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热文

为了保住子宫,她在剖腹产时心脏停跳两次,最后……

四年前那场惊心动魄的手术,对于李家福主任来说仍历历在目。


患者夏某,女,32 周岁。入住中南医院之前,她已经在老家黄梅就诊,黄梅医院以「随时可能大出血」为由,将这颗「定时炸弹」推荐至李主任这里。


「定时炸弹」这个比喻,用在怀孕 26 周的夏某身上一点也不夸张,她曾剖腹产 2 次,人流 2 次。而这次怀孕,胎盘恰好长在了上次剖腹产手术的切口上面,即凶险性前置胎盘,且胎盘还穿透性植入至膀胱壁。


虽然情况危险,但当时夏某的情况还算稳定,李主任觉得,这不过是普通手术中比较困难的一例。


对于这次手术,夏某自己也很乐观:「要生孩子上手术台有什么好紧张的,又不是第一胎。」她笑着回忆:「我生我女儿的时候也是,肚子痛,然后我就一边走一边哭,然后就生出来了,我也不知道什么感觉。」




危险万分的手术过程

4 月 10 日,带着对宝宝即将出生的兴奋和期待,孕期 32 周的夏某被亲属拥簇着推进了手术室。


手术前,李主任安慰夏某:「不紧张啊。」夏某笑着回答:「你给我做手术,我不紧张。」


手术室里的器具、备血已经就位,李主任也像往常一样穿好手术衣,带好无菌手套进入了操作间。


原本轻松自信的他,在打开腹腔的瞬间倒吸一口凉气——子宫、膀胱的表面,都是像手指头粗的血管,一旦出血,一分钟的出血量就可达 700~800 mL。


凭着行医二十年积累下来的经验,他还是很快让自己平静下来,重新跟麻醉师做了确认,确保一分钟能够输入 2000 mL 血的静脉通道已经建立起来。所有准备停当之后,李主任冷静地划下了第一刀。


仅仅用了 15 秒,孩子就被娩了出来。


为了保住子宫,她在剖腹产时心脏停跳两次,最后……


孩子取的很顺利,但是从开刀到取孩子的瞬间,夏某的出血量就达到了 2000 mL。


医生们迅速用止血带扎住子宫,同时很快把血输进去,一切紧张却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手术室外等待新生的家属欣喜多过焦虑,他们跟远在外地的亲人报告着消息,全然想象不到一门之内的手术台上竟是如此紧迫。


「子宫要切掉。」李主任向手术台上的夏某解释:「毛毛(湖北话指宝宝)已经娩出来了,可是一瞬间你出血就 1000 多毫升,现在 2000 毫升血已经没有了,你现在要把子宫保留的话,手术过程中你的血压站不稳。」


他反复征求夏某的意见:「把子宫拿掉吧,你要相信我们。」


夏某没有说话。


李主任看着她的脸,问「你还是想保留子宫?」夏某点了点头。


边上有人问李主任:「是保还是不保?」在场的医务工作者都知道,保留很困难,产妇会有生命危险。


不远处,刚出生的婴儿还在啼哭,夏某怔怔地看着上方,终于,下定决心般地闭上了眼睛。


为了保住子宫,她在剖腹产时心脏停跳两次,最后……




保子宫还是切子宫

李主任犹豫再三,看着夏某坚决的表情,决定再次尝试为她保留子宫。


他用止血带把子宫扎着,血已经止住了一些。可当他按传统的方式剥胎盘、保子宫的时候,刚一松开止血带,血就像细线一样喷出来,一分钟的出血量就有 500 毫升左右,保子宫显然已经不可完成。


他走出手术室,叫来夏某的父亲,向他解释现在的情况:「毛毛生出来的一瞬间,她已经出血 2000 毫升了,现在这个血压有点站不住,我们征求了产妇她自己的意见,她还是要保留子宫。」


李主任强调:「不能为了保留这个子宫,到时候把命丢了,因小失大。」


之前还沉浸在喜悦中的夏父顿时满脸惶恐,他点点头,除了听从李主任的诊疗建议,不知道自己还能为女儿做些什么。


「你同意切我也得切,你不同意切,我还是得切!」李主任斩钉截铁地说。


走回手术室,看到血压已经升上来并保持稳定后,李主任准备开始切子宫,但这时,夏某再次恳求道:「李主任,能不能不切呀。」


李主任说:「我是不想切,但我把止血带一放,你的血压就站不住。」


但夏某接着恳求道「你再努力一下,我今年只有 33 周岁,如果我是 40 多岁的话,我还无所谓,你再努力一下,我再坚持一下。」


李主任很矛盾,理智告诉他,必须切除子宫,但面对患者的再三恳求,他不禁沉默了,他的目光在夏某的脸、监护仪、手术创口上来回转换。


思考几秒后,理智占了上风。李主任决定不再犹豫,立刻摘除子宫。


手术紧张地进行着,子宫被摘除了。突然,监护仪发出「滴——」的长音,夏某的心跳停止了。


「赶快把除颤仪拿过来。」李主任说,同时开始为夏某进行胸外按压。


医生们轮流进行着胸外按压,心电图又重新出现了。这时候,距离手术开始已经过去了 1 小时 4 分钟。夏某的父亲在门外焦急地等待着。


突然,夏某的心脏再次停跳!


