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热文

同房时最让男人兴奋的姿势,第8个震惊了

导语:蓝兮觉得浑身发热,不停的寻找着冰冷的触感,直到小手抚摸上南宫厉的胸膛,才觉得好受一些。她感觉一阵天旋地转,有铺天盖地的吻落了下来,她身上的衣服被一件一件剥落……


同房时最让男人兴奋的姿势,第8个震惊了

    痛,女孩只觉得浑身都痛,还是那间看不见光的阁楼,冰凉的木制地板,浑身刺裸纠缠在一起的男女。

    “不要,不要,不要,啊……”随着一声尖叫,女孩被男子粗暴的占有。

    男子粗重的喘息,女孩不停求饶的哭泣,随着一阵又一阵的起伏,最终渐渐消失在了那间看不见光的阁楼里面。

    “你是谁,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女孩哭泣的声音透着一股说不出的绝望和苍凉,黑暗中看不清男子的一星半点,却能感受到男子刺裸身体的强健肌肉。

    “呵……”黑暗中只是传来一声嘲讽的笑,“我是来自地狱的恶鬼。”

    ……

    “啊……”蓝兮大叫一声,一下从床/上惊坐起来,快速的扫了一眼屋内,花色的桌布盖着四四方方的桌子,窗台上摆着两盆仙人掌,还有阳台上挂着的衣服……

    不变的摆设告诉蓝兮,还好,还是在自己租的小屋内。

    屋内亮着一盏小小的蘑菇夜灯,整个屋子呈现着一层柔和的灯光,自从四年前发生那件事后,蓝兮就一直不敢在关着灯睡觉,每个夜晚,都会亮着一盏小小的夜灯。

    拿出手机看了看,已经六点了,蓝兮没有了再睡觉的欲望,干脆直接起了床。

    洗漱好后,手机的闹铃响了起来,蓝兮拿过手机看了眼,一下愣住了,星期天,又到了回那个“地方”的日期。

    蓝兮以前也是住在那个“地方”的,还是人人尊敬的大小姐,可自从四年前发生那件事后,蓝兮被退了婚,也被次那个“地方”赶了出来。

    只是每个星期天,做做样子的回去一次,以此给外人一副家和万事兴的假象。可事实上,蓝兮的笑话,早就在四年前就已经传遍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很快就到了中午十二点,再不回去,恐怕就会迎来更大的难堪了。蓝兮咬咬牙,拿起钥匙和包,出了门,仔细的锁好门后,转身到街上拦了一辆出租车。

    不远处的加长劳斯莱斯里,南宫厉皱着眉头听着助理叶文不停的汇报着南陵各种工程的进度。

    “如果只是这些小事,你最好在一分钟之内说完。”南宫厉凌厉冷漠的声音响起,彰显着他的耐心已经快到极限了。

    “是,总裁。”叶文急忙恭恭敬敬的答应,三十秒说完最重要的,最后的三十秒汇报了南宫厉晚上的行程。

    “总裁,今晚是蓝家老爷六十大寿,已经三番几次邀请了你,总裁你去吗?”

    蓝家?南宫厉的犹如完美雕刻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疑虑,南陵那个快倒闭的蓝家?

    “是的,就是那个快倒闭的蓝家,希望这次借助60大寿拉拢一些商业上的合作对象。”叶文快速的说完,然后静静等着总裁发话。

    “开车。”南宫厉只是冷冷的开口吩咐,然后不再说一句话。

    蓝家,是四年前那个女孩的蓝家吗?

    南宫厉不再说话,叶文也很识趣的闭上了嘴巴,只是不时悄悄打量一下自己的总裁。

    南宫厉长相出色,身材一流,年纪轻轻就已经把整个南陵的产业做到了最大,勘称完美的一个男人,却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只是这个秘密,除了他自己,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那些不小心知道的人,都已经下了地狱见了阎王。

    ……

    蓝兮来到蓝家的别墅前,深呼吸了好几口气,才按响了门铃。很快就有佣人来开了门,看见是蓝兮,佣人明显愣了一下,不过很快,佣人就小心翼翼的开口了,“大小姐,你回来了。”

