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热文

范冰冰公开宣布结婚:但是4个人绝不能参加我和李晨的婚礼!

范冰冰公开宣布结婚:但是4个人绝不能参加我和李晨的婚礼!范冰冰公开宣布结婚:但是4个人绝不能参加我和李晨的婚礼!

- 01 -

夜色迷茫。

洗手间里,水流声哗啦哗啦地响,掩盖了男女暧昧难耐的气息。

安然被男人粗暴地按在洗手台上,后背紧贴着男人宽阔的胸膛。

“不……不要……好疼!求你放过我吧!”她受不住地哀声求饶,喉咙里发出痛苦的呜咽声。

每次都被他当作玩物般肆意凌辱,没有尊严,没有人格……

她真的受不了了!

“不要?”陆墨城正含着她圆润的耳垂,闻言嗤笑一声,灼热的气息悉数喷在她脖间。

“我的好大嫂,当初你躺在我身下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

安然浑身僵住,一股难以言喻的羞耻感从心底涌出来,让她根本不敢回应陆墨城的话。

是的,她是这个男人的大嫂。

安家没破产前,和陆家有生意上的往来,所以她从小就认识陆墨城,一直渴望长大后嫁给他。

她爱他,一爱就是十年,爱到骨子里,爱到尘埃里,却始终没有把这份爱说出口。

因为她知道,陆墨城另有所爱,那她就偷偷爱着他吧。

但安然万万没想到,就在五年前,她和陆家长子陆沉舟的新婚之夜,竟然被人下药送到陆墨城的床上!

醒来后,看到陆墨城厌弃又愤怒的眼神,仿佛碰到了什么恶心的东西,看一眼都倒胃口。

那一刻,她心碎了。

他大骂她不知检点,背叛了他的大哥,害他于不义,简直就是低贱无耻的女人!

因为这件事,陆沉舟和陆墨城兄弟反目,只在表面上维持友好关系,而其他人并不知情,还夸他们兄弟和睦。

很久以后,安然才知道,给自己下药的那个人竟然是陆沉舟!

他自导自演了这场阴谋!

也许是嫌弃她和陆墨寒发生过关系,结婚五年来陆沉舟都不愿意碰她,同一个卧室分开睡。

陆墨城觉得对不起大哥,没多久便飞往美国留学,一走就是三年。

直到两年前,陆沉舟出差时飞机失事,机身坠入海里,搜救人员打捞了三天三夜也没找到他,陆墨城这才回国继承庞大的家族企业。

他回来后,对安然的厌恶有增无减,而且为了释放工作压力,完全把她当成发泄情欲的玩物。

这种见不得人的关系令安然饱受折磨,无处诉说,还要在人前维持大嫂的身份,处处与他保持距离。

今晚是陆墨城的接风宴,他刚从美国谈完一桩大生意回来。

随他一起回来的,还有顾家的千金小姐顾雅兰。

当年夏家因生意上的事情搬到国外,陆墨城对顾雅兰念念不忘,这次在美国遇到她了。

他们迅速坠入爱河,一回来就打算订婚。

陆墨城和顾雅兰在餐桌上旁若无人地秀恩爱,深深刺痛了安然的心,只能狼狈地躲进洗手间里。

不料陆墨城却追进来。

他逼着安然看向镜子里的人影:“看,你就是这么下贱,一边说不要,一边又缠着我,虚伪的女人!”

“不是这样的……”被深爱多年的男人辱骂,安然哽咽不已,泪水在眼眶里不停地打转。

“你说,要是大哥知道他口中清纯善良的女人,在我身下这么浪叫……”

“别说了!求你不要再说了!”安然痛苦地捂住耳朵,瘦弱的肩膀禁不住颤抖起来。

“你这种女人也有羞耻心吗?”见她这么难受,陆墨城喉咙里发出愉悦的笑声。

安然咬着唇,默默地掉着眼泪。

忽然,洗手间外面响起敲门声:“小然,你和谁在里面?”

- 02 -

是顾雅兰!

安然惊慌失措地挣扎起来,试图从陆墨城身下逃离,却听见他低声说:“大嫂,你真会扭,扭得我好舒服。”

安然当即不敢动了。

“回答她。”陆墨城在她鬓边轻舔,语气却很冷漠,大有她不出声就要把门打开的意思。

顾雅兰又喊了一声:“小然?”

安然急忙说:“只有我一个人,你要上洗手间吗?二楼也有的。”

“不是,我想问你看见墨城没有?”

“我一直在洗手间,没看见他,你到楼上找找吧。”

不一会儿,门外脚步声渐渐走远。

安然松了一口气,下一刻又遭到陆墨城无情的折磨,丰润的雪团被他大力揉着,从镜子里可以看见被揉得变形了。

这种强烈的视角冲击令陆墨城兴奋不已:“喜欢吗?喜欢就叫出来!”

