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热文

富二代当众羞辱吃剩饭小伙,没想到小伙竟是...

日理机的忙人,这年一心想着他的推广新稻种,不但自个儿在宫内丰泽园种有实验田,以玉田谷种播水田数区,盼望着能够成功。            更想将新稻种推向大江北,并所赋诗里也能表达其心情:紫芒半顷绿阴阴,最爱先时御稻深。            这般,康熙帝还会去责备了怀有皇家血脉的安格格,只是对弘历表现出一些亲情是少不了的。毕竟他可是给了弘历赐了名,还赏赐了他戴了几十年的玉佩,因此弘历身后必是的挂了他的隆恩在的。便开口道:“李音达,你去御药房,给成院只要是对弘历有帮助的药什,不用禀了朕,直接取了送去老四府上就是。”李德全得话应了。随后,康熙帝算是给了德妃的颜面,又开金口,让乌喇那拉氏放了乌雅氏出清园。            乌喇那拉氏领了话,暗乌雅氏也翻不出个什么,放出来又怎样,便一回府就给胤说了。胤无可无不可,又有康熙帝的示意,也就点头同意了,让乌雅氏搬出清园。            乌氏就这样,在关进清园五个多月后,因弘历受伤一事,得了福,提前搬出了清园。而府里众人又因这得了风向,随着宫里的御赐药材进了慧珠的院子,安氏禁足,乌雅氏出清园,三三两两的闲话就有了“看着没,钮祜禄福晋,弘历阿哥的背后可是万岁爷啊。这安格格再这么得宠,有何用,还不是得禁了足,现在更是连爷都没去她院子里了。”更甚者,将乌雅氏能出清园,归于胤想给慧珠做面子,打安氏的脸。想当初,乌雅氏被关进清园,可是因为安氏的源头,这便给了其余人的猜测。            这面在自个儿的院子里,悉心照顾弘历,不过外面的风声,或多或少还是传到了院子里。一夜,慧珠洗净面,素心接过弘历抱着,闲话道:“奴婢看还是不够,她不过是禁了足,爷没去她院子罢了,咱的小阿哥可是受了多大的罪啊。”慧珠看着弘历瘦了不少的脸庞,眼里含着心疼,口里却是极淡道:“她不提也罢,我犯不着去想她的事,惦记她的人多了,就看她怎么应对。不过,只是不能再让某些人害了我的儿子就是。”      

相关推荐