    “嗯。”蓝兮轻轻点了一下头,刚想进去,就看见了蓝雅踩着高跟鞋扭着腰肢出来了。

    “哟,这不是姐姐吗?怎么今天这么快就回来了,是不是知道今天是爷爷的60大寿,提早回来蹭吃蹭喝啊!”蓝雅骄傲的犹如一只孔雀,高高的扬着脑袋,仿佛要把蓝兮鄙夷在地。

    蓝兮心里一惊,这才想起来,今天是爷爷的六十大寿,可是她却忘记了,从那个恶梦醒来后,什么都没准备,就直接回来了。

    看着蓝兮两手空空,蓝雅笑的就更讽刺了,“想不到堂堂蓝家大小姐,竟然连爷爷60大寿都不准备礼物,还真是够孝顺。”

    看着蓝雅脸上那充满讽刺的笑容,蓝兮的手指紧紧掐进了掌心里,过了好久才压下自己的怒气,曾几何时,这样高高在上的人才是她。

    “我先进去看看爷爷。”蓝兮平静的说完,然后绕过蓝雅准备朝里走去。

    蓝雅脸上一直是嘲讽的笑,以前的蓝雅有多骄傲,如今就有多惨,蓝家这么注重名誉的家族,又怎么可以容忍蓝兮四年前发生的那件事。

    蓝兮故作平静,一步一步沉稳的朝着蓝家别墅的大门走去,只是在到大门的时候,再次迈不动步子了。

    陈皓文静静的站在别墅门口,静静的看着她。

    男子身材高大,脸色沉静如水,带着一丝阴沉的看着她。

    蓝兮心里一痛,陈皓文看着她的眼神里,带着一丝毫不掩饰的厌恶,那种感觉,足以令蓝兮心碎。

    四年前,原本是蓝兮和陈皓文订婚的,可是在订婚的前夕,蓝兮消失了整整三天,回来后,订婚的人变成了蓝雅和陈皓文。

    而随着蓝兮回到蓝家的一个星期后,有人送来了蓝兮消失那三天的消息,再然后,蓝兮的人生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转变。

    被赶出蓝家,剥去蓝家大小姐的身份,冻结所有的银行卡,蓝家的公司不许踏进一步……

    最初的那段时间,是蓝兮这辈子最难熬的,最痛苦的莫过于自己当初心爱的人不但不信她,还跟着其他人一起踩她。

    其中做的最过分的,就是蓝兮同父异母的妹妹蓝雅,不但抢了她的未婚夫,还跟着陈皓文不停公开的秀恩爱,甚至一次又一次到蓝兮租住的小屋内狠狠打击蓝兮。

    逼的蓝兮不得不停的搬家,而蓝兮重新得以每个月的最后一个星期天回蓝家,源于两年前。

    ……

    蓝兮的回忆还没有结束,蓝雅踩着高跟鞋已经来到了陈皓文身边,亲昵的站在陈皓文的面前,当着蓝兮的面抬头吻上了陈皓文的嘴唇。

    陈皓文非常配合蓝雅,大手一揽,紧紧的搂着蓝雅在蓝兮面前上演了一个法式长吻。

    四年时间,蓝兮对于这样的画面已经免疫了,看着眼前吻的难舍难分的两个人,蓝兮心里的痛也已经麻木了,快速的绕过两人,朝着别墅里面走去。

    蓝雅眼里浮上一丝凌厉的光,为什么现在蓝兮可以这么平静了,当初蓝兮可是又哭又闹,说什么也不能接受陈皓文和她在一起的事实,如今倒是很能沉住气了。

    蓝雅嘴角扬起一抹妩媚的笑,冲着陈皓文甜甜一笑,“皓文哥,我们进去吧!”

    “好。”陈皓文宠溺的看着蓝雅,搂着蓝雅也进了别墅。

    别墅里面正在忙碌的布置着,佣人看见蓝兮,大家只是愣了一下,然后又埋头做自己的工作。现在的蓝兮,已经不是从前那个大小姐了,蓝家,现在是蓝雅和蓝雅的妈妈赵秋水说了算,佣人谁也不想惹祸上身。

    这样的情景,蓝兮已经很熟悉了,什么也没说,径直朝着楼上走去,爷爷一般都是呆在书房,蓝兮每次回来,都是和爷爷打声招呼,然后默默的坐一会就回去。

    上到第8节楼梯的时候,赵秋水从楼上下来了,两人刚好不偏不倚,碰了个正着。

    “蓝兮回来了。”赵秋水脸上挂着笑,只是那笑却不达眼底。

    蓝兮平静的看着赵秋水,很有礼貌的开了口:“阿姨,我来看爷爷。”