安然死死地咬住嘴唇,不敢发生半点声音,怕泄露了藏在心底的爱意——她喜欢他。

可她连这份喜欢都不能说出口,甚至不敢看他的眼睛,看一眼就会情不自禁地陷入进去。

陆墨城恶劣地说:“我大哥不在了,不能满足你,你肯定很寂寞吧?我看你恨不得天天爬上我的床!”

“我没有……”安然小声呜咽起来,眼泪簌簌而落。

她泪眼朦胧地看着镜子里的女人,饱满的,鲜嫩的,如同一个熟透了的水蜜桃,散发出诱人的清香。

既羞耻,又愧疚,好像她真的像陆墨城口中所说的那样,是个虚伪、下贱、无耻的女人!

好一会儿,男人终于在她耳边发出性感满足的低吼声。

相比起安然的不堪,陆墨城始终衣冠楚楚。

“不愧是虚伪的女人,说谎手到擒来,亏得雅兰还把你当成小时候的好姐妹。”

他在讽刺她刚才对顾雅兰撒谎的事。

安然抿着唇,默默地穿衣服,只当没听见这些刺耳的话。

陆墨城见她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顿时恼火:“何必装得楚楚可怜!我警告你,等会儿识趣点,要是你敢让雅兰知道这件事,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安然被他冷厉的声音吓得一颤,小声说:“我知道了。”

陆墨城冷哼一声,对着镜子整理衣衫,恢复优雅的模样,打开门出去了。

不一会儿,安然也回到餐厅。

顾雅兰的目光在她微微发肿的嘴唇上扫过,眼底浮起一抹阴毒,随即又被温柔的笑意掩盖住了。

“妈咪,我都吃饱了,你怎么才回来。”布布鼓起粉嫩的脸颊,奶声奶气地说。

他是安然和陆沉舟的孩子,深受陆家长辈们喜爱,算是陆沉舟死后留给陆夫人唯一的慰藉了。

安然勉强扯起嘴角,把四岁的宝宝抱在怀里:“那你陪妈咪吃饭好不好?”

“好!”布布认真地点头。

顾雅兰多看了他一眼,觉得布布不像陆沉舟,也不像陆董事长,反而更像另外一个人。

这该不会是安然和别人的野种吧?

她忽然笑道:“布布好可爱,让阿姨抱抱你好吗?”

布布撅着粉嘟嘟的嘴巴:“不要,我要妈咪。”

顾雅兰神色讪讪的。

陆夫人打趣道:“雅兰,想抱孩子多简单呐,你和我们家墨城早点结婚就是了。”

“伯母,你别开我玩笑啦。”顾雅兰脸颊飞上两朵害羞的红晕,扭头看向身边的凌墨寒。

凌墨寒搂着她,温柔地说:“妈说得对,我们早点结婚生子。”

顾雅兰娇羞地锤了他一下。

安然默默地埋头吃饭,明明是丰盛的晚餐,吃进嘴巴里全是苦涩的味道。

她要是看不见、听不见该有多好,心是不是就不会这么痛了。

- 03 -

吃过晚饭后,顾雅兰陪陆夫人说了一会儿话,然后亲热地挽住安然的手。

“我们姐妹俩好多年没见面了,我有好多悄悄话想和你说。”

“嗯……我也是。”安然干巴巴地说,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顾雅兰。

“什么悄悄话不能和我说?”陆墨城走到顾雅兰身边,眼神火热地看着她,“不如今晚留下来,好好说给我听。”

“哎呀~你讨厌死啦。”顾雅兰娇嗔了一句,被陆墨城搂在怀里。

安然听着他们打情骂俏的声音,胸口阵阵抽疼,几乎喘不过气来。

“妈,我先带布布去洗澡。”她心慌地站起身,抱着宝宝对陆夫人说。

陆夫人还没开口,顾雅兰忽然笑道:“小然,你这么着急干什么,难道你不愿意陪我聊会儿吗?”

“我……”安然刚说了一个字,感觉到旁边一道冰冷的视线射过来,带着十足的警告意味。

她只好扯起嘴角:“我当然愿意,你不要误会。”

顾雅兰笑道:“那你快坐下来,抱着布布多累呀。”

陆夫人也责备安然说:“雅兰是客人,你陪她好好说话,孩子交给佣人吧。”

佣人过来把布布抱走了。

安然重新坐在沙发上,顾雅兰也不和她说话,一会儿和陆夫人说笑,一会儿和陆墨城调情。

陆夫人和陆墨城的目光也全部落在顾雅兰身上,没人搭理安然。

她垂着头坐在那里,露出一截脆弱的脖颈,显得如此格格不入。

陆墨城不经意间瞥了她一眼,微微拧眉,心中划过一丝异样。

许久,陆夫人累了,回房间休息。

安然也想逃离对于她来说过于压抑的客厅,顾雅兰却拉住她:“走,我们回房间说悄悄话,我有好多话没和你呢。”

“……好。”安然不得不点头。

经过陆墨城身边时,听见他用只有他们两人才听得到的音量说:“说话小心点!”

安然心中一惊,差点撞到沙发扶手上。

回到卧室,安然刚关上门,忽然被顾雅兰打了一巴掌!

