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热文

UED专访 | 俞挺:正视欲望,听众生看万物

UED专访 | 俞挺:正视欲望,听众生看万物

编辑:Fanny.l


从小时候起,就有太多的人告诉我们要战胜欲望,为此,大多数人开始沉溺于艰辛和虚伪的生活中。而他却告诉你,要正视自己是一个人,和正视人的欲望。


“只有深刻了解自己作为欲望的人存在,才能够了解自己作为物质的人存在,然后才能进一步了解自己作为一个有灵魂,或者一个有精神的人存在。”


这是他的生活,你抑制不下心中的涌动,不住地被吸引。


于是你想,也许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听得懂众生,看得见万物,他和他的建筑才能变得如此动人。


UED专访 | 俞挺:正视欲望,听众生看万物

八分园 ?Wutopia Lab



UED专访 | 俞挺:正视欲望,听众生看万物


俞挺


国家一级注册建筑师

Wutopia Lab 创始人,主持建筑师

Let's Talk 创始人

城市微空间复兴计划创始人

旮旯空间联合创始人

 

东南大学建筑学院客座教授

重庆大学建筑学院客座教授

清华大学建筑学硕士联合指导教师

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建筑系课程设计客座评委及毕业设计课程设计答辩委员


2015年 入选福布斯2015中国最具发展潜力设计师;2007年 入选《名牌》评选的一百位华人设计师;2006 年 入选《Domus》评选的78 位当代中国设计师;2004 年 入选《新地产》评选的影响当代中国的一百名建筑师。

 

他是建筑师、美食家、作家、业余历史学者,也是别人眼中的“上海地主”、“重度魔都热爱症患者”、“城市微空间孜孜不倦的强迫症修正师”。这些,是别人贴上的“标签”,在他看来不够全面,不够完整。


现实中的俞挺,则更为丰富而具体,就像一口深不见底的井,有一种特别的复杂性和丰富性,而很多人对于他的喜爱,恰始于此。


生活


如果单从建筑这一个方面来认识俞挺,那就会缺失很多有趣的信息,而你也不会真正了解,他和他的建筑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他是美食家、占卜师、画家、历史学家、作家……而这些,都仅仅是个开始。


UED专访 | 俞挺:正视欲望,听众生看万物

“俞画家” 手绘作品


UED专访 | 俞挺:正视欲望,听众生看万物

2014年 “俞作家”《地主杂谈》签售会海报


态度 | 首先要正视自己是一个人,和正视人的欲望


对于生活,俞挺非常重视欲望的存在,他认为,我们需要了解自己的欲望,包括虚荣心、骄傲、物质享受等。忽视欲望对人的影响,跳过这个去谈所谓精神层面的东西,是一种假象和虚伪。


UED:您对于生活的态度?


俞挺:你只有深刻了解自己作为欲望的人存在,才能够了解自己作为物质的人存在,然后才能进一步了解自己作为一个有灵魂,或者一个有精神的人存在。这一步步都是人生活的一部分,都不可以荒废。



生活与建筑 | 建筑学应当是宽泛的


建筑与设计,应当是融为一体的。俞挺认为,建筑界长期以来,有一个不太妥当的思考范式,叫做“建筑学的,和建筑学以外的”,他的观点是,所有社会生活和人类活动的载体,都是必须依靠建筑这个载体的,也就是说建筑容纳了人类社会生活的绝大部分,如果没有人类生活,建筑没有存在的必要,反说,如果没有建筑,人类生活将彻底的跟我们所预想的完全不一样。


所以建筑学不应该是狭隘的,而应该是宽泛的,可以极大,极宽泛的去容纳所有社会生活过去现在未来所发生的可能性。就是说,生活的所有东西,都可以成为建筑设计的灵感,或者是推动因素。


UED:您认为生活与设计其实是融为一体的么?