    “嗯,我知道,今天是爷爷六十大寿的日子,你晚上留下来吧,别让外人看笑话。”赵秋水笑容依旧,只是话语冰冷,看着蓝兮的眼神里明显写着厌恶。

    “好,我知道了。”蓝兮依旧平静,四年的时间,已经让蓝兮改变了许多,再也不会和以前一样大吵大闹,弄的一身狼狈。

    赵秋水侧开身,看着蓝兮上了楼,脸上的笑容淡了下去,嘴角扬起一抹阴谋的笑。

    ……

    南宫集团,38层总裁办公室,南宫厉冷眼看着眼前站着的几人,眼里没有一丝温度。

    “这点事都办不好,马上给我滚蛋。”冷冽的声音响起,整个办公室里面气压低的不能再低。

    几人谁也不敢开口说话,只是默默的回去收拾了自己的东西,然后快速的滚出了南宫集团。

    高档的红木办公桌上,放着蓝家几次三番送来的请柬,南宫厉凌厉的看着那张大红色的请柬,过了很久才按下内线,叫来了叶文。

    ……

    晚上八点,蓝家热闹非凡,虽说蓝家现在濒临破产,可好歹在南陵生存了那么多年,积累下来的人脉和财富还是有不少,更何况破产的消息并不是所有的人都知道。

    如今蓝家老爷子六十大寿,来的人还是很多。蓝兮只是静静的呆在爷爷的书房,如今的蓝家,早已没有了她这个大小姐的身份。

    爷爷的书房里面,还挂着一张全家福,只是上面和蓝兮最亲的人,都已经不在了。

    如果不是四年前发生的那件事,妈妈一定还陪在自己身边,蓝兮的泪水无声的落了下来,为什么,那个人是她。

    晚上九点,正是宴会进行的高/潮,门外突然驶进了一辆限量版的加长劳斯莱斯,劳斯莱斯缓缓停在别墅门口,并未按照安排停到车库里面。

    蓝雅看见那辆限量版的加长劳斯莱斯,眼睛顿时亮了,要知道在南陵,有钱的人虽多,但限量版的加长劳斯莱斯,还没有几个人开的起。

    司机快速的下车,戴着帽子和白色手套,一看就是高级的司机,恭敬的打开车门,一条高级定制的西裤包裹着大长腿优雅的迈了出来。

    只是一眼,所有人就屏住了呼吸。

    英俊的脸上完美的五官犹如精雕细琢,深邃的眼眸只是一扫,一股强大的气场顿时弥漫了整个别墅,身材比例堪称完美,标准的黄金比例下穿着的是一身名家定制的私人西装。

    脚上是同款的黑色皮鞋,一米八八的身高顿时秒杀了一众的大肚男人。

    叶文捧着礼物,恭敬的跟在南宫厉身边,而别墅所有人,还没从最初的那种惊艳里面回过神来。

    南宫厉眼里快速闪过一丝厌恶,微微扬着头,大步朝着别墅里面走去。

    快速的扫了一眼别墅里的人,南宫厉并没有发现自己要找的人,脸色顿时沉了下来,难道这个蓝家,不是四年前的那个小人儿家吗?

    陈皓文最先回过神来,快速的走到了南宫厉面前,端着一杯红酒准备和南宫厉打招呼。

    “你好,我是陈皓文,蓝家的女婿。”陈皓文一直自认自己是美男子,如今看到比他出色了不止一百倍的男子,心里顿时不服了。

    只是在不服,脸上还是做出了彬彬有礼的模样,不管怎么说,在这样的场合里,还是要拿出主人家的姿态。

    却不想南宫厉只是鄙夷的上下打量了一下陈皓文,周身散发出一股强大的气场,轻轻吐出一个字:“滚。”

    陈皓文脸色立马不好看了,刚想反驳,蓝老爷子从人群中走了过来,“皓文,不得对南宫总裁无理。”

    蓝老爷子快速的说完,上前对着南宫厉伸出了手,“南宫总裁,谢谢你百忙之中抽空参加了老朽的寿辰。”

    南宫厉只是冷冷的看了眼陈皓文,嘴角露出一抹似有似无的笑,嘲讽之意尽显无疑。蓝老爷子狠狠瞪了陈皓文一眼,真是有眼不识泰山,竟然连南宫厉都不认识。

    “南宫总裁,可否借一步说话。”蓝老爷子对南宫厉很是恭敬,哪怕蓝家遇到危难,可周旋的好,外人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样子,所以今天还是会有那么多人来参加了蓝老爷子的六十大寿。

    但是眼前的人,南宫厉,蓝老爷子却是一点都不敢掉以轻心,蓝家的状况,能瞒过任何人,但是南宫厉,一定是瞒不过去的。

    南宫厉快速的扫过大厅里所有的人,心里还是有一丝疑虑,蓝姓,在南陵仅此一家,为什么却不见自己心里所想的那个人?