啪!

伴随着清脆的巴掌声,安然捂着脸,愕然地看着脸色阴沉的顾雅兰。

顾雅兰全无在众人面前温柔的样子,咬牙切齿地说:“我知道吃晚饭时你把墨城勾引到洗手间了!”

“我……我没有勾引他……”安然脸色涨得通红,又羞耻又惶恐,不敢看顾雅兰的眼睛。

顾雅兰冷笑,一把揪住她的头发,把她拖到浴室。

冰凉的冷水从安然头顶冲下来,一下子全身湿透了,冻得她瑟瑟发抖。

“贱人!不要脸!那么喜欢勾引男人,你怎么不出去卖!”顾雅兰扒开她的衣服,看到那些青紫的吻痕,气得狠掐安然。

安然疼得呜咽起来,本能地挣扎:“我真的没有勾引墨城。”

顾雅兰挑眉:“你的意思是,他主动找你上床?”

安然默然。

顾雅兰勃然大怒,尖锐的指甲划破了安然娇嫩的皮肤,渗出一道道血丝来。

她狠狠揪着安然的头发:“你猜,我要是把你勾引墨城的事抖出去,你还能待在陆家吗?”

- 04 -

一瞬间,安然脸色惨白,慌乱地抓住顾雅兰的衣袖:“不,求你不要说出去!”

“这么说你承认了?不要脸的贱人!你是陆沉舟的老婆,居然去勾引他弟弟,你要不要脸!要是你儿子知道他妈妈是个不要脸的烂货……”

说到这里,顾雅兰故意停顿下来,看着安然凄楚痛苦的神色,心中顿时感到无比痛快。

安然心中惶然,哀声道:“求你看在我们小时候一起玩过的情分上,不要告诉布布好不好?这些年来,墨城只爱你一个人,我在他眼里什么都算不上,你不用担心的。”

“哼!”顾雅兰松开手,鄙夷地瞧着安然,“算你有点自知之明!要不是我和墨城订婚在即,不想闹出丢人的笑话,你以为我会这么简单地放过你?”

说着她伸出尖锐的指尖,用力戳着安然的胸口:“你应该好好感谢我,别再耍什么下贱的手段!墨城爱我,我也爱他,只有我才配得上他,至于你这种被陆沉舟男人穿过的破鞋,一辈子也别想嫁给墨城!”

被形容为破鞋,安然心里一痛,又心痛又难堪,眼泪流进嘴巴里,尝到了苦涩的滋味。

顾雅兰离开后,她靠着冰冷的墙壁,缓缓蹲下身,捂着嘴巴压抑地哭起来。

她真的没有勾引陆墨城,是那个男人不放过她!

可是谁会相信呢?

在外人眼里,陆墨城出身豪门,英俊多金,又是哈佛学院的高材生,还是陆氏企业的继承人。

这样完美的男人,怎么可能强迫自己的大嫂上床,更何况她还嫁给了陆沉舟,在陆墨城心里,她不就是破鞋吗?

本来陆沉舟出事后,陆家想把安然赶出去的,但布布太小了,还不能离开妈妈,陆家只好让安然继续住在别墅里。

要是她和陆墨城的事曝露了,陆家无论如何也不会留下她的。

为了布布,安然必须得留下来,就算跪下来求顾雅兰也在所不惜。

安然抹干净眼泪,回到卧室,手机忽然传来信息提示音。

陆墨城发过来的:“给你五分钟,到三楼书房来,你最好乖乖听话。”

看到信息,想起刚才陆墨城对她的警告:“说话小心点!”

顾雅兰刚走,他就发信息过来,难道他以为她会在顾雅兰面前说什么吗?

他真的很在乎顾雅兰。

安然心中钝痛,来不及伤心,迅速换下湿漉漉的衣服就去书房了。

站在书房门口,她的心紧张地揪起来,不知道陆墨城又会怎么羞辱自己。

轻轻敲了两下门,里面传来男人冷冽低沉的声音:“进来。”

安然推开门走进去。

陆墨城坐在黑色办公桌后面,冷冷地盯着她,眼神让安然很惧怕。

她不由地垂下头,主动解释说:“我没和雅兰说什么。”

短暂的静谧后,陆墨城突然问:“脸怎么回事?”

他一问,安然这才感觉被顾雅兰扇过的脸颊火辣辣地疼起来。

一定很丑吧?

安然自嘲地想,这样也好,最好丑到陆墨城对她的身体没性趣。

“不小心摔的。”她小声说,下意识地捂了捂脸颊,生怕陆墨城看出什么异样来。

好在陆墨城并不关心她这点伤,视线落在她曲线玲珑的身体上,冷酷地命令道:“脱了!”

安然愕然地抬起头——未完待续~

由于篇幅限制,本次只能连载到这里,后续全文可以点击左下角的“阅读原文”先睹为快!或者识别下方二维码范冰冰公开宣布结婚:但是4个人绝不能参加我和李晨的婚礼!范冰冰公开宣布结婚:但是4个人绝不能参加我和李晨的婚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