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热文

苏联空军的“F-86杀手”王牌飞行员叶夫根尼·佩珀亚维传奇

苏联空军的“F-86杀手”王牌飞行员叶夫根尼·佩珀亚维传奇

米格的天空


苏联空军的“F-86杀手”王牌飞行员叶夫根尼·佩珀亚维传奇


朝鲜战争时期,苏联空军曾经秘密派遣大量战斗机飞行员赴朝参战。这些年轻的苏联飞行员们驾驶着性能强悍的米格-15战斗机,在朝鲜的天空上留下了众多传说。他们之中的佼佼者,则是号称“佩刀杀手”的第196近卫战斗机航空团团长叶夫根尼·佩珀亚维。他在这场战争中一共击落了19架敌机——其中的14架是性能优异的美军F-86“佩刀”战斗机!


苏联空军的“F-86杀手”王牌飞行员叶夫根尼·佩珀亚维传奇


上图就是叶夫根尼·佩珀亚维,朝鲜战争中苏联空军的二号王牌飞行员,曾因击落众多F-86战斗机而被誉为“佩刀杀手”,背景是佩珀亚维击落的其中一架F-86。

 

叶夫根尼·佩珀亚维生于1918年3月18日,他是一位铁路工人的儿子。卫国战争爆发前夕,年轻的库珀亚维跟随着大哥的脚步加入苏联空军,并被分配到驻扎远东的第300近卫战斗机航空团。卫国战争爆发后,佩珀亚维的大哥很快就在一次空战中阵亡了。尽管满腔怒火的佩珀亚维再三要求上级将自己调往欧洲战线作战,但由于要面对日军入侵的威胁,上级迟迟没有同意佩珀亚维的调动申请。最终,佩珀亚维只能参加对关东军的作战行动,驾驶雅克-9T战斗机取得击毁一辆铁路机车和一辆日军汽车的战绩,颇有不甘。


苏联空军的“F-86杀手”王牌飞行员叶夫根尼·佩珀亚维传奇


卫国战争前线,佩珀亚维家拍摄的全家福,最左侧是年轻时的佩珀亚维,右侧他的大哥在惨烈的东线空战中不幸殉职。


苏联空军的“F-86杀手”王牌飞行员叶夫根尼·佩珀亚维传奇

▲卫国战争时期的佩珀亚维

在他身后的是他的座机雅克-9T

 

朝鲜战争爆发前夕,官至中校军衔的佩珀亚维出任第196近卫战斗机航空团团长,这是苏联空军中少有的几支率先装备喷气式战斗机的部队。在1949年7月末,第196团的部队开始换装新型的米格-15战斗机。这种新型战斗机装备2门23毫米机炮和1门37毫米机炮,配备动力强劲的克里莫夫VK-1发动机,最高时速可达每小时1107公里(0.9马赫)。对于老式螺旋桨战斗机来说,快如闪电的米格-15战斗机就如同一颗划过天际的流星——可望而不可及。即使是在喷气式战斗机的范畴内,当时能与米格-15同台竞技的也就是只有美军开发的F-86“佩刀”战斗机。


苏联空军的“F-86杀手”王牌飞行员叶夫根尼·佩珀亚维传奇

▲朝鲜战场上的老冤家:

米格-15战斗机与F-86佩刀战斗机

 

1950年10月末,中国志愿大军入朝参战后,苏联空军秘密派出了多支精锐喷气式战斗机部队赴朝支援朝鲜战争,这其中便包括了佩珀亚维指挥的第196团。最初,上级严令禁止身为领导的佩珀亚维升空参战,但是他依然想方设法地找到了作战的机会。1951年4月8日,佩珀亚维参与了入朝后的第一场空战。一架美军RB-45C侦察机入侵了第196团的防区,在团长佩珀亚维的带领下,8架米格-15战斗机紧急升空,迎战来犯的美军侦察机。