    南宫厉只是静静的站着,出色的外表和一流的身材,已经吸引了不少宴会上的女人,甚至已经有不少蠢蠢欲动准备上前了。

    只是奈何南宫厉身上的气场太过强大和冷漠,刚要上前,就被狠狠逼退了。

    蓝老爷子还在静静的等着南宫厉,时间不快不慢的过了一分钟,蓝老爷子却觉得无比漫长,甚至开始觉得尴尬。

    “走吧!”南宫厉在看到蓝老爷子脸上的窘迫后,才淡淡的开口,眼前的人哪怕是个六十岁的老人家,在他南宫厉眼里,还没有什么人是值得他尊敬和给面子的。

    那是一种高位者常年累积下来的自傲,不是自己的人,绝不会刻意去讨好,更何况在他南宫厉的生命里,只有大把的人来讨好他,而他,只需要接受便好。

    就好像此时的蓝老爷子,对他也是恭恭敬敬,丝毫不敢怠慢或是有一丝不满流露出来。在南陵,只有靠上南宫集团,才能立于不败之地,这是南宫厉来到南陵几年后,不知不觉立下的规矩。

    一分钟的时间,已经让蓝老爷子的心七上八下了,在听到南宫厉那声如免赦免一般的两个字后,顿时长松一口气。

    蓝老爷子恭敬的弯腰,“南宫总裁,请上楼。”

    南宫厉只是微微垂了垂眼眸,然后毫不客气的走在了蓝老爷子前面。

    “皓文,你招呼一下宾客。”蓝老爷子转身,严厉的看了陈皓文一眼,才转身跟上南宫厉的脚步。

    蓝兮一个人静静的呆在爷爷的书房里,一直都没想明白,为什么赵秋水硬要自己留下来,说是什么不能让外人看笑话,却从头到尾都不让她出现,这和在不在有什么区别吗?

    书房的隔音效果很好,爷爷临出门时深深望了蓝兮一眼,那一眼,让蓝兮看不透爷爷的想法了。

    或许可以说,蓝兮从来就没有看透过爷爷的想法,四年前,蓝兮的妈妈还在,蓝兮还是蓝家的大小姐,赵秋水和蓝雅还没有进门。

    那时候的蓝兮,真的是天之骄女,要什么有什么,脾气骄纵的不像话,可是短短三天,一切就都改变了。

    蓝老爷子打开书房的门,恭敬的请南宫厉先进,却在看到里面红木椅子上坐着的蓝兮时愣了一下。

    只是很快,蓝老爷子的脸色就恢复了如常,“蓝兮,你先回你自己以前的房间,我和南宫总裁有话要说。”

    蓝兮急忙站起身,对着自己的爷爷和南宫厉微微点了点头,然后快速走了出去。

    经过南宫厉身边的时候,蓝兮只感觉到一股炽热的眼神追着自己,那种感觉,仿佛要在她身上烧出一个洞。

    等到蓝兮从书房离开后,南宫厉才快速走进这间充满檀香味的书房,蓝老爷子恭恭敬敬的请南宫厉坐下,然后叫佣人泡了顶尖的龙井后,才思索着要怎么和南宫厉开口。

    南宫厉高高在上的坐在蓝老爷子的位置上,一点都不觉得有什么不自然,随意的扫了一圈书房内的摆设,目光就直直落在了书桌上摆着的一张全家福上面。

    全家福上面的蓝兮,刚刚才从他面前走过。

    只是照片的女子,笑容灿烂,一脸幸福,和刚刚那个内敛深沉,浑身弥漫着哀伤的女孩简直不似一个人。

    蓝老爷子看南宫厉紧紧盯着桌子上的全家福,忍不住有些紧张了,“南宫总裁。”轻轻的开口喊了一声,然后小心翼翼的看着南宫厉,生怕自己哪里一个不注意,就让好不容易才请来的南宫厉不满。

    “嗯?”南宫厉收回目光,漫不经心的看着蓝老爷子,“不知道蓝老爷子单独叫我来是有什么事。”

    南宫厉的声音很冷,带着一丝清冽的味道,眼神也不带温度,只是那样静静的坐着,书房内的温度就降低了很多。

    “南宫总裁,我是想和你商量一下……”

    “蓝老爷子,刚才在这里的那个女孩,是你什么人。”

    蓝老爷子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南宫厉打断了,南宫厉只是玩味的看着桌子上的照片,好看的眸子里是一抹高深莫测的光芒。