俞挺:对,我经常调侃我的助手,做设计的时候不把自己当人,把自己当设计师,然后到了生活状态的时候,就把自己当人,从来不知道,做设计的时候,首先要把自己当人。



关于上海 


俞挺谈起上海,是非常有激情的,而这种激情,似乎充满着巨大的能量,极尽所能地传递给每一个聆听者。


UED专访 | 俞挺:正视欲望,听众生看万物

“上海地主” 作品:上海小吃圣经


被问至对于上海的看法,俞挺的差不多用尽自了己所有的表扬用词,来形容自己热爱的家乡:


1.上海城市具有多样性和丰富性,每个区都有自己的丰富性,但杨浦区和静安区不一样,静安区和普陀区不一样,这些丰富性代表了不同的文化背景,文化传承。丰富性才是一个城市存在的重要性。也就是说上海,是一个复杂的城市,是一个可以参照复杂系统来观看的城市。


2.这个城市里容纳了不同的雄心。在这里,你可以一无所有,也可以有背景,你也可以共同努力,创造自己所有的东西。可能就是因为这一点,上海不断被中国其他城市人诟病。他甚至认为其中某些过度的诟病,代表了某种非常落伍的思维方式。


3.城市空间的丰富性,有宏大的尺度,也有非常细腻的小尺度,你可以一秒钟感受到当代、现代的工业尺度,也能够回到非常近代的,或者是说古代的小尺度,空间宜人。


4.这个城市是友善的、宽容的,并没有大家所想象的排外,尽管大家不停的批判这个城市,和这个城市的人。


俞挺希望上海可以变得人人所爱,但也承认,此时的上海仍然存在着某些问题。比如由于发展的过快,有些细微零碎的空间,没有被认真细致的处理,有些良好的遗产,没有被有效的更新。


UED:您对于上海的期盼?


俞挺:希望上海可以变得人人所爱。上海还没有达到我心目中的理想城市,但是恰恰是因为没有达到理想城市,我觉得还有很长的过程可以走,而追求理想城市的这个过程,是非常令人激动的,或者说是有必要的、创新的、创意的,美好的发生。




设计


俞挺说,生活的所有东西,都可以成为建筑设计的灵感,而他也确确实实地在不断践行着自己的设计观。城市微空间改造计划,是他从自己生活的城市中发掘的灵感;而对偶的设计手法,则是他将自己对于中国文化中修辞手法的理解运用在建筑设计中的尝试……这所有的一切,均来源于生活。


八分园


是的,我们就是喜欢这样的建筑

八分园,像发光一样的存在,真的太美了,也让我相信建筑是有意义的。


UED专访 | 俞挺:正视欲望,听众生看万物

八分园 ? Wutopia Lab


设计单位:
设计总负责+建筑设计:Wutopia Lab
施工图配合单位:上海杜鹃工程设计与顾问有限公司 
室内设计:上瑞元筑设计顾问有限公司
景观设计:苏州未相景观与城市设计事务所

主要设计人员:
总建筑师:俞挺
建筑:俞挺、葛俊、戴欣旸
施工图:周猗莲、陈国华、杨雪婷、马欣宇
室内:范日桥、张哲
景观:郭文 倪智超  包宇
室内&景观设计顾问:俞挺

业主:史惠娟
地点:嘉怡路151号(海蓝路口)
建筑面积:2000平米
建筑材料:钢,混凝土,铝板,玻璃

摄影:CreatAR


设计任务书一定要改的


绝大多数业主和发展商来找设计师时,对项目其实并没有想得十分透彻。如果设计师一头扎入任务书来设计的话,基本成为委托方的试错工具。所以不会改剧本的演员不是好建筑师。


业主史总,是通过画家李斌来找到俞挺的,那时八分园还没得名。她打算改建收购的售楼中心。售楼中心是街角三角形两层楼建筑的一个边和嵌在其上的四层倒圆台大厅,入口在三角形内院。楼的一侧用作居委会,售楼中心一侧二楼是作为居委预留发展空间。另一侧用作沿街商铺。三角形加一个圆形是90年代末流行的平面构成形式,没过20年,可惜就不新鲜了,建筑学的时髦还真是是浮云。