苏联空军的“F-86杀手”王牌飞行员叶夫根尼·佩珀亚维传奇

▲美军RB-45C型侦察机,

这是当时美军常用的喷气式侦察机

 

让佩珀亚维没有想到的是,他在战斗中遭遇了当时美国空军最先进的佩刀式战斗机:


“我们爬升到指定高度,然后开始朝着目标航向靠拢。在这架侦察机的后上方,有4架佩刀战斗机正在为它提供护航。我开始从后方追击这架侦察机,并且留意到敌军护航战斗机正尾随我而来。于是我向第二编队的长机发出呼叫:‘你们负责这架侦察机!我来收拾这些佩刀!’我的小队立刻开始与4架佩刀发生交战,几乎是在瞬间,我逮住了其中一架佩刀,这真是令人振奋的一刻!我的心跳开始加快,感觉就像有人在用拳头不断地敲我的脑袋。我不断地喘着大气,心里想着‘一定要击落它!

 

可惜的是,我没有击落这架佩刀。就在咬住这架敌机的同时,我发现另外两架佩刀正从我的后方逼近,迫使我将注意力转向他们。美军护航战斗机与我们死死地纠缠在一起,这使得美军侦察机得以逃出这片空域。战斗结束后,其中一位飞行员为我们提供了一张敌机照片。照片中的敌机正处于前方100至200米左右的位置上——这是极佳的射击距离!可惜的是,似乎是地勤人员忘记为飞机机炮上膛,使得这位同志的座机无法开火,只能用照相枪拍摄近在咫尺的敌机。”


苏联空军的“F-86杀手”王牌飞行员叶夫根尼·佩珀亚维传奇

▲照相枪拍摄到的美军飞机

 

一个月后,第196航空团换装了新的飞机——米格-15Bis(又称米格-15比斯)战斗机,这种改进型米格-15战斗机拥有更好的气动外形,推力更加强劲的改进型发动机。佩珀亚维很快获得了一架编号为“红色325”的米格-15Bis战斗机,并且驾驶这架战鹰于5月20日取得了自己的第一个战绩。


苏联空军的“F-86杀手”王牌飞行员叶夫根尼·佩珀亚维传奇

▲佩珀亚维的“红色325”机


在这一天,佩珀亚维带领的8架战机遭遇了一批由十余架美军佩刀战斗机组成的编队,带头交战的佩珀亚维很快咬住了一架佩刀,果断发动攻击:“我从正后方逼近这架佩刀,然后从500-600米的距离上开火射击。在射击的过程中,我看到炮弹击中了它的右翼并且爆炸。正在往左转向的敌机迅速地往右一歪,翻滚坠地。”尽管当时并没有友机伴随佩珀亚维发动攻击,但是在比对照相枪胶卷后,佩珀亚维的佩刀战果得到了确认。

 

苏联空军的“F-86杀手”王牌飞行员叶夫根尼·佩珀亚维传奇

佩珀亚维的“红色325”模型

(图片来源于网络)


7月21日,佩珀亚维再次带领第196团编队起飞迎敌,根据佩珀亚维的描述,他们遭遇了一群洛克希德公司的F-94“星火”战斗机。佩珀亚维描述了接下来的情景:


“在我们赶到的时候,这些敌机已经飞临海岸线,准备向黄海方向飞去。按照上级规定,我们本不该与这群敌机接战。但我命令队友攻击领头的4架敌机,而我则负责攻击后方的另外4架敌机。我咬上了一架正在爬升的敌机,并且从后下方朝它开火射击,将它的机身零件打得四处飞散。拉起飞机后,我又看见一架敌机在进行左转机动。我立刻俯冲开火,用机炮打掉了它的一侧机翼。

苏联空军的“F-86杀手”王牌飞行员叶夫根尼·佩珀亚维传奇

这时候,敌机飞散的碎片开始朝着我的飞机飞来。我立刻下意识地歪了歪头,试图避免自己的脑袋被横飞的大块碎片整个切掉。幸运的是,没有碎片击中我的飞机。回过头来后,我发现敌我双方已经陷入混战,大家都在紧追着自己的目标不放。由于战场已经逐渐向黄海上空转移,为了避免节外生枝,我命令大家脱离战斗并且返航。