    蓝老爷子明显愣了一下,想到自己怎么还忘了蓝兮在书房,不知道南宫厉是不是生气了,斟酌了好一会儿,蓝老爷子才小心翼翼的开口:“那是我的大孙女,蓝兮。”

    “是吗?既然是你的大孙女,为什么不见她出现在宴会上,要知道今天可是你的六十大寿。”南宫厉冷冷的看着蓝老爷子,眼底是一片鄙夷。

    蓝老爷子一下语塞了,对于蓝兮没有出现在宴会上,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给南宫厉开口解释,四年前的事情,除了蓝家知道真正的内幕,外人知道的只是蓝家放出去的烟雾弹。

    南宫厉静静的等着蓝老爷子给他一个满意的解释,这个蓝兮,会是四年前的那个蓝兮吗?

    蓝老爷子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南宫厉彻底等的不耐烦了,英俊的脸上神色一片阴沉,如鹰般的眸子散发着骇人的光,只是轻轻扫过蓝老爷子,就让蓝老爷子这个久经商场的老人打了一个寒颤。

    “南宫总裁,我……蓝兮她……”

    “算了,你直接说找我什么事。”

    蓝老爷子的话再次被不客气的打断,却让蓝老爷子顿时松了一口气,蓝兮的事情,不能外扬,但是如果想瞒南宫厉,却也是不太可能,如今南宫厉主动不问了,蓝老爷子自然是高兴的。

    “南宫总裁,是这样的……”

    蓝老爷子快速的说完,然就静静的等着南宫厉开口,只是南宫厉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脸上写满了嘲讽之意。

    “蓝老爷子,你凭什么以为,我南宫厉会帮你蓝家。”

    随着南宫厉冷冽的话语落下,书房内顿时陷入了一片沉寂,蓝老爷子一张老脸上,顿时挂不住了,可是还不能翻脸,也不能露出一点不满。眼前的人,是南陵的头,蓝家能不能渡过这一次的难关,就靠南宫厉一句话了。

    “南宫总裁,只要你肯帮我蓝家这一次,你让我蓝家做什么都行,就是我这条老命,也可以给你。”蓝老爷子狠下心,不能让蓝家这么多年的基业毁在他手里,不然如何面对列祖列宗。

    南宫厉微微眯起好看的眼眸,目光再次落到了书桌上那张全家福上面,上面的蓝兮,瓜子脸大眼睛,笑容灿烂,露出两颗小虎牙,鼻子小巧且高挺,一头齐耳短发,和刚刚出去的人儿简直判若两人。

    “蓝老爷子,我要一个人,你答应,我就救你蓝家。”过了许久,南宫厉低沉的声音才再次响起。

    “南宫总裁,你说。”蓝老爷子只是犹豫了一下,马上就下了答应的决心。现在的蓝家,蓝老爷子想不出什么人会是南宫厉能看上的。

    “我要你刚刚出去的大孙女——蓝兮。”

    蓝老爷子顿时脸色一片苍白,嘴唇哆嗦,为什么是蓝兮,那个被赶出蓝家整整四年的人。

    “怎么,你不愿意?”南宫厉顿时嘲讽的开口,从刚才的情形来看,他就已经知道蓝兮在蓝家,绝对是不受宠的人,如今蓝老爷子这么模样,倒像是抢了他多心爱的宝贝一般。

    “不是,我……只要南宫总裁愿意,蓝兮不是问题。”蓝老爷子很快就做了决定,蓝兮是南宫厉开口要的,只要蓝家一起保密,南宫厉就应该不会知道四年前的那件事。

    蓝老爷子抱着侥幸的心理,现在的蓝家,牺牲一个微不足道的蓝兮,简直就不是事。

    “明天晚上八点,我要蓝兮主动出现在沁园,过时不候。”南宫厉冷冷的说道,“蓝老爷子,机会只有一次,自己把握。”

    冷漠的话语说完,南宫厉就站起身,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已经没有必要在浪费时间了。

    高大的身躯居高临下的看着蓝老爷子,性感的薄唇抿的紧紧的,一言不发大步走出了蓝老爷子的书房。

    蓝老爷子捂住胸口,直到南宫厉完全走出书房后,那种低气压才慢慢消失,南宫厉这个男人,气场强大的可怕。

    想到南宫厉开出的条件,蓝老爷子急忙站起身,走到蓝兮以前住的卧室前,轻轻敲了敲门。

    “蓝兮开门,我是爷爷。”

    屋里的蓝兮听到敲门声,又听到了蓝老爷子的说话声,急忙走上前来开了门。

    “爷爷,有什么事吗?”

