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热文

北上广你无所事事,老家又安放不下你“自由的”灵魂

北上广你无所事事,老家又安放不下你“自由的”灵魂


互联网总爱炮制新的词汇和新的概念,从远点的屌丝和绿茶婊,到近一点的油腻中年人和佛系青年,假设某人因为某种原因远离网络半年,再用手机上网的时候,看到满屏幕的新词,估计还得花些时间适应。

 

前两天看了一篇文章,又学会了一个新词:蹲族。

 

对蹲族的定义是这样的:年轻人,高学历、无业,既不热血也不奋斗。他们在一线城市里租房混日子,回不去家也留不下来,终日无所事事。


北上广你无所事事,老家又安放不下你“自由的”灵魂

 

文中的第一个例子很有意思:这哥们儿大学毕业后找不到自己想要的工作,于是就租个房子,打算边读书边写作,可过了几个月之后,就从只读书不写作变成了既不读书也不写作。

 

女朋友找了个月入六千的工作,他则每天宅在家里,吃外卖打游戏,连门口的垃圾都不扔,直到平安夜打算和女朋友出去吃顿饭,结果出来时候发现已经是冬天了,而这哥们儿还穿着夏天的短袖。

 

这种自在小楼成一统,管他春夏与秋冬的姿态倒真是有点魏晋名士的风格。


北上广你无所事事,老家又安放不下你“自由的”灵魂

 

-1-

小时候有个词叫“家里蹲”,专指那些找不到工作,整天躺在家里,无所事事,游手好闲的人。不得不说,新媒体的文字游戏玩的还是挺溜,把家里蹲变成蹲族,一下子少了很多谴责的味道,多了一些“大隐隐于市”的脱俗感。

 

看了有关蹲族的故事,我有不少感慨,因为过去有一段时光里,我也算是半个“蹲族”。

 

那时候我已经毕业,在准备考研,所以就以无业的状态在上海租了一间房子,看书学习。不过之所以说我只能算半个蹲族,是因为实在抹不开面子管家里再要钱,所以就给各大体育网站做点足球文章的翻译工作,收入嘛,不多,但也不算太少,除了日常开销之外,还够我没事出去浪一浪。

 

因为长期的翻译工作,使我的考研英语连单词都没背,就轻松考过了75分。

 

等后来我开始正式上班之后,再回忆起那段日子,只能用三个字形容:爽翻了!

 

没正经工作,首先你获得的第一个好处就是自由。那时候我每天做4-5个小时翻译,剩下的时间都可以自由支配,而且翻译累了,直接就可以往床上一躺。另外翻译不像写原创文章,需要全神贯注,所以我可以边翻译,边听着歌、相声、评书,郭德纲的所有相声几乎都是在那个时候听完的。

 

哪天要是不想写东西了,直接跟网站那边说一声就行,这一天你就想干嘛干嘛,约妹子也好,自己随便玩点什么也罢,都可以随心所欲。

 

去年六月份上海电影节的时候,我坐了快两个钟头地铁,连看了三场电影,那天是工作日,其他人脚步匆匆,就我一个不慌不忙,只是这种遗世独立的状态令我感到有一丝慌乱。


北上广你无所事事,老家又安放不下你“自由的”灵魂

 

这种自由的生活确实很爽,每个20到30岁之间的年轻人都会乐在其中,但问题是人生不可能永远停留在20到30岁,随着年龄的增长,身体状态也会开始下滑,父母也逐渐老迈,你不禁要开始担忧未来。

 

况且虽然这个社会对不同的生活状态越来越包容,但所谓“自由职业者”依然是少数人才会选择的道路,如果你通过自由职业所换来的收入远超平均水平,那你有可能会得到大多数人的认可;如果你的收入只是比平均线高一点有限,甚至不如平均线,那么你在别人眼中也只是一个没有正经工作的社会闲散人员。

 

于是我很快就结束了这种自由生活,找了个工作,虽然我现在还会跟朋友时常缅怀那段时光,但我心里清楚,如果不做好十分充足的准备,我绝不可能再回到那种“家里蹲”的状态。

-2-

 