 

我并不知道这次战斗所取得的具体战果。不过,指挥部认为我们取得了7-8个战果。我甚至被告知,编队中的其中一名飞行员击落了2架星火——这实际上只是这名飞行员的口头宣称,但是指挥部却照单全收。实际上,我根本不相信这一切,但是上级却要我们‘深信’这一切。”


苏联空军的“F-86杀手”王牌飞行员叶夫根尼·佩珀亚维传奇


编号为123464的F9F黑豹战斗机在世间留下的最后一张照片,在下一刻,它的右翼被佩珀亚维发射的机炮炮弹切断了。


苏联空军的“F-86杀手”王牌飞行员叶夫根尼·佩珀亚维传奇

▲被佩珀亚维击落的123464号F9F,

隶属美国海军陆战航空兵第311战斗机中队

 

实际上,在这次空战中佩珀亚维遭遇的并不是F-94“星火”,而是格鲁曼F9F“黑豹”舰载战斗机。其中一架黑豹——机身编号123464——确认被佩珀亚维击落,他座机的照相枪记录下了这架“黑豹”的最后身影。

 

入秋后,随着美军的空中攻势越演越烈,佩珀亚维和他的同伴也开始忙碌起来。10月6日早上8点51分,佩珀亚维带领着10架第196团的米格战斗机,与16架美军佩刀发生大规模混战。在第一次攻击中,佩珀亚维逮住了一个佩刀编队的长机,转眼间就把它打至起火燃烧——根据美军战报,编号为50-671的F-86E战斗机很可能就是佩珀亚维的战利品。紧接着,另外两架呈编队状态的佩刀,朝着苏军机群发动迎头攻击!佩珀亚维对于这一幕印象极为深刻:

美军编队长机开火击中我的座机,将进气口的一大块蒙皮扯了下来!在我试图脱离战斗的时候,这架佩刀转到了我的右边并且开始爬升,于是我开始进行水平转向,指向这架佩刀。


苏联空军的“F-86杀手”王牌飞行员叶夫根尼·佩珀亚维传奇

▲被美军点50机枪子弹打伤的

红色325号机身蒙皮

 

当飞机往右滚转到40°到50°时,我决定虚晃一枪,改为向左转向。佩刀编队的长机退避不及,冲到了我的右侧的前下方,距离我大概有100米左右。我立刻推杆,试图瞄准它,但是负过载力却把我从座位上抓了起来,使得我无法看见瞄准镜。于是我决定将飞机上下颠倒,用过载力将我按回到椅子上去,这可以使我更好地瞄准敌机。我迅速地将飞机翻滚过来,而敌机做了一个相同的动作。不过,我已经瞄准它了。我在130米的距离上开火射击,37毫米炮弹击中了敌机驾驶舱之后的区域,严重受损的敌机立刻朝着地面坠落。我没有跟随观察,因为机严重受损的情况下,跟随观察是根本没有必要的。

 

由于弹射座椅受损,驾驶这架佩刀战斗机的美国飞行员无法弹射逃生。于是他在僚机的掩护下,驾驶着冒着黑烟的F-86战斗机,在朝鲜湾的沙滩上紧急迫降。


苏联空军的“F-86杀手”王牌飞行员叶夫根尼·佩珀亚维传奇

▲迫降在朝鲜湾海滩上的49-1319号F-86A

该机最终被苏军俘获,并且送回国内研究

 

最后,这架编号为49-1319的F-86A战斗机被苏联缴获,并且送回国内进行详细分析。10天后,佩珀亚维击落了另外一架编号为49-1147的F-86A战斗机。

 