    蓝老爷子走进蓝兮的卧室里,这才发现里面已经积满了很多灰尘,看着熟悉的物品一片灰蒙蒙的,蓝老爷子突然有些说不出的难受了。

    蓝兮默默的跟在蓝老爷子身后,什么话也不说,这是她的卧室,只是四年前从她被赶出来后,似乎就再也没有人进来打扫过了。

    “兮兮,这四年,你怪爷爷吗?”

    听见蓝老爷子嘴里那个熟悉的称呼,蓝兮几乎忍不住要落泪,过了好一会才慢慢摇了摇头,“兮兮不怪爷爷。”

    蓝老爷子看着蓝兮,这样的蓝兮,已经和四年前大不相同了,模样乖巧,听话懂事,再不是四年前那个为所欲为,任性骄傲的蓝兮了。

    蓝兮的锐气,也是四年前经历那件事情后被消磨掉的。

    “兮兮,你救救蓝家,救救爷爷吧!”蓝老爷子说完,“扑通”一声就跪在了蓝兮面前。

    蓝兮大吃一惊,急忙上前就要扶起蓝老爷子,蓝老爷子跪的一点预兆都没有,简直把她吓出了胆。

    “爷爷,你快起来,有什么起来再说。”蓝兮一边说着,一边用劲的把蓝老爷子扶了起来。

    “兮兮,蓝家现在的情况,已经刻不容缓了。”蓝老爷子开始掉泪,要不是南宫厉指明要蓝兮,他是不会来这样和蓝兮说话的。

    亲情疏远的太久,已经不知道该如何相处,而蓝老爷子,从四年前开始对蓝兮失望后,就一直不再待见蓝兮。

    更何况蓝兮被他亲自赶了出去,独自一人在外面呆了四年,如今再要开口求她,蓝老爷子却是非常的艰难和不自然。

    可是想想蓝家,蓝老爷子却是顾不了那么多了。

    快速的把情况和蓝兮说完后,蓝老爷子已经有些气喘吁吁了,蓝家以前在有钱,蓝老爷子调养的再好,上了年纪的老人,难免会有那么一些时候力不从心。

    蓝老爷子说完后,蓝兮就彻底沉默了,为什么,四年前自己出了那样的事情,蓝家没有一个人肯原谅她,甚至她的妈妈还为此赔上了性命,四年后,蓝家有难,爷爷就要毫不犹豫的把她推出去。

    她不明白,自己在爷爷心里,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存在,难道以前爷爷对自己的疼爱都是假的吗?

    蓝兮没法忘记,自己是蓝家大小姐时,得到的那些荣宠。只是四年前发生那件事后,得到荣宠的人,就变成了蓝雅。

    “兮儿,我知道你心里是怨爷爷的,当时的爷爷,也是被气糊涂了。兮儿,爷爷求你这一次,只要这次蓝家渡过了难关,你就马上回蓝家来,你还是那个人人羡慕尊敬的大小姐,爷爷保证,以后不会再有一个人敢欺负你。”

    “呵呵……”听到爷爷的话,蓝兮笑出了声,只是那笑,怎么都带着一股苍凉。

    “爷爷,你不是有两个孙女吗?你还有蓝雅呢,我出了四年前那样的事,你觉得南宫厉那样的男人会要一个不干净的女人吗?”

    蓝兮特意加重了“四年前”和“不干净”六个字,以此提醒蓝老爷子,当初的他们是怎样对她的。

    “兮儿……”蓝老爷子语塞了,对于四年前的事情,他确实是太冲动了,在看到那些信息后一时气糊涂了,下令把蓝兮赶了出去。后来蓝老爷子也后悔了,想要接回蓝兮,可又拉不下脸,在后来,蓝兮的妈妈为了保全蓝兮,还死于非命,这下蓝兮就更不可能回到蓝家了。

    ……

    南宫厉下了楼,丝毫没有任何停留,大步朝着外面停着的劳斯莱斯走去,司机已经提前打开了车门,等南宫厉优雅的坐进去后,然后恭敬的关上了车门。

    蓝雅的目光一直追随着南宫厉,这样的男人,真的太出色了。

    在没有见到南宫厉之前,蓝雅一直以为陈皓文是长相极其出色的男人,所以才一直费尽心思赶走蓝兮,自己取而代之。

    得到陈皓文之后,蓝兮回来了,也如愿以偿的被爷爷所讨厌了,一切事态都在按着她当初计划好的发展。可蓝雅却还是害怕,为了彻底赶走蓝兮,不惜用了很多手段伤害和刺激蓝兮,最终蓝兮彻底认输,变成了今天这幅隐忍的模样。