 

UED专访 | 俞挺:正视欲望,听众生看万物

 八分园前后对比 ? Wutopia Lab


业主打算把这个约2000平米的售楼中心设计成住家兼容经营,命名荟堂。但俞挺觉得业主并没有考虑明白。在着手设计之前他准备了差不多近100个问题来问史总。问答过程帮助自己和业主各自慢慢地厘清自己的思路,并达成共识,最后形成新的任务书,那就是放弃住家。


这个八分园可以是一个专门展出工艺美术作品的美术馆,空时可以作为发布会的场地,有咖啡和图书室,还有办公,关键要有民宿,此外要有一些附属接待功能比如餐厅,书房和棋牌室,总而言之这是一个微型文化综合体。
  

UED专访 | 俞挺:正视欲望,听众生看万物

八分园 ? Wutopia Lab


做设计嘛可以是对个对子


俞挺要设计的部分和居委以及商铺在建筑上粘连在一起。内院里除了园厅,其余两面都是其他功能的背面,挂满了空调和各种管子,他一点不介意杂乱的周边环境,这是他设计的上句,上句越杂乱破败,下句就越要有序纯净,不过需要在上下句的结构上把改建部分和其他部分的粘连剥离清楚,于是俞挺决定沿着内院三角形构筑一道帷幕作为围墙把上句隔离开来,沿着这个思路,园厅也需要一道帷幕。这样,改造的建筑部分就有了自己的边界可以独立成句了。 


UED专访 | 俞挺:正视欲望,听众生看万物

 八分园 ? Wutopia Lab


造园子不是造景观


高速的城市化会制造一种模糊的城市图景,缺少鲜明的识别。八分园所在的江桥也是如此,20年来不同时期建造的建筑和景观挤在一起,可以和任何一个城郊结合部互换而不觉有异。


上海五大名园,嘉定有其三,然而这几十年,嘉定公园造了不少确乏善可陈,那些不算公园,算是景观。俞挺站在荒废的内院,决定造一个园子。向七十年代的上海街道公园比如蓬莱,霍山和西康公园致敬,向嘉定的园林历史致敬。
 

UED专访 | 俞挺:正视欲望,听众生看万物

 八分园 ? Wutopia Lab


在拙政别墅中,俞挺试着学习传统造园,那么这次,他决定把江桥的所谓现代景观作为上句,八分园衔接七十年代造园精神作为下句,让这个破败三角形内院新生。它更是精致的当代立面的对偶,让园子和建筑彼此合为一体。俞挺认为建筑和园子的总体一起才算是建筑学的。
 

UED专访 | 俞挺:正视欲望,听众生看万物

八分园 ? Wutopia Lab


灵光一闪起名字


那天,俞挺从助手处得知园子占地一亩不到约四百多平米,恰好八分地,脱口而出八分园。加上他这人平时高调,这八分也可以提醒自己做事做人八分不可太满。业主颇以为然,就此定名八分园。原来的荟堂则转而成为民宿的名字。

 

UED专访 | 俞挺:正视欲望,听众生看万物

八分园 ? Wutopia Lab


我不喜欢干巴巴的建筑


周榕批评俞挺的建筑有些甜,过于丰富取悦他人。俞挺是上海人,周榕又希望他的设计具有上海性。基于生活的上海性恰恰就是让人愉悦但克制的丰富性。这2000平米的建筑在空间上要显得变化丰富但彼此有联系。俞挺既不希望强迫症一般的极简主义,也不喜欢浮夸的场景并置确毫无联系。