几个医生马上轮流进行持续的胸外按压。一阵忙碌后,夏某的心跳终于再次出现了。


为了保住子宫,她在剖腹产时心脏停跳两次,最后……


此时,医生们已经不敢对创面进行其他操作,一动子宫创面就出血。大家都知道,如果心跳再停的话,夏某就极有可能死在手术台上。


李主任再次到手术室外叫来夏父,向他说明道:「她出血出了七八千了,我们也给她输了 六千毫升血左右。」这相当于产妇全身的血换了两次,她血液中的凝血因子全部消耗光了。


「她现在心脏停跳了两次,随时可能再次停跳,有生命危险。因为现在腹腔的血止不住,所以我们用纱布填在腹腔里,不能再动创面,只能把腹腔关起来,转移到 ICU 去。」


夏父惶恐地点了点头。




医生和患者的生死关系

夏某被推进 ICU 后, 李主任也连续在 ICU 呆了三个晚上。


夏某要靠呼吸机维持呼吸,也还在持续输血,但李主任冥冥中就觉得她能挺过来。


这种默契在她被推进 ICU 的第二天早晨就得到了验证:李主任着握她的手,告诉她「想要看毛毛就必须要坚强」,已经苏醒的夏某也轻轻回握了李主任的手,并对他露出微笑。


ICU 的护士说:「李主任,你的病人对你好好啊,你一过来看她,她那么痛苦还在笑」。


夏某说:「我恢复知觉的第一下是你喊我,我就对你笑了一下,你说话反正我听得见……」


李主任笑着说:「这辈子我忘不了你,你也忘不了我。」他将这种默契笑称为生死关系。


现在的夏某儿女双全,朋友圈经常晒出同两个孩子出游的照片,儿子跟她长得很像,笑起来的时候眼睛都会眯成一条缝。照片中的夏某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好像闯过这趟鬼门关的人跟她没什么关系。


当问起产前怎么那么乐观,她只回答了五个字:「无知者无惧。」




医生的职责

面对这样一个在产房的手术台上休克两次、失血 13000 毫升,愈后也没有任何并发症、后遗症几乎可以称得上奇迹的病例,李主任仍有遗憾。


「不应该让她心脏停跳,不应该出那么多血,手术不应该做的那么惊心动魄。」他说:「这是血的教训!


「一个医生在任何时候都不能掉以轻心,虽然之前面对同样的凶险型前置胎盘你可能成功了很多次,但是不代表你这样做永久性安全,像夏某就没有考虑到她体重太轻还有中度贫血的特殊性。」


这个案例给他敲了警钟:「时刻要保持一颗谦卑的心,你就是经验再丰富,都不能去冒险。」


今天,对于凶险型前置胎盘的治疗,在手术之前就会评估产妇有无植入,打开腹腔当看到子宫表面确实是血管扩张、胎盘植入的情况,就会直接避免从胎盘部位打洞去取胎儿。当必须切子宫时,也要胎盘子宫一起切,避免剥胎盘之后再切子宫从而加重失血的弯路。


医疗的经验可以积累,医疗方案也会完善,但是在此之前,作为一名产科医生,尤其是一名高年资的产科医生,面临高风险病例时的决策是至关重要的。


对此,李主任也有自己的一套理论:「作为高年资的妇产科医生,除了你的业务能力要强以外,你还要练好两个基本功,一个是决策一个是应急。」


所谓决策就是一个治疗方案,正确的决策可以避免出现一些险情。一例手术的成功,决策占百分之七十,技术可能只占百分之三十。


所谓应急,就是当遇到紧急情况时,首先心情要平静下来,作为医生自己不要匆忙,做手术的时候要根据现有条件、技术做出恰如其分的反应,一切以保住病人的生命为先。 


这是李主任,对医生这份职业的感悟。(责任编辑:单人加)


本文案例取自陈为军导演的纪录片《生门》,由大象点映授权丁香园发布。影片以生育为切口,剖开了一道庞杂社会现实横截面。


点击阅读原文,说出你的从医感悟,就有机会获得免费观影机会。

为了保住子宫,她在剖腹产时心脏停跳两次,最后……

为了保住子宫,她在剖腹产时心脏停跳两次,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