1951年的11月是佩珀亚维最幸运的一个月,在11月8日至11月29日这短短的22天里,他连续取得了6个战果,晋升为一名双料王牌!11月8日的正午时分,佩珀亚维作为三支中队的领航长机,带领大编队迎战美军的战斗轰炸机群。接敌后,佩珀亚维立刻逮住了一个由四架F-86战斗机组成的编队。他悄悄地摸到其中一架F-86的身后,并且在100多米的距离上突然开火射击。不过,佩珀亚维取得这个战果还是颇费一番心思的:


“我的射击是如此的猛烈,以至于这架佩刀立刻凌空解体!最初掉下来的是它的右侧机翼蒙皮,然后机翼的零件开始分崩离析。这架佩刀立刻往右一翻,急速坠落。看见这一幕后,其中一位同志立刻在无线电里大喊:‘太酷了!’我回应道:‘小伙子们好好看着!学习一下如何将敌人从天空中揍下来!’

 

苏联空军的“F-86杀手”王牌飞行员叶夫根尼·佩珀亚维传奇


在落地后,我本想拿出自己的照相枪胶卷好好地向同伴们炫耀一番,但是却发现照相枪的胶卷被人用光了。仔细观察后,我发现胶卷上显示的是一条蜿蜒的河流和一座工厂的烟囱,而不是F-86战斗机在前方分崩离析的画面。


在这次飞行前,我曾经将红色325号借给一位同志。他的座机故障了,所以想借我的飞机进行战斗值班。为了借走飞机,他不断地打扰我,于是我就说:‘好吧,该死的!这是我的飞机,你拿去用吧!’结果,这个混蛋在待命的时候睡着了,身体倒在了操纵杆上,扣下了机炮扳机。尽管机炮没有解除保险,但是照相枪是开着的,于是他就这样耗光了所有照相枪胶卷。不过,我的战绩还是得到了确认,因为敌机的残骸正好坠毁在友方战线内,并且被带回了我们机场。”

 

3个小时后,佩珀亚维再次带领编队升空迎战另一队战斗轰炸机。这8架编队的F-84“雷电喷气”战斗轰炸机机早早发现米格战斗机的来袭,试图逃离佩珀亚维的追击。佩珀亚维和队友们冲散了这个编队,并且击落了其中一架雷电喷气。在27日,佩珀亚维再次击落了一架雷电喷气。一天后,他又击落了两架F-86战斗机。根据美方战斗记录,编号为50-673的F-86E被佩珀亚维击落,编号为49-1184的F-86A被击伤迫降。


苏联空军的“F-86杀手”王牌飞行员叶夫根尼·佩珀亚维传奇

▲被佩珀亚维击落的50-673号F-86佩刀战斗机

注意机炮曳光弹的尾迹

 

11月29日,第196团全体战机再次在佩珀亚维的带领下升空出击,拦截敌军编队。战斗的一开始,一架孤独的F-86袭击了佩珀亚维所在的双机编队,他迅速操纵飞机进行急转弯,并且机智地绕回美军身后开火射击。这架佩刀试图用滚转俯冲来摆脱佩珀亚维的追击,但是却失败了。佩珀亚维座机的三门航炮怒吼着,将这架佩刀打得直冒黑烟。随后,佩珀亚维带领着他的僚机开始爬升,而另外一支双机编队则打开减速板,继续尾随这架冒烟的F-86,随时准备补上致命一击。不过,这是没有必要的——这架编号为48-301的F-86A战斗机再也没有从死亡俯冲中拉起来,它一头撞上下方的山峰,化作一个巨大的火球。

 

12月才刚刚开始,佩珀亚维又取得了另外一个战果。在12月1日,佩珀亚维驾机在平壤以东地区,击落了一架编号为49-855的F-80C“流星”战斗机。5日一早,佩珀亚维再次接到了紧急起飞命令。带领编队赶赴指定空域后,佩珀亚维发现美军机群早已不见踪影,于是他们便在指挥部的命令下巡逻平壤至元山线一带的空域。很快,第196团的飞行员们发现了一队F-80流星战斗机,并且与之陷入混战。在混战中,第196团的飞行员们忽视了空战中的最基本原则——互相掩护。他们很快就为此付出代价:在一次超远距离追射中,其中一架F-80击落了佩珀亚维的僚机,雷日科夫中尉光荣殉职。


