题,应对这些未来的变革和复杂性的问题需要的远远不止一所高等学府的教育,所以作为校长,需要去鼓励创新型的伙伴关系,要打破国家、文化和学科的边界。”


在这个过程中校长具体要承担怎样的角色去实现愿景?新加坡国立大学校长Tan Eng Chye教授给出了答案:高校校长的角色就是能够建立沟通的桥梁,把高校和外部连接起来,广纳贤才,发挥不同的作用,不管是研究、管理还是教育,都会形成一个合力。这样会有地区的合作伙伴,也会有外国的合作伙伴,把这些不同的力量连接起来,把整个的高校的团队带起来。


就像日本东京大学校长Gonokami Makoto教授所说,校长的一个角色就是要打造一个环境,让大学和不同国家、不同文化的人在一起共同合作,特别是要去鼓励年轻的研究者和青年学子去开展合作,最终服务于全球公众。


完善服务型领导



世界经济论坛这样定义领导力:真正的领导力意味着能够激励个体和团队,给他们提供更多的支持和帮助。这样的定义,强调了处理关系的这样一个要素,从根本上来说领导力就是通过跟其他人互动去支持其他人带来一些变化。大学不同于企业,校长更不同于CEO,美国伯克利加州大学校长Carol Christ教授强调,校长首先是导师,他要能够带领一个团队,包括教师和学生,去改变思维,改变生活。


英国剑桥大学校长Stephen Toope教授提到一个词——服务领导。他认为,作为校长,服务意识非常关键,这一种风格的领导力基于开放和透明,并且要保证领导和社区的各个成员之间有非常好的沟通。值得注意的是,沟通中最重要也是最容易被身居高位的校长们忽略的一环便是倾听。Toope教授说:“一个人在当领导之后很容易就被孤立,或者说很容易就只能听到那些让我们感到舒服的意见,往往会忽视一些有价值的意见,所以我觉得校长首先要把自己当成仆人,先去倾听,这样才能够有新的收获和学习。”


决定战略方向



美国总统威尔逊曾经说过,要去领导人民首先要去倾听他们的心声。“但是倾听之后,我们还是需要有一个人来做最后的决定,一个领导人的另一个特质就是有决断力,能够采取正确的立场”,Guzzella校长表示,“校长有责任去平衡不同的声音,倾听不同的意见,但更有责任最终做决定,这不是一个特权,而是一个神圣的使命。”


“这些决断不仅仅是日常工作的管理”,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校长Brian Schmidt教授进一步分析:“大学校长要具备的决策力包括他的战略眼光,大部分人在介绍工作的时候都是讲日常工作的管理。其实我们不能只顾眼前,在处理身边小事的时候,还要着眼长远,要让我们的大学在长远的发展中发挥自己的作用。”Carol Christ校长补充道:“高校的校长还需要能够去发现、去决定哪些是战略性的机遇,并且能够根据特殊的外部环境确定一些目标,并且知道自己学校的优势和劣势。”


在本次讨论中,除了上述四点外,与会校长们还提到很多高校校长的其他责任,比如将资源最大利用化,包括人才引进,资金以及空间等;将高校科研和教学应用于社会,服务于本地;包容不同阶层,不同背景的个体,协助设计良好的社会体系等值得思考与实践的观点。国外大学校长眼中的校长职责


制版编辑:黄玉莹 |


本页刊发内容未经书面许可禁止转载及使用

公众号、报刊等转载请联系授权

copyright@zhishifenzi.com

商务合作请联系

business@zhishifenzi.com

▼点击查看相关文章

费恩曼 | 陈春先 | 颜那亚| 量子实验 | 帽子大战

青蒿素|可燃冰|P值争论|许晨阳|博士后|潘建伟

张毅|王晓东|张启发|崔维成|张锋|杨振宁|李佩

卢煜明|王小凡|吴文俊|袁钧瑛|张纯如|刘若川


知识分子为更好的智趣生活ID:The-Intellectual国外大学校长眼中的校长职责投稿:zizaifenxiang@163.com长按二维码,关注知识分子


▼▼▼点击“阅读原文”,直达知识分子书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