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热文

他让数百万患者缓解痛苦,却被同行咒骂,甚至面临牢狱之灾

他让数百万患者缓解痛苦,却被同行咒骂,甚至面临牢狱之灾


在神经科经常会遇到典型的患者:


女,自述有眩晕感,左边头疼厉害,呕吐不止,且脸色苍白,四肢冰凉。经过一番检查,CT、查血等都没问题,但患者出现意识模糊,不停呕吐。


这是一种很常见的疾病,长期被误诊为「颈椎病」,而实际是一种学名叫「良性阵发性位置性眩晕」的疾病,它有一个更为人熟悉的名字——耳石症,这是眩晕症中最为常见的一种。


据统计,每 10 万人中就有 10.7~64.0 个此病例,且多见于女性和老年人。


患者常感到短暂眩晕、恶心,偶伴有呕吐,只要变换头部位置就会出现不适,大多数此类患者能自愈,但易复发,疾病的年复发率为 15%。


早在 1921 年一位维也纳医生就描述过此疾病的主要特点。但直到 20 世纪 80 年代以前,内科医生对此病束手无策,只能用手术切断前庭神经,这样虽然能止住晕,但却破坏了人体的平衡功能和听力。


「手法复位」就在这个情况下诞生了,其中,最知名的要数 Dr John Epley 医生首创 Epley 复位法。


 Dr John Epley 曾因这项发明被同行排挤,甚至差点被吊销行医资格。




执着而痴迷的医生

在大学时代期间,还是学生的 Epley 经常在俄勒冈大学的物理实验打杂,从俄勒冈卫生与科技大学获得医学学位后,他在斯坦福大学医学中心接受住院医师培训,期间,还帮助开发了早期的人工耳蜗。

他让数百万患者缓解痛苦,却被同行咒骂,甚至面临牢狱之灾

 Dr John Epley 真容 (右)

来源:the oregonian


Epley 爱钻研,一旦脑子里冒出想法,便会痴迷到忘记候诊室的患者,他和研究伙伴 Dominic Hughes 一样,对眩晕症痴迷,于是决定向这个医学难题发起挑战。


每周,他们利用午餐的机会讨论最新的研究进展,一周 2~3 次。


一次偶然的研究报告讨论中,他们读到「在眩晕患者的内耳半规管里发现一种白色颗粒(后被证实为内耳内的碳酸钙结晶,就是我们所说的「耳石」),当这种白色颗粒聚集在内耳的运动感受器上时,感受器会发出错误的运动信号,产生眩晕。」


他让数百万患者缓解痛苦,却被同行咒骂,甚至面临牢狱之灾

内耳构造

耳石滑落到三根半规管中无法复位

来源:wikipedia


但这一假说无法解释位置性眩晕患者「阵发性发作」的特性——如果眩晕是由于颗粒聚集到感受器上发生的,那么眩晕为何会停止?


Epley 和 Hughes 推测颗粒应该是悬浮于半规管的液体中,当头部位置改变时,颗粒发生移动,诱发眩晕,当颗粒停止移动时,眩晕停止。


颗粒自己不会移动,因为颗粒的密度比液体高,是重力让它们移动。


于是,为了模拟松散粒子的运动,他们把小金属球放在做成了内耳形状的塑料管里,他们用各种姿势翻转着塑料管,终于摸索出一套动作来把小金属球移动到它们本来的位置。

他让数百万患者缓解痛苦,却被同行咒骂,甚至面临牢狱之灾

手法演示:

A 耳石在半规管中 

B 医生将患者头转向受影响的耳边 

C 将患者仰卧,肩部与床边齐平 

D 头部转向另一边 

E 位置不变,将患者头部扭到耳朵与地面平行,有的甚至需要面朝地

F 复位坐起

来源:pinterest


他们开始在患者身上尝试,换患者在床上不断倾斜、翻转,尽管听上去奇怪,但被眩晕折磨地痛苦不堪的患者还是络绎不绝。


开始治疗的两三个患者,效果不错,症状很快得到了缓解。


但 Epley 并没有太激动,因为部分耳石症患者本身是能够自行缓解。他不知道是治疗起了作用,还是患者自愈。


可随着治疗例数的增加,越来越多的患者得到了缓解,他意识到——一个伟大的发现诞生了。


Epley 给这个疾病用了一个很拗口的名字——良性阵发性位置性眩晕)。




被同行质疑咒骂

1980 年 10 月,美国加利福利亚州阿纳海姆会议上,Dr John Epley 向同行介绍了自己发现的「手法复位」,同台演示的还有他的研究搭档听力专家 Dominic Hughes。


Epley 请一位年轻女性躺在床上,头悬出床面,Dominic Hughes 用双手托着她的头,向右侧旋转 45 度,然后让患者向左侧卧,脸朝下,最后让患者处于坐位。


还未等到掌声,一个医生便走到 Epley 面前,拿出一张纸,上面潦草地写到「我对浪费我的宝贵时间来听这种狗屁理论感到愤怒。」


在这位医生看来,Epley 简直是「巫医」,在座的其他同行也纷纷质疑。


是呀,一个曾经需要开颅手术治疗的疾病,被左右搬几下脑袋就治好了,这怎能不令人震惊?