    如今看到了南宫厉,蓝雅那颗不安分的心再次蠢蠢欲动了,论长相,蓝雅自认是个一等一的美女,身材饱满而有料,只要是个男人,都会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就好像当初蓝兮的未婚夫,陈皓文一样。

    ……

    这一晚,蓝兮被留了下来,本不愿意呆在蓝家,可耐不住蓝老爷子的请求。

    蓝兮的卧室,很快就被蓝老爷子叫来佣人打扫干净了,而蓝兮,至始至终都没有再开口说一句话。

    蓝雅和赵秋水还不知道南宫厉指名要了蓝兮,母女俩在所有宾客都走完后,开始关起门再次商量起来,蓝兮被蓝老爷子留了下来,还叫了佣人去打扫卧室,这并不是一个好的兆头。

    赵秋水说什么都不允许蓝兮在回到蓝家,蓝雅好不容易才得来的蓝家小姐之位,是不可能再让给她蓝兮的了。

    母女俩嘀嘀咕咕了大半夜,决定把以前做的事情在重演一次,只是这一次,必须计划的更好。

    ……

    住在蓝家的这一晚,蓝兮又开始做恶梦了,梦里面还是那间见不到光的阁楼,她还是苦苦哭泣着哀求,可还是同样被凶狠了占有。

    那种疼痛,一下浸遍了她的全身,想要大声呼救,却怎么也张不开嘴,黑暗中男子的脸怎么也看不清,但是那句如鬼魅般的声音,在脑海里怎么也甩不掉。

    “救命!”蓝兮嘶哑着嗓音,终于睁开了眼睛,“啊!”蓝兮再次大声喊了出来。

    蓝雅披头散发,一身白色睡裙,犹如女鬼一般,就那样垂着头站在蓝兮的床前。

    刚刚做恶梦好不容易醒来的蓝兮,一睁眼就看到这样的画面,一下心律都不齐了。

    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蓝兮把脑袋埋在了被子里,嘴里不停的说着“我还是在做梦,我还是在做梦……”

    蓝雅嘴角微微勾起,很满意自己制造出来的效果,慢慢的俯下身,拉开了蓝兮的被子,轻轻的对着蓝兮的脖子吹了一口凉气,“还……我……命……来……”

    声音断断续续,无比凄惨。

    “啊!”蓝兮再次惊声尖叫,一下跳下自己四年没有睡过的大床跑了出去。连鞋子都没穿,就那样光着脚踩在了冰冷的地板上。

    冰冷的地板一下刺激了蓝兮的神经,那种冰冷的感觉,和她四年前被按在那个阁楼的地板上是一样的。
    那样的感觉,是蓝兮这辈子都不想在体会的,蓝雅在后面看着,嘴角的笑容越来越大,却还是拼命忍住了笑声。

    蓝兮踉踉跄跄的跑到一楼,一楼客厅里亮着一盏小小的壁灯,顿时让蓝兮恐惧的心理放松了一些。

    蓝兮的尖叫声,惊醒了赵秋水,事实上,赵秋水一直在等着这一刻。此刻赵秋水穿着高级舒服的睡衣,一身高贵的走到了一楼的客厅里,就那样居高临下的站在蓝兮面前,嘴角扬起一抹冷酷的笑。

    “想不到蓝家大小姐,也会有这么害怕的一天,果然是做了亏心事。”赵秋水讥讽的开口,眼底是毫不掩饰的恨意。

    蓝兮低垂着眼眸,已经镇定了下来,赵秋水恨她,恨她的妈妈,是她早就知道的事实,想到自己妈妈的死,还有四年前自己突然被绑走,蓝兮的心顿时痛的快要无法呼吸了。

    只是在赵秋水面前,蓝兮是绝不会露出自己脆弱的一面的,慢慢抬起头,那张绝美的脸在柔和的壁灯照耀下,散发出一种异样的光芒。

    “阿姨,真正做亏心事的人,确实是该害怕的。”淡漠的说出口,蓝兮毫不犹豫的走出了蓝家的别墅。

    这个家,早就不是她蓝兮的家了,里面的人,也不是她的亲人,她唯一的亲人,已经在四年前为她死去了。

    蓝兮赤着脚,一步一步走到别墅外面,身上连外套都没有穿,只是穿着一件薄薄的睡衣,此时虽是夏夜,凌晨时分,却还是透着一股凉意。

    冷风吹来,蓝兮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手指紧紧掐进手心,那种疼痛感提醒着她,这一切不是做梦,而是真正存在的耻辱。