苏联空军的“F-86杀手”王牌飞行员叶夫根尼·佩珀亚维传奇

▲战斗中殉职的雷日科夫中尉

他是佩珀亚维的僚机飞行员

 

痛失僚机的佩珀亚维并没有气馁。1952年的元月还未过半,佩珀亚维便打下多架敌机,接连为好友报仇雪恨!在1月9日这一天,佩珀亚维取得了自己的第19个战果。这天早上,佩珀亚维带领着18架米格-15早早升空,在朝鲜的天空上猎杀佩刀。他逮住了编号为50-612的F-86E佩刀战斗机,用机炮将这架佩刀打至直冒白烟,急速坠落。返航补给后,再次出击的佩珀亚维遭遇了一个由16架佩刀组成的编队。他回忆说:“我追不上这些F-86,于是便拉起了飞机。再次尝试后,我还是追不上他们,无论我做了多大的努力。在其中一次攻击中,我甚至已经逼近到了距离敌机不到100米的位置上,但还是被他们发现并且躲过去了。”


经历半年的战斗部署后,第196团于1952年2月1日撤回苏联境内休整。临行前,佩珀亚维将团里的14架米格战斗机留给了新生的朝鲜空军飞行员们。在他的109次出击中,佩珀亚维总共取得了19个宣称战果。其中有14架是大名鼎鼎的F-86佩刀战斗机,2架F-84和2架F-80,以及2架“F-94星火”(F9F黑豹)。除了拥有出色的战绩外,佩珀亚维也是一位杰出的团指挥官。他带领着第196团在朝鲜的天空上与经验老道的美国空军飞行员交手,并且取得了不俗的战绩。为了表彰佩珀亚维的功绩,苏联空军于1952年4月22日为佩珀亚维颁发了著名的“苏联英雄”称号。

 

苏联空军的“F-86杀手”王牌飞行员叶夫根尼·佩珀亚维传奇

▲自朝鲜归来后,胸前别满勋章的佩珀亚维

 

苏联空军的“F-86杀手”王牌飞行员叶夫根尼·佩珀亚维传奇

▲晚年的佩珀亚维正在接受美国历史频道的专访

为电视机前的观众们讲述朝鲜空战的故事

 

成为苏联英雄后,佩珀亚维先受命指挥第15近卫战斗机航空师,随后又在1954年成为战斗机学校的资深教官,向年轻的苏联飞行员们传授他在朝鲜战场上积累的经验。随后,佩珀亚维又分别担任过第7战斗机军团与第52防空军的司令员一职。可惜的是,在一场飞行意外中佩珀亚维不幸受伤,遗留下来的伤疤彻底终结了他的飞行生涯。


当佩珀亚维于1973年退伍后,他进入莫斯科当地的一家航空研究机构,并且在此工作了整整12年。在2000年,退休在家的佩珀亚维将自己在朝鲜的所见所闻综合起来,撰写了《米格与佩刀的对决:一位飞行员的回忆》一书,并且凭借此书赢得不少空战历史研究者的赞誉。2013年1月4日,叶夫根尼·佩珀亚维,这位号称“佩刀杀手”的王牌战斗机飞行员在自家中与世长辞,享年95岁。


苏联空军的“F-86杀手”王牌飞行员叶夫根尼·佩珀亚维传奇


-作者简介-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点兵堂,资深军事作者,专业科普图文


点击下方小程序即可观看军武精选视频

点击下方小程序即可购买军武优选商品

明日军武日历:往前冲

苏联空军的“F-86杀手”王牌飞行员叶夫根尼·佩珀亚维传奇

商务合作请联系微信:8211204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