10 年的不懈努力

在美国波特兰,同行们对 Epley 的治疗表示难以理解,一些医生停止向他介绍患者。


有一次,Epley 在波特兰普罗维登斯医疗中心预定了手术间,他要在麻醉下对患者进行复位治疗。这是一位被眩晕折磨多年的老年女性患者,严重的眩晕让她无法行走,只能坐轮椅。


Epley 用振动棒放置在患者的患耳上,以帮助颗粒移动,麻醉医生目顿口呆地看着这一切,他把 Epley 拉到一旁,说:「你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么!」Epley 笑了笑没说什么。


患者醒来后,她的眩晕消失了。但如此「离经叛道」的做法引起了医院的调查,最后不了了之。


当他和 Hughes 用这种方法治好越来越多患者后,他打算投文章,但 The Journal of Otology 拒绝了他们的论文,理由是这种治疗没有任何理论依据。


Epley 对论文进行修改后又投给其他杂志,依旧一无所获。无奈,Dominic Hughes 在拿到了自己的医学学位后离开了。


一次次被拒,研究伙伴的离开,这些都未影响 Epley,他通过更加努力的工作来说服同行。面对充满敌意的人群,他不断地拿出证据,在各种会议上推广他的治疗,但始终不被接受。


他受尽了侮辱和嘲笑,但并没有退缩。他设计一种电动转椅,以便使他能够更方便进行复位治疗。


他让数百万患者缓解痛苦,却被同行咒骂,甚至面临牢狱之灾

Epley 手法复位机

来源:youtube


1992 年,他向 the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Academy of Otolaryngology 提交了他的报告,宣称在他治疗了 30 例眩晕患者中,他的「手法复位」方法获得了 100% 的有效率,这份杂志发表了 Epley 的论文。


历经 10 年的不懈努力,Epley 终于得到了认可,这对他来说太宝贵了。但这种认可仍然改变不了一些人偏见,仍然拒绝他的突破性治疗。




险些面临牢狱之灾

在波特兰,很多医生仍然认为 Epley 是一个怪人,冲突在 1996 年升级。


俄勒冈州医师协会通知 Epley,他们将对他涉嫌使用未经批准的医疗技术展开调查,这意味着 Epley 的医师执照和生计都面临危险。


雪上加霜的是,Epley 还深陷另一场官司,他发明并使用了另一项前沿技术——一种可能引起内耳损害的药物。


两位波特兰的内科医生指控 Epley 给患者使用未经批准的药物。在听证官 Marilyn Litzenberger 接手前,这个案子已经拖了 5 年。


巨大的压力向 Epley 袭来,他把这些压力深深的埋藏在心里,没向任何人透漏,即使在家里。


Epley 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为了支付律师费,他不得不动用退休金。


Epley 的主要辩护者是一位来自哈佛医学院的专家,他认为 Epley 是一位思想超前的人,他的每一次冒险最终都是正确的。


而且 Marilyn Litzenberger 认为医学会的专家对 Epley 有敌意,对他的看法片面且不客观。


2001 年夏天,Marilyn Litzenberger 驳回了所有指控。同时,新英格兰杂志(NEJM)发表有关 BPPV 的综述指明 Epley 是位置性眩晕治疗方法的发明者。


在临床试验中,90% 的患者用他的方法得到了治愈。全世界的医生目前都在使用这种方法来治疗这种疾病,为了表示对 Epley 的敬意,这种方法被称为「Epley 手法」。


现在 Epley 76 岁了,他一周用 3 天的时间来看病人。他经常反思,为什么其他的医生拒绝他的发明那么多年?


「如果我们现在回头看我们在医学院学习的那些知识,很多都是错误的。医生应该按常规按原则来做事,但不能墨守成规、故步自封,否则会与真理擦肩而过。」(责任编辑:任悠悠)



本文由「医疗故事」授权发布。

他让数百万患者缓解痛苦,却被同行咒骂,甚至面临牢狱之灾

他让数百万患者缓解痛苦,却被同行咒骂,甚至面临牢狱之灾

参考文献:

1 Ji-Soo Kim, M.D., Ph.D., and David S. Zee, M.D. Benign Paroxysmal Positional Vertigo[J]. N Engl J Med 2014;370:1138-47.DOI: 10.1056/NEJMcp1309481

2 JOE ROJAS-BURKE Doctor and invention outlast jeers and threats[N]The Sunday Oregonian 2006.1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