蹲族的出现,其实可以说是丧文化的极端化表现。至于其诞生的原因,我觉得或许是信息爆炸时代的副产品。

 

我们父母那一辈人处在一个相对闭塞的时代,那个时候的价值观主要来自官方的宣传,他们人们能够做一颗革命的螺丝钉就足以实现自身价值,“掏粪工人”时传祥和雷锋这样平凡中的奉献者是他们学习的对象。

 

而且在父母的成长过程中,经济和社会总体情况始终走在一个上扬的过程中,所以本来对自身定位不是很高的他们自然也就觉得日子越过越好,也更容易满足。

 

但80-90后的出生和成长过程恰好赶上了电视、电脑、移动互联网不断更新迭代,每天的信息量不断轰炸的岁月。


北上广你无所事事,老家又安放不下你“自由的”灵魂

 

特别是互联网时代,年轻人接触了太多过去普通人接触不到的圈子,他们打开手机就可以看到上流社会纸醉金迷的生活,看到明星一掷千金的豪华婚礼,看到满屏幕的爱马仕和古驰。

 

这让年轻人觉得自己与这些上流社会如此接近,似乎点一下脚就能够到。

 

这种信息爆炸好处是让年轻人拓宽了自己的眼界,但坏处就是让年轻人们好高骛远,眼高手低。

 

而很多影视作品也扮演了推波助澜的角色,比如电影《杜拉拉升职记》,它只表现出了杜拉拉月收入比出租车计价器跳的还快的攀升,只表现了最终和高富帅终成眷属的恋爱过程,但却没有表现出一个女生在大城市打拼背后所承受的苦恼和挫折。这样的影视剧一抓一大把,就不一一例举了。

 

另外消费主义对助长年轻人的好高骛远也起到了重要作用。他们不断地告诉你花钱的好处,却没有教你赚钱的方法。

 

有个经典的消费主义宣传语,大概是这么说的:18岁时你喜欢的东西,因为没钱当时没买,念念不忘直到28岁你终于有钱买了下来,但早已经没有18岁的感觉。

 

这句话无非是想劝说大家,现在想要的东西,哪怕没钱,去借,去贷款,也要买下来,但它并没有告诉你另一个道理:你需要在28岁才能买下来的东西,或许原本就不该属于18岁的你。

 

而接收这种信息以及被消费主义影响最多的,通常都是还没有走出校园的大学生,他们一没有经济负担,二不需承担过重的责任,三还没有见过现实社会的残酷,所以他们往往会觉得,生活就该是这样小资。

 

年薪三十万,帅气多金或者身高腿长的另一半,100平米以上的房子和50万以上的车,一年至少一次境外游,这些都是人生的标配,无需太多努力,就能得到。

 

在还没有成为所谓的中产阶级之前,他们先在精神上步入了中产。

 

我以前的一个室友曾经跟我说:我觉得30岁的时候要是没200万存款加宝马车,这辈子就白活了。

 

我说,你查查上海平均月收入,全国95%以上的人都白活了。

 

-3-

 

很多人之所以离不开游戏,是因为设计游戏的团队都在利用心理学的策略,来不断地给你制造成瘾性。

 

在游戏中,你每完成一次任务,每玩一个小时,都有着明确的计量单位,你可以看到经验值的增加,等级的增长。这叫正向激励强化,让你觉得自己的每一次付出都有着对应的回报,所以你才能乐此不疲的沉迷于游戏中。


北上广你无所事事,老家又安放不下你“自由的”灵魂

 

然而生活中,特别是工作、读书和学习这些至关重要的方面里,你的付出通常都是很难立刻得到回报,甚至是漫长的时间里都没有回报:你学习了很久,可能也难有质的飞跃;你努力工作了两三年,距离你心里的工资依然有着遥不可及的差距。

 

所以,在大学阶段步入精神中产的年轻人们在进入社会之后,很快就感受到了现实的残酷。这种强烈的落差让他们失落、迷茫。

 

你发现每个月工资扣除吃穿用度和房租之后,可能买一支口红都费劲;你发现升职加薪、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的梦想基本就是镜花水月;你发现音乐剧、演唱会等种种在你看来本应每周都享受一次的标配生活,变成了奢侈品。

 

在被生活当头一闷棍,背后一板砖,一记左勾拳,一记右勾拳之后,有些人干脆当起了“蹲族”,躺地上不起来了:老子服了行了吧?

 

我在史里有毒的栏目中之所以对刘备有极高的评价,就是因为,进入社会的人才知道,这种摔倒之后拍拍灰尘再爬起来,再摔倒,再爬起来的人有多可贵。

 

有些人可能会怀疑:为什么这些人宁愿在大城市里蹲着,也不愿意回家呢,回老家之后起码吃喝不愁,还省了房租,不比在北上广耗着强。


北上广你无所事事,老家又安放不下你“自由的”灵魂

 

之所以“蹲族”们热爱北上广,我可以给出很多高大上的理由,比如自由包容公平等等,但我也可以给出一个比较残酷的说法:在北上广这种生活节奏飞快的城市,没有人会去关注一个陌生人的死活。

 

在北上广生活过的人可能都会知道,作为外来者,人情的联系是很淡薄的,合租的室友与其称作是室友,还不如说是见面打个招呼的陌生人而已,大家下班之后只会把自己的房门一关,各过各的,再没有任何交流;而同事神马的往往在离职之后也就人走茶凉,成了路人。

 

而回了老家则不同了,你的父母,你的亲戚朋友,你的生活圈子都在那里。在北上广,只要你交了足够的房租,哪怕你永远消失都没人找你,但是在老家,你想天天窝家里打游戏,看动漫?别说你受不了亲朋好友们异样的眼光,你父母也不会放过你。


北上广你无所事事,老家又安放不下你“自由的”灵魂

 

-4-

 

当然了,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人生的权利和自由,“蹲族”们一不偷,二不抢,不反对人民不反对党,没人有权干涉。


只是很多人所选择的“自由”,更多地用在了逃避上,他们想要的只是“拒绝的权利”和“无关后果的尝试”罢了,说白了,就是光想吃肉,不想挨打。

 

但freedom is not free,所以做出选择之前,请想明白所要付出的代价。

 

这个社会的容错率是越来越低的,一旦离开正轨久了,想再回来就不容易了,你的简历上有那么一年甚至几年的空白,就极有可能让人事部门直接淘汰。

 

如果你终于肯低头,去从事可替代性较高的低端工作,你会发现这类工作大多数招聘的是32岁以下的人,而年纪已经有些偏大的你在和一堆20郎当岁的孩子比拼体力的时候总有一些力不从心。


北上广你无所事事,老家又安放不下你“自由的”灵魂

 

如果你终于想通了,灰头土脸地回了老家,你会发现老家原来不如你的张三李四王二麻子似乎都已经人五人六,工作稳定,娶妻生子,甚至孩子都已经满地乱跑了。而在北上广“闯荡”多年的你,听着他们说你“衣锦还乡”,总觉得是在讽刺。

 

“她那时还太年轻,不知道命运给她的每份礼物,都在暗中标好了价格。”——茨威格《断头皇后》


在最该奋斗的年纪选择了安逸,那么你年轻时的自由就透支了未来的安定。


所以,“蹲族”最应该做的是跳出自己的舒适区间,去承认自己的平凡,去从不那么喜欢的工作做起,我知道这很难,但如果你自己不去振作,别人永远帮不了你。


脚踏实地未必成功,但脚步虚浮的人往往会摔得更惨。


毕竟,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



北上广你无所事事,老家又安放不下你“自由的”灵魂

这不是去幼儿园的车l中国家庭式泼冷水会吃人

如何根据脸型选发型男人脆弱起来到底有多脆弱

买的女朋友靠谱吗l中国无性婚姻


北上广你无所事事,老家又安放不下你“自由的”灵魂


北上广你无所事事,老家又安放不下你“自由的”灵魂

北上广你无所事事,老家又安放不下你“自由的”灵魂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节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