他用对偶展开空间关系。园子是外,形式感复杂,建筑是内,呈现朴素。但这些朴素又有些不同,美术馆要朴素有力,而边上的书房和餐厅要温暖柔软,三楼的联合办公就要接近简陋,而四楼的民宿则回到克制的优雅,还要呈现出某些可以容易解读的精神性,在屋顶通过营建菜园向古老的文人园林致敬。
 

UED专访 | 俞挺:正视欲望,听众生看万物

八分园草图 ? Wutopia Lab


UED专访 | 俞挺:正视欲望,听众生看万物

八分园 ? Wutopia Lab


UED专访 | 俞挺:正视欲望,听众生看万物

轴测图纸 ? Wutopia Lab


四层的民宿才是俞挺隐藏在整个八分园的惊喜和高潮。他为每间民宿都设置了空中的院子,一个公共区域的四水归堂的天井。其实是打造了一个真正意义的空中别墅,他一直想在商业地产中实现却在公共建筑上变成真实,这算是俞挺研究的垂直城市心得的一个微小的实践。


每个院子都是当代的中式庭院,取材于仇英的绘画而加以提炼,这高高在上提炼过的空中院子是那个低低在下传统的地上园子的下句。八分园由此呈现出的丰富性让游园变得高潮迭起,正如古人的七言律诗,字数有限但意境丰富。


UED专访 | 俞挺:正视欲望,听众生看万物

八分园 ? Wutopia Lab


立面上层层叠叠的资本主义语汇


俞挺用一个节制的立面来包裹八分园的丰富性。从无极书院开始,他就如张斌老师所言在立面上制造层层叠叠的语汇来让立面变成一个空间而不是一张皮。俞挺最后选定穿孔铝板以折扇的方式在立面上形成面纱。


这面纱不是气候边界,它背后有玻璃幕墙,有院子也有阳台。他把立面看成内外之间的边疆,边疆不是国境线,有含混的模糊地带,这就是让其着迷的地方。他说,我热爱在立面创造这么一个模糊地带。


UED专访 | 俞挺:正视欲望,听众生看万物

八分园 ? Wutopia Lab


影子


俞挺对影子的迷恋其实出于地域气候之于人的经验,习惯使然。在八分园不同空间,他塑造了不同影子的情绪。由于园子的存在,这些影子能够明确传递温度,风和声音的信息而具有饱满的丰富性。
 

UED专访 | 俞挺:正视欲望,听众生看万物

八分园 ? Wutopia Lab


对细节保持距离


“我需要在创作中和作品保持距离,但细节仍然干扰这我”。建筑学一度着迷于建筑学意义的细部,现在俞挺刻意和它保持距离,不是不喜欢,而是需要借用工人相对粗暴的施工方式来呈现没有细部的细部。所以俞挺对业主说边庭的围墙就不要找平抹光再上漆,就直接在基层上罩漆,他说自己有些喜欢这种视觉的质感,但最后影子在墙上呈现国画皱法的效果,这个是意外。


UED专访 | 俞挺:正视欲望,听众生看万物

八分园 ? Wutopia Lab


有时即兴


在确定立面穿孔铝板的花纹时,俞挺即兴选定了梅花,什么花纹不重要,重要的是花纹形成的穿孔是否足够在立面制造出面纱的感觉。园子的主树是原来庭院里的朴树,那么园子就围绕它展开吧。那天俞挺站在现场,背对入口看着墙壁,他想,开个月门吧,当时就是想这么做。


UED专访 | 俞挺:正视欲望,听众生看万物

八分园 ? Wutopia Lab


有时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原来庭院里还有棕榈树,造园师试图消灭它们,而业主则有些心痛,俞挺觉得留着就留着吧,现在它们被竹林遮掩,毫不突兀,有鸟在上面筑巢,多好哪。


在入口庭院,俞挺原本要求拆除门头然后设计了耐候钢板的门房,业主拆除了一半门头,也造了门房就一直停在那里。究竟是坚持自己的强迫症还是纵容业主呢?


俞挺决定因地制宜,他说服业主多拆了一点保持了紧绷的边界,要求把原来的粉饰层凿掉,露出水泥基层,不许把原门头的柱子包裹成门房外墙的一部分,把门房空间用短墙围起来形成一个前院。然后业主突然全刷成白色,就像边庭那堵有些糙的围墙。俞挺站在前院那棵保留的香樟树下,看看竹林围绕的入口和灰色砾石的地面,那就这样吧。


UED专访 | 俞挺:正视欲望,听众生看万物

八分园 ? Wutopia Lab


有时不妥协


围墙的样式不重要但必须有,而且不能完全封死,必须是黑色。这样的围墙把周边环境疏离在八分园之外并成为八分园的对比,使得八分园成为贴着旧物而新生的场所。镀锌框架也是旧物的一部分,而黑色格栅则是新物,至于什么花纹都是可以的,但花纹的最后尺寸决定审美的细致则不可放松。至于黑色才能有力把围墙和旧物切开,并谦虚地成为背景是中央那个华丽圆形帷幕的下句。


UED专访 | 俞挺:正视欲望,听众生看万物

八分园 ? Wutopia Lab


再累最后也要装得轻松


沿着竹林经过前院,门房和棋牌室,推开大门就是八分园。入园几步你可以选择过桥进入美术馆,也可以继续直走进入竹林背后的餐厅。


圆形美术馆两层通高,左手是书房和餐厅,右手是楼梯,正对一个月门,一棵苍松入画来,那门后是个改建原来变成臭水池的边庭。二楼是环形走廊,可以临展,也可以作为图书室和咖啡。三楼是临展和联合办公,三楼半出休息平台可以到布草间,楼梯的光线从一楼的暗到最后四楼大亮,进入四楼回首可见拥挤匆忙的城市化边缘。转而就是荟堂,一个有些小得意地藏在美术馆楼上的小天地。转过天井,走上屋顶,是个生机勃勃的菜园子,春天到,菜秸正时,微香中让人想起食庐的菜秸排翅来。四周的建筑簇拥着这个小小的屋顶,你可以轻轻叹口气,它真的是桃花源了


UED专访 | 俞挺:正视欲望,听众生看万物

UED专访 | 俞挺:正视欲望,听众生看万物

UED专访 | 俞挺:正视欲望,听众生看万物

UED专访 | 俞挺:正视欲望,听众生看万物

八分园 ? Wutopia Lab


所有艰苦的训练和思考,在最后都要呈现出一种不可思议的轻松。回顾我初二模仿倪瓒和梁楷,他们伟大的绘画就是这种审美最标准的诠释。我也希望我的设计能够如此。所以我不会因为被批评有些甜美而沮丧,因为这是两种态度,我取其一即可。


建筑学是一件有意义的工作


工作室在前院设计了竹林通幽的入口,将八分园独立出来,但八分园不是私家园林,它免费向周边居民开放。这种节制的开放让八分园获得了周边居民的认同,他们珍惜这个园子,安静地在园子走几步,满足。


俞挺在各种复杂邻里关系中改建空间,这是唯一一次获得邻里写表扬信称赞的项目。这也是他把前院设计纳入城市微空间复兴计划的原因,这个街口一度沦为简单的过道,原本的景观破败不堪,但一个前院就改变了这个街角,使得它又活泼起来。建筑学的社会学意义显现出来。
 

UED: 听说您有时会采用即兴的创作方式,不会担心由此带来的设计会过于混乱,没有整体性么?


俞挺: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如果你在生活当中的所有训练,都像一个“meme”藏在脑海当中,那么当你面对它的时候,会被激发起来,但是同时,永远让这个激发的点是遵从你的宏观,不就行了。训练久了就会有,不要恐惧即兴。


UED:把前院设计纳入城市微空间复兴计划的原因?


俞挺:我们在设计当中最怕的就是,一个项目和一个项目之间没有联系,没有渊源。我不是这样的,我推动城市微空间,是我对这个城市微空间的认识态度,所以我要把我的每一个设计,涉及到跟城市空间的交接处的时候,都要认真、有效,平等友善的处理,所以我一上来就是这么决定的。



钟书阁 | 中国最美书店的新桃花源记


这家书店对我来说,是最接近我这辈子所知道的圣殿的地方。


UED专访 | 俞挺:正视欲望,听众生看万物

钟书阁 ? Wutopia Lab


项目信息:

设计: Wutopia Lab

设计咨询:一栋|ArchUnits

主持建筑师:俞挺

项目建筑师:张朔炯

照明设计:格锐照明(张晨露)

Photograph:胡义杰

Location:苏州市

Area:1380 m2

Material:穿孔铝板、不锈钢板、玻璃砖、EFTE膜、瓷砖

Project Year:2016-2017


书店,早已不再是于零售图书的功能场所,它具有强大的精神作用。在繁忙的都市节奏中,它给一座城市的人们,提供了一个精神的圣殿。一座伟大的书店,自身就是一个新世界。在苏州的钟书阁,Wutopia Lab 为读者精心设计了一条的新桃花源之旅:


UED专访 | 俞挺:正视欲望,听众生看万物

钟书阁外景 ? Wutopia Lab


“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


新桃花源的入口是一个水晶圣殿。这里是新书展示区,当季的新书放置在专门设计的透明亚克力搁板上,一本本图书仿若漂浮在空气中,在纯粹的玻璃砖灯光墙的映衬下,散发着纯净、神圣的光辉。这里除书之外,再无余物。读者被吸引、被不知不觉的引导而入,倘佯在知识的桃花林中,开始美妙的阅读之旅。


UED专访 | 俞挺:正视欲望,听众生看万物

水晶圣殿 新书展示区 ? Wutopia Lab


“林尽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


走过水晶圣殿,是推荐书阅读区。采用对偶的手法,使幽黑的山洞和洁白的水晶圣殿形成了二元反差,就仿佛阅读时候的状态-有时喜悦、有时沮丧;有时安详、有时迷茫。山洞并非完全漆黑,光导纤维的星光犹如萤火虫般在周围闪烁,激励着读者继续探索和前行。


UED专访 | 俞挺:正视欲望,听众生看万物

推荐书阅读区 ? Wutopia Lab


“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土地平旷,屋舍俨然”


萤火虫洞的出口处,大面积的落地玻璃幕墙带来了明亮的自然光线,空间至此也豁然开朗。设计尊重原始环境,顺应着空间和光线的变化,在这里布置了收银台和咖啡吧,作为读者来到桃花源中央世界的歇脚之处。


经过咖啡吧,空间转折,读者就进入了主要的图书空间。这是一个抽象过的具有中国传统的山水世界。运用多元的几何手法,利用书台、书柜、台阶等使用需求,创造出悬崖,山谷,激流,浅滩,岛屿和绿洲。


在主要空间的设计中,非常注意营造不同层次、不同尺度、不同动静的读书空间—这里有流动的空间,也有安静的角落;有开放交流的场所,也有一个人静心阅读的围合。读者可以一个人、几个人、一群人,坐着、躺着、站着,陶醉在阅读中。


带有花瓣图案的穿孔铝板形成了薄纱般轻盈剔透的彩虹,流动在原本方正的空间中,用曲线自然地划分出艺术设计、进口原版等细分图书区。在这一道彩虹的映照之下,四周都仿佛安静了,再喧闹的市井依然可以安静温暖地读书。时间仿佛流水缓慢地流淌,冲刷掉你偏见的坚壳,你在阅读中新生,在钟书阁的世界中新生。


UED专访 | 俞挺:正视欲望,听众生看万物

UED专访 | 俞挺:正视欲望,听众生看万物

钟书阁 ? Wutopia Lab


 “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


在钟书阁的尽头,绚烂的颜色逐渐归于平淡,一个白色城堡浮现出来。这个椭圆形的城堡是钟书阁的儿童阅读区。这是一个属于孩子的城市剧场,由正反建筑和ETFE膜组成的一个半透明的迷你城市,建筑小屋互相穿插,高低错落,组成了丰富趣味、很有参与性的趣味空间。孩子们在”城“里的自由穿越、攀爬、嬉戏,白色半透明的外部界面轻轻地呵护着这片赤诚的天地。


UED专访 | 俞挺:正视欲望,听众生看万物

儿童阅读区 ? Wutopia Lab


设计无法对建筑外立面进行更改,但在此设计中,对于外部视线的重视度,和内部体验同等重要。甚至可以说,整个桃花源的设计理念,在街角看到基地的那一刹那,就诞生了。在不能碰触外立面的严格限制下,设计充分利用了材料和照明的手段,将内部的彩虹呈现给了城市。

 

UED专访 | 俞挺:正视欲望,听众生看万物

轴测图 ? Wutopia Lab


作为路人的你,也许有一天正好站在街角,会惊喜地发现苏悦广场的三楼,出现了绚烂的彩虹。有时候,你则会发现有一个人在转角窗前安静地看书,仿佛他就是全世界。这就是苏州钟书阁的新世界,一个彩虹照耀下,读书人理想世界的桃花源。


那天,我站在街角,看着钟书阁,这书店就是屹立在时间和平庸的汪洋大海里的灯塔,我不得的想到“每个人的生命中,都有最艰难的那一年 ,将人生变得美好而辽阔 ......”最后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UED:您对于书店的理解?


俞挺:我对书店的理解其实很简单,书店不是设计给那些自以为清高,认为书店应该是这样的人,书店是给所有人设计的,书店甚至是给那些读书很少,不知道书为何物的人设计的,书应该面对的是万物众生,所以一个书店就应该是一个世界,全部人都可以在这个书店找到他应该有的东西。


UED:您是如何想到将彩虹这些意象,结合到书店的设计中的?


俞挺:首先,因为书店就是一个世界,我们的世界中会经历过仰慕,会经历过困惑,会经历过坦然和豁然开朗,然后会回到初心,这正好就是四个部分,在这个设计当中,我无非就是想尝试一下被建筑学一直嗤之以鼻的象征主义手法,是不是可以再次运用。象征主义可以表达的很优雅,也不需要遮遮掩掩。


我把所有已知类型的书店都称为上句,而这个书店称为下句,野心就在这里,不管你这书店是怎么样的,我这个下句,都代表一种完整性,你说乌托邦也好,桃花源也好,是个完整性。



思考


俞挺对于建筑的理解相比刚从业时的,有很大的变化。在前十几年,他是密斯的追寻者,而现在,他正在做自己。


如果把我的职业生涯分成三段的话,那就是1995-2001年,在那个时间点上,我开始尝试现代中式,但是这个思维还是在旧的建筑学思维上面。第二个阶段,到2008年我从英国回来,开始审视我的思维方式。最后就是在2013年,我彻底的摆脱前面所有的东西,愉快的做自己。所以自己是什么?先做再说,我45岁,还足够年轻。


▼▼▼


更多精彩竞赛信息(点击图片进入报名通道)


UED专访 | 俞挺:正视欲望,听众生看万物UED专访 | 俞挺:正视欲望,听众生看万物

UED专访 | 俞挺:正视欲望,听众生看万物UED专访 | 俞挺:正视欲望,听众生看万物UED专访 | 俞挺:正视欲望,听众生看万物



About UED

UED愿意以“愚者之心”

“不遗余力”地传递设计之美

版权声明 | 项目和图片由 Wutopia Lab 提供。文章版权归UED所有,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UED Contact

yangchunhong@uedmagazine.net

投稿请发送至媒体合作邮箱



Explore More

UED官网 | www.uedmagazine.net

新浪微博 | UED城市环境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