    赵秋水、蓝雅、陈皓文,你们给的,总有一天我会一点一点还给你们,妈妈,兮儿绝不会,让你那么白死。

    蓝家的别墅,在南陵中心花园,这个地段一个平米都是天价,而蓝家,不但住在里面,还有好几栋别墅。

    以前爷爷曾经说过,蓝兮要是嫁人,嫁妆就是中心花园的蓝家别墅,离娘家,甚至不超过百米。

    可是如今,在没有蓝兮的位置。

    橘黄色的路灯下是蓝兮被拉的长长的身影,赤着脚穿着单薄的睡衣,一步一步朝着别墅区的门口走去,蓝兮的心已经冰冷一片。

    晚上的时候,爷爷还在求她,去找那个南陵最尊贵的男人,让那个男人帮助蓝家,而她,却连在蓝家睡一个安稳觉都不行。

    蓝雅,赵秋水,你们果然是好样的。

    蓝兮恨恨的想着,最初醒来的那一刻,她被恶梦吓到,没有分清现实和梦境,才会那么狼狈。如今出来冷风一吹,就彻底明白了,那不过是蓝雅和赵秋水联合起来搞的鬼,目的就是让她在蓝家呆不下去。

    南陵最尊贵的那个男人,蓝兮自然是知道的,只是南宫厉是什么人,启是她就能让他改变主意的?

    蓝兮默默的想了很久,现在的自己,什么都没有,好不容易找一份工作,还被蓝雅几次三番的做手脚。

    又要如何才能为自己的妈妈报仇,四年前的事情,蓝兮知道,绝不会那么简单。

    四年前蓝家不要她,如今却要她来救蓝家,还真是天大的讽刺。

    蓝兮嘴角浮起一丝苦笑,深夜的大街上已经没有出租车了,看来要一步一步赤着脚走回自己的出租屋了。

    深夜的南陵,灯火依旧,无数的霓虹灯在大街上闪烁着,倒也不显得有多寂寞。

    蓝兮越走脚就开始慢慢痛了起来,心里暗自庆幸着幸亏是深夜,不然自己该的多狼狈。

    只是还没走多远,一辆加长的劳斯莱斯就停在了她的身边,车窗缓缓放下,露出一张人神共愤的俊脸。

    “上车。”简短有力的两个字,声音冷冽而不容拒绝。

    蓝兮看着突然出现的豪车和车上这个英俊的不像话的男人,一时之间有些懵了,是她还在做梦吗?还是做的那个梦根本没有醒?

    “上车。”南宫厉再次开了口,只是这次带着一丝不耐烦了。

    蓝兮狠狠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痛的倒吸了一口气,“原来不是做梦啊!”自言自语的说完,才对着南宫厉露出一个笑容,“我不认识你。”

    对啊,她不认识他,为什么要上他的车,虽然这个男人英俊的不像话,可是有一句话不是说,越好看的东西就越危险吗?就好像罂粟,明明那么美,却是致命的。

    南宫厉彻底不耐烦了,打开车门下了车,走到蓝兮身边,二话不说直接把蓝兮塞进了车里。

    性感的嘴唇抿成了一条直线,什么废话都不再和蓝兮说,劳斯莱斯一下驶了出去。

    “我要下车,我不认识你。”蓝兮只在爷爷的书房见过南宫厉一次,也不知道眼前的人就是南宫集团的掌权人,只是觉得莫名其妙,半夜三更遇到一个条件这么好的男人,说什么都让她觉得不是好事。

    南宫厉丝毫不理会蓝兮,任凭蓝兮一直吵着闹着就是不停车,劳斯莱斯一路开进了南陵森林城堡,那里面是专属于他的地盘。

    蓝兮还在吵着要南宫厉停车,甚至已经伸手去给南宫厉抢方向盘了,南宫厉心里的火顿时升腾起来,踩下刹车,一把拉过蓝兮狠狠的就吻了上去。

    女人太爱唠叨,最好的办法就是堵上她的嘴。

    南宫厉紧紧箍着蓝兮,大手紧紧抓住蓝兮乱动的两只小手,舌头快速的撬开蓝兮的牙齿,开始深深吻了起来……


同房时最让男人兴奋的姿势,第8个震惊了戳